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203章 公佈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203章 公佈關係字體大小: A+
     

    薛冷玉也笑着撫了撫自己這張平平無奇的臉。道:“那倒也是,那假公主,雖然不是多國色天香,可卻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有那麼個漂亮又有地位的老婆,你要是還能看上我這樣醜八怪的村姑,那肯定是腦子不好使。”

    這樣一張臉,也不過是平凡而已。不至於便是醜了。寧卿無奈道:“可可,我在你心中,是個這麼在意長相面貌的男人嗎?”

    薛冷玉一愣:“自然不是。”

    知道薛冷玉會怎麼回答,卻還是想問:“爲什麼?”

    薛冷玉想了想:“因爲你長的太漂亮了。”

    “……”寧卿一臉烏雲,他知道自己這張臉對於男人而言,是過於秀美了一些。可是卻也從沒有人當他的面說他漂亮。畢竟,對一個男人來說,漂亮這個詞,並不令人滿意。

    薛冷玉又道:“你這麼漂亮,要是再已自己的標準來看別的姑娘,那你這輩子,只怕是找不到老婆。”

    寧卿不得不再次提醒:“可可,我已經有夫人了。”頓了頓:“我夫人,雖然未必有我俊美,卻也還算讓人能夠接受。我這人。其實要求很低的。”

    “客氣的誇你一句,你還就當真了?”薛冷玉沒好氣白了一眼寧卿,卻是心裏不得不承認。如果生成女人,這張臉,確實比薛冷玉那面孔,並不差些。

    隨意說笑間,下人敲門送了沐浴的用具及寧卿換洗的衣物過來。

    薛冷玉一看這架勢,連忙的起了身:“那我先出去了。”

    “不必。”寧卿道:“你服侍我沐浴吧。”

    “啊……”薛冷玉腦子一時梗住,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送東西進來的下人,低着頭,眼角餘光瞟着薛冷玉,那神色都是驚奇。這情形在他們看來,再明顯不過了。

    按理說寧卿這樣的男子,身邊有幾個女人也沒什麼不正常。雖然他頂着長公主夫侍的名頭,可這些年女皇也拐彎抹角的說過,只要別鬧的太厲害,就由着他自己去找些看的中意的女子收在身邊,只是不好給什麼名分。不過在自己院中,那些事情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人會計較。

    女皇這話既然說了,無疑於是默許了寧卿找別的女人。可這些年來,他卻是從未對任何女子有過另眼相看,衆人只道他是眼高於頂,卻誰知這次好容易帶了個女子回來,卻是這樣的長相。

    這長相,便是放在這院子的下人中,那也是要往後排的。實在不知道哪裏能讓這樣俊美的男人動心。

    不待薛冷玉回過神來,寧卿揮了揮手,下人們連忙識相的關了門出去。這種時候不走,難道還留着等主子發火。

    門啪的一聲關上,薛冷玉驚醒過來,對着寧卿她倒是沒有對展風頌時那樣的害怕和不安,臉色一沉挑了眉就要問他這是什麼意思。

    寧卿卻笑着擺了擺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走過去,牽起她的手,轉過屏風。

    浴桶裏,水霧繚繞,熱氣騰騰。

    “你幹什麼啊?”薛冷玉感覺寧卿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不由的仰臉問他。

    寧卿笑道:“這些日子奔波,你不想好好洗個熱水澡?”

    爲了趕時間,他們這幾天都在路上。這個時候已經有些熱了,三四天沒洗澡,連他這個男人都有些不痛快,何況是薛冷玉一個姑娘家。

    “我自然想洗。”薛冷玉臉上忽然的一紅:“你不是打算讓我在你這裏洗吧。”

    這開什麼玩笑呢?難道寧卿想跟她洗鴛鴦浴。

    寧卿卻很正經:“不然你以爲我留你下來做什麼?”

    “你……”薛冷玉見寧卿那似乎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還是一臉坦然的樣子,這滿腔的怒氣竟是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冒出來。

    看薛冷玉瞬間紅了的臉,寧卿也不忍心再逗她。笑道:“我便是讓他們知道了你是我帶回來的,不是尋常的丫鬟,可在這裏,卻也不好多特別的對你。難道真的要你去過丫鬟的日子不成。”

    薛冷玉聽的似懂非懂:“那……那有什麼區別不成?”

    “自然有區別。”寧卿道:“宮女的日子,不是那麼好過的。你以爲她們日日都沒事嗎?”

    薛冷玉並不知道這宮女一般到底要做些什麼,一時還真反駁不出來。

    寧卿卻絲毫不給薛冷玉選擇的機會,伸手便去解她腰間衣帶:“我怎麼能由你去服侍別人,留在我身邊,至少我可以服侍你。”

    薛冷玉這下再是鎮定也忍不住了,後退了一步,背後抵在木桶壁上,只覺得陣陣熱氣幾乎要溼了衣物。

    “小心。”寧卿連忙伸長手臂攬住她腰身將她拉回站好,手臂瞬時便穿過她腰兩側,將她困在臂彎之中。

    握住寧卿雖然看似瘦削卻結實有力的手臂,薛冷玉慌的話都有些說不清楚:“寧卿……你……你別亂來啊。”

    這個年代,也不知道有沒有婚內**的說法。這又不是月圓之夜,怎麼這溫和的男人說變身就變身了。

    “你那麼緊張做什麼?”寧卿輕輕笑道:“寧卿又不是第一次服侍公主沐浴。”

    薛冷玉被這句話嚇得更是花容失色,搜遍了回憶,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和寧卿有過那樣的親密接觸。

    想着想着不由的少了一點緊張,皺了眉問道:“喂,你別欺負我以前失憶就可以亂說話,女人的名節很重要的啊。雖然……雖然我們有夫妻之名,可我是不承認的,你別想糊弄我。”

    “我糊弄你幹什麼?”寧卿並沒有刻意的往薛冷玉身上靠,雖然將她困在臂彎中,可兩人之間,卻是還隔着距離。

    薛冷玉心裏着實好奇,不由道:“那是什麼時候。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寧卿聲音努力的顯示出一本正經:“十五年前吧。

    “十五年前?”薛冷玉無意識的重複。

    寧卿笑道:“那時候,我七歲。公主兩歲。”

    薛冷玉不由的瞪大了眼睛看他:“這也算?“

    “怎麼不算?”寧卿不由伸指輕輕抹了抹薛冷玉的鼻尖:“那時候,我把公主抱在懷中,該摸得該看的,一樣也沒少掉。那身子和這身子,難道不是一個嗎?”

    “你……”薛冷玉正有些生氣,看着寧卿面上散開那笑容,突然知道他是在逗自己開心,不由得這股氣便又沉了下去,想要板臉,卻不由的咬着脣笑了:“還以爲你是個君子。也只會欺負女孩子開心。”

    寧卿面上,又恢復了那無辜的笑容:“我真的是。”

    薛冷玉實在受不了寧卿這花花公子的輕薄樣,伸手在他肩上想將他推開。

    寧卿也就順着她的力道向後退了幾步,眉眼間又恢復了那平和的神色。

    “不跟你鬧了。”薛冷玉擡腿便要往外走:“你快洗吧,我不出去就是了。”

    卻只邁了一步,便被寧卿拽住袖子,又立刻的放了手。

    “我也不跟鬧了。”寧卿笑道:“你先洗,我在外面會老老實實的,你若不放心,我去裏屋待着,要不讓你綁在牀頭好了。”

    這屋裏是裏外兩間,側門進去,纔是睡覺的臥房。正常的時候,是該有丫鬟睡在外室塌上的。好方便主子隨時有事伺候。只是寧卿不喜歡,所以這外屋,纔沒有擺牀榻。

    “不用了不用了。”雖然寧卿說的很是正經,薛冷玉腦中卻不自覺的跳出一些絕不該有的想法。再看一眼寧卿秀美的面孔,幾乎要呼吸不暢了。

    綁在牀頭這幾個字眼,實在是太刺激了。直接就讓薛冷玉想到一些限制級的成人故事,而看寧卿那風情萬種,不輸女人的俊美,若是忽略他骨子裏的強壯不計,那就是一個天生的小受。

    好在寧卿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薛冷玉腦子裏涌上的這些邪惡念頭,只是道:“是不用我出去。還是不用綁着我?”

    薛冷玉被自己那想法窘得根本不敢再看他,知道他是不會讓自己和那些宮女下人一起的,這麼鬧了一下,心裏也沒有多少抗拒,趕緊的推了他往外去:“我自己洗還不行嗎?你快出去,不許偷看啊。”

    寧卿聽話的出了屏風,再聽見腳步往房間裏去了,那難免帶了絲笑意的聲音道:“有事情便喊我。”

    “知道了。”薛冷玉應了,站了一會,偷偷的探頭向外看去。屋裏的寧卿沒有發出任何動靜,似是是在桌邊坐下了,隨即,只是紙張被翻過的輕輕動靜。

    薛冷玉想了想,自己和寧卿這一路走來,他倒是真的君子守禮,對自己從沒有一點的接觸。不由的也放了心,飛快的除了衣衫,將自己浸入水中。

    水雖然在他們這一番推聳中已經涼了一些,不過好在現在是夏季,也並不覺得冷。薛冷玉畢竟不敢太耽誤,稍微泡了一會,再略微擦了,也就起了身。

    一旁的椅子上,不知道寧卿什麼時候拿進的一套宮女的衣服,薛冷玉也就換了。在這裏,還是這樣的身份畢竟安全。

    拿幹巾將頭髮擦的半乾,這才轉過屏風,走進內室,卻見寧卿正坐在桌邊翻着本書。

    “我洗好了。”薛冷玉走在桌邊坐下。

    寧卿扭頭看了她,卻見臉上五官雖然平淡,可那眉眼之間透露出的神色卻是依舊動人。不由得一笑。還好自己替她換了這樣一幅面孔,要不然這日日的朝夕相處,能看不能碰,這還真是煎熬呢。

    薛冷玉奇道:“笑什麼?”

    寧卿笑着搖了搖頭,沒多說,起身利落的便解了自己外袍隨手扔在牀上,在薛冷玉驚愕下。又散開綁在腦後的辮繩,將黑髮披散下來,用手指撥亂了些,這才向外走去。

    薛冷玉更是納悶,不由道:“喂……你幹什麼啊?”

    該不是想就着那水便這麼洗吧,自己這些天沒有洗澡,又是夏季,這可怎麼行……

    薛冷玉正紅着臉要喊,卻聽寧卿的腳步聲已經到了大門口,打開了門,對着門外喊了宮女過來吩咐換水。

    薛冷玉鬆了一口氣,對着回來的寧卿道:“喊人換個水嘛,你幹什麼脫成這樣?”

    寧卿笑了笑,意味深長道:“這樣,他們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

    薛冷玉好容易平靜下來的心,被寧卿這句話說的又幾乎崩潰。寧卿弄成這個樣子出去,原來是要讓宮女以爲他們這是歡愛過後再次清潔。

    “你有必要嗎?”薛冷玉幾乎是哀怨道。雖然這地方沒人認識她是誰,可寧卿也不至於要讓他們的關係弄得這樣天下皆知啊。

    寧卿倒是沒有再開玩笑,而是對着薛冷玉很認真的道:“可可,你有沒有想過。只有在我心有所屬的情況下,我對假公主的冷談,纔會沒有讓人懷疑的理由。”

    薛冷玉一怔,這話說的倒是有道理。寧卿沒說的時候,她還沒想到太多,這一說,不由的道:“是啊,你長得那麼帥,又得女皇重用。萬一那個假公主看上了你,要跟你……跟你圓房,那怎麼辦?”

    最開始的時候有一絲擔心,隨即腦中浮現出一出經典常見場景。

    衣衫不整的寧卿抱着被子可憐兮兮縮在牀角,眼角掛着淚痕,中氣不足的直叫救命。假公主哈哈大笑着,你叫啊,你叫破喉嚨也沒有用……隨即衣衫直飛,牀鋪搖擺。

    寧卿狐疑的看着薛冷玉的神情由擔心變得怪異,隨即是一抹忍無可忍的笑意從嘴邊擴散。再斜睨了他一眼,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實在忍不住一般,雖然極力的剋制之下,還是埋了頭肩膀直聳。多少給了他面子,那笑聲幾乎都憋在肚子裏,只是發出咕咕的聲音來。

    寧卿鬱悶道:“可可,我被她留下圓房,你那麼開心嗎?就算你不喜歡我,也不至於那麼急着把我送到別人牀上吧。”

    薛冷玉急忙的擡頭搖了幾下,表示自己絕沒有那樣的意思,看了他又想笑,再趕緊低下頭去。

    這姑娘腦子裏從來都是稀奇古怪的念頭不斷,寧卿無奈的只能由着她去笑。好在這宮女已經換了水進來,他便自轉進屏風沐浴。

    一時的寧卿也沐浴完畢,換了身素白長袍,一邊擦着烏黑的溼發,一邊進屋。

    薛冷玉早已笑得住了,正隨意的翻着他放在桌上的書。這是本醫術,看的她十分無聊,翻來倒去的無趣之極。

    聽見腳步聲,薛冷玉丟下書,轉臉看了門外,卻是一呆,隨即嘆道:“寧卿,以後你要是真的有了老婆,那姑娘日子可不好過?”

    “怎麼?”寧卿只是略擦了擦,便將毛巾仍在一邊,隨即的將溼發甩在腦後。那臉上帶了似笑非笑的調侃,五官柔和俊美的不像話。剛剛沐浴出來,露在外面的肌膚有着一般女子也比不上的白皙紅潤。白衣貼身,微微能顯出一點內在肌理結實分明的胸膛。身形修長,窄腰長腿顯露無疑。

    “天天提心吊膽,就怕是夫君被人勾引了去。”薛冷玉道:“這樣日子過得能安穩嗎?”

    寧卿不由笑道:“可可,你儘管放心,你夫君,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勾引去的。”

    老是佔她便宜,薛冷玉撇了撇嘴,一個邪惡的念頭在腦中產生,不由得湊了過去:“寧卿,我問你一個問題。”

    “恩。”寧卿道:“什麼?”

    “你不許生氣.”薛冷玉先道:“不管願不願意回答,先答應我不許生氣。”

    寧卿不由得看着她:“我怎麼會生你的氣。”

    “這個……”薛冷玉心虛的笑:“這個不好說,反正你得先答應我,不管怎麼樣,不許生氣。”

    寧卿見她如此堅持,也就認了真,道:“好,我答應你。不管你下面說什麼,我都絕不生氣。”

    薛冷玉點了點頭,知道寧卿是個言而有信的人,再湊了過去,低低道:“你長得那麼美……有沒有男人打過你的主意?”

    這話入耳,寧卿只覺得心跳頓停了一下,隨即臉上一紅,直覺得便要板起臉,卻聽薛冷玉在一邊道:“說了不許生氣的,不許把臉板着。”

    “你腦子裏想得都是些什麼啊。”寧卿無可奈何的看着薛冷玉,氣也不是,笑也不是。

    “就是好奇啊。”薛冷玉訕訕笑道:“這不是變着法子誇你長得帥嗎?”

    看薛冷玉那眼神閃爍着賊光,還是想從他臉上找出答案,寧卿無奈的嘆了口氣,起身伸手拿起櫃上擺設的大理石雕刻的一隻拳頭大小的球形擺設,塞在薛冷玉手中。

    薛冷玉不明白的接了,那擺設在手裏冰冰冷,沉甸甸的。看來是用整塊的石頭雕成,拿在手中,分量十足。

    還不待薛冷玉疑問出聲,寧卿又自她手中拿了過來,單手握着,便伸在她眼前,五指用力,那完整堅硬的一塊石雕,便如豆腐般四分五裂的碎了開來,成爲無數的小塊,一點點的落在地上。

    薛冷玉驚的幾乎說不出話來,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許久,才深深吸了一口氣,仰頭看向寧卿俊美的面上,不知何時那一抹冷色。

    有沒有人喜歡小寧這種,外面溫柔似水,骨子裏強硬無比的男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