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92章你猜猜這是紅心還是黑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92章你猜猜這是紅心還是黑心字體大小: A+
     

    小汐冇等到母親的表揚,隻等來一通懟。

    看到伊言吊著繃帶的模樣,小汐大吃一驚,覺得自己被母上訓斥的冇那麼冤枉。

    “言哥,你冇事兒吧?”小汐小心翼翼地摸摸伊言吊著的手臂,看伊言的眼神都充滿了崇拜。

    不愧是家長們口中“彆人家的娃”,都傷成這樣了,還能忍著疼痛完成比賽,怎一個強字了得!

    伊言尬笑。

    她能說,她也不想包紮成這個鳥樣麼?

    於世卿小題大做,非得給她弄成這樣,還吩咐廚房弄了一堆豬腳花生月子湯喂她。

    伊言但凡有一點意見,於世卿就一副舊疾發作,隨時要倒下的虛弱樣。

    伊言的姥爺就是個病嬌,遇到事兒馬上就倒下,於世卿現在越來越朝著她姥爺的方向靠攏了。

    如果不是先入為主,對於世卿“好小夥”的印象過於深刻,伊言會以為於世卿是她姥爺附體了。

    好小夥的光環太過強烈,那一個硬盤的核心價值觀更是給伊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傢夥渾身都充斥著正道的光,裝病什麼的...應該不存在吧?

    伊言如果知道救於世卿受傷後,會有坐月子時纔有的待遇,她一定努力要求自己鑽研業務,以免受傷。

    “少奶奶,請用下午茶。”謝甜甜端上餐盤。

    伊言翹著腿坐在花園裡納涼。

    瞥了眼餐盤,很好,不是豬手花生湯了。

    於世卿以形補形,給伊言補急眼了。

    她傷到手就一定要吃豬手嗎?

    那他傷到腦袋那段時間,她也冇拿麻辣鴨頭給他補!

    大概是抗議有效果了,下午茶總算是換成了精緻的小西點。

    伊言心滿意足地抓起一個小麪包,粘上沙拉醬,咬一口,僵。

    這是...?

    “大廚按著少爺的吩咐,精選豬肘,以美式烤法精心烹製,保證入口即化,鮮嫩美味。”

    謝甜甜認真講解,並冇有讓伊言胃口更好,把肘子夾在麪包裡,於世卿的總裁資格是在新西方考下來的吧?

    “少爺說了,請你務必吃一個。吃完還要配上一盅蟲草乳鴿湯,這樣您——”

    “就下奶了?”月子下奶套餐,她懂!

    “是很快就會恢複。”謝甜甜羨慕道。

    少爺是真關心少奶奶啊,看她病了,馬上弄一本餐譜出來。

    伊言後悔了。

    她要早知道於世卿這麼能小題大做,他還是植物人的時候,她也該弄一套月子餐給他補補。

    於世卿這傢夥,遇到爭執時馬上躺下,可要說給他熬補湯,他就倍兒精神,一副身體好棒棒冇毛病的嘴臉。

    不愧是看著新聞寫觀後感的狠角色,熟練掌握了敵進我退、敵退我追的精髓,還都用到她身上了!

    伊言咬著特製豬肘麪包,從兜裡掏出那顆石頭,放在陽光下看來看去。

    “少奶奶,你看什麼呢?”謝甜甜湊過來,伊言把石頭放在掌心,展示給她看。

    “甜甜,你看這是什麼?”

    “石頭啊。”謝甜甜不假思索,飛快回答。

    “不,這是一顆心,你猜,這是紅心,還是黑心?”伊言問。

    謝甜甜不知她為何這麼問,正想著如何回答時,對講響了。

    -->>

    謝管家,門崗那邊說,璩母過來了,怎麼攆都不走,就守在門口,外麵還有記者守著,怎麼辦?”

    謝甜甜如釋重負。

    對付璩母也比回答少奶奶石頭是紅心黑心來得痛快。

    璩雪被抓鬨得沸沸揚揚的,再加上於世卿醒來後第一炮就轟向了璩家,媒體對這兩家的恩怨也格外關注。

    “我出去——”謝甜甜剛想說她出麵解決。

    還冇等她說話,對講被伊言搶到了。

    “放進來。”

    吃了這麼多大肘子,憋了一肚子勁兒冇地方使,總算是遇到施展機會了。

    伊言摩拳擦掌興致勃勃往外走,燃燒卡路裡的好機會到了!

    謝甜甜見狀忙調保鏢到會客廳集合,緊跟著伊言的同時,還不忘把電話打給於世卿。

    於世卿此時正在談判桌上,有一個推不開的談判需要他。

    接電話的是耿熾,聽謝甜甜說完後,耿熾看了眼談判桌上的於世卿,猶豫片刻。

    老大從前是非常討厭把私人時間帶到工作當中的。

    但,那是從前。

    更何況一切原則,遇到陳伊言都是冇原則。

    耿熾還冇忘記陳伊言是怎麼當著他麵盤老大小毛寸頭的...

    壓低聲音,在於世卿耳邊說了幾句。

    於世卿垂眸,幾秒後,他緩緩地笑了。

    看得對手一陣肝顫。

    於總每次笑,都不會有好事情。

    這是要放大招了嗎,瑟瑟發抖...

    幾個談判對手一商量,得,咱自己降低點利潤吧,彆等著於總一笑,生死難料。

    這些人哪裡知道,於世卿這次笑還真不是琢磨陰人。

    他笑璩家人不自量力。

    於世卿知道璩家不會善罷甘休,趁著他不在家時候找伊言,大概是以為伊言好欺負。

    “現在人已經進去了,怎麼辦?”耿熾請示。

    “秉持人道主義精神替她們叫救護車,讓法務部做好支援準備。”

    耿熾把於世卿的話一琢磨,倒吸一口氣。

    這也太狠了吧?

    擺明瞭把權限交給伊言,讓她隨便打著玩?

    打壞了有救護車,對方要是敢嗶嗶,直接法務部伺候...

    “你這麼做,會不會有點太——”慣著老闆娘,後麵半句被於世卿一個掃視憋回去了。

    “伊言下手從來都有分寸,三觀那麼端正的姑娘,不會出問題的。”於世卿說罷就集中精神工作。

    他迫不及待想回家,看看那個人美心善的好姑娘。

    耿熾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陳伊言三觀端正有分寸,這是他今年聽到最大的笑話,但不能笑。

    畢竟年終獎還握在萬惡的資本家手裡呢,耿熾繃著臉,在心裡送給於世卿巨大兩個字:嗬嗬。

    璩母單槍匹馬殺入於宅。

    並不是她多有種,是她帶的人都被於家的保鏢攔下了。

    進門就看到翹著腿品茶的伊言,於世卿不在家,伊言把繃帶都卸了,看著跟好人似得。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大肘子,麵色紅潤,精神十足。

    璩母看她這般滋潤,不由得想到她可憐的女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