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7章要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7章要不字體大小: A+
     

    “啊啊啊!氣死我了!”璩雪撕掉熱得能把人悟出痱子的防護服,瞪了眼伊言。

    “你給我等著!”

    傾城好奇地問伊言,“嫂子,她回頭要是穿全套防護服,真不怕電了,我那冰清玉潔的哥哥?”

    不知從何時開始,卿少跟“冰清玉潔”“九烈三貞”這幾個詞緊密相連了。

    “放心,她物理不好咱們給她補習過了,回頭就給她補下化學。”

    “化學???”

    “粘鼠板的主要成分是什麼?”作為合格的獸醫,她熟練掌握了消滅四害的技能。

    “粘鼠板的原理是通過強力膠水捕捉老鼠,主要化學成分是2-10的固體聚乙烯”

    巴拉巴拉,又是幾分鐘的化學成分科普。

    “作為一道典型的化學題,璩雪必然不知道粘鼠板的主要成分,但是不要緊,我會,我願意幫她身體力行補課。”

    傾城:感覺奇怪的知識儲備又增加了。

    “當我們把這個配方進行調整,有效成分放大後,沾她的絕緣鞋是完全冇有問題的,那麼問題就來了。”

    伊言露出一個教授纔有的傳播知識地表情,對著聽暈的傾城諄諄教導,“考試時除了物理化學,我們還有理綜是吧?我們可以把理綜運用到現實中。”

    手在餐桌上畫了個圈兒,一圈保鏢 傾城圍觀,陳教授坑人課程開講啦。

    “假設,患者從電梯出來,穿著防護服踩到了我們的超強粘鼠板——我把這個板子命名為:犯花癡是病不治危害社會之黏黏糊糊她的愛。”

    “嫂子,你能重複說出你起的名字嗎?”傾城發現了,她嫂子好像特彆喜歡起很長的名字。

    她嚴重懷疑嫂子說完了她自己都記不得。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踩上了粘鼠板,補了‘化學後’,她第一反應必然是拖鞋,然後踩著鞋跳出粘鼠板,接下來就要用到生物力學的概念,我們要研究璩雪運動規律,分析她起跳時肌肉力量,最後畫出她可能會落地的幾個區域。”

    伊言點了幾下桌麵,傾城一拍腦子:“在她降落的區域,繼續電擊?”

    伊言讚許:“孺子可教,少女,我很看好你,要保持一個良好的學習狀態。”

    “是!我會繼續努力跟嫂子學習的!”被表揚的傾城很開心。

    幾個保鏢同時望天。

    按著少奶奶這個“言傳身教”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坑人教法,大小姐未來會變成什麼樣

    真是不敢想象啊。

    璩雪還不知道言哥很真誠地給她“補習理綜”,她就想等個機會下手。

    藥她都帶來了,不把於世卿弄到手,她心裡是不會平衡的。

    於傾城有個單獨的琴房,每天會有鋼琴老師過來指導她練琴,璩雪為了顯示她的水平,也跟著湊過去了。

    趁著她在琴房炫耀的時候,伊言來到了璩雪的房間。

    甜甜把璩雪安置在傭人房內,並刻意以人手不足為藉口,拒絕調人過來幫著整理。

    伊言一進門就看到擺在房間正中間的那個巨大粉紅色皮箱了。

    “這些奢侈品公司真是要發個錦旗給她,這些難看到冇朋友的奢侈品全都讓璩女士買回家了,真是”

    伊言一邊說,一邊開行李箱上的密碼鎖。

    這種皮箱密碼通常都不會很複雜,但這個箱子伊言開起來,的確是花了一點時間。

    箱子裡有一堆十分難看的奢侈品衣服。

    承包奢侈品供應商所有賣不出去的奇葩作品,大概是藝術家做出的最大貢獻。

    傭人房距離琴室很近,她可以聽到裡麵傳來的琴聲。

    在彈茉莉花。

    “傾城鋼琴老師這水品有待提高,彈錯好幾個地方。”伊言搖搖頭,回頭她得好好教教這孩子,音樂不在乎炫技,基本功也很重要呢。

    傾城如果知道她嫂子這麼評價,一定很委屈。

    這個,不是她老師彈的,甚至,也不是她彈的。

    伊言全神貫注地尋找,終於,在箱子夾層裡,她發現了個藥瓶。

    素色古董小瓷瓶,看起來古色古香的。

    打開蓋子,聞了聞味道後,馬上確定這裡麵裝的藥不是什麼好玩意。

    拿出一顆放在手上,沾點水輕輕化開,異香撲鼻。

    “嘖嘖,對植物人下這麼狠的藥,過分了啊。”

    伊言把藥全都倒出來,換上她自己準備的藥。

    換藥的過程伊言極為仔細,將倆瓶口相對,確保自己的手冇有接觸她換過去的藥。

    她換過去的是什麼,自不必細說。

    璩雪給於世卿準備的,卻是一種行內人稱之為“昆”的神奇藥。

    伊言憑藉她多年的經驗分析,於世卿雖然身體弱了些,但是也有不弱的地方,起碼人家先天條件是過硬的。

    “他隻是頭部受到撞擊,神經細胞損傷,可人家這方麵又冇受到傷害,用得著吃這玩意?”

    伊言再次鄙夷了璩雪的知識儲備。

    不好好讀書的人,到哪兒都不會有前途的,缺乏“花癡的自我修養”,這是冇有靈魂的。

    隻是鄙夷之際,伊言也覺得有些奇怪。

    正常人,就算是再喜歡一個人,也不會做到璩雪這個地步。

    伊言現在已經看完了於世卿一年半的週記,她承認,這的確是個外表嚴謹內心戲極豐富也非常有內涵的男人。

    的確是萬裡挑一有趣的靈魂,被這樣的男人迷住也不奇怪。

    但,於世卿現在已經是植物人了,為何璩雪會執迷不悟地接近他?

    甚至,不惜下藥,也要得到於世卿。

    說是為了某種快樂,伊言是不信的,人都昏迷了,條件再好能樂到哪兒去?

    那就是

    伊言覺得,這隻有一個合理解釋。

    璩雪想要生一個於世卿的寶寶?

    母豬過來處心積慮的,就是想配種?

    “哎費這個功夫,還不如買通他的醫生,買點他的x子不就完事兒了?”

    大費周折,親自上陣,這都是圖個啥子嘛。

    所以說啊,不好好讀書的人,辦點壞事兒都透出一股缺心眼的味道,伊言搖頭。

    不過提起寶寶,伊言的腦子裡,卻是浮現她爹那張庸俗的老臉。

    突然,伊言產生了一個超級好的念頭。

    老爹整天跟魔怔似得催婚,目的就是讓她生個娃。

    璩雪過來是想“配種”,但很可惜,於世卿跟她不是一個物種。

    那他跟自己算不算同一物種?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