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2章貓狗做錯了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2章貓狗做錯了什麼字體大小: A+
     

    腿兒哥喵了一聲,尿完後通體舒暢呢。

    乾得漂亮!傾城和謝甜甜心裡同時怒讚腿兒哥。

    謝甜甜甚至決定,晚上要告訴廚房,給腿兒哥煮個波士頓龍蝦,它、值、得!!!

    “oh**!這粗魯的殘疾貓哪兒來的!我要把它丟出去喂狗,oh**,我的腳腳啊!!!”璩雪看著自己腳上那一攤,急得直蹦。

    “女士您冷靜下。”謝甜甜拿出管家的職業素養,溫和又不失禮貌。

    “我冷靜不了!你知道我的香奶奶限量版小羊皮鑲鑽小鞋鞋有多貴嗎?”

    “那您知道您這麼一蹦,貓尿亂飛嗎?”謝甜甜犀利。

    耿熾多看了她幾眼,對謝甜甜的印象至此發生了微妙變化。

    “你你你!”璩雪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指著謝甜甜。

    “吵什麼?”伊言推門出來。

    謝甜甜跟傾城馬上一左一右地站在她邊上,昂首得意地看著璩雪。

    人家正室大老婆來了,這種妖魔鬼怪還不速速惡靈退散!

    傾城挽著伊言的手臂,頗為驕傲地說道。

    “這纔是我正經百八的嫂子!”

    “你你這個橫刀奪愛人人喊打的小三兒!”璩雪指著伊言,哆嗦兩下,轉手就給看戲的耿熾一巴掌。

    “你打我乾嘛!!!”耿熾看戲正是津津有味,突然捱了這麼一下,也是很冤。

    “你為什麼讓這種小三進來?她站在這,玷汙了我學長聖潔的地盤!”

    “明明是你沾著貓尿的j汙染了我少爺的地板!”謝甜甜作為少奶奶死忠粉,率先跳出來護著伊言。

    傾城點頭如搗蒜,deideidei!

    她回頭就給甜甜加獎金,懟得大快人心!

    伊言饒有興致地打量著璩雪,看著看著,滿是興味的眼漸漸黯了下來。

    她是懷有很大期待,想要看看疑似於世卿“心上人”長什麼樣的。

    就這?

    眼前的這個女人,至少比伊言矮一頭。

    臉頰圓潤,五官不好也不壞,如果要用語言形容的話,那就是鄰家感十足?

    長得是不醜,但距離美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大概是為了淡化她的“鄰家感”,此女穿搭十分的藝術?

    “看什麼看!冇看過奢侈品嗎?穿對勾的貧窮女!”璩雪被高她一頭的伊言俯視,非常不悅。

    又見伊言穿的不過是幾百塊錢的運動服,瞬間產生了濃鬱的虛榮感。

    璩雪完全不理解,為何這除了漂亮點、高點、氣質特彆一點之外,毫無優點的窮酸女會出現在她心上人的家中。

    就像伊言也不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把奢侈品穿得如此的難看一樣。

    璩雪身上穿著iu iu最新款原諒色斑馬條紋裙,配了香奶奶家金色的鑲鑽鞋,這倆單品隨便拿出來,都是非常ok的。

    被這個小矮冬瓜往身上這麼一套,硬是配出了村口翠花的廉價質感。

    伊言記得,她姑姑也有同款綠色條紋裙,穿上之後那是氣場十足,走到哪兒都自帶女王大人的bg,把妻奴姑父迷得神魂顛倒的。

    但不知道為毛,璩雪穿上後,會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氣質,也可能是因為

    “為什麼你會帶個綠色的毛皮帽子?”大夏天的,看到個大毛帽子打扮,真刺激。

    不僅如此,璩雪還拎著號稱驢牌史上最難看的天價包,純手工製作,上麪點綴著各種城市垃圾,什麼礦泉水瓶、創可貼、口香糖包裝啥的。

    “你懂什麼?我這是藝術!”

    “看到你,我大概明白,那些難看的奢侈品都讓誰買去了。”

    伊言搜尋了半天詞庫,憋出這麼一句。

    “耿耿!你看看她!”璩雪被伊言懟得嗔勁大發,用沾著腿兒哥瓊漿玉液的腳剁地板。

    耿熾被她喊得虎軀一震,“我覺得你還是先去清理下比較好。”

    “小三兒!你給我等著!”璩雪指了下伊言,這才拎著她收破爛的天價驢牌進了衛生間。

    “女士,您這邊請。”甜甜一個健步上前攔著不讓她用少爺套房裡的衛生間。

    開神馬玩笑,少爺那是多愛乾淨的人,衛浴豈容這等汙穢之人踩踏!

    等璩雪走出去了,傾城才長舒一口氣,叫傭人進來收拾地麵,順便吐槽。

    “嫂子,你給甜甜漲點獎金吧,我以前怎麼冇發現她是個人才呢,還是嫂子你慧眼識英雄——耿大哥,這到底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會領著個撿破爛的神獸進來?”

    耿熾苦笑,“小孩冇娘,說來話長——我跟她單獨聊聊。”

    他對伊言做了個請的手勢,倆人進了隔壁。

    傾城對著耿熾做鬼臉,扭頭對她昏迷的哥說道,“你要是眼光差到連這種拎著撿破爛包戴綠帽子的女人都要,我就不要崇拜你了。”

    一牆之隔,伊言靠在桌子上,“她不是於世卿的未婚妻。”

    “哦?你怎麼知道?”耿熾心說,莫非是她看了老大週記後,讀懂了裡麵的內涵?

    那就不枉費他教唆傾城領著這女人拿老大週記了。

    老大醒來後,知道這事兒是他挑唆的,說不定會把他發配到極地喂企鵝,他也是擔風險的。

    “她與於世卿描述不符。”如果於世卿能把這種貨色都誇成週記那樣,那於氏基本距離倒閉破產股票退市也不遠了。

    “你覺得我老大描述的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其實他也挺好奇,老大都寫了神馬。

    “唔”伊言想了下,“似乎技能滿多的,但人品應該不咋地吧,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強行把人寫的柔弱溫順,但從描述看來,似乎還挺霸氣的,可能是個不男不女——你乾嘛這樣看我?”

    伊言覺得耿熾看她的眼神有點奇怪。

    “你以後一定會後悔你現在的話”耿熾同情地看著她。

    老大果然眼光獨特,看上的女人發狠起來連自己都罵呢。

    “我後悔什麼,外麵那個女人,什麼情況?”

    提起璩雪,耿熾雙手合十對著伊言哀求。

    “姑奶奶,你能不能收留她幾天?你把她當空氣,當浮塵,當貓當狗——”

    “貓狗做錯了什麼?”伊言聽不下去了。

    她家腿兒哥那是多可愛的喵子,怎麼可以這樣黑貓貓狗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