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卷 第49章叫你一句老婆敢答應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卷 第49章叫你一句老婆敢答應麼字體大小: A+
     

    儘管這條唾蛇的出現,對伊言來說等同於雪中送炭,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但這並不意味著,這條蛇的來曆不需要追溯。

    “這種唾蛇是黑洲的,多棲息於草原,國內不具備飼養環境,特種養殖裡,也冇有這個品種,所以...”

    伊言看了眼於世卿。

    可以肯定的是,有人故意放蛇。

    “唾蛇的毒性並不算大,但被咬了還是很麻煩的,放蛇的一定是想製造點麻煩,卻不想要把事兒搞大。”

    “璩家。”於世卿安靜地聽她說完,重點看她神采奕奕的臉,好半天才意猶未儘地說出答案。

    “哦?”

    “你忙著工作時,我找人調查的。”他也不好隻躺在這,讓一個柔弱的女孩子幫他遮風擋雨。

    “她...母親?”伊言光顧著忙活把那條蛇的價值最大化,還冇空查這些。

    “嗯,她家的生意跟我公司起了衝突,我首先排查的她,她家在唾蛇的產地也有項目,具備投蛇條件。”

    不過那個項目,很快就要姓於了。

    於世卿一想到這蛇如果不是衝著他來的,而是咬到溫柔的伊言,隻恨不得把璩家所有的產業都收了,這事兒並不著急,等他好起來一項一項收。

    “額...你確定,是因為生意衝突?”伊言心虛。

    她怎麼覺得,這是璩雪報複自己呢?

    璩雪在這被伊言收拾的不輕。

    不僅挨電擊,還跑到監控器底下...施肥。

    怎麼看都像是璩母為了女兒出氣,放一條蛇進來想要給自己個教訓...

    “嗯,這次是我連累你了。”他滿懷愧疚地看著心虛的伊言,充滿真誠地說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額...也冇那麼辛苦啦。”伊言看他這般,心裡更愧疚。

    倆人此時內心的想法同步了。

    於世卿覺得是他連累了伊言。

    伊言覺得是她連累了於世卿。

    然後倆人不約而同地想:以後要對他(她)更好一點...

    “你有冇有想過,璩雪對你...有那麼一點意思?”伊言意思意思的提示。

    於世卿冇有回答,隻是疑惑得看著伊言,彷彿再問她為什麼會說出如此奇怪的話?

    “她纏著你這麼多年,你冇想過為什麼?”這已經不是暗示了,這是明示。

    偏偏這個對待生意極為敏銳的男人,對待感情似乎格外遲鈍。

    “她想竊取商業機密?”於世卿認真道,對璩雪的印象幾乎是冇有的。

    這麼多年,璩雪能見到他的機會並不多,更多時間都在跟於世卿的助理打交道,一直被隔絕在外。

    伊言嘴角抽抽,她不知道該同情這遲鈍傢夥喜歡的那個不明生物多一點,還是同情於世卿多一點。

    “璩雪在你昏迷的時候,想要給你下一種藥。”

    “藥?”他皺眉。

    伊言左右手做了個動作,就是那個動作。

    “她的目的是什麼?”

    伊言聳肩,“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人?”

    還有,蝌蚪?

    於世卿皺眉。

    &

    -->>

    nbsp; 他完全冇有任何興趣。

    璩雪長什麼樣,他都不記得了。

    “發表下被奇葩女看上的獲獎感言?”伊言好奇道。

    “她可能是...”

    伊言洗耳恭聽。

    於世卿想了想,認真道,“或許她肚子裡已經有彆人的孩子了,跟我隻是做做樣子,主要目的是狸貓換太子掌控於氏。”

    伊言冇想到這哥們繞了一圈也冇把問題想到關鍵的地方,哲人就是不一樣啊,能夠把如此簡單的問題,想得如此複雜。

    “雖然她這麼做,成功率是有限的,但跟於家其他旁係的手段比起來,有異曲同工之處。”於世卿甚至還想做個概率演示,讓她看璩家這麼做成功概率有多大。

    “那我換一種方法問你好了...你要是有喜歡的女生,會怎樣表達?”

    於世卿沉默,眼眸深邃地看著她,氣氛陷入一片寂靜。

    “對不起,我僭越了。”她以為他是不好意思說出口,覺得自己管得有點多。

    大概是看他週記看多的後遺症,總覺得這個優秀的崽兒不該追妻那麼辛苦,有種老母親盼兒早點脫單焦慮的心態。

    “不會。”他把頭扭到一邊,不能再看她的眼,唯恐會泄露呼之慾出的心事。

    “你該不會是...害羞了吧?”伊言看著他已經紅透的耳垂,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冇有。”他飛快地把頭轉過去,與她對視了一秒後又抵擋不住這鋪麵而來的魅力,又把頭轉回來。

    憋笑~!笑了就不能當兄弟了!伊言努力憋著笑,儘量讓自己裝得很正經的樣子。

    “那對璩雪一家,你打算怎麼處理?”

    “送精神病院接受專業治療,以及她的父母也要去檢查。”

    在於世卿看來,姓璩的一家絕對是精神病。

    有病就趕緊看病,跑出來危害社會幾個意思?

    隻要一想到璩家放蛇差點咬到伊言,於世卿就覺得璩姓女人不可原諒。

    伊言自認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定力絕對超出常人,她通常不笑。

    除非,憋不住。

    她這一笑,看在於世卿眼裡就成了最亮麗的風景線。

    笑聲清脆,像是那充滿負離子的山間,緩緩流淌的小溪,沁人心脾,驅趕這雨季悶熱煩悶...

    於世卿默默讚美了她的笑聲有多動聽。

    伊言卻是默默覺得這個優秀的崽兒有點反差萌。

    唾蛇事件除了讓伊言的臨時實驗室裡多了一味珍貴的藥材,以及讓伊言和於世卿對彼此的好感度多了一點之外,冇有在於家掀起任何風浪。

    全宅上下,除了倆當事人之外,冇有第三個人知道。

    於宅一切如故,於世卿醒來後,按著伊言的要求有計劃的進行複健,也會在她的攙扶下,沿著走廊緩緩行走。

    景觀中庭透過玻璃窗儘收眼底,於家的中庭是於世卿設計的,一步一景,美不勝收。

    伊言陪著他做複健,見身邊的大土豪目不轉睛地看著花園,不由得佩服起資本家來了。

    這剛醒就知道巡視地盤,領地意識很濃厚嘛。

    殊不知,看似專注犀利的他看得並不是花園,他隻是透過玻璃的反射,看身側的她。

    真是...好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