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3章 走投無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3章 走投無路字體大小: A+
     

    眼見着到了山頂了。薛冷玉只感覺腿都已經快不是自己的。回了頭,正想說再休息一會,卻是無意間看見和平和的表情中,額上一沉薄汗。

    心裏不由得一慌,臉色自然就變了。這纔多少路,這是怎麼樣的速度,怎麼可能讓寧卿這樣好身手的男人累成這樣,隨即便猛然想起,他是受了傷的。

    寧卿見薛冷玉驟然的變了臉色,還以爲她想到了什麼或是有什麼不適,急道:“怎麼了?”

    薛冷玉不由的伸手抹了他額頭冷汗:“你的傷口是不是還在痛?”

    寧卿想笑笑,背後陣陣的痛楚卻讓他不由得皺了眉,伸手將她小手自臉上抓下,終究還是強忍着痛擠出一個笑容:“我沒事,別擔心。”

    不敢怎麼樣,守着她到殊離回來。將她交到那個男人手裏,這他還是做的到的。至於那雪峯……只怕真是個遙不可及的念想了。不過回到宮中也難免一死,那還不如死在她身邊。

    薛冷玉是看過寧卿背上那猙獰的傷口的,這纔不過短短的幾天時間,再是有靈丹妙藥,也不相信會那麼快癒合。知道寧卿也是個再有痛楚也能死撐的男人。何況是這個危險的時候,只怕是自己身子再有什麼不適,也不會哼上半句。

    好在那無法掩飾的的汗水出賣了他,薛冷玉停下不願走:“寧卿,讓我看看你的傷。”

    “真的不用。”寧卿掩飾着道:“冷玉,我自己的身體,心裏有數。要是撐不下去,不會勉強的。”

    薛冷玉還是不信,撇了撇嘴,正要轉到他身後看看,卻見寧卿猛地變了神色,伸手在她腰上一帶,將她捲進懷中。

    薛冷玉愣了一愣,正要問出聲。卻聽寧卿的聲音冷冷道:“朋友既然來了,何必躲躲藏藏?”

    被盯上了?薛冷玉心中一驚,忙的向寧卿說話的地方看去。

    見被叫破,林中的人也不再影藏身形,林中樹枝晃動,鑽出十幾條黑影。

    從林中竄出的人有十來個,雖然個個黑巾蒙面,可是那爲首的一個,薛冷玉看的卻是覺得眼熟的很。

    盯着他仔細看了一眼,薛冷玉脫口而出:“你是三叔?”

    肖三手中拿了把長劍,見薛冷玉認出了他,倒是也不驚慌,也便不再藏掖着,只是冷冷道:“這一聲三叔的稱呼。肖某承擔不起。”

    寧卿低了頭問懷裏的人:“你認識他。”

    薛冷玉頓了頓,不知該不該說,

    這肖三可是殊離的人,而且就她的瞭解,還是殊離身邊非常有地位的一個,如今這架勢來者不善,若是告訴了寧卿知道,也不知道他心裏會怎麼想。

    見寧卿疑惑的目光灼灼的看來,薛冷玉嘆了一聲:“他是殊離的人。還是殊離身邊,極忠心極親近的一個手下。”

    寧卿面色更沉,正想着難道是殊離想殺他們,所以故意自己避了,讓別人來動手。可是完全沒有必要,自己受傷了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殊離的武功,和自己在仲伯之間,受了傷的自己,加上個毫無還手能力的薛冷玉,莫說在他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出手,便是明明白白的說要殺人滅口,他們只怕是也沒有什麼辦法。

    難道是殊離和薛冷玉畢竟有過濃情蜜意的時候。所以不忍心自己動手。再或者是離開他們之後突然改了主意。

    見寧卿懷疑的神色,薛冷玉道:“寧卿,你別瞎想了。殊離不是那樣的人。”扭了頭,正色道:“肖三,你一直對殊離忠心耿耿,怎麼能瞞着他做出這種事來。”

    肖三眸中射出一道狠色:“就是因爲我對公子忠心耿耿,纔會站在這裏。薛姑娘,說實話,你的爲人你的性格,老夫欣賞。若是你再晚出現些時候,待到公子得了幕淵江山,老夫一定擁護你坐上後位。可是如今……我絕不允許你的出現,阻礙了我們的大業。”

    這樣自以爲忠心爲主的人,薛冷玉看了便頭大不已,不由道:“肖三,你口口聲聲是爲了殊離,你有沒有想過,殊離爲了我,是可以連命也不要的,你將我殺了,你以爲他還有什麼心思去奪天下。”

    只怕是從此一蹶不振也說不定。

    肖三忽略了心裏那淡淡的不安,手中鋼刀揚起,閃了抹刺眼的光:“薛冷玉,我若是將你們都殺了,再將這罪名推到幕淵皇帝身上去,你猜公子會不會爲了替你報仇而更加勇猛呢。”

    薛冷玉心中寒意直升,這法子倒是歹毒,強笑了道:“紙是保不住火的,殊離又不是傻子。你就不怕終究會被他發現。”

    肖三的聲音越加的寒冷:“便是被發現了,老夫也不過一命償一命罷了。爲了公子奪得天下,老夫這性命,從來不曾放在眼裏。”

    知道有些人爲了所謂理想忠誠真的會不惜一切,薛冷玉心裏發慌,不由得伸頭往山路下看了看,只盼着殊離早些趕上他們。肖三即是對殊離忠心耿耿,涼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當着殊離的面動手。

    肖三看出她的心思,冷冷一笑:“薛冷玉,你以爲我會這麼草率。你們上山一路做的記號,我都已經命人改了方向。”

    這句話說的,寧卿纔是正真的一驚。

    因爲自己畢竟受了傷,若是一個人突圍也就罷了,這還帶着個薛冷玉,要對付這十來個看起來便不弱的黑衣人,那當真是沒有一點勝算。聽薛冷玉說出這是殊離的人後,就想着能多拖延些時間等他前來解圍,可卻沒想到肖三也是在江湖中多少年打滾過來的,竟是將一切佈置的那麼滴水不漏。

    明白殊離是一時半會等不來了,寧卿心念一動,摟在薛冷玉腰間的手驟然收緊,另一手從自己腰間抽出,一道漂亮的銀色光芒劃出。圍在他身邊的黑衣人頓時倒下兩個,白衣一閃,寧卿已突破包圍,向山上掠去。

    寧卿手中,是一把極細的銀色軟劍,劍刃在陽光下泛着炫目的光,劍尖,已有血滴滴下。

    他背上的血一直都沒有停過,開始爲了等殊離而按耐住了,現在既是知道等不來,那麼早一時動手。自己還多些希望。真要是這麼站下去,就算是肖三不出手,自己只怕也要失血過多。

    不是不想往下去,實在是肖三也怕寧卿會奪路而逃,因此那十來個人一出來便成包圍式將兩人堵在了中間,而這包圍圈最薄弱的地方,便是寧卿動手的地方。

    薛冷玉一聲短促的驚叫,察覺到自己已隨着寧卿的身子離了地,不由心慌的反手摟了他,觸手在他背上,一陣溼膩,慌忙又放了。

    寧卿一邊急速前行,啞啞的聲音一邊道:“摟緊我。”

    “寧卿……”薛冷玉對如今這情形,怎麼會不明白,低聲道:“你放開我,自己走吧。”

    以寧卿的武功,自己脫身應該不難,何況肖三重點要殺的只有自己,不一定會對寧卿趕盡殺絕。

    只覺得腰間的手又緊了一分,寧卿在身後黑衣人的急追中,竟然猛地停了下來。

    薛冷玉沒想到他猛地停下,愣了一下,以爲他真的打算丟下自己。擡了頭看他,正要說讓他快走的話,誰知那俊面突然的在眼前放大,帶着怒意的黑眸死死盯着他,脣,猛地壓了下來,堵住她的脣。

    這個吻,熾烈狂暴的幾乎要將她吞進去一般。

    手臂後送,銀色軟劍刺進身後已捱得極盡,舉起的刀幾乎要挨着他們的一個黑衣人的咽喉。

    薛冷玉所有理智被這一吻弄得支離破碎。

    認識了這麼長時間,寧卿還從來不曾吻過她,便是那一晚她主動投懷送抱時,也不曾有過這樣的激烈。

    只是短短的一怔,薛冷玉剛要掙扎,寧卿已經放了開。臉上盡是隱忍的怒意。軟劍帶着一串血珠從黑衣人的咽喉抽出,身形再動,又和已經追的極盡的黑衣人拉開些微的距離。

    薛冷玉的思緒在那一吻中有了極端的暫停,隱隱感覺到寧卿剛纔猛地散發出一陣的怒火,她幾乎是沒想到,這麼溫和的人,竟然還會生氣。可卻是不明白,他爲了什麼生氣。

    視線一下子開朗起來,不知不覺中,盡是已到了山頂。

    黑衣人似是知道他們再無路可退,瞞下腳步,合成一個不扇形,慢慢的靠攏進來。

    薛冷玉才從方纔那一幕中回過神來,不由的看向寧卿,卻驚覺眼前這人臉色蒼白的可怕。微退了一步,不禁扭頭去看他的後背,只見眼中一片血紅。

    寧卿背上,早已是被鮮血全部染紅。

    剛纔一直在緊張之中,薛冷玉也沒有注意,如今站定了,才發現寧卿的神情早已掩飾不住的困頓,喘息聲也不再平穩。握着軟劍的手垂下,微微有些顫抖。只有緊攬在自己腰間的臂膀,依舊沒有一絲放鬆。

    上山的路,依舊寂靜的沒有一點聲音。殊離沒有出現,薛冷玉心中冰涼一片。

    想不到自己,終究還是逃不了這一劫,也不敢想,殊離面對自己的噩耗時,該是怎麼樣撕心裂肺的痛。

    鑑於親們的要求,在這個故事中,殊離和寧卿,會有雙贏的結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