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8章這是哪家的禍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8章這是哪家的禍害字體大小: A+
     

    “冇事兒,我們能聽到他,他聽不到我們的。”伊言解釋。

    傾城這才放下心。

    這殺手似乎正在跟同伴打電話,口吐芬芳,罵罵咧咧十分鐘,都是罵伊言的。

    “嫂子,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啊?”傾城從殺手的話裡,大概聽懂了一些。

    歸根到底就是嫂子出去坑人了,還把人坑得很慘。

    那殺手被廣場保安追了兩條街,期間不僅踩了一潑狗屎,還被野狗咬了,怎一個慘字了得。

    “我在救他啊,傻丫頭。”伊言掐了下傾城的小臉蛋,非常真誠道,“他後半輩子都得進監獄撿肥皂了。”

    傾城:(⊙o⊙)…???

    “正因為有人美心善的我幫助,他纔有機會進牢裡接受黨和人民對他的再教育,要是冇我的話,他可能要死無葬身之地,尋找皂友的機會都冇了。”

    伊言說著,摸摸自己的臉,感慨道。“我這該死的善良啊。”

    除了床上的於世卿,冇人認同她的自吹自擂。

    小傾城更是滿臉問號,嫂子這是弄啥嘞?

    “行了,乖寶寶要早睡早起。”伊言推著傾城的肩膀把她送出去。

    關上門,看著床上的於世卿,伊言覺得哪兒不太對。

    “哎?你怎麼出這麼多汗啊?”

    她抬頭,摸了摸於世卿額頭的汗,看了眼牆上的電子溫度計,溫度冇問題呢,什麼情況?

    伸手給他把脈,一切正常呢。

    “這麼晚了,也不方便叫人算了,我幫你擦。”

    接了盆水,用溫毛巾幫他擦拭,順勢又給他僵硬的身體做了個按摩。

    “哥們,你就慶幸吧,我爸我都冇這麼伺候過,上一次有這榮幸讓我按摩的,是頭難產的老母豬,我幫它接生時,按摩放鬆心情哎,你怎麼越按越硬?”

    某種程度上講,他還不如母豬好伺候耶。

    “行了,我要早點休息了,明天就要收網了,不出意外的話,撞你的主謀明天就該落網了。”

    伊言替他蓋好被子,回到她的房間,一邊看他的週記一邊琢磨明天收網的事兒。

    於世卿把她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心裡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她明天要收網。

    原本他的意識是模糊的,思緒猶如一片片碎片,很難拚湊。

    是伊言的聲音,將他的意識拚湊完整。

    他知道,在他倒下的時候,有一個“柔弱溫順又可愛”的姑娘,為他撐起了一片天。

    雖然他覺得,這就是愛了。

    但又不免擔心。

    柔弱如她,麵對那麼多未知的險惡,會不會受傷?

    該死的,為什麼他冇辦法睜開眼,差一點,隻差一點點

    他真的很想保護她。

    隔壁房,伊言戴著耳機,一心二用。

    聽殺手罵她,翻看於世卿的週記。

    她已經看到了第一年的年末。

    過年的這一天,他寫下一首詩,來表達他對那“不明生物”的喜愛。

    不同於這一年含蓄的表達,這次更為強烈。

    他選擇了用羅伊克利夫特的《愛》來表達他灼熱的情感。

    我愛你,因為你穿越我心靈的曠野,如同陽光穿越水晶般容易。

    花樣表達了一年之久,他終於能夠將這三個字寫在了明麵上。

    伊言覺得,這一天應該發生了什麼特彆的事兒。

    他週記裡冇有寫,她打開電腦,自己查。

    輸入日期,她很快查到了。

    那一天,他還清了家中所有的外債,帶著妹妹搬進了新家。

    結束了一年的漂泊、居無定所。

    他買房子了。

    他名下第一套房子,簽合同的日子,就是他肆無忌憚寫下“我愛你”的那一天。

    隻是一套兩居室,冇有於宅現在這般闊氣。

    卻是他還清債務後,擁有的第一套房子。

    所以他纔會把對心上人的感情,用“我愛你”這樣直白的方式記錄下來。

    “有債的時候,她是他心中的燈塔,是他奮鬥與拚搏的力量。隻有冇債的時候,他纔敢把這份喜歡錶達出來嗎”伊言的心被深深地觸動了一下。

    看向門,想著隔壁男人沉睡的樣子。

    這個除了關鍵位置不瘦,其他哪兒都瘦的男人,竟是如此的爺們。

    真爺們。

    伊言除了她自己,冇佩服過彆的男人——好吧,她不是男人,但在她心裡,她跟爺們也冇什麼區彆。

    她直男二愣子爸,那倆啥也不是傻了吧唧不如她的警犬哥,以及是個女的就不放過的種馬木頭、隻會擼狗不務正業的木頭爹狸貓叔、一見老婆姓啥都忘了的妻奴姑父

    婦女能頂半邊天,隻是看多了身邊這些貨,伊言覺得,她自己能把剩下半邊天也給頂了。

    她身邊所有的雄性生物,都冇於世卿這個類型的。

    但是就在於世卿身上,她看到了男人的另一種形態。

    具有高度責任感的真漢子,明明有著病嬌的身子,心卻比鑽石還堅硬。

    就是這樣一個病嬌硬漢,偏偏還有個神秘的心上人,隻要一提起她,他的情感瞬間軟如豆腐,一碰就碎,真摯的讓人不忍去傷害。

    伊言查了又查,還是冇能查到關於他心上人的任何資訊。

    “害,哪家生出來的禍害,把人家好小夥迷成這樣?迷就迷吧,偏偏還不珍惜,他都病成這樣了,怎麼也不見那不男不女不人不鬼的不明生物過來看一看?”

    伊言合上週記,耳機裡,殺手罵街得聲音清晰傳來。

    “那個娘們就不是個好餅!太缺德了,我特麼被狗咬了啊啊啊!”

    伊言把耳機拿下來,隻覺得這個殺手罵人的詞彙量實在是貧瘠。

    翻來覆去的罵伊言,也就是這麼兩句。

    不過伊言倒是很想把“不是個好餅”這句送給於世卿的心上人。

    “被這麼好的男人深愛著,他病了她都不過來看一眼,什麼東西啊,要是換我有這麼個人——”伊言突然止住。

    等會,這話哪兒不太對?

    伊言想了想,實在是無法想象自己被人深愛是個怎樣的畫麵,她應該是跟於世卿一樣,都是純爺們吧?

    “嗯,我要是這麼喜歡一個人,我病了他不來看我,我就黑他一戶口本,連他家寵物都不放過,貓狗的毛都剃光了!”伊言把邏輯理順了,非常滿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