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91章 近鄉情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91章 近鄉情怯字體大小: A+
     

    薛冷玉這一覺,或許是這麼天來最舒服踏實的一覺了。睜開眼來,只覺得身上說不出的輕鬆。發現自己身上竟是搭着牀軟軟的錦被,知道是寧卿替她蓋的,心裏一暖,看向他正要說謝,卻聽見咕嚕咕嚕的一聲響,瞬間的紅了臉。

    寧卿也呆了一呆,隨即明白,忍不住輕笑了出聲:“冷玉,我還真當你是可以只吃不睡的?”

    怎麼會在寧卿這樣的帥哥面前丟這個人,薛冷玉紅着臉按在腹部,不過是一天沒吃而已啊,以往自己要是熬了夜看電影玩遊戲,第二天睡上一天是再正常不過,也從不曾有過這樣肚子咕咕直叫的情況啊。

    寧卿見薛冷玉臉上紅的不行,也就忍着不笑話她,體貼的道:“餓了吧,來嚐嚐這肉餅,中午從集市買的,現在雖然涼了,不過現在是夏日應該不妨。爲了趕時間,我打算日夜趕路,飲食休息方面,要委屈你了。”

    薛冷玉搖了搖頭:“我哪裏就有那麼金貴了。”

    寧卿笑笑,不禁有些慶幸薛冷玉如今是這樣一個不計小節的平民公主,否則這一路伺候起來還真是費事。

    雖然他心裏十分明白身份之差,可是因爲一直以來在以長公主夫侍的身份在宮中行走,本身也是個冷淡的人,所以即使女皇對他,也還客氣。其他的不管大臣還是皇子公主,都不敢對他有什麼挑釁無禮。即使偶爾有些不識好歹的傢伙,他卻也都不屑的打發了。可如今薛冷玉一旦明確了長公主的身份,對他便是再無禮再蠻橫,自己也只能受着。

    將手裏的肉餅用紙包裹着遞在薛冷玉面前:“冷玉,先吃吧。餓了一天了,也難怪肚子要抗議。”

    薛冷玉訕笑着還是有些抹不下臉面,卻難以抵擋近在咫尺的香味,將手伸出被子,用兩指拈了一個,放在嘴邊剛要咬,卻見寧卿沒有動,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不禁道:“你吃過了嗎?”

    寧卿搖了搖頭,仍是那樣笑意吟吟。

    “那你怎麼不吃?”薛冷玉不由道。

    “等你先吃了我再吃。”寧卿道。

    “爲什麼?”薛冷玉不由得疑惑道:“這餅……有毒?” щщщ★тт kдn★C〇

    真是這麼也沒想到薛冷玉會說出這樣的疑問,寧卿不由得失笑:“冷玉,我要對你下毒何許這麼麻煩。”

    別說她在自己身邊睡了一天了,就是她清醒的時候,想要強灌下什麼東西,也都不是她能反抗的。

    薛冷玉隨即也覺得這話說的好笑,不由的自己也笑了,將那餅放在口中咬了一口,雖然是涼的,卻倒也不難吃,不由得含了滿滿的支吾道:“恩,味道真的不錯。”

    “你喜歡就好。”寧卿眼裏,一如既往的溫和。

    薛冷玉嚥下口中的食物,看了寧卿真的沒有打算動手下嘴的意思,心裏疑惑更重,不禁的坐直了身子,盯着看了他:“這東西也沒問題,你也還沒吃過晚飯,爲什麼不吃?難道是……因爲食物不夠?”

    要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可不能由着性子只顧着自己。

    見薛冷玉實在心中疑惑難解,寧卿只得道:“冷玉,你是公主,寧卿如何能與你一起用餐。”

    薛冷玉還是不解,脫口而出:“那你不是……”

    話說到一半,硬生生的剎住,臉上又紅了一圈。

    如果寧卿只是個下人,這話還說的過去,可他的身份不是她夫君嗎?同桌吃飯總是沒有問題吧。

    寧卿臉上也帶了一抹笑意,搖頭道:“我只是公主夫侍,並不是正夫。與公主平起平坐,寧卿還沒有這個資格。”

    夫侍的地位,就相當於妃子,沒有特許,哪裏能夠與君王同桌。

    真是複雜的很,薛冷玉又咬了一口餅,慢慢道:“寧卿,我不管什麼資格不資格的,你若是一直這樣,只怕是我就改變主意不想再和你一路去莫國了。”

    寧卿面色一變:“冷玉,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自然不滿。”薛冷玉道:“我都說了,不管這公主的身份我承認不承認,我始終只是把你當成朋友,你若能接受我們這樣的關係,便什麼都好說。若你非要想着什麼君臣,什麼公主夫侍的,我寧可一個人自己找路回去。”

    這剩下還有好幾天的路程,要是始終對着這麼一個大男人小心翼翼,卑躬屈膝,那該是多麼難過的事情。

    寧卿無奈,心中卻是一抹柔和並着酸澀慢慢化開。她將他當朋友,他受寵若驚。可她心中卻無他,甚至沒有打算再接納任何一個男人,卻叫他如何能舒展心胸。幕淵女子,不說皇室,便是貴族大戶,也多有衆多夫侍,這一生一世只想守着一個人的,卻是鳳毛麟角,幾乎沒有。

    不禁有些嫉妒天牢裏的那個男人,有這樣的女子牽掛始終,夫復何求。

    寧卿緩緩的拿了一塊餅送進嘴裏,有些食之無味。可看了他不再堅持,薛冷玉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想着也許開始的時候他會不太適應,只要時間長了,自然也就能放的開來。

    寧卿爲了趕時間,便命兩名手下輪班趕車,日夜交替。那原本要四天的路程,在這樣的急行之下,竟是到了第二天的旁晚,就到了莫國的境內。

    而薛冷玉這兩天一夜,便在馬車裏吃了睡,睡了吃。實在無聊,白天撩起窗看看外面的風景,晚上便跟寧卿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到半夜。

    寧卿是個極規矩的人,雖然一直同處在狹小的車廂內,卻是規規矩矩的不曾有過半點逾距的行爲。晚上睡覺時,也是緊挨着一邊的車壁,就怕薛冷玉敏感多想,竭力和她之間拉出最大的距離來。只有在她熟睡中替她拉起踢亂的杯子時,那眼中淡淡柔情纔會無可掩飾。

    薛冷玉不知道這路程具體有多遠,再問了無數次的還有多久之後,終於等來了寧卿一句:“到了。”

    “到了?”薛冷玉精神一正,一下子坐的筆直。

    寧卿將撂起的車簾放下,笑道:“別急,只是到了莫國,離國都尚有些距離。今夜腳步不停,也要到明日天亮方纔能到。”

    “恩。”薛冷玉聽了這話,不知怎麼竟是有些輕鬆下來。

    經歷了這許多事情,她竟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再見殊離。更不知該怎麼向殊離說出自己這身份。

    心裏煩悶,不由靠在車壁上輕輕嘆了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