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238章 借屍還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238章 借屍還魂字體大小: A+
     

    殊離看了薛冷玉半響。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我說的不對?”薛冷玉撇了嘴不悅道。

    自己雖然沒經歷過這樣的環境,可是就看了這麼多小說的經驗而言,這樣的理論必是沒錯的。

    “冷玉你的話,自然是沒錯的。”殊離笑了走到薛冷玉身邊,將她雙腿放在自己膝上,接着手揉着:“只是,我有時候不禁的會想,你那一跤到底是怎麼摔的,盡將一個還算正常的姑娘,摔成了這樣。”

    薛冷玉正了正神色,咳嗽了一聲,裝模作樣道:“哎……既然你這麼問了,我也不想瞞你。實話說了罷,其實我是天上的仙女,有一日路過莫國的時候,看見了你,動了凡心,所以便私自下了凡來,而那薛冷玉正好陽壽盡了,我便覆在她的身子上,與你了一段俗世情願。”

    真是扯起來便沒邊。殊離雖然一直覺得薛冷玉的行爲異常不似旁人,卻又如何能相信借屍還魂這樣的詭異事情,只當薛冷玉在尋他開心,笑了一笑,搖頭嘆氣。

    薛冷玉心中一動,伸手去抱了他,試探道:“殊離,我若真的是不屬於這世上的人,借屍還魂回來的,你會不會怕?”

    自己那情形,雖然不是什麼仙女下凡,可是借屍還魂卻是不算假話。

    殊離將她抱在腿上坐着,令她伏在自己身上,兩手去按她肩背腰身,一邊道:“請問仙女姑娘,你現在能飛天遁地,帶我們離開這裏嗎?”

    薛冷玉一愣:“自然不行。”

    若是有那樣的本事,何必被困在此處憂慮。

    “那不就行了。”殊離道:“仙女也好,妖怪也好,你要是沒有什麼辦法讓我們脫困,就老老實實的待在我身邊,由我來帶你走。”

    薛冷玉笑着在殊離頸邊吹着氣:“你真的不怕我是妖怪啊?擔心我吃了你……”

    門外不合時宜的傳來敲門的聲音,起了身將薛冷玉放在牀上,笑着道:“別鬧了,我去去就來。”

    “恩。”薛冷玉聽話的應了。剛纔竟是一陣激動想要告訴殊離自己真實的身份,可是想來想去還是將到了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殊離說的不錯,既然自己此時不能飛天遁地。那麼這身份如何又怎麼樣?便是這來歷欺騙了殊離,又有什麼關係。這不會給他們的相處帶來任何妨礙,這事情,自己也便不需要一直耿耿於懷。

    殊離起身去開了門,卻見門外站着個矮胖的中年人,那人看了殊離,頓了一頓,隨即便恭恭敬敬道:“公子……你怎麼來了?”

    殊離擺了擺手示意免禮,卻沒有多說自己的事情,只是將自己所需吩咐了,讓他準備上好的馬匹,乾糧銀兩等物。便讓他去了。

    那赫連婉鏡是自己手下得力人員,大大小小的事情瞭解甚多,殊離即是如今懷疑她有反心,對其他一切的人員都不得不多了一分戒備。

    掌櫃的自去準備,不多時的,小二送了飯菜上來。殊離命他退了,關了門,用銀針一一試過無礙,這才喊薛冷玉來吃。

    薛冷玉下了牀,走到桌邊坐下。不禁道:“殊離,這是你的地方,需要這麼謹慎嗎?”

    這樣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會不會過了一些?

    殊離夾了盤裏的菜放進她碗裏,卻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小心使得萬年船,如今可不止是自己這一個性命,有她在身邊,不容他不謹慎。

    吃了飯,隨便梳洗了一下,薛冷玉這趕了一天的路,身上痠痛不堪,即便是殊離幫她按摩了許久,仍是疲憊的很。

    不容有什麼綺念風情,想着殊離說的只能睡上半夜,身子捱上牀鋪沒有一會兒,薛冷玉便沉沉睡去

    沒有一時,掌櫃將殊離要的東西打包好了送來,再是了馬匹已準備妥當,便在客棧後門。

    殊離接了,便命他退下。自己回了房子,也不脫外衫,便這麼在薛冷玉身邊躺下,長劍不離身,便放在手邊。

    薛冷玉絲毫不知道殊離是何時休息的,她這一覺睡的很沉,直到殊離睡了半夜,醒了過來。側了頭,正見她微張着小嘴。發着輕輕的呼聲。

    在她臉上心痛的撫了撫,這一天的路,卻是是累煞她了。

    累雖然累,可是此時境地還是刻不容緩。不能心軟的由着她休息。

    嘆了口氣,殊離輕輕將薛冷玉喚醒,道:“我們要出發了。”

    “恩?”薛冷玉從夢中醒來,看着出現在眼前的是殊離那張熟悉的面孔,身子不由又癱軟下去,嘟囔道:“幹什麼啊,大半夜的。”

    殊離知她睡功了得,索性也不多說,將她從牀上抱起,自己動手給她套了外袍,束上衣帶。

    剛纔讓掌櫃去準備物品,也順便買了一套女裝。免得薛冷玉穿着不合身的男裝,一路惹眼。

    這幾下一擺弄,薛冷玉也漸漸清醒了過來,揉了眼睛道:“咦,是不是要走了。”

    “恩,馬上便走。”殊離繫好薛冷玉衣上最後一個結,一手拿了劍在手,一手拉了她。也不從大門,打開窗。窗外靜悄悄的一片夜色,這樣的小鎮,連個巡更的人也沒有,寂靜的沒有一點聲音。

    殊離攬着薛冷玉的腰身,輕飄飄的便落下樓去。

    落了實地,就白天看的地形,殊離不費力的便尋到了客棧後門。後門上,果然栓着一匹黑色駿馬。

    薛冷玉看了眼高大馬身,有些不放心道:“殊離,這馬和你又不熟,會不會不要你。”

    “你真是愛擔心。”殊離無奈的走了前去。摟着薛冷玉輕盈一個騰身便上了馬背,將她環在胸前,揚手一抖那繮繩,拴在木樁上的繩子便自己鬆了。

    殊離輕喝了一聲,坐下駿馬沒有一點遲疑的躍了出去。

    他們同乘的次數很多,卻是沒有一次如今夜這般刺激。

    駿馬疾奔,薛冷玉在殊離懷中不禁又昏昏欲睡了起來,雖然顛簸的很,可是習慣了便也就還好。

    這裏果然是一片廣闊山區,沿着大路疾奔了一段時間,便又轉進了山路。

    山路漸漸的狹窄起來,殊離不得不拉緊繮繩,讓馬放慢速度。

    薛冷玉本在他懷中昏昏欲睡,這速度慢了下來,反而醒了,四周看了看,只覺得這林中隱隱灼灼的十分瘮人,不由得縮了身子將自己往殊離懷中靠的緊緊。

    “別怕。”殊離一手握着繮繩,一手橫攬過她肩頭將她圍在懷裏。

    “倒也不是怕。”薛冷玉道:“只是這裏太黑了,有點不習慣。”

    夜晚的山林,月光透不進密密的枝葉,陰森森的一片。不知何處傳來野獸的嘶鳴,聽的坐下的駿馬也不由得煩躁不安起來。不由得止了步子,在原地轉着圈不肯前行。

    殊離面上一變,摟着薛冷玉便下了馬。

    “怎麼了?”薛冷玉雖然看不清殊離面上神色,可是卻從他動作中察覺有異,不由緊張的道。

    殊離靜靜立了一會,壓低了聲音道:“有人朝這邊來了。”

    薛冷玉心中一緊,不由的揪着他袖子:“是女皇的人?”

    “不知道。”殊離道:“但是這麼晚了,應該是衝我們來的。”

    薛冷玉不由得皺了眉,知道寧卿是不會出賣自己的,這淳于女皇能那麼快的找上門來,還真是不簡單。

    殊離心裏正飛快的轉着該怎麼辦,卻見林中隱隱約約的露出一點火光,再聽見一聲怪異的響聲。

    殊離面上神色一變,道:“不是女皇的人。”

    “不是女皇的人?”薛冷玉一愣:“那會是誰?這個時候。”

    這麼巧,難道是別的什麼江湖門派在此有事?

    “是肖三。”殊離道。那響聲。正是他們特別的聯絡信號。

    “是三叔?”薛冷玉面上不由的浮現出一抹喜色:“那豈不是來幫我們的?”

    殊離的臉色卻是依舊沉重:“肖三的忠心,我從來不懷疑。可是不是來幫我們的,就不好說了。”

    幫他,那是自然。可是如果知道了他已然決定放下這一切再不管,肖三會如何,那就不好說了。便是對他依舊忠心,可對薛冷玉,卻是未必會有好意。

    他在莫國牢裏就曾經擔心過,若是肖三這樣的死忠之士,已自己姓名威脅他放開薛冷玉,這該如何是好。

    放,他萬萬是不會放的。可是若傷了肖三這樣一直跟隨的老部下的性命,卻又於心何忍。

    薛冷玉畢竟沒有經歷過這樣事情,一時沒有想的太明白。卻見那點火光越來越近,已經慢慢的靠了過來。

    殊離嘆了口氣,也不打算躲着。便站在原地不動。

    只是短短片刻,臨近的樹木一陣嘩嘩作響,一羣十來個黑衣人便靠了近來。

    爲首的,果真是一身勁裝的肖三。

    黑衣人見了殊離,紛紛道:“見過公子。”

    殊離母親那時在幕淵國中,勢力非同一般,幾乎已是和淳于女皇一般有了稱王之勢,所以她的手下,也都多是臣子自稱。只是在外爲了掩飾身份,才以公子稱呼殊離。

    殊離也不和他們轉彎,道:“肖三,你怎麼會跟在我後面?”

    還有一更,大家給粉紅鼓勵一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