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232章 打個小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232章 打個小賭字體大小: A+
     

    隱隱的明白出殊離話裏的意思,薛冷玉卻是有些不敢相信,帶着絲些微的顫抖,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殊離也從未認真的想過這問題,從未想過自己竟可以拋下這一切。可是剛纔那話說出了口,一直在心中深埋的那念頭竟是漸漸清晰了起來,心念終於不再飄搖猶豫,不禁揚了一絲笑意,又道:“冷玉,跟我離開。”

    薛冷玉一愣:“那你的事情呢?”

    這般辛苦經營十幾年,眼見的便到了收穫季節。如今放棄,不是太過可惜?殊離手下,自然還有跟着的一羣人,那些人也必定是抱着同樣的理想目的,就這樣將他們放棄,也未免太過不負責任。

    殊離道:“我對這天下,本也沒有多少想法。只不過是爲了那與淳于女皇爭奪皇位失敗的母親,想要幫她出了這口氣,所以這些年才竭盡所能,想將幕淵王朝換成我殊家天下。”

    薛冷玉心裏更是不安:“那這是你母親的遺願,你怎能這麼放手。”

    殊離笑了笑:“孃親在世時,極是疼我。我想,讓她在重奪皇位和延續殊家香火中選擇,她也會和我一樣的選擇。上代那恩怨已經過去了十幾年,就算孃親九泉有知,若是見了我們恩愛幸福,日後子孫滿堂,也自會理解我的所作所爲。”

    薛冷玉心中暖意融融,低垂了喊着淚光的眼,喃喃道:“殊離,若我知你會這樣,我們之間,也不必經過那麼多煎熬。”

    “好在我們之間的誤會,終究是解開了。”殊離伏低身子,貼上她臉頰:“你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卻是怎麼也不知道原來你竟在寧卿身邊,若是早知道了……”

    薛冷玉摟了他脖子將他拉的更低,在他脣邊輕吻了一下,眉眼間也全是笑意:“若是早知道了,你當如何?”

    殊離不及答話,先是回吻了半響,直到兩人氣喘吁吁的分開,這才道:“若是早知道了,我如何能容得別的男人英雄救美,我早就從寧卿身邊將你擄走,不管你願不願意,帶了你一起去浪跡天涯。”

    這些日子來,兩人對彼此從未有過一絲忘懷,如今好容易又見了面,誤會說清,心願表明,不管肩上都揹負着多少責任過往,便全然不再去想一絲一毫。

    終於舒展了笑意,殊離卻不忘自己最初要做的事情,在她耳邊低低的道:“如今你知道我心意了了,可不要鬧彆扭了,讓我看看那地方傷的如何。”

    薛冷玉一顆芳心正都在甜蜜之中,想也不想的便點頭恩了一聲,再一想不對,急忙併了腿道:“不行。”

    “爲什麼?”殊離道:“我是你相公,我們親熱,也不止一兩回了,你還有什麼是不能讓我看的?”

    薛冷玉臉色漲的通紅,卻是咬緊了不願妥協。

    這親熱時是一回事,這樣情況下給他查看,卻又是另一回事。

    殊離也不勉強,想了想,從牀邊拿了一瓶藥膏。另外又從衣服裏摸出個絨布的小袋,神神祕祕的道:“我們打個賭?”

    “打賭?”薛冷玉奇道:“賭什麼?”

    殊離笑道:“我有個東西送你,賭你必然猜不到是什麼。若是猜到了,我就不逼你,若是猜不到,而你又極喜歡,便讓我看看,爲你上藥。”

    薛冷玉皺眉想了想,看了看殊離手中的絨布小袋,不由有些猶豫。

    “怎麼樣?”殊離看出薛冷玉有些愜意,有些挑釁道:“不敢了?你不是一向很是覺得自己見多識廣?”

    薛冷玉嘟了嘴道:“再是見多識廣,那也有不知道的東西啊,你若是弄個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東西,我上哪裏猜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畢竟沒什麼學問,還是個鄉野村姑,能有什麼見識?”

    自己見多識廣,那還不是仗着多出來這幾千年的知識積累。若是殊離弄個這年代的什麼奇珍異寶之類的,自己又去哪裏猜測。

    殊離道:“一定是你見過的,而且也是男人送給女人的東西。我若是撿些你沒見過的,那豈不是太欺負人,我膽子雖大,欺負你的事情,可怎麼敢做的出來。”

    “又不是沒有欺負過。“薛冷玉撇了嘴小聲道。

    殊離笑了一笑:“怎麼樣?敢不敢。”

    薛冷玉眼珠一轉,道:“這賭對我不公平,我若猜不到,你能爲所欲爲,可我若是猜到了,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

    殊離搖頭無奈道:“冷玉,從你開傾國傾城開始,我便該知道你是個時時處處想到佔便宜的人。什麼時候都不願意吃虧。”

    “自然沒有人願意吃虧。”薛冷玉笑了道:“不然這樣,我若是猜出來了,以後我們家家務便由你包了,我要是心情好,便幫你做些,心情不好,你卻是不許叫我。”

    現代女子的心思,和古代自是不同。殊離沒想的薛冷玉會提出這樣的條件,愣了一下,隨即爽快道:“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給你三次機會,若是你猜出來了,我便答應你。”

    薛冷玉這才滿意的點了頭,看了他手中託着的絨袋,猶豫道:“我猜這個是……頭髮上用的簪子?”

    殊離搖搖頭:“再猜。”

    “你家的祖傳信物?”薛冷玉想了想又道。這答案其實有些佔討巧了,這祖傳之物多了去了,不管是什麼種類的物件,只要是上一代留下的,統統可以歸爲祖傳之物。

    殊離依然搖頭。

    薛冷玉這下皺起眉來,在她印象中,古代男子送給情人的,不外乎是這些東西,金銀首飾,珍珠玉佩,來的去的,還能有什麼特殊。

    絞盡腦汁的想了半天,還剩最後一個機會,薛冷玉幾次張嘴,卻都不敢肯定。看了殊離那狡黠的笑臉,終於有些沮喪道:“銀票吧,我最喜歡的。”

    殊離怎麼也想不到薛冷玉心灰意冷之下竟是給出了這麼一個答案,失笑道:“冷玉,你便是想我今後將家裏錢財都交你保管,也不用猜這麼個煞風景的答案吧。這絨袋才如此一點大,銀票怎麼裝的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