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88章她到底有冇有病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88章她到底有冇有病啊字體大小: A+
     

    保潔咬緊牙關,趁著伊言轉身打電話的功夫,快速從兜裡掏出一包藥粉,撒在伊言的茶杯裡,拿手指攪拌均勻。

    轉身再看伊言,她還在跟於世卿親親我我,似乎冇發現異常。

    “一會登台,有信心嗎?”他的聲音很溫柔,還有點蘇。

    “當然,你以為我是璩雪那個二百五嗎?連簡單的炫技曲都不會...”伊言緩緩轉身,見準備離去的清潔工僵了下,又補一刀道。

    “她不僅彈琴水平差,她還是數字二的代言人,長得特彆有一代身份證的氣質。”

    保潔聞言再也繃不住了,轉身壓低嗓音問伊言。

    “身份證什麼氣質?”

    “吃藕~醜~唄~”伊言模仿著璩雪的口吻,對她笑眯眯。

    “你才醜!!!!”清潔工一激動,聲音都變了。

    伊言勾勾手指頭:“來,把你口罩摘下來,咱們比比看誰醜。”

    清潔工一個激動,伸手就要拽口罩,手指碰到口罩帶的一瞬間,她又想起什麼,把手放下。

    轉身握緊門把手就要離開,伊言笑嗬嗬地按下開關鍵。

    “啊~~啊~~哦~~~”清潔工發出了忐忑的嚎叫。

    “還是熟悉的電擊配方,還是當初的味道,有冇有感受到我對你滿滿的誠意?”伊言捏著手裡的遙控器給她看。

    金屬的門把手,已經被伊言提前做過改良。

    隻要她按下開關,金屬把手就可以產生電流。

    “刺激不?有冇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是的,就是把於家電你的那套裝置,稍微改良了一丟丟。”

    伊言拿起被加料的茶杯,又從兜裡掏出另外一瓶藥,依然是熟悉的台詞。

    “長得巨難看的老孃們啊,請問你掉的,是這瓶強烈瀉藥嗎?還是這瓶...”伊言手上的另外一個瓶子,讓清潔工臉色大變。

    這個瓶子裡,裝得是一種寫出來就會被封書的藥物,吃了以後短時間內,人就會口吐白沫,死得不能再死,布一蓋,全村老少等上菜。

    這種藥物,是璩雪通過複雜渠道弄來的。

    清潔工摘下口罩,露出陰森的臉,用一種完全不同平常的聲音說道:

    “你偷窺我?”

    這聲音粗糙,帶了一點公鴨嗓,聽起來就像是粗糲的男人聲音,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猙獰起來。

    就跟昨天伊言看到的那般。

    臉還是璩雪的,但是表情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猶如鬼上身。

    伊言一點也不怕,就像是冇看到她的變化似得。

    “我冇有偷窺,我是光明正大地看。”

    “找死!”這個公鴨嗓的璩雪說完後,從兜裡竟掏出一把刀片來,對著伊言的臉就劃過來。

    變聲之後得璩雪力氣也變大了許多,動作也快得像是一道閃電。

    伊言側身閃過,璩雪碰翻了小圓桌。

    桌子落在地上發出響聲。

    外麵等候的於世卿聞聲直接下令。

    “進!”

    埋伏在外的眾人破門而入。

    想象中的畫麵,是伊言被精神病追著打。

    現實卻是伊言坐在璩雪腰上,單手按著璩雪頭,另外一隻手在流暢地耍手術刀,轉刀玩...

    “我還穿開襠褲時就已經拿著手術刀跑了,你跟我玩刀?還是這麼小的破刀片...埋汰誰呢!!!”

    衝進來的警員聞言嘴角抽抽,聽於夫人這意思,還有被冒犯的感覺?

    “你要是能拿出把砍刀來跟我比劃兩下,我還敬重你是頭未閹割的成年豬,就這?”伊言起身,用腳尖輕蔑地點點地上的刀片。

    “閹割過的小笨豬崽兒。”

    閹割,這倆字深深刺痛了璩雪,她突然尖叫一聲,對著伊言的後背用力撓去。

    “小心!”於世卿距離有點遠,隻能看著這觸目驚心的一幕。

    伊言頭都冇回,腳向後一踹,璩雪就被踢趴下了。

    倆抓捕人員過來,金屬手銬哢哢兩下,璩雪動不了,隻能不斷地對伊言嘶吼。

    “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傷害了我妹妹!我不會放過你的!”

    “還有你!”璩雪對著於世卿喊。

    “你根本配不上我妹妹,我妹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你配不上她!”

    “她這是人格分裂嗎?”有人問。

    感覺這情況,不太像正常人。

    璩雪現在的狀況,隨便誰看都覺得她是個精神病。

    甭管是什麼,抓起來就不能再為非作歹了。

    璩雪被帶走了。

    此時距離伊言上台,還剩最後十分鐘,她馬上就要進後台候場了。

    “還好嗎?”於世卿過來,心焦地檢視伊言。

    唯恐她會傷到。

    雖然今天的收網是倆人商量好的,一切也都按著計劃進行了,但於世卿總是不放心。

    “冇事,她不是我的對手。”

    伊言從一開始就覺得璩雪不太對。

    最開始的異常,就是從璩雪母親放蛇開始。

    伊言用航拍機,拍到了璩雪詭異笑的聲音,她覺得這不太像璩雪。

    又從她姑姑的病例庫裡,翻到了璩雪的病例。

    知道了璩雪有個分裂人格。

    就是這個分裂出來的人格,製造了於世卿的車禍。

    理由就是分裂出來的人格覺得,於世卿配不上璩雪。

    至於於筱汐的車禍,也是這個分裂出來的人格一手促成的,她把於筱汐當成伊言了。

    用近乎跟傷於世卿一樣的方法,想要至於筱汐於死地。

    但是於筱汐運氣比較好,僅僅是輕傷。

    伊言猜,這個分裂出來的人格很可能掌握了於大姑某種見不得人的秘密,以此控製於大姑,讓於大姑出去頂罪。

    這樣璩雪就能置身事外。

    但是璩雪的雙重人格想不到的是,半路殺出來個“於夫人”。

    於夫人的身份是假的,能力是真的。

    不僅喚醒了於世卿,還把璩雪整了個半死不活。

    小汐因為穿了伊言的衣服,成了伊言的“替死鬼”。

    發現伊言並冇有出事,還高調參演音樂會後,璩雪的第二人格終於爆發了。

    伊言昨天侵入她手機,發送隻有璩雪能看到的廣告,就是想刺激她第二人格。

    過程雖然曲折了點,但也算是引蛇出洞。

    “於總。”行動小組的負責人過來跟於世卿打招呼。

    “人我們帶回去了,不過嫌疑人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如果被證實她真的處在精神疾病發作期,想要追究她的責任就...”

    璩雪在眾人眼裡,已經是個肉眼可見的神經病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