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223章 不能再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223章 不能再等字體大小: A+
     

    回了自己院子,展風頌命下人散了,方纔道:“隗裕,到我房裏來一下。”

    “是。”隗裕應道。剛纔見有女人從展風頌房裏出來,他也吃了一驚。待到展風頌介紹說是幕淵的長公主淳于彩,那一驚就更是難以言喻。

    別人不知道,他又如何能不知道。那幕淵的長公主,應該是從韶吳逃走的薛冷玉纔對,要不然展風頌也不會這麼老遠巴巴的跑來幕淵提親。

    可這個展風頌介紹是長公主的女人,卻是自己不認識的一個女人。而展風頌的態度,也是客氣而生疏。

    進了房,關上房門,展風頌這才冷冷道:“這幕淵朝中,只怕是出了事了。”

    “薛姑娘出事了?”隗裕的第一反應便是這個。

    展風頌千里迢迢趕來,就是爲了薛冷玉。而這幕淵的任何事情,能引起他注意的,也只有和薛冷玉有關的事情。

    “至少……長公主是假的。”展風頌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朕要馬上去見幕淵女皇。”

    隗裕猶豫道:“陛下,屬下怕幕淵皇帝未必會相信您所說的。”

    “這隻怕由不得她。”展風頌道:“九天玉珏在朕手裏,朕說不是,便不是。何況,這祭祀之事對幕淵有多重要,女皇心裏要比我們更明白,朕既然說這玉珏是從另一個女子身上得的,這假公主的身份,便是再篤定也就有了一絲動搖。”

    隗裕垂首道:“陛下,有句話,屬下不知當講不當講。”

    展風頌淡淡道:“但說無妨。”

    隗裕道:“若是幕淵國中平定,便是陛下用九天玉珏要挾,迎了長公主回宮,那也沒什麼。可是如今這麼看來,幕淵國中如今是步步驚心,處處兇險。畢竟是他國內事,這渾水,我們還是不趟的好。”

    展風頌沉默片刻:“朕也不想趟這渾水,可是如今冷玉不知境地如何,朕難道能坐視不理?”

    知道展風頌一旦決定的事情便是再也沒有轉圜,隗裕道:“那麼陛下,打算如何?”

    “這畢竟是幕淵的國事,該如何處理,還是看幕淵女皇的意思吧。”展風頌道:“不要驚動別人,隨朕去見女皇。”

    “是。”隗裕道。能勸得了展風頌,那麼他們便根本不會出現在幕淵。

    寧卿院裏,寧卿和薛冷玉睡的正香。

    這也算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兩人,雖然沒有什麼進一步的關係,卻如今已是習慣的一人佔着大牀的一方,各不相擾的休息。

    正睡得熟時,門外一陣急促卻低沉的敲門聲響起。

    寧卿從夢中驚醒,幾乎是一躍而起。

    沉聲道:“什麼事?”

    若不是出了什麼急事,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這麼急着來找。

    “寧公子,是老奴。”門外低低的,傳來的竟是女皇身邊老太監的聲音。

    背上一痛,寧卿皺了皺了眉,隨即挺直了身子,將搭在一旁的外袍披上,向門口急急走去。

    開了門,見了來人,寧卿道:“這麼晚了,不知公公有什麼事情?”

    來人對寧卿躬了躬身:“寧公子,女皇讓您馬山過去一下,不要驚動別人。”

    寧卿不由道:“出什麼事了?”

    來人道:“老奴也不知道出什麼事了,可是女皇的樣子,非常的着急。說是讓寧公子馬上過去。一刻也不得耽誤。”

    寧卿也就不再多問,一邊繫了衣帶,一邊道:“我知道了,這就過去。”

    回頭看了一眼屋內,薛冷玉似乎還在睡熟中,便仔細關了門,隨公公向外走去。

    這公公是多年跟着女皇的心腹,要不是有什麼大事,女皇也不會這個時候命他來通傳。

    寧卿的腳步匆匆離開,薛冷玉確定了周圍無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她不知道寧卿去做了什麼,可她有一間件想了很久的事情,如今有了機會,一定要去做了。

    她已經等了很久,再也等不下去了。不管是個什麼樣的結果,這事情,再也拖不下去了。

    利落的起了身,穿好衣服。看了看手上拿着寧卿給她放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的令牌,偷偷的摸出了門。

    寧卿的院子裏一直是沒有什麼守衛的,因爲誰都知道寧卿自己的身手便極爲了得,想要對他有什麼不利,那是極爲不理智的舉動。

    摸出了院子,薛冷玉按着自己的印象往公主殿裏摸去,這個時候,公主應該早就就寢了纔是。自己打着寧卿的旗號去見疏離,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就算是被公主發現了,只說是寧卿有事情想要約疏離一見,想來那淳于彩也沒有什麼話說。

    雖然寧卿說了明日便去替她將疏離約出,可如今這時局變化的太快,這一刻不知下一刻的事,誰知道明天又會有什麼意外發生。薛冷玉尋了這個好容易能單獨的機會,實在是不想錯過。怕是這一等,又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寧卿的院子本身就是屬於公主殿的一部分,離公主的寢宮並沒有多少路程。薛冷玉到了門口,只見公主殿的門口有着不少的守衛。自昨日的刺客事件發生之後,寧卿不得不增加了這裏的守衛力量。

    薛冷玉走了上去,馬上有人迎上來喝道:“什麼人?”

    薛冷玉連忙停了下來,對着守衛福了一福:“這位小哥,我是寧公子房裏的丫鬟,寧公子命我來尋莫國使者疏離大人,有要事相告。”

    侍衛不禁的皺了眉:“這都半夜了,有什麼事情這麼要緊?”

    薛冷玉陪了笑道:“我們公子只是囑我來帶幾句話給疏大人,說是千萬要親口傳達。不可向外人斜路了。公子的爲人,小哥想來也是聽說過得,我們做奴婢的,只能聽命行事,哪裏敢問爲什麼。”

    這話說得倒是在情在理,侍衛稍有些猶豫道:“你真的是寧公子房裏的?”

    這些侍衛都是今日才從別處調來的,寧卿自然熟悉,可是寧卿院裏有些什麼人,卻是都不認識了。

    薛冷玉忙拿出那塊令牌來交給那侍衛,侍衛接過看了一看,點了點頭:“那好,你等着,我去給你通傳一聲。”

    那令牌侍衛倒是不陌生,確實是寧卿的東西。而且是不輕易與人,能代表身份的那種。

    薛冷玉急忙道:“等等。”

    “又怎麼了?”侍衛止了步子道。

    薛冷玉笑道:“小哥,聽說昨夜長公主遇刺,這疏大人爲了救公主還受了傷,所以公主心中過意不去,纔會讓疏大人歇在公主府中。我想,這疏大人的臥室與公主臥室必不會相聚太遠。”

    “什麼意思?”侍衛不解道。

    薛冷玉道:“奴婢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怕小哥您這一去通報,靜了長公主。畢竟都這個時辰了,要是擾了長公主休息,這罪名,奴婢可怎麼擔待的起。”

    “這倒也是。”那侍衛猶豫道。這長公主如今可是女皇的掌上明珠,要是有什麼得罪了的地方,只怕是沒什麼好果子吃。

    薛冷玉忙道:“小哥,您看這樣行不,您直接將我帶到疏大人房裏,不就行了。我找了疏大人,將事情說清楚便走,這樣也不會驚擾到公主。”

    疏離畢竟不是幕淵的人,侍衛對他本來也沒有太用什麼心。薛冷玉又是寧卿的人,而寧卿這二十年來一直掌控着公主府,料理一切事情,可以說在這公主殿裏,下人對他的敬畏,比對淳于彩要多出許多。

    略猶豫了一下,侍衛道:“也好,不過疏大人現在是公主貴客,你就算是替寧公子傳達事情,也要仔細些。”

    “這個奴婢明白。”薛冷玉連忙的笑了道。

    那侍衛跟身邊的人略說了幾句,便領着薛冷玉進了殿去。

    走進大廳,轉了彎,侍衛便不能在進,將薛冷玉交由一個宮女,再囑咐了幾句,又宮女領着薛冷玉再往裏走去。

    薛冷玉輕輕的隨着宮女的步子,卻是能感覺到自己心跳的有些快了。近一步,便是一步。

    便是幾天之前,薛冷玉還只是想着與疏離見面時會有些什麼樣激動難耐的心情,可是如今,卻是不同。

    沒有再走幾步,那宮女便在一間房前停了下來,道:“這就是疏大人的房間了。”

    “多謝姑娘。”薛冷玉忙道。

    宮女笑了笑,上前去輕輕敲了敲房門,口中輕喚道:“疏大人。”

    房內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

    那宮女不敢大聲,怕是驚了公主的休息。又輕輕的敲了敲,喊了一聲:“疏大人,有人找。”

    再等了一會,還是沒有迴應。

    宮女不禁皺了眉道:“難道疏大人不在?沒見他出去啊。”

    疏離是習武之人,聽力自是絕佳。若是人在屋中,就算是睡的再熟,也沒有聽不見得道理。

    薛冷玉想了想,道:“不妨,我等一等便是。”

    今晚既是已經來了,除非是淳于彩出來讓她回去,她也萬沒有理由就這麼走了。

    “那……”那宮女有些猶豫:“那邊過去就是公主臥室,你千萬小聲些,別驚擾了公主。”

    薛冷玉笑了笑道:“不會的。驚擾了公主,就算是公主大度,我們公子也不會饒了我的。我不過是來傳個口信,如何會那麼不小心。給姑娘帶來麻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