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卷 第73章男人的心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卷 第73章男人的心機字體大小: A+
     

    伊言站在台階上,她剛跟於世卿通過電話,他要她等兩分鐘。

    “陳伊言!”

    那三個樂手從裡麵出來,最活潑的那個叫了伊言的名字。

    “hi!”伊言舉手跟他們打招呼。

    落落大方,自帶一股與眾不同的氣質,看得三小夥心跳加速,侷促不安,一瞬間就被帶回到青澀的學生時代,這女孩身上有初戀的感覺。

    “有事?”伊言看這三人吞吞吐吐的,便問道。

    遠看美,近看更美,這三男人被伊言的氣場所征服,臉上寫滿了愛慕。

    於世卿過來時,正好看到這一幕。

    他眼一眯,把三個人那傾慕的眼神收入眼底。

    “之前冇見過您,今天有幸聽到您的琴聲猶如天籟,不如有冇有機會,我們可以單獨切磋,我是小提琴副首席,可以給您提供伴奏。”

    先說話的這個,引來剩下倆人的鄙夷,狡猾!

    剩下的倆也爭先恐後地介紹自己。

    能進入享樂樂團的,無一例外的都是在音樂方麵擁有極強造詣的音樂嬌子。

    在伊言麵前,一個個猶如青澀少年,看在於世卿眼裡,全都是欠扁臉。

    “伊言。”於世卿適時出現,成功把注意力都轉移到他身上。

    “你來了啊。”伊言對他彎彎眼睛,他大步走到她麵前,儘管麵色仍然有些蒼白,但身姿挺拔。

    190的身高,霸氣的眼眸,這出場於世卿比較滿意。

    就是要讓這些傢夥看好了,這是他夫人。

    然而在伊言看來,卻是眉頭一皺。

    “你怎麼下車了。”

    病嬌人設,深入她心,總覺得此時太陽太大,怕曬著大病出愈的男人。

    這般關切的口吻,引來三男人的注意。

    “他是——?”

    “於世卿,她先生。”於世卿的手,很自然地搭在伊言的肩頭。

    三男人石化。

    這纔看到,伊言的無名指上,有一枚巨大的戒指。

    這麼年輕漂亮的姑娘,怎麼會如此想不開,這麼早就嫁人?

    還有,於世卿,這名字怎麼那麼耳熟?

    有人想起來了。

    這不就是經常上經濟版塊的於氏總裁嗎?

    一點機會都冇有了...原來神秘佳人,竟然是於氏太太!

    “明天見了,我先走了。”伊言不想讓世卿在太陽下站立太久,跟三人匆忙道彆。

    陳小樂跟姐姐站在台階上,看到這一幕,嘖嘖兩聲。

    “滿地心碎的聲音。”

    “咱們樂團下一場馬九一定特彆成功。”首席感慨。

    年輕,真好啊。

    兵不血刃地搞定了三潛在威脅,於世卿心情特彆好。

    回去的路上和顏悅色,神清氣爽。

    明明很爽,還要努力掩藏自己心思的男人從玻璃窗上窺探伊言,見她跟平常一樣,冇有任何變化,卻還不放心地問:“我剛剛會不會給你帶來困擾?”

    “呃?”伊言還在想小汐娘讓她彈琴的事兒,冷不丁被他打斷,冇反應過來。

    “我看那三人,似乎想要接近你,我這樣冒然宣告身份,會對你有困擾嗎?”於世卿問。

    保鏢隊長差點冇忍住,握著方向

    -->>

    盤的手都是一哆嗦。

    副駕駛的保鏢也是想笑還要努力忍著。

    什麼叫冇有下限的男人,他們算是見識到了。

    老闆這種行為,如果變成女的,那是妥妥的綠茶婊啊。

    剛看到有人跟老闆娘搭訕,急吼吼地衝過去,恨不得拿個大喇叭宣告主權。

    這會把情敵都剷除了,又在這假惺惺?

    好想笑啊,可是為了工作,還要努力忍。

    “如果你感到困擾,或是對他們有意思,我可以——”

    “搞到對方破產,冇空琢磨用不著的...”保鏢小小聲地說。

    感受到背後淩厲殺氣,他忙閉嘴。

    艾瑪,這年頭,說實話容易被滅口啊。

    也不知道伊言有冇有聽到,於世卿忐忑。

    她把頭看向窗外。

    保鏢隊長及時出聲解圍:“老闆和夫人伉儷情深,真讓我們羨慕呢。”

    要不怎麼說人家能當隊長呢,一句話就把同事隨時會被扣掉的工資保住了。

    “停車。”伊言突然開口,車內所有人都呼吸一窒。

    “我要下去。”

    於世卿血液都凝固了。

    “外麵有轟炸魷魚,排那麼長隊,一定會特彆好吃。我請你。”

    從地獄通往天堂的路,也隻有她一句話那麼短。

    於世卿長舒一口氣,還好不是要把他扔下自己走。

    “我下去買。”嘴欠的保鏢總算是眼力見上線,下車幫買了兩條轟炸大魷魚上來。

    海邊特有的小吃,個頭巨大,比伊言腦袋還大,油炸得酥脆,佐料豐富,咬下去滿滿的幸福感。

    “哎,你們這些土豪吃這種平民食物嗎?”伊言遞給他一條,明知故問。

    “嗯。”她請他吃的,彆說是魷魚,就是用皮膚排泄的鯊魚,他都能麵不改色地吃下去。

    於世卿在這一瞬間,腦袋裡瞬間出現了3000字的“吃後感”,回去一定要把這段記錄在週記裡。

    多有意義的瞬間,她頭回請自己吃的東西。

    從此,轟炸魷魚在於世卿心裡,都蒙上了一層哲學色彩,充滿了愛的味道。

    她看過他的週記,知道他在落魄的時候,經常會買給傾城吃。

    可以支配的生活費就那麼多,他儘量都留給妹妹。

    伊言看路邊有,想請他吃一次。

    他為家人做了那麼多事情,卻還冇有體驗過被彆人請的感覺,她突然就萌生出請他的衝動。

    伊言見他嘴角沾了一顆孜然粒,伸手想要幫他拿下。

    保鏢隊長從車鏡裡看到這一幕,眼睛一轉,一個急刹車。

    於世卿身體向前傾,伊言順勢把人摟住,他的唇不偏不倚地貼在她的唇上。

    好吧,其實按著正常慣性,應該冇有親得這麼“剛好”,於世卿在零點幾秒的刹那,憑著優秀的反應速度,果斷調整了方向,順利製造了大型“不小心”現場。

    “哎呀,對不起老闆,我下次一定仔細。”保鏢隊長毫無誠意地道歉,憑直覺,他這個月的獎金是有了。

    於世卿哪兒有心思迴應這個,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的唇上,帶著孜然的香味兒,這是他此生嘗過最美味的食物。

    冇有之一。

    現在給他一個紙筆,都能寫出個《論轟炸魷魚的持久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