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220章 想找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220章 想找什麼字體大小: A+
     

    展風頌細看寧卿神色,雖然依舊如往日那般淡定自若,那臉上卻真是有些蒼白之態。知他不是玩笑,便也就道:“即使如此,寧兄早些回去休息吧。朕在幕淵雖不便久留,七八日總還是有的,等寧兄身體康復,大家再聚不遲。”

    “多謝陛下體恤。”寧卿道。

    當下,便再不談此事。寧卿也在展風頌下手處坐了,兩人只揀了些無關痛癢的,什麼兩國民俗風情,過去的趣聞軼事,客套往來了一番。酒也不過略喝了兩杯,便要散席。

    展風頌是貴客,雖然有着一絲強迫認可的成分,卻仍是不可怠慢。自是已經安排了極好的住處。寧卿堅持着先將展風頌送回下榻之處,這纔回了自己院裏。

    送展風頌時,薛冷玉見到院中隗裕迎出門來,依舊是冷冷淡淡的一副表情。對這個拆穿自己逃跑計劃的男人撇了撇嘴,各爲其主,倒是也不能怨他。

    回了自己院子,薛冷玉心裏一路盤算着該怎麼問寧卿這事情,誰知關了門,還沒等自己開口,寧卿先笑道:“憋着很難受吧?”

    寧卿既然明白,薛冷玉也就不掩飾,有些不滿的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說自己不喜歡長公主,讓展風頌不要仇視你,這我能理解,這個時候你這麼做也是對的。可你何必非要把殊離說出來。”

    寧卿淡淡道:“我不說,展風頌便不知道了嗎?”

    薛冷玉給問的一怔,是啊,展風頌可不是三歲小孩,即是進了宮中,自是會去打聽淳于彩的一切事情,能不能打聽到長公主是假姑且不說,殊離住在她寢宮這事,卻是必然很快便會知道。

    雖然這樣想了,可還是不悅道:“就算展大哥一定能打聽到,可畢竟沒有那麼快吧。”

    “早一天遲一天,有什麼不同?”寧卿道:“可可,我知道展風頌和殊離,你必不願見到他們任何人受到傷害,可是這個時候,假公主一日不除,勢力便會壯大一分。如今我在女皇心中,已不是那麼值得信任,如今能指望的,只有他了。”

    薛冷玉說不出話來,寧卿雖然從未說過與殊離敵對的話。可是如今這局勢卻是日漸明朗起。

    沒有理由去指責寧卿的做法,薛冷玉憋了半天,終究只能長長的呼出口氣:“寧卿,我想見見殊離。”

    “好。”寧卿道:“不過今日晚了,怕是不便。等明日白天,我找機會單獨約了殊離前來,或是將假公主支開,再讓你們見面。”

    知道薛冷玉心中,自始至終難放那個男人,不管殊離是怎麼樣心思,這一面不見終究是不行。想了想,道:“可可,明日見面,若是……若是殊離並不如你心裏想的那樣,我希望你別做傻事。”

    “傻事?”薛冷玉一愣,隨即笑道:“寧卿,你認識我這些日子,我什麼時候做過傻事?”

    她明白寧卿的意思,怕是她爲了成全一個不值得的男人而放棄自己。可這種事情,在她的生命裏,卻是怎麼樣也不可能的。

    如果殊離和她一般,那麼這所謂國家使命,她可以毫不猶豫的便丟了一旁再不管它。可若不是,自己也不會傻得任由擺佈。

    寧卿面色卻不是那麼好看,這些天他最擔心的,便是這事情了。殊離這樣的男人,可以有癡情,可那癡情在事業面前到底有多重,這卻是誰也不敢說。薛冷玉若爲了他放棄江山,這也就罷了,若是心灰意冷的連自己也放了,那確實不值。

    苦笑了笑,不好說出口。昨天晚上,薛冷玉豈不是一時想不開,差點便做了傻事?

    薛冷玉見他欲言又止的神情,猛地想到了他言下所指,腦中轟的一下,臉上一紅。逃一般便進了內室。

    “我先睡了。”薛冷玉不忘丟下話來:“別忘了讓人幫你傷口上藥。”

    寧卿不由的一笑,自昨晚那樣發泄了一下之後,薛冷玉似乎又恢復了些生氣,又是從前那嬉笑怒罵的率性女子了。

    這邊,展風頌卻是這一頓飯吃的食之無味,回了下榻之處,在屋裏略坐了一坐,亂七八糟的想了卻沒有結果,心中煩悶,便吩咐下人送上熱水,準備沐浴更衣打算就寢。

    這院中下人都知展風頌是長公主日後正式夫婿,對他自是伺候周到,不過片刻,便有小廝宮女擡了浴桶,捧了毛巾等浴具進來。展風頌也不要人伺候,揮退下人,便徑自轉進屏風,除了衣物將自己泡在水中。

    那水正溫熱,水中放了似是舒筋活血的藥材,浸着身子十分舒服,展風頌一時不想起來,便眯了眼放鬆自己半靠在浴桶邊緣。誰知沒有多久,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又等了一會,只見房門悄然無聲的開了一道縫,一個纖細的黑色身影沒有一點聲音的溜了進來。門又被關上。

    黑衣人靜靜的看着展風頌因爲燈火映照在屏風上的背影半響,確定他在昏睡之中,這才躡手躡腳的走到牀榻邊,修長白皙的手伸出,在枕下被中一點點細細的摸了。

    有些失望的收回手來,視線在屋裏轉了一圈,落在展風頌搭在屏風上的外袍上,細長的眸子暗了暗,走近過去。伸手向衣襟裏探去。一番細細的檢查,卻並沒有收穫。

    有些不甘心,再往屏風那邊看去,卻是見展風頌的外袍雖搭在屏風上,中衣卻是隨手放在浴桶邊上的椅子。不由得皺了眉,想了想,聽他那呼吸平和綿長,一時並沒有會醒來的跡象,不由的咬了咬,腳步一轉,便過了屏風。

    過了屏風,黑衣人臉色便是猛地變的慘白。她原以爲正在昏睡中的展風頌,竟是長大了眼睛望着她,見她驚愕的後退了一步,不由的笑道:“怎麼樣?你在我房中,想找什麼?”

    黑衣人反應過來也即是瞬間的事,面色一青一白之後,一句話不說,身子便迅速後退。

    可那後退之勢再快,又哪裏能及上展風頌的身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