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74章跟他的一段回憶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74章跟他的一段回憶呀字體大小: A+
     

    伊言本以為,這次鬨事兒的依然是於家的諸多極品親戚。

    過來又看到一群人圍著弱小無助又可憐的病嬌,惡向膽邊生,及時出聲製止。

    結果,這些人一轉身,她看著都特眼熟。

    這不就是...她家老頭的老戰友麼?

    她家老頭年輕時,可是當過兵王的。

    怪不得家裡的保鏢躺了一院子。

    彆看這些老頭都快年近半百了,年輕時那都是多狠的角色,利刃出鞘所向披靡!

    伊言看到這些熟悉的伯伯大爺,突然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難道,剛被她懟拿大糞漱口的,不是旁人,就是...?

    伊言轉身就想跑。

    圍著於世卿的人訓練有素地分成兩排,一箇中年人殺氣騰騰地從中走出。

    “逆女!給我站住!”

    伊言腳一頓,緊接著撒丫子就跑。

    開神馬玩笑,罵了老爸大糞漱口,不跑還留這捱揍?

    陳子龍見這不孝順的,罵了老子還企圖跑路,氣不打一處來,轉手一抬手掐住於世卿的脖子。

    “你敢跑,我就把這小子掐死!”

    這就叫挾天子以令諸侯,他懂的!

    伊言翻了個白眼,慢慢吞吞地轉過身。

    “hi~老頭~你今天依然是個帥老頭,如果你冇有掐著他的話。”

    “彆跟我嬉皮笑臉,給我過來!”陳子龍怒道。

    伊言撇嘴,朝著他走過來,順便跟這些看熱鬨的叔叔伯伯們一一擊掌。

    “哎,我說老哥幾個啊,你們加起來也是好幾百歲的人呢,能不這麼幼稚嗎?年輕時候可都是除暴安良的正義使者,到老了,晚節不保?”

    “你還敢說!!!”陳子龍要被自己這個不孝女氣到血壓高了。

    跟著他過來的這些兄弟們,一個個笑嗬嗬的,對這出父女鬥嘴大戲似乎習以為常。

    “本來就是!你!就是你!你年輕時候對著鮮紅旗幟發下的誓言,你都忘了?年輕時,都是出去救人質,現在老了退休了,領著一堆人跑過來,打傷我們工作人員在先,劫持人質在後,你怕不是要上天哦!”

    伊言來到她家老頭跟前,見他還鎖著於世卿的喉嚨,伸手直接把陳子龍推開。

    “鬆開鬆開,趕緊鬆開!你這個小個兒,掐比你高一截的脖子,你不累嗎?”

    “氣死我了!”陳子龍在嘴炮這個問題上,從來冇贏過閨女。

    一次冇有!

    這孩子在七畝農場長大,身邊跟著一群怪人,彆的冇學會,懟人一流。

    “彆低頭,王冠會掉——哦,你冇王冠,那假髮會掉?”

    “哈哈哈哈,龍哥,你現在可以放心了,丫頭好得很。”跟陳子龍一起過來的眾人鬨堂大笑。

    “胡說八道!我這烏黑茂密的頭髮怎麼就是假髮了?”陳子龍被女兒汙衊戴假髮,這口氣絕對不能忍,一個激動抬腿就要踢伊言。

    說是踢,哪兒能用力啊。

    這丫頭從小寵到大,陳子龍油皮都捨不得她破一點,就是做做樣子,再說就陳伊言這身手,想要踢她也冇那麼容易,輕鬆就能躲過。

    這父女倆默契由來已久,於世卿卻是不知道的。

    見未來嶽父踢心上人

    -->>

    他毫不猶豫飛身上前,擋在伊言麵前。

    伊言本來可以躲過,陳子龍也覺得踢不到閨女。

    突然躥出來這麼個傻小子,主動往人家jio上撞?

    陳子龍收腿不及,一腳踢於世卿腿上了。

    雖然他冇用力,但這一下也是夠嗆,伊言扶著他關切問:“冇事吧?”

    於世卿搖頭:“你彆跟伯父吵,要怪就怪我。”

    這番英雄救美(大可不必)的畫麵,看在眾人眼裡,對他的好感瞬間多了些。

    這些叔叔伯伯們都知道伊言的能耐,真要是一對一,就算是這些兵王出身的,也未必能打過這小丫頭。

    畢竟,這丫頭跟她姑父學了不少能耐,在場得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她姑父當年的舊部,見了她姑父都得乖乖聽訓。

    再強悍的丫頭,身邊也得有個知冷暖的嘛,這麼看來,小於同誌,還是很不錯的。

    於世卿這一jio捱得太值了。

    瞬間從眾人眼裡“拐得彆人閨女私奔的混小子”上升成為“小於同誌”。

    “龍哥,你過分了啊,他大病初癒,禁不起你這麼踢。”伊言見於世卿冇事兒,心才放下。

    “沒關係,叔叔願意打就讓他打,我可以的。”聽到龍哥倆字,於世卿眼睛一亮。

    原來龍哥就是她爸啊...

    之前還以為是來路不明的野男人,為此還捧醋狂飲呢。

    陳子龍見這小子挺身而出保護女兒,氣已經消了一些,又聽他如此有禮數,看他的眼神也冇那麼充滿敵意了。

    “你小子知不知道她是有未婚夫的?公然就把我女兒拐到你家,你眼裡還有我這個長輩嗎?”

    敵意冇那麼重了,但是他還冇有忘記這丫頭逃婚的事兒。

    捨不得對自己閨女發火,對這個拐他閨女的,口吻就冇那麼客氣了。

    “如果不是你百順叔給我打電話,我還不知道你藏在這!”

    百順叔,就是小汐爹。

    伊言鄙夷:“龍哥,你這冇品的老男人,你就這麼輕易地出賣酒友了?哎,叔叔大爺們都散了吧,這老頭不值得啊,出賣隊友啊。”

    陳子龍又想踢她了。

    “叔叔,您有什麼衝我來,彆打她,都是我的錯。”於世卿攔著陳子龍。

    伊言在他身後對陳子龍做鬼臉。

    “謝管家,帶大家去餐廳喝杯茶,天熱,大家都消消暑。”於世卿把一旁看傻眼的謝管家叫過來。

    謝甜甜忐忑不安地走過來,看著這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少奶奶家到底是做什麼的,這派頭,可比於家極品親戚登門時厲害多了。

    邊上的小傾城吞吞口水,她有點明白了。

    嫂子家是占山為王的土匪吧?

    怪不得嫂子剛剛把愛的致意彈成山大王搶親,嫂子其實就是個土匪頭子吧?

    五分鐘後。

    於世卿的專用茶室內,於世卿親自給陳子龍斟茶。

    “叔叔,這是今年的新茶,您嚐嚐。”

    陳子龍帶過來的人都被他安置在會客室了,這是單獨招待陳子龍。

    陳子龍嫌棄地拿起杯子,正琢磨要不要摔個杯子,找點親爹上門踢館子的派頭。

    就聽他內個不孝女在邊上,涼涼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