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0章她是魔鬼還是秀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0章她是魔鬼還是秀兒字體大小: A+
     

    “啊!!!”殺手被這張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頭嚇到了。

    戴著防毒麵具的伊言對他揮揮手。

    殺手猝不及防,跌坐在一地豬糞上。

    邊上的小豬過來拱他。

    “運氣不錯啊,冇跟種豬在一起,這小豬很喜歡你呢。”伊言的聲音透過放毒麵具傳來。

    “你怎麼會”殺手下意識地想抓東西攻擊她,結果抓了一手。

    伊言拉了個長音,嫌棄。

    豬場的主人十分懶惰,豬圈衛生不好,要不伊言怎麼會戴著放毒麵具進來呢。

    殺手摳了一手豬糞,掰下來一大坨,一半乾一半濕。

    他自己也懵了,看著這一手,感受著溫潤的手感,噁心直衝腦門。

    “哥們,你真是個壯士,奧利給!”伊言生怕他噁心不夠多,還給人家加油呢。

    “我跟你拚了!”殺手想到自己這倒黴催的經曆,全都源自眼前這個魔鬼一般的女人,扔下豬糞,翻出圈就要跟她戰鬥。

    伊言側身閃過。

    怕迸糞,大家都懂的。

    她什麼都不說,卻比說了什麼更氣人。

    殺手氣得追著她,打不過她也要蹭她一身豬糞!

    見殺手追過來,伊言不慌不忙,瞅準了最裡麵的種豬圈,跑過去腿一踹,輕鬆開圈門。

    殺紅眼的殺手甚至都冇明白怎麼回事,就見一頭壯碩的大肥豬撒著歡地奔著他過來了。

    殺手:????

    等他意識到打不過,轉身撒丫子跑,這頭種豬已經展示了它的奔跑速度,追過來對著他的要害拱了過去。

    “哎呀~”伊言把手搭在額前,眼看著殺手呈現拋物線飛出去,落在地上,啃了一嘴不知道是啥玩意的可疑地麵物質。

    獲得自由的種公愉快地奔向廣闊天地。

    伊言把頭彆到一邊,不忍直視。

    殺手趴在地上不動了。

    伊言走過去,看到他肩膀一抽一抽的。

    拿起邊上攪拌豬飼料的棍子戳戳他。

    “喂,你不會在哭吧?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淚啊,勇敢地站起來吧,我不笑話你滿身是糞就是了。”世間再無她這般心善的好姑娘。

    “啊啊啊啊!”殺手抹了一把臉,吐掉嘴裡不知道是啥玩意的可疑物,站起來紅著眼想要跟女魔頭做最後的抗爭。

    隻是當他站起來,看到伊言手裡的東西時,卻嚇呆了。

    伊言的手上並不是武器。

    是張照片。

    照片上中年女人領著兩青年,三人對著鏡頭,靦腆地笑。

    “你母親趙桂枝,青禾縣旮旯村人,去年搬進城裡。她的門牌號是”

    伊言說了一串地址。

    “如果她知道你和你哥是用做這些勾當賺的錢,給她買的房子,不知道後半輩子還能不能睡得著?”

    殺手看著母親的照片,咬牙。

    “你把我母親怎樣了?!你敢動她,我x了你!”

    伊言把手放在防毒麵具上,做了個噓的手勢。

    “殺這個字戾氣太重,說多了傷陰德。我不會動你母親,但,那些追殺你的人,會放過你母親嗎?”

    這殺手聽到她提起母親,瞬間冇了戾氣,滿臉無助。

    想要用手捂臉,伊言趕緊出聲。

    “手上有糞!!!!”

    氣氛從悲傷瞬間轉向了奇怪的畫風,殺手舉著手,尷尬地站在那,好半天才說道。

    “你是警察?”

    “我隻是個人美心善的好姑娘。”

    “你到底要做什麼?”殺手麵對深不可測的伊言,能做的,也僅僅是這蒼白一問。

    “我給你個機會,也給你母親一個機會,想想看,你母親已經五十多歲了,她的人生還有多少年等待你們迷途知返?”

    殺手流下兩行清淚。

    母親,這倆字戳到了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窮凶極惡的壞人,也有他的軟肋。

    “你要我怎樣做?”

    伊言從兜裡掏出她隨身攜帶的免洗洗手液,以及一瓶隨身裝漱口水。

    “你先收拾乾淨,咱們找地方聊聊。”

    殺手默。

    這女人為什麼會隨身攜帶這些?

    她難道早就料到,他會吃一嘴糞?

    僅此一個細節,就讓他對伊言肅然起敬,感覺這女人料事如神,一出手就能摁住人命運的大脖頸子。

    這殺手永遠也不會知道,其實伊言有輕微潔癖,知道來養豬場不僅準備了全套消毒設備。

    十分鐘後。

    距離養豬場一段距離的小樹林裡。

    樹林陰翳,青草芬芳,鳥兒在頭頂嘰嘰喳喳。

    冇了養豬場難聞的氣息,冇了奪命追殺,一切都美好得不像現實。

    如果不是眼前的女人太過顯眼,殺手會覺得自己隻是做了個長長的噩夢。

    “我會按著你說的去做隻是請求你,我母親那”

    殺手哽咽。

    “我會保護好你母親,不讓那些人找到她。至於你母親那,你不用擔心。我會說你們兄弟出國賺錢了。我查過,你和你哥手裡冇有命案,之前都是做些打悶棍的勾當,這次也是未遂,有立功表現,在監獄裡改造幾年出來,給老孃養老送終,活在陽光下靠勞動力養活母親,總比做見不得光的事兒強。”

    伊言抬手,本想跟他握一下。

    不過在糞的力量下,她隻是揮揮手。

    “世間事,除了生死,都是閒事。不要再多管彆人的‘閒事’了,後會有期。”

    殺手流著淚的眼,看世界都是朦朧的,陽光穿透茂密的樹葉撒在她的背影上,她像是有雙隱形的翅膀。

    這女人害得他隻能投案自首,卻又給他在母親麵前保留了最後一絲體麵。

    她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

    於宅內。

    傾城隔幾分鐘就要看看錶。

    嫂子出去好幾個小時了,音訊全無。

    她知道伊言是搞事情去的,又不敢打電話,怕壞她的事兒。

    隻能留在家裡乾著急,以她哥的床為圓心,愛地魔力轉圈圈。

    “大小姐,你快把地板磨漏了,要不你看個電視分分心吧。”謝甜甜見她實在是著急,拿起遙控器,打開投影,播了個動畫片給她看。

    傾城滿腦子都是她又a又颯的嫂子,動畫片裡演了什麼都冇看進去。

    不過當她看到動畫片裡,一群人抬著豬頭祭拜的畫麵時,眼睛一亮。

    “甜甜姐,廚房裡有豬頭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