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9章 洗衣做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9章 洗衣做飯字體大小: A+
     

    寧卿似是懂了,卻又有些感嘆的道:“幸好我是生活在一個男女相較平等的國家。要不然,還真是不太能接受這些事情。”

    因爲幕淵是女皇執政,朝中也有女性官員。所以國家的天平雖然依然是向男人傾斜的,可是女子的地位在那個年代,也已經相對的有所改善,平日打交道的人力,也不乏女子。

    “有什麼不能接受的。”薛冷玉道:“女人怎麼了?哪裏也不差些。”

    寧卿抿着薄脣笑笑:“是,冷姑娘言之有理。你的地盤,自然是你說了算。”

    寧卿對這世界雖然不熟,可是自來見識過人,過目不忘,去過一次的地方,自然不會不識。知道兩人東西買的差不多了,斌領着頭拉着薛冷玉往回走。夏季的中午,陽光有些炙人起來,雖然剪了長髮,穿着比以前少上許多的衣服,卻還是有些熱。

    不由得皺了皺眉:“冷玉,你們這夏天,好像要熱上一些。”

    “何止是熱上一些。”薛冷玉嘆氣道:“你回去我給你找了歷史書看了就明白了,現在比你那時。要熱上許多呢。好在人發明了許多改善環境的東西,要不然生活就辛苦了。”

    寧卿點了頭,剛纔在商場裏薛冷玉給他指了什麼空調冰箱等等的東西,都是他們租的那房子裏有,他還不知道是什麼的。回去了,可要好好研究一下。

    兩人隨便聊着走着,不多時便到了樓下。

    薛冷玉用鑰匙開了門,將手中大大小小的袋子就扔在客廳的地板上,人在沙發上癱了下來:“累死了。”

    寧卿搖着頭,也將手上東西放下,道:“冷玉,你的身體,應該沒有那麼差纔是。”

    這才走看多少路?就累死了。

    薛冷玉白了他一眼:“我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身子自然是弱的,你以爲能和你比嗎?”

    寧卿無奈笑笑,道:“餓了嗎?我看你買了不少吃的,怎麼弄,我去做。”

    頓了頓,寧卿又道:“只是別的事情都好說,燒飯做菜,我並不在行,味道要是差了些,你不要介意纔好。”

    寧卿算是全才,文才武略,天文地理,都要懂上一些,可畢竟是生在深宮。自小有一羣下人服侍,就是出了宮,也自有丫鬟傭人跟着,所以這生活上的事情,還真是沒有嘗試過。

    薛冷玉也不相信寧卿會做菜做飯,何況廚房裏的那些電飯鍋液化氣什麼的,他也一定不會用。認命的起了身,蹲下來將吃的東西收拾了一下,道:“你還是歇歇吧,我來就行。要不,你在邊上看着,現在燒飯和你那時不一樣,也學着點。”

    雖然不指望他頓頓燒飯,可是這些東西怎麼用,還是要學的。

    寧卿自是沒有意見,當下一起拿了米啊菜啊什麼的,兩人進了廚房。

    薛冷玉自小在家也是個嬌生慣養不做家務的,又哪裏會做什麼菜。此時再對着個完全不懂得的寧卿,兩人不是忘了放鹽就是忘了放油,這頓飯燒的,倒也是熱鬧。

    好容易燒好了菜。都端上了桌,這才發現電飯鍋按鈕竟是沒按,水還是水,米還是米。

    薛冷玉拿着碗站在鍋邊上一陣發愣,寧卿在餐桌邊見她神色有異,心中一慌,趕緊走了過來。

    探頭一看,不由得失笑:“冷玉,你這所謂高科技的東西,好像也不怎麼樣嗎?”

    薛冷玉尷尬一笑,趕緊又蓋了鍋蓋,再按下燒飯的鈕。這一等,又是二十分鐘。

    等到兩人好容易將飯送進嘴裏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這飯菜的滋味雖然實在不怎麼樣,可兩人吃的倒是津津有味,一來餓了,二來畢竟是勞動所得。特別是寧卿,這麼多年來,還真是沒有爲自己燒過一頓飯。

    打打鬧鬧,說說笑笑的,這頓飯吃的倒也輕鬆。吃完飯,薛冷玉滿足的拍了拍肚子,將碗筷收進廚房。

    寧卿坐在飯桌邊,看着薛冷玉在水池邊哼着小調洗碗,心中不由得一暖。

    這樣的人生,是他做夢也不曾想過的。和睦,平靜,卻是無法形容的溫暖。

    薛冷玉隨意的哼着曲子,水聲嘩嘩的。一邊歪着頭想該從哪裏開始着手教寧卿。這世界和以前天差地別,有千頭萬緒的事情,一個一無所知的人,該怎麼才能做快的融匯進去。

    正想的出身,一雙手臂忽然從身後摟住了她的腰,一個溫熱的身子貼了上來。

    薛冷玉一驚,寧卿已經站在了身後,下巴輕搭着她額頭,一雙長臂,環繞過她的腰。

    “喂……”薛冷玉手上全是水和泡沫,又被他抱的緊緊轉不得身,只得用手肘向後搗了搗他:“你幹什麼啊,我做事呢。放手。”

    對於寧卿的親近,薛冷玉倒是不排斥,也不怕他。

    知道這是個溫和的人,不會做出什麼強迫自己的事情來。何況對他也有心,以前因爲有殊離而不能允許自己有任何的動搖,而如今這個時候,雖然心裏不可能一下子便將殊離從心裏抹去了,可是也知道該慢慢嘗試着去接受寧卿。

    寧卿並不放開她,柔柔的聲音自她頭頂響起:“冷玉,謝謝你。”

    薛冷玉一愣,停下手裏的事情:“這又是怎麼了?”

    寧卿笑了笑。在薛冷玉頭頂輕輕蹭了蹭,薛冷玉看不見他微紅了的眼角:“冷玉,若不是遇見你,我這一生,根本無法想象,還能有一天,過上這樣的日子。平平淡淡,安安靜靜,沒有任何掛在心裏的事情,守着一個喜歡的女子,這麼的簡單。”

    仰了頭。卻見寧卿飛快的扭過臉去看別的地方,薛冷玉心中一軟,她從剛纔那話了,聽出了些淡淡的哀傷。

    放軟了身子靠在身後結實的胸膛,薛冷玉輕輕扭了扭,繼續低了頭去衝碗,笑道:“寧卿……”

    “恩。”寧卿壓下心中翻騰的情緒,回過臉來,低頭看着白皙的頸項。

    他身量高,這個姿勢抱着他,正好能看見領口下的一些風光。雖然裏面還有一層胸衣,看的不真切,卻還是心中盪漾了一下,手臂緊了緊,身子一熱。

    俊美一紅,想要離開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可是意中人在懷,猶豫了一下,竟是捨不得放手。

    薛冷玉自是沒有察覺到寧卿這些變化,想着找些事情笑笑說說,讓他從過去的事情中出來,別那麼傷感。便道:“寧卿,你過來……也有一天了,感覺怎麼樣?”

    “感覺怎麼樣?”寧卿見薛冷玉問的這麼正規,不禁愣道:“什麼感覺怎麼樣?”

    薛冷玉笑道:“當然是對我們這兒的姑娘感覺怎麼樣?那一個個穿的,妝畫的,可比你見過的要誘惑很多吧。”

    寧卿長長嘆了一口氣,忽然低首,湊在薛冷玉臉便蹭了蹭:“冷玉,我在你眼裏,是那麼沒見過世面的男人嗎?別的東西,你說的那些高樓大廈啊,汽車飛機什麼的,我是沒見過,可是女人……你以爲宮裏的女人,天天都是裹得嚴嚴實實的?”

    “你什麼意思?”薛冷玉眼中光芒一閃,回頭看他:“你以前在宮裏。是不是老給人勾引。”

    寧卿低笑:“也還好,不至於那麼頻繁。不過皇宮之大,除了女皇的皇夫男妃。自由的男人,就只有我一個。你相公我,長的有又還說的過去……所以嘛……”

    薛冷玉接了話:“所以時不時的,總有莫名其妙裸的不裸的小姑娘出現在你的牀上?”

    寧卿還真是謙虛,他那長相,何止是說的過去。

    寧卿並不否認,點了點頭:“所以……我也算是萬花叢中過,對誘惑,還是有一定抵制力的。這世上美女雖多……不是我的,我沒有興趣。”

    薛冷玉心裏聽的不由的一陣甜蜜,嘴上卻呸了一聲:“誰是你的,真不要臉。一直以爲你是個斯文的君子,現在才知道,比我這現代人還要皮厚。”

    寧卿笑了笑,輕啄了啄她臉:“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冷玉,你再現代,也是個正經的姑娘家,所以說到不要臉……還是比不過我的。”

    “好了好了。”感覺兩人這樣的姿勢實在太過曖昧,薛冷玉扭了扭身子:“我還忙着呢,你別添亂了。”

    寧卿也不勉強,鬆開薛冷玉腰上的手,接過她手裏的碗:“你去歇着吧,我來就行。”

    扭頭看了看屋裏,薛冷玉道:“也好,那我去把買來的東西收拾一下,都堆在客廳了,也不好。”

    “恩,去吧。”寧卿笑着看薛冷玉進屋,繼續手中的活。雖然從沒有做過洗完洗鍋這樣的事情,可是卻實在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離了那可笑的光環,如今想要和薛冷玉正真的居家過日子了,洗衣做飯這樣的事情,其實才是生活中最真實的一面。

    薛冷玉收着買來的東西,一一的尋着該去的地方放好。看着寧卿微彎着腰在水池邊清碗,那挺拔的身子忽然變化,竟成了殊離的樣子。

    心口一痛,眼前瞬間迷濛一片。薛冷玉不想讓寧卿見了傷心,隨手抓了幾件衣服,扭身進了衛生間:“一身的油煙味,我洗個澡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