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200章 喊我可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200章 喊我可可字體大小: A+
     

    那房門口站着的精瘦男子進了房間,對着寧卿單膝跪下道:“桐七叩見公子。”

    “起來吧。”寧卿並不站起身,只是擡了擡眼:“城中現在局勢如何?”

    那叫桐七的男子起了身,看了一眼薛冷玉,欲言又止。

    薛冷玉連忙起身道:“我回避一下?”

    “不必。”寧卿道:“有什麼事儘管說,這位姑娘,沒有事情需要瞞着。”

    一日沒有將薛冷玉帶進宮中,寧卿便不想將她的身份公佈出來。他這些親信,雖然也許能猜得幾分,卻也不敢說出來什麼。

    桐七便道:“是,回公子。重大消息。”終究還是顧忌着薛冷玉在場,竟然上前一步,附在寧卿耳邊,低低的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說得寧卿瞬間就變了臉色,問道:“當真?”

    桐七垂首道:“這樣事情,屬下怎敢有半句不實之言。”

    薛冷玉知道寧卿素日裏是個冷靜剋制的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消息能讓他變了臉色,不由狐疑的看了他。可是見他手下這般小心,知必是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也不好那麼八卦的就問出口。

    寧卿卻不急着想薛冷玉解釋,而是看了桐七道:“這樣事關重大,卻不知女皇,是如何確定的?那公主……卻有什麼信物沒有?”

    桐七道:“信物倒是沒有,不過據屬下得知,公主背上,有一塊胎記吻合。其次她被收養的時間地點都和當年吻合,還有在收養公主的農戶家找到的公主小時的衣物,也和當年的相符。女皇已命人去通知公子回宮,只是消息傳到莫國的時候,公子已經在路上了,所以屬下一直沒能聯繫上公子。”

    這話薛冷玉便聽的有些明白了,瞪大了眼睛看向寧卿。

    寧卿對薛冷玉笑了一下,示意她稍安勿躁,又詢問了桐七幾句,隨後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找到公主,這是好事,我在此住一夜,明日便進宮見女皇。”

    “是。”桐七道:“那屬下告退。”

    剛要轉身,又道:“公子,還有一事。”

    “恩。”寧卿有些微的不悅,這桐七素來做事利落,怎麼今天這事情都說的斷斷續續。

    桐七道:“韶吳新皇帝展風頌前日前日派了使者前來向長公主提前。”

    寧卿和薛冷玉聽了這話,不禁都直了眼睛。寧卿道:“他是不是帶了什麼信物。”

    “是。”桐七道:“韶吳皇帝帶了長公主所配的九天玉珏,說是機緣巧合所得。女皇無法,已經應了這門婚事。只等過些日子,展風頌處理完自己國家的一些事情,便會親來下聘。”

    “知道了。”寧卿揮了揮手:“退下吧。“這事情倒是在他的預料之中,隨意並不感到太吃驚。

    桐七離開,寧卿再忍不住的皺起了眉,再沒有想到會橫空又冒出來一個公主。

    薛冷玉試探道:“是不是,真的公主找到了?”

    “你就是真的公主。”寧看了她道。

    “那……”薛冷玉喃喃。聽剛纔他和手下的對話,雖然聽的不是很明白,可那意思,分明就是這樣。

    寧卿嘆了口氣:“你聽的沒錯,桐七確實是說公主找到了,而且各方面都很符合,所以女皇也已經信了。”

    見寧卿那神色,薛冷玉恍然:“你是覺得,那公主是假的?”

    “不是覺得,是知道。”寧卿道:“真的在我身邊,那宮裏不是假的是什麼,而且這樣處心積慮,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的陰謀。”

    薛冷玉一聽這事兒是嚴重,連忙道:“那我們明日趕緊進宮,拆穿那個假的。”

    寧卿搖頭道:“沒法拆穿啊,如今九天玉珏失落,我們並沒有辦法證明你是真的。”

    “那怎麼辦?”薛冷玉急道。證明不了自己的身份,那自己這趟豈不是白來了。

    寧卿見她焦慮,安慰道:“別急,一定有辦法的。”

    “對了。”薛冷玉道:“你不是說,你們那祭祀的福器,只有真正的公主拿着九天玉珏,方能引的萬道華彩,那麼祭祀那天,真假不是就可以真相大白。”

    “可那已經遲了。”寧卿道:“若等那一天方纔能拆穿,這局勢,就會亂的不可收拾了。”

    “也是。”薛冷玉無奈的用手墊着下巴倚在桌上,兩眼望了寧卿。

    寧卿細細的將這事情想了一想,方道:“明日你還是隨我進宮,先看一看情況再說。好在我並沒有將尋到你的事情向外透露,所以應該不會有人想到真正的公主便跟在我身邊。這還要幾個月的時間,我們若能找出假公主的破綻,自然最好,若是不行,等展風頌前來下聘的時候,我再偷偷與他聯繫。”

    “讓展大哥做證明?”薛冷玉一想:“是啊,他只要見了那假的,自然就能知道事情不對了。”

    寧卿苦笑道:“展風頌就是來下聘,又如何能在成親前見到公主樣貌。何況,他畢竟是外人,說出的話,女皇就算心生懷疑,也未必會信。”

    薛冷玉知道寧卿這話絕不是虛言,卻對這局勢對公主過去並不瞭解,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道:“那便聽你的,我們明日先進宮看看。她即是假的,時日長了,自有破綻。再或者,她既然有目的而來,背後一定還有主謀,若是能找到這背後之人,她的身份,也就不攻自破了。”

    寧卿讚許的點點頭:“公主所言甚是。只是明日就要委屈你化妝成我在外面收留的隨身侍女,這樣一路跟着我,纔好不被懷疑。”

    “好。”薛冷玉道:“就按你說的。”

    當晚,薛冷玉還是睡在牀上,寧卿另外取了被褥睡在牀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同房共枕,薛冷玉知他是個極規矩的人,也就沒有絲毫的不安,不多時便進入了夢鄉。

    寧卿卻是到了半夜才睡去,他本將這一切事情安排計較的妥當,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忽然插出這麼一個人物。

    寧卿雖然睡的晚,可第二天起的卻早,悄然無聲的起來在隔壁房裏將自己梳洗妥當了,這纔回到屋裏喚薛冷玉起身。

    都習慣了和衣而睡,薛冷玉也就當着寧卿的面掀被子下了牀,梳洗另一番。隨後寧卿道:“冷玉,我還是要將你易容一番。那假公主背後的勢力,也不知道是什麼樣人,若是以前有對我調查過的,我怕他們在莫國見過你,會起疑心。”

    “好。”薛冷玉依言在桌邊坐了,等着寧卿上來塗抹。

    薛冷玉如此配合,沒有半點糾纏。寧卿心裏十分欣慰,下手很快,一邊給薛冷玉易容,一邊道:“宮裏耳目衆多,我不能時時給你補妝,所以這易容的藥水可以保持的時間長些。到時候再用藥水抹去,也不會給皮膚帶來傷害。”

    “好的。”薛冷玉在這方面,自然什麼都聽寧卿道,想了想卻道:“既然你害怕有人在莫國見過我,那是不是我這名字,這聲音都要改變?”

    寧卿一時有些心急,竟是沒想的那麼細緻,聽了薛冷玉這話,道:“爲了保險起見,還是改了的好。我有配製的藥丸,一會你服了聲音便多少會有些改變。至於名字……我會向別人說你只是我在路上撿的一個丫鬟,因爲家破人亡我覺得可憐才收留了你。只是公主一定要時刻記得些,有人喚你新的名字,一定不能猶豫纔是。”

    “這好辦。”薛冷玉道:“那就叫可可吧。”

    “可可?”寧卿一愣:“爲什麼叫這個名字。”

    薛冷玉抿嘴一笑:“可可,寧可可。這名字不好嗎?你喊我這名字,我一定不會不答應的。”

    還真沒有多想呢,原來自己竟是和寧卿同姓。這姓並不多,也不知道兜兜轉轉這幾千年前,寧卿會不會是自己的祖先。

    再笑着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寧卿如此傾國傾城的長相,即便是穿了幾千年,那些基因優勝劣汰,也沒有理由到了自己那輩,會變成那樣平淡無奇的長相。

    寧卿見薛冷玉自己想着笑了,不禁奇道:“冷玉,你笑什麼?”

    這事情如何能說的明白,薛冷玉小幅度的搖頭道:“沒什麼。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露餡的。只是你要注意啊,現在起,我是寧可可,不是薛冷玉了。”

    “好。”寧卿也不多問,道:“可可,宮裏規矩多,你時時處處要小心些,不可多說不可多做,只要跟着我便好。我雖沒有什麼官職,可是在宮中,我的人也沒有什麼人敢爲難。”

    “恩。”薛冷玉道:“我一步也不會跟丟你的。”

    王府是一回事,王宮是一回事。薛冷玉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那樣一個不見天日的地方,便是寧卿不去提醒,她也自然會跟好唯一的靠山屏障。

    沒有多久,便替薛冷玉換了張平淡無奇的面孔,服了藥丸,再開口,說話的聲音也變的和以往不同。寧卿替她將一路都扎着馬尾的頭髮重新挽了個女子最常見的髮髻,再細細的看了,已經絲毫沒有以前的模樣,這才道:“可可,我們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