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2章 學無止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2章 學無止境字體大小: A+
     

    棄婦也逍遙

    寧卿關了水,穿妥衣服,這纔開了門,穿過客廳,透過半開着臥室的門,看見薛冷玉抱着膝,低了頭坐在牀邊。

    心中微微一痛,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下,伸手『摸』了『摸』她頭髮,柔聲道:“怎麼了,還難過嗎?”

    薛冷玉擡了頭,能感覺出寧卿手指上的涼意,知道這個男人,真的是用冷水洗的澡。而緊要關頭自己的拒絕,真的很不厚道。

    可憐兮兮的看了他,很是不好意思的開口:“寧卿,對不起,我……”

    “別說對不起。”寧卿笑着握了她的手放在手心:“是我太急了。”

    其實本來,寧卿也沒有想着那麼快,只是佳人就在眼前,又是那樣炙烈的氣氛,那原本的一個吻,便是怎麼也剎不住。

    見薛冷玉看他的眼神,還是有些躲閃,寧卿搖了搖頭,託了她的臉不讓她逃避,執起她的手,將那隻戴着壞事指環的手拉到兩人面前。

    薛冷玉有些慌的想縮回手來,喃喃道:“寧卿,我……我還想……”

    雖是知道此時覺得接受另一種生活,另一個男人,就該對過去的事情說再見。疏離再好,自己再想,也已經永遠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永遠不會出現,不該再想,也不該再念念不忘。

    可又怎麼捨得。

    寧卿卻將那隻手握成拳,包在手心:“冷玉,你今年十八,我也不過二十多,我們還有很長的一輩子,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讓你知道,我對你的心,不會比那個男人少一絲一毫。總有一天,你會戴上屬於我們的戒指。”

    “恩……”薛冷玉心中再沒有一點不安猶豫,伸出手臂環了他腰,將自己埋進他懷裏:“寧卿,我一直都相信你。給我點時間,你也要相信我。”

    寧卿張開懷抱:“我就是不那麼相信你,也要相信我自己啊。冷玉,不是我不謙虛,就今日你帶我出去轉了一圈,你們這世界裏,比我出『色』的男人,還真是不多。”

    薛冷玉笑着仰頭刮刮他的臉:“真是皮厚。”

    “怎麼?”寧卿一本正經道:“說實話也叫皮厚?”

    薛冷玉眨了眨眼,便是習慣了睜着眼睛說瞎話,卻也說不出一個不來,想了半天,方纔笑道:“你是出『色』,不過我可得先給你潑盆冷水,免得你太得意。”

    寧卿不出聲,等着她說。

    薛冷玉道:“這個世界裏,法律規定了可是一夫一妻制的,男人就是再出『色』,也只許討一個老婆。”斜斜瞟了寧卿一眼:“你看你如此英俊瀟灑,到時候貼上來的美女必然成羣結隊,能看不能吃,豈不是傷心。”

    薛冷玉的話,卻說的寧卿眉眼中都是笑,摟着她身子的手臂收攏起來:“冷玉,也就是說,你這輩子,除了我,再也找不了別人了?你們這裏的法律,可真是不錯呢。”

    薛冷玉嘟着嘴看着他:“寧卿,你老實說,我就不信一個古代男人,從來沒有想過三妻四妾,你是不是有這個心,沒這個膽。”

    寧卿低頭咬了她耳朵道:“冷玉,你也跟我認識了這麼久,你覺得,我有沒有這個膽?”

    薛冷玉皺了皺眉,雖然寧卿一直在宮中的姿態都很低,可要說寧卿是個沒有膽子的男人,卻也不像。一個不怕死的男人,這麼會沒膽。自己扮成宮女的時候,他豁了出去護着自己,那還不是冒着相當大的危險。

    見薛冷玉不說話了,寧卿笑眯眯的握着她肩將她從自己懷裏拎出來,讓她坐正:“冷玉,你就別鬧了。我是什麼樣的心,恨不得挖出來給你看看,你這麼逗我,不心痛嗎?”

    最見不得男人柔情似水,薛冷玉張了張嘴,隨着撇了撇,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好吧,饒了你了。來,我叫你認字。”

    寧卿點了點頭,雖然自己也是喜歡她這樣胡攪蠻纏,撒嬌玩笑的,可是初來這世界,又一次次的發現這世界和自己那時真的差的太多,所以想着能夠早一些熟悉了纔好。

    凡事讓薛冷玉使着心裏,他終究是不願意。

    寧卿眼中,盡是認真。薛冷玉也終於不再瞎鬧,當下正正經經的,攤開買來的拼音圖冊,給他講解着現代漢子是如何簡化,如何的根據二十四個字母可以拼出所有的字,再遇到不解的字是,怎麼從字典中去查。

    再開了電腦,大約的解釋了一下這個現代的東西,怎麼樣連接上網絡,便能知曉天下。

    寧卿比薛冷玉想的要聰慧許多,再是深奧難解,連她說了都有些拗口的東西,他都只是一遍便能記住理解。只是這世界天翻地覆,需要重頭再來的實在太多,寧卿便是過目不忘,也沒有那麼容易上手。

    薛冷玉心裏明白,當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讓寧卿能融入這個社會,何況她現在佔着這個身子,本來也無處可去,每天出個門買些吃的喝的,其他的時間,兩人便日日都窩在房裏。

    只是大部分的時間,寧卿不是捧着書,便是坐在電腦前。而薛冷玉,總是睡得天昏地暗。

    又是一個太陽已經曬了屁股的時候,柔軟的牀上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從被子裏伸出兩隻雪白的臂膀。

    寧卿正坐在電腦桌前,聽見聲音,便回了頭,一臉溫和的笑着看向牀上的人:“醒了?”

    薛冷玉結束了一個長長的懶腰,坐起身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什麼時候起來的啊?”想了想,又道:“你昨晚什麼時候睡的?”

    兩人以前本就同牀共枕過一些日子,雖然只是正真的同牀而眠,不加任何歧義。可卻也是都習慣了這樣的親暱。如今這房裏只有一張牀,薛冷玉又是決定要慢慢接受寧卿的,自然也就不裝模作樣的做什麼矜持。

    自然而然的睡了一張牀,可每每薛冷玉睡的時候,寧卿都還在電腦前學習,而薛冷玉醒了,還是隻能看見一個挺拔的背影。唯一有感覺的,便是半夜有些短暫的會被摟進一個舒適的懷抱。

    而自那日的激情未盡之後,寧卿雖然還是時不時的對她摟抱親吻,可卻都是點到爲止,再沒有過界的舉動。雖然對這心愛的女子,只能看不能碰,多少讓人有些難耐,可是他們在一起的時日還長,寧卿不想對她有一點勉強。

    寧卿這些日子,睡的都不過是三四個小時,可是精神卻並不差。因爲相較以前的日子來說,現在這樣日日的平靜,就已經始終難得的休息了。

    此時見薛冷玉問他睡了多久,也就睜着眼睛瞎說道:“我剛起來。”

    薛冷玉皺了眉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剛起來?我怎麼覺得你半夜就不見了。”

    寧卿笑笑道:“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半夜爬起來的樣子嗎?”

    薛冷玉仔細看了他幾眼,還真是神采熠熠,笑容依舊,並沒有熬夜的憔悴。雖然心裏還嘟囔了幾句,卻是沒什麼好說,掀了被子挪到他身邊,自己換了話題:“你在看什麼啊?”

    寧卿將椅子向後靠了靠,順手將薛冷玉摟進懷裏,在他腿上坐下,一起看着電腦屏幕,自然的道:“看看新聞,再沒有文化,總不能連總理叫什麼都不知道。”

    這是十來日的經歷,寧卿也已經快要熟悉這個社會,說話中,也有了許多現代的『色』彩。

    薛冷玉不由得笑了道:“你還真是適應力強。我覺得我夠厲害了,沒想到居然帶了個更厲害的回來。”

    電腦屏幕上,出現的是騰訊新聞的頁面,薛冷玉也好些日子沒有好好的上網了,便很自然的滑着鼠標滾輪,拉到自己最愛看的娛樂新聞。

    點了開來,之間上面花花綠綠的,寫着誰誰大婚有多大的規模,誰誰兩個月的婚姻告終,誰的門又開始被網絡熱炒。一路拉下,薛冷玉的目光忽然定在一處,目光呆滯了一下。

    感覺出擁在懷中的身子,在一瞬間凍結起來,寧卿忙隨着那目光看了去,只見屏幕上薛冷玉注視的地方,是某個他不知道的明星的演唱會。不知道這怎麼會給薛冷玉帶來這樣的震動,輕輕聲的在她耳邊道:“冷玉,你怎麼了?”

    薛冷玉僵直着身子一動不動,半響,方纔放鬆下來,軟軟的靠在寧卿懷裏,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寧卿……”薛冷玉哀哀道:“時間過得真快。”

    “怎麼了?”寧卿湊過臉頰,與她挨的極近。

    薛冷玉道:“再過兩天,我就穿越了。”

    寧卿愣了一愣,硬是沒有反應過來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薛冷玉知道自己這話說的奇怪,便又道:“我就是看了這場演唱會之後的第二天,下了場大雨,我那時特別羨慕穿越裏的女主角能左擁右抱的,就跑到陽臺上喊着玩,結果,就真的穿越了。”

    寧卿腦子轉的飛快,握在她腰上的手一緊,緩緩道:“也就是說,只要阻止了明天的寧可可,就不會有古代的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