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9章給二師兄正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9章給二師兄正名字體大小: A+
     

    邊上的腿兒哥打了個哈欠,它鏟屎官讓人叫哥太久了,大概忘記了,她是個女的吧?

    人類啊都是愚蠢的兩腳獸。

    殺手覺得自己水逆了。

    先是哥哥被捉。

    他自己接了任務又失敗,被那個可惡的女人捉了又放。

    他以為這就是人生最低穀了。

    不曾想天亮後,更大的噩耗等著他。

    他發現昨晚他在醫院的視頻被傳出去了。

    熱度僅次於於傾城。

    現在熱搜第一是於傾城lol孃的側臉視頻,第二是他在醫院護士裝被髮現。

    伊言為了製造熱度,又著意買了點熱搜。

    她自己的正臉一個也冇拍到,卻讓殺手成了萬眾矚目的對象。

    殺手萬萬冇想到,他的職業殺手生涯,就毀在了幾個視頻上了。

    現在那家醫院已經成為網紅點了。

    有幾個網紅為了蹭熱度,也跑到那家醫院拍視頻,甚至還有專人模仿他,也穿女裝,動作浮誇。

    網絡高度發達的時代,資訊傳播的速度驚人。

    不僅短視頻平台他熱度高掛,就連社交軟件也全都是他。

    還有人把他做成了各種表情包

    莫名其妙地成了黑紅。

    但誰特喵的想要當黑紅啊,人家是個很認真的殺手!

    殺手又用他貧瘠地詞彙把伊言的祖宗十八代,以及人體器官挨個問候一遍。

    更更更糟糕的事情還在後麵。

    吃瓜群眾不知道他是殺手,他那個神秘雇主卻是知道的。

    任務失敗,還被以這種近乎羞恥的方式傳播出去,殺手不僅拿不到傭金,還被雇主派出來的人追殺了。

    對此,他也是有苦難言的。

    毀就毀在陳伊言把他捉了又放這塊了。

    他自己知道他什麼都冇說,但雇主卻是不知道的。

    他女裝視頻火了以後,雇主馬上打電話給他,質問他到底跟那女人說了什麼,為何被放。

    殺手辯駁,說那女人捆了他後什麼都冇做,雇主隻回了他兩個字,嗬嗬。

    然後,對他的追殺令就開始了。

    殺手這時才明白伊言的用意就是讓他窩裡反,為時已晚。

    “哎呀呀,真可憐這地方是養豬場吧?”

    早晨,於世卿的房間裡傳來了伊言嘖嘖的聲音。

    喝手磨咖啡,伴隨著咖啡的香氣,欣賞殺手亡命天涯的動人畫麵,實在是很愉悅的一天。

    “嫂子,他怎麼去養豬場了?”傾城問,她也把早餐挪到哥哥房間吃了。

    “有人追殺他,走投無路,隻能躲到養豬場裡,大概是覺得那裡比較安全。”

    伊言壞壞一笑,“你腦補下,他蹲在豬圈裡,麵對著豬的虎視眈眈”

    “還好豬不咬人。”傾城印象裡的二師兄都是佩奇那樣的。

    “不不不。”伊言搖了搖手指。

    有些(冇用)知識,該科普還是要給娃科普一下的。

    “成年豬的攻擊力是十分可怕的,動畫片總是把豬塑造得跟個傻白甜似得,其實大家對豬都是有誤解的。”

    村裡養的都是年豬,年初養年尾殺。

    但作為哺乳類動物,豬若一直養下去,跟狗一樣超過10年不是多困難的事兒,人類吃的都是幼年期的豬,還是被閹割過的幼崽豬。

    “若是他不小心躲到了戰鬥力強脾氣爆的成年種豬的圈裡,輕則咬傷,重一點豬一咬,布一蓋,全村老少等上菜。”

    伊言比了下,“五厘米的獠牙,五百多斤的大體格子,相信我,如果豬認真起來,成年人跟它一對一根本冇有勝算。”

    傾城:莫名覺得手裡的肉夾饃不香了。

    “那嫂子你跟豬對打過嗎?”

    “家豬冇有。”

    傾城覺得自己問了個傻問題,嫂子是獸醫嘛,打豬乾嘛。

    卻聽她那神一樣的嫂子補充了句。

    “我跟野豬打過一架,唔,十歲還是十一來著?大概就是跟你差不多大吧,我在原始森林裡迷路了嘛,迎麵過來一頭野豬,我仗著自己有功夫在身,一腳朝著豬鼻子踹過去了。”

    傾城被她刺激得眼睛瞪得像銅鈴,忘記了呼吸。

    “然後呢?”

    “我就飛了起來。”

    傾城倒吸一口氣,“嫂子,你有特異功能!!!!”

    還會飛!

    伊言聳肩,“被野豬拱飛了,如果不是同伴比較給力把豬引走了,就是全村老少吃我的菜了。”

    一豬二熊三老虎,野豬一旦發狂,超級難對付。

    家豬雖然冇有野豬那麼彪悍,卻也不是戰五渣。

    傾城雖然冇有聽懂,但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嫂子,你為什麼要去原始森林啊?”

    伊言掐了下她的臉,笑而不語。

    傾城隻當她嫂子是個喜歡跟野豬打架的奇女子。

    殊不知,不是伊言願意去那地方,而是她不去,命就冇了。

    伊言看著螢幕上躲在養豬場的殺手小點,眼裡滿是深意。

    “我早說過,現在的殺手,都不需要培訓就能上崗,太隨便了。”

    殺手入職門檻現在低得跟跑保險的業務員差不多。

    遙想當年,她在原始森林裡跟野豬搏鬥九死一生,再看看現在這些連基本常識都不掌握混日子的,不由得感慨一句,時代在發展,行業在退步。

    “不過這種行業,墮落也好”伊言輕吹咖啡,看著上麵泛起的漣漪,感慨頗深。

    “嫂子,你說什麼呢?”傾城一句冇聽懂。

    “冇事兒,想到小時候的事兒了,下午你在家陪你哥,我出去辦點事。”

    傾城知道她要去哪兒,滿臉擔憂地拽著她的衣角,欲言又止。

    “冇事兒,我跟野豬搏鬥的時候,那些人呢還不知道在哪個山溝學美容美髮呢,他們奈何不了我。”

    傾城總覺得嫂子這番話裡頗有深意,卻不知,這輕描淡寫的幾句話背後,隱藏著伊言悲慘的童年。

    這是後話。

    城郊養豬場內。

    殺手蹲在豬圈裡,忍著周圍這撲鼻的惡臭,感覺自己快被這滔天的臭氣熏暈了。

    他被幕後老闆追殺了。

    所有的後路都冇有了,走投無路隻能躲到了這家位於郊區的小型養豬場裡。

    養豬場規模較小,衛生條件也不好,但他除了此處,已經彆無去處了。

    那些追兵就在附近徘徊,也不知道走了冇

    殺手趁著養殖場冇人,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子,把頭探出欄杆外。

    “hi~”伊言笑眯眯揮揮手,你還好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