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90章 神奇之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90章 神奇之手字體大小: A+
     

    “冷玉,你願意再考慮。我自然求之不得。”寧卿的語氣,也稍微的輕鬆一點。

    他知道,薛冷玉其實一直都是個心軟的女子,力所能及的時候絕不會見死不救。她所顧慮的,很大一部分是自己這讓她無法面對殊離的身份,可這倒不礙,若是能夠助淳于王族渡過此劫,事成之後,他便是自己離開,死也瞑目。

    這樣好說話的寧卿總讓薛冷玉覺得心中有些愧疚,可是想了又想,卻真的不能便這麼的心軟應了。

    當夜無話,薛冷玉雖然折騰了半夜,卻也只是在天矇矇亮的時候淺淺睡了一會,只覺得剛閉上眼睛沒多久,便聽見寧卿在牀邊低低的喚她。

    猛地睜了眼轉頭,隔着牀幔能看出外面的天已經亮了,寧卿不知何時已經起了身,正垂手站在牀邊,臉並沒有想着牀裏看她,而是側45度角的向着門口。

    將帳裏發出動靜。寧卿道:“冷玉,該起身了。我們要儘早離開這裏。”

    “好,馬上起來。”薛冷玉知道不管何去何從,都要及時離開放好。好在昨夜睡覺也是和衣而臥,說是馬上起來,當真牀幔一掀便下了牀。

    屋裏,不知何時已備好了洗漱用品。薛冷玉便急急的將自己打理了。也沒在意寧卿是什麼態度,她哪裏能有這麼多想法,這洗臉刷牙有什麼需要回避不迴避的。

    薛冷玉收拾好自己,看這屋裏的寧卿,見他不知什麼時候起身已經悄無聲息的將自己收拾妥了,便道:“我們什麼時候走。”

    寧卿道:“這樣子走,只怕是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雖然昨夜手下來報,展風頌只在開始的時候派了人手,後來便並未大規模尋找公主,不過如今非常時期,還是一切小心爲好。”

    寧卿心理卻是有數,展風頌之所以沒有大範圍的搜尋,只怕是那玉已經到了手上,而且明白了那是塊什麼樣的玉。展風頌絕不是省油的燈,即然得了這樣一件東西,只怕不會善罷甘休。

    雖然心裏糾結不開,可這事情薛冷玉知道了也是無用,便也不打算說出來讓她徒增煩惱。

    薛冷玉昨夜見過了寧卿易容的本事,心裏十分的佩服,也覺得他說的有理,便聽話的在桌邊坐下。隨後見寧卿在一邊拿了各種奇奇怪怪叫不出名字的東西來。在她臉上開始塗塗抹抹的。

    也沒有用多長時間,寧卿便住了手,一邊在盆裏洗手擦拭,一邊道:“好了,這藥不會對皮膚有任何影響,到時候再用另一種藥水洗了,便能恢復成以前的模樣了。”

    薛冷玉伸手在臉上撫了,並沒有感到任何的異樣,一扭頭見屋裏有鏡子,趕忙跑了過去。

    銅鏡裏,照出一張不甚清楚卻絕對陌生的臉。那種在馬路上一抓一把,丟盡人海再找不到的臉。

    薛冷玉不可思議的摸摸,再將臉皮拽起來一些捏捏,直到自己實在是發現不了任何問題,方纔轉了臉對寧卿笑道:“寧卿,你真厲害,這易容易的,連我自己也不認識自己了。我還以爲易容都是拿面具往臉上貼的呢。”

    一直以來,薛冷玉便以爲這個年代所謂易容是像電視裏那樣的,找個什麼人皮面具的往臉上一貼,不用了再一撕。

    寧卿笑笑:“那樣自然也可以。不過整張的人皮面具貼在臉上,對皮膚傷害比較大。我這樣用藥物替你易的容,不過是維持時間比較短,每天需要修補。不過這也不妨,反正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馬車上,只是爲了以防萬一罷了。”

    寧卿在傾國傾城的時間雖然並不長,可薛冷玉那時便覺得他是個極妥帖的人。交給他的事情是讓人放心的,如今這時候,似乎也只能選擇信任他了。

    薛冷玉道:“這一路,就麻煩你了。”

    寧卿在薛冷玉身邊垂手站立:“爲公主效力,是寧卿分內的事情。”

    因爲薛冷玉從來不曾在皇宮裏待過,所以覺得別人爲她做事,便該有着一份感激之情。可是自小在深宮長大的寧卿,卻是覺得臣子服侍君主,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

    而薛冷玉禮貌的謝意,也讓他在心中略有不安中,覺得一絲淡淡的溫暖。

    薛冷玉看了寧卿無奈道:“寧卿,你不必這樣對我。即便我答應了你回到幕淵,我們之間也不必那麼拘謹。你知道的,不管如何,我始終當你是朋友。”

    寧卿卻不敢聽了便從,卻也知薛冷玉一時半會兒不可能改變,便不再繼續這話題,卻道:“冷玉,時候不早,我們啓程吧。”

    深宮生活薛冷玉不曾有過接觸,卻不知她可以大度讓寧卿與自己平起平坐,可寧卿身份。卻是不能有半點失禮。

    便是夫妻,卻還是君臣。

    薛冷玉也怕再被展風頌尋到,便趕緊點了頭,她如今這是一窮二白沒有什麼東西好收拾,擡腿便跟寧卿出了門。

    從後門出了院子,只見門口早已停了輛馬車,車頭做了兩個粗獷結實的男人,都是帶着頂帽子低低的壓在額頭,臉看的不真切。

    見寧卿出來,兩個男人一起跳下車轅,恭恭敬敬的對他道:“公子。”

    看了薛冷玉,臉伏的更低,卻是沒有喊什麼。想來寧卿的手下都隱隱的知道薛冷玉的身份,可是因爲寧卿沒有說明,也就不敢亂說。

    寧卿點了點頭:“啓程吧。從最近的路趕去莫國都城。”

    “是。”男人應了,其中一個上前掀起了車廂邊懸掛着厚厚的厚絨布垂簾。

    寧卿紳士的擡起了手腕讓薛冷玉扶着上車,薛冷玉卻是自己一拉車邊木杆,自己縱身便躍了上去,不禁道:“寧卿,你這樣,我真的不適應。”

    她是什麼樣子性格,什麼樣子行爲,寧卿能不知道嗎?還非得和她來這文靜做作的樣子。真是讓人吃不消。

    以往在傾國傾城的時候,可沒少見過薛冷玉跑跳蹦躂,寧卿無言的笑了一笑,自己也上了馬車,車伕在外將垂簾放好了,這才重新上車,繮繩在頭頂作響着空轉了一圈,馬車緩緩的前行。

    這車廂比薛冷玉以前坐過的都要寬敞柔軟,兩人坐在裏面,不但一點都不擠,反而寬敞的足以讓薛冷玉躺下來舒展開身子。

    “這馬車好大啊。”薛冷玉雖然自以爲見過世面。可是坐在寧卿的車上,卻還是忍不住新奇的左看看右看看。馬車的一邊,還疊放着兩牀錦被,考慮的真是十分周到。

    寧卿自己靠在馬車的一邊車壁,這比較是相對來說比較狹小的空間,孤男寡女的,怕薛冷玉會覺得不安。見她有些新奇的樣子,便道:“公主的車攆,如何能和民間的相比。”

    便是尊如沐王妃,她的身份又如何能與幕淵有着非同一般地位的長公主相比。

    薛冷玉瞭解的點點頭,在車廂裏舒服的靠着,和寧卿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話,說着說着不禁倦意來襲,漸漸的便有些睜不開眼了。

    昨夜奔波了大半個晚上,直到今早天色發白才淺淺睡去,她又不是鐵打的身子,如何能經得起這樣的身子。

    寧卿一腿伸直,一腿彎曲的靠在車壁上,車子行了一會,沒再見薛冷玉說話,扭頭一看,卻見姑娘已經半靠着閉上了眼睛。因爲困得很了,在車子有節奏的搖擺中,還發着輕微的鼾聲。

    眸中閃過一絲不捨,搖頭無聲的笑了笑,探過身子輕摟着她腰肢將她放平,隨即將錦被拉開,小心翼翼的替她蓋了。這才又坐回原位去。

    寧卿扭頭看了她沉睡的容顏,心裏慢慢泛酸刺痛。他想過無數次尋到與尋不到的結果,可是心裏卻是清楚的知道,他與公主之間,雖有夫妻之名,卻只是一種使命一種任務,也相信,自己必能循規蹈矩的守護完這一生。

    可如今,那些日子裏點點滴滴的相處涌上心頭,因爲一直知道自己身份而刻意保持的距離被拉開了一道小小的裂口。他竟是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還能心裏平淡無波的這麼繼續下去。

    心中從未的有過一絲煩躁,寧卿閉了眼,全力讓自己放鬆下來。揹負使命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可寧家先祖卻是用寧家整個家族安定爲代價立的誓言,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背板。

    薛冷玉在這一搖一晃中,一睡便是大半天。好在寧卿因爲和她有過充分的相處磨合,知道雖她來說,睡覺遠比吃飯要重要無數倍,所以也就由着她睡下去,並沒有喊她吃中飯的打算。

    不覺便到了晚飯時間,寧卿看了看尚在熟睡中的薛冷玉,不禁有些爲難,這樣只睡不吃,畢竟不是辦法。何況這白天睡了一路,晚上可該如何是好。

    寧卿看了手裏拿着的,是中午在集鎮上買的肉餅。他尚在叫醒與不叫醒之間猶豫,薛冷玉鼻子輕微動了動,已經睜開了尚有些迷濛的眼睛。

    “醒了?”寧卿見薛冷玉自己醒了,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好傷心,今天都沒有什麼推薦票,大家看我們卿卿這麼溫柔的份上,給我投些票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