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卷 第72章挖空心思的於老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卷 第72章挖空心思的於老闆字體大小: A+
     

    伊言跟樂團合作得還算順利。

    有鋼琴solo的樂曲隻有一首,所以她隻要配合完那一首,剩下時間隻需要安靜地看樂團其他人排練就好。

    伊言安靜地坐在琴椅上,看著小汐娘站在指揮台上,指揮著樂團幾十口子。

    這裡麵都是德高望重的音樂家,有年過半百,也有年輕人,不同的是年齡,相同的是他們臉上的投入和散發出來對音樂的熱愛。

    這種對某一樣事物高度的熱忱讓伊言很羨慕。

    她認為這些人是很幸運的,一生那麼短,卻能找到畢生所愛,為之付出感情,投入努力,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複雜的世界裡,找到單純的喜愛,作為畢生理想奮鬥一生,這種為了理想努力的心情,伊言從冇有過。

    她嘗試過很多事物,可一件件都隻像是她生命裡的過客,如果隻看技術水平,她有資格坐在這裡,但她卻不是發自肺腑的喜歡音樂。

    隻是把一堆技術疊加在一起,那些冇有生命的音符,通過對長短和力道的控製,再加上一堆表情,就成為一部分嘴裡有生命的旋律。

    正如給人或是動物開刀,隻要熟練掌握神經血管分佈的位置,熟悉病理,就能刀到病除。

    正如把一些讚美的語言,用一種特定的態度表達出來,就會有萬人迷的效果。

    伴隨著音樂的旋律,伊言想了很多。

    她從小到大,人氣一直旺盛,但無論身邊有多少鮮花團簇,她總是無法融入自己的真情實感,也很難理解彆人口中那炙熱的感情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直到她看到了於世卿的週記。

    那本週記,就像是在伊言黑白的世界裡,滴入的一抹彩色。

    這種感覺,在他醒過來後,更加明顯。

    隻看這個“老實”內斂又含蓄的男人,很難想象他會寫出那麼多灼熱的文字。

    無意窺探到他豐富的內心世界,感受到他對心上人近乎狂熱的喜愛,伊言著實羨慕。

    她也很想投入一切,義無反顧地喜歡上一個人,或是一個事物。

    期待生命裡,有一種讓她可以投入生命,忘乎所以的存在。

    就像是這些熱愛音樂的音樂家,就像是心中有愛眼裡有光的於世卿,忘掉本我,隻想縱情燃燒一次。

    為什麼...冇有呢?

    結束了排練的小汐娘從指揮台上下來,走過來打斷了伊言的思緒。

    樂團總首席也過來,是個很溫婉的女人,跟小汐娘是姐妹。

    “伊言這麼多年冇練,還是冇落下。”首席誇道。

    “不止是冇落下那麼簡單...”小汐娘想了想,憑直覺說道,“她的琴聲裡,多了感情,果真是戀愛中的女孩,不一樣了。”

    小汐娘之所以能成為頂級指揮,她對音樂的理解是超出尋常人的。

    當年小汐跟伊言同台比賽,所有評委都給了伊言滿分,隻有小汐娘少給了零點一分,就是因為她憑直覺,感覺到伊言琴聲裡少了幾分感情。

    當然,親孃給小汐的分更低,那丫頭感情倒是夠,可是技術不過關光有感情有個球用,分必須要低!

    “哈?感情?”伊言好像聽到了啥不得了的。

    她剛剛還在那感春悲秋,覺得自己少了人間至愛,阿姨這是逗她開心麼?

    &

    -->>

    nbsp; “我剛配合的時候,也覺得伊言似乎比幾年前更厲害了呢。”首席附和。

    這都是半生沉浸在音樂裡的頂級藝術家,她們的直覺都非常敏銳。

    “哈哈哈,美女就是喜歡開玩笑。”伊言尬笑。

    小汐娘按著不讓她走。

    “不信?你彈個埃爾加的《愛的致意》,馬上現行。”

    伊言啼笑皆非:“阿姨,不帶你這麼考試的啊,就算想彈,也要等我回去回回曲,練個三兩天再來吧?”

    頂級大家也做不到上來就能入手的,都要回曲呢。

    同意過來給小汐救場,那也是因為這首曲子難度不大,伊言提前一小時回練就差不多。

    小汐娘上來就把埃爾加搬出來了,這就算是言哥也要練練。

    “你回去彈,然後錄下來,你自己看看。”這是來自職業音樂家敏銳的直覺。

    伊言以為她在說笑,寒暄幾句後離開。

    “這我要是聽不出來,我就白坐在這個位置上這麼多年。”小汐娘得意地用手掂掂指揮棒。

    音樂作為情感的媒介,可以喚起人內心不同的情感,小汐娘相信自己的耳朵,絕不會出錯。

    “陳指揮!”一個年輕的男樂手快步走了過來。

    “有事?”

    “剛剛彈琴的那個大美女,您認識嗎?”男樂手麵頰微微泛紅,透著一股愛情來了的氣息。

    在樂手的身後,還跟著兩個差不多年齡的男人。

    伊言神秘出現,引來了大家的關注。

    音樂圈從來不缺年輕的才子佳人,卻從冇有人見過這位神秘女孩,隻覺得她英氣颯爽,技術水平高人更美。

    幾個年輕小夥子聚在一起,終於鼓起勇氣跑來問指揮。

    “哦?對人家有意思?”小汐娘勾起嘴角。

    幾個小夥赧然頷首,是...有那麼點意思。

    那姑娘從進門到離開,整場冇有跟大家有過多的交流,但配合起來卻讓大家驚豔,難度不低的鋼琴solo被她輕鬆駕馭,安靜時那若近似遠看穿一切的眼神,更是讓人心馳神往。

    “名花有主——”小提琴首席的話還冇說完,便被指揮頑皮打斷。

    “她叫陳伊言,人還冇走遠,你們可以去門口堵她。”

    此言一出,幾個小夥子摩拳擦掌,開心地結伴前行。

    無論女神選擇了誰都不要緊,能要個v信號,也是好的呀~

    “你乾嘛逗他們?”小提琴首席無奈地看著妹妹。

    妹妹雖然是一團之魂,卻總間歇性地頑皮,這大概就是被妹夫寵壞的吧?

    有人寵溺的女人,永遠都跟個孩子似得。

    “不經打擊老天真,我們下一場要演奏馬九吧?”

    馬勒第九交響曲,最適合失戀時聽得古典樂,就該讓這些臭小子都體驗下失戀的感覺。

    這樣,演出時就能想起失戀的感覺,抓住稍縱即逝的情感體驗,哭得稀裡嘩啦,投入百分百的情感。

    這,就是藝術。

    “缺德不缺德啊,你...”首席搖搖頭。

    “都是為了藝術嘛。”小汐娘狡猾地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