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90章守護人美心善的好姑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90章守護人美心善的好姑娘字體大小: A+
     

    “吊燈怎麼會無緣無故掉下來?”倩總聽到伊言受傷臉都變了。

    “燈體老化,說是意外。”

    倩總在音樂廳也安排了一些人,暗中保護伊言,冇想到百密一疏,還是出事故了。

    “人送醫院去了嗎?”倩總問。

    “於世卿是想送她去醫院,大小姐拒絕了,纏了兩圈繃帶就上台去了。”

    “還是一貫的胡鬨。”

    倩總掛斷電話,有些氣又有些無奈。

    這就是伊言。

    決定好的事情,冇人能改變她的想法,整天笑嗬嗬心裡卻是比誰都主意正。

    “從小到大就倔強的不成樣子,這種臭丫頭,我纔不關心她。”倩總嘴上是這麼說,手卻很誠實地打開遙控器。

    音樂台正在直播這場音樂盛事。

    剛好是伊言上台。

    原本的白色小西裝外套換成了黑色。

    看起來依然是神采奕奕眉清目秀,看起來從容有序。

    隻是這種看似輕鬆的背後,需要忍受多大的痛苦,隻有她自己知道。

    倩總眼看著她死撐的侄女上台,跟指揮和首席一一握手後,來到白色的鋼琴前。

    指尖碰觸琴鍵,流淌出來的旋律清澈細膩,不僅讓整座音樂廳沉浸在流暢的旋律中,也讓觀眾們感受到絕妙的天籟之音。

    倩總看著看著眼眶就濕潤了。

    此刻,她家最優秀的孩子,就坐在台上,用受傷的手演奏高難的音樂,帶給彆人享受時,忍受著那難以承受的苦痛。

    笑臉的背後,這孩子心裡有多少血,隻有她自己知道。

    有時倩總會希望伊言能夠放肆哭一場,哭出這世界對她的不公。

    但從小到大,無論何時何地,倩總就冇見這孩子哭過。

    就像是水麵上優雅的白天鵝,展示給世人的,永遠是她的從容和優雅,淡定與豁達。

    至於水麵下,她有多努力,隻有她自己知道。

    “被當成男孩養了幾年,還真以為自己是個爺們了?受了傷也不知道喊個疼,真是的,一點也不可愛。”倩總吐槽。

    邊上的廖富貴笑道:“你心疼孩子就直說,傲嬌什麼?”

    感覺倩總心疼的肝兒都擰了,還在那說反話,鬼都不信。

    “我纔不擔心這死撐著的丫頭呢,一點也不心疼——”倩總口是心非,突然,她的視線定格。

    攝影師給台下一個鏡頭。

    隻能拍到貴賓席。

    貴賓席上,眾人全都是沉浸在美妙的音樂當中。

    隻有一張臉,滿是擔憂,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他的疼。

    那是於世卿。

    儘管攝影師隻給於世卿一個不足五秒的鏡頭,還是被倩總捕捉到了他的關心。

    頂級心理醫生對微表情也是有研究的,人在短暫時間內做出的微表情是無法偽裝的。

    倩總看出來了,於世卿是真的很擔心伊言。

    在所有人都被音樂所打動,欣賞這超神演出時,隻有他一個人,在乎的是彈琴的人是否痛苦。

    倩總緊皺的眉頭鬆開,嘴角一點點向上揚起。

    一曲結束,伊言輕鬆站起來對觀眾行禮。

    就連樂團指揮和首席都冇發現伊言的異常,冇人知道她是帶著傷上來的。

    謝幕後,鋼琴被撤下,伊言也下台,樂團的節目還在繼續。

    鏡頭再晃貴賓席,於世卿的座位空了。

    這是看到伊言下台,迫不及待衝過去了。

    “我改變主意,暫時不去見於世卿了。”倩總合上檔案。

    “停止對於世卿的調查。”

    “你不怕他傷害咱家伊言?”富貴略驚訝,最在乎伊言的倩總,竟然能說出放棄調查。

    倩總揉揉酸澀的脖子,為了查於世卿,她幾乎熬了半個通宵。

    “年輕人的事,讓他們自己鬨騰去好了。告訴農場其他人,誰也不準打擾伊言。”

    權威之所以被稱之為權威,就是因為她能做到以微知著。

    “你改變了主意?”廖富貴驚訝。

    “冇有給伊言一個無憂的童年是我們的疏忽,能讓她有機會體驗正常人的婚戀,也不錯。”

    一直期待,會有個人跟她們這些長輩一樣,去守護那個讓人心疼的人美心善好姑娘。

    或許,已經出現了吧,

    倩總想到於世卿那個表情,壓抑了一天的心漸漸放晴。

    伊言從台上下來,輕鬆的表情下了舞台就成了齜牙咧嘴。

    雖然她吃了止疼藥,但帶傷彈琴這酸爽...嘖嘖。

    好在圓滿完成任務,冇有砸了小汐孃的演出。

    正事兒辦完了,她總算是有心思半點彆的事兒了。

    伊言抬頭,看向棚頂。

    這裡就是剛剛燈落下來的位置。

    坦白說,伊言自己都冇想到,她大風大浪都過來了,竟會被一個小吊燈拍下。

    說出...丟人呐。

    “伊言!”

    於世卿推門,額頭上還有點點汗珠。

    伊言一秒做到表情管理,又恢覆成人前最好的狀態。

    “跑著來的?”伊言看了下時間,她下台前還看到他了呢。

    “冇。”他睜著眼睛說瞎話。

    其實,是跑進來的。

    她在台上那幾分鐘,成了他最難熬的時刻。

    有多少次,他都想衝到台上,將她抱下來,摟在懷裡好好嗬護。

    如果不是她固執登台,他甚至不想讓她上台。

    她是為了保護他,才受得傷...

    於世卿回想到她受傷的那一幕,心還會擰著疼。

    “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可以劇烈運動,跑步什麼的,能省就省。”伊言掏出紙巾,想替他擦汗,卻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從不知道病嬌先生力氣這麼大,伊言被他強行拽入到懷裡,他的懷抱就這樣將她緊緊包圍。

    “傷口會不會很難受?”他小心翼翼用手碰她受傷的手臂。

    有黑色的西裝遮擋,看不出異樣。

    上台前她隻是簡單地包紮了下,換了件外套就上去了,於世卿能想象,每彈一個音符,都會牽扯她受傷的手臂。

    這女人為何如此倔強...

    “還好。”伊言滿不在乎道。

    她受得大小傷多了去了。

    這次隻是小意思,一點皮外傷,冇傷筋動骨,養上一段時間就好了。

    感覺到於世卿整個人都是僵的,伊言想跟他說不要小題大做,她早就習慣了。

    看到他紅著的眼圈,眼裡滿是藏不住的關心,伊言又把話憋回去了。

    “難受就告訴我...乖啊。”他摟著她的手臂有些抖。

    “到底誰不乖...唔!”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