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86章 誰能休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86章 誰能休誰字體大小: A+
     

    “原來是那塊玉。”薛冷玉心裏恍然,那玉原來有這那麼重要的用途,難怪這麼那麼晶瑩剔透,這麼看也不像是尋常人家能有的東西。

    寧卿放心不下,又叮囑了一句:“那玉可千萬要收好。”

    “恩。”薛冷玉應了一聲,便下意識的在胸前按了一下,那玉自薛母給她,便一直放在身上沒有動過。

    這一按之下,心裏不由一驚,停了腳步。

    “怎麼了?”寧卿急忙回身看她。

    轉過身去,薛冷玉連忙伸手進衣襟裏摸去,左摸右摸,可就是沒有摸到那塊日日不離身的玉。皺眉想了一想,恐怕是剛纔那在展風頌帳中時那一番折騰中,弄丟了。

    轉過來對着寧卿,薛冷玉苦着臉:“那玉丟了。”

    “丟了?”這消息對寧卿來說外乎是個驚天噩耗,吐出口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你說什麼?”

    薛冷玉兩手攤開:“丟了,不見了,找不到了。”

    寧卿急的失了鎮定,一把抓了薛冷玉的手臂:“什麼時候丟的?”

    見寧卿那麼着急的樣子,薛冷玉都不好意思掙脫他的手,只是道:“應該是才丟,如果我想的不錯,可能是丟在展風頌的帳裏了。剛纔……剛纔在我們拉扯的時候。因爲在這之前,那玉我一直貼身帶着的,一直都有感覺。”

    寧卿深吸了一口氣,腳步晃動,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回展風頌軍中去找。身形一晃,硬生生的止住腳步,又站住。

    薛冷玉心裏,竟是覺得十分的過意不去。雖然這事情她並不覺得自己有太大責任,可這畢竟是別人國家如此重要的東西。何況看着寧卿那臉上神色變得如此焦急,更是心中不忍。

    寧卿站住,想了想,又往外走:“冷玉,我還是將你先送到安全的地方。那玉,我會命人去尋的。”

    帶着薛冷玉回去,這不現實。可如今將她丟在哪裏都不安全,就算是玉尋回來了,人卻有了閃失,那也是無用。何況那展風頌也不是庸人,只怕片刻定能明白那只是調虎離山之計,這時候肯定已經回了主帳,薛冷玉說那玉佩丟在他帳中,只怕是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展風頌手中。

    那玉,別人不認識。如展風頌這樣處處關心時事證據的帝王,他如何能不認識。這到了他手上,只怕是想要拿回來,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雖然心裏對這玉弄丟非常的焦急,可是責怪薛冷玉的話,卻也說不出口,只得自己壓制了煩躁的心情,依舊帶着她往外去。

    薛冷玉見寧卿寧可丟下那塊在他說來那麼重要的玉佩,也要先安置好自己,雖然明白他這麼做,只是爲了效忠的國家,不過心裏,多少還是舒服。

    寧卿領了薛冷玉再沒走多遠,便出了林子。

    林子那邊,是個小鎮,這個時候,街上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連小貓小狗都看不見一隻。彷彿是個死城一般。

    薛冷玉跟着寧卿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心裏多少有些不安,不由的輕聲道:“這是哪裏?”

    “素遷。”寧卿道:“過了這裏,再往北走,沒有多遠便能離開韶吳國境了。”

    “恩。”薛冷玉隨着寧卿的腳步,看他的走的十分有目地,看來在這裏是早有準備的。

    寧卿帶了薛冷玉穿街走巷,不多時來到一處小巷裏的一扇門前。

    伸手在門上輕叩了,門裏隨即傳來腳步聲,有人在門後問道:“誰?”

    “我。”寧卿答道。

    那門吱的一聲便開了,寧卿和薛冷玉進了去,那人便趕緊將門再關上。

    “公子,您回來了。”那人畢恭畢敬的道,看了眼他身旁的薛冷玉,沒敢出聲。

    寧卿並不多說,只是道:“準備一下,明天回幕淵。”

    “是。”那人並不敢多問,只是應了。

    這是個不大的民宅,裏面只是很尋常的幾間平房,雖然並不貧寒,卻是也不顯得富貴。想來是爲了遮掩身份而特意做的。

    薛冷玉心裏暗道,既然以前薛冷玉的身份如此高貴,那麼作爲他的夫君,那身份自然也不會低。又是一直負責暗地裏尋找公主,只怕是皇帝這些年來對他的信任,那遠比任何一個高官大臣還要來的更密切。

    寧卿道:“冷玉,你隨我來。”

    寧卿這冷玉兩個字喚出口,倒也並不難過,因爲從第一次見面起,那麼長的一段時間,他便是喊得這個名字,也就習慣了這稱呼。

    薛冷玉隨着寧卿進了左邊一間的廂房,門外雖然破舊,門裏打開,裏面確是桌椅牀褥一應俱全,而且一眼望去,便知不差。

    進了門,寧卿便將門關上:“冷玉,離城門開還兩個多時辰,你再稍睡一會吧。今晚看你精神便一直不好。”

    薛冷玉現在有些驚弓之鳥,看了寧卿關門說睡,要是開始的時候說是自己的哥哥也就罷了,現在成了娃娃親的夫婿,這種情景,就不由得她不多想。

    可看寧卿站在門口桌邊,並沒有往裏走的意思,薛冷玉道:“那你……”

    寧卿道:“我讓人拿了被褥,睡在門邊即可。”

    寧卿如此坦然,薛冷玉反而心裏不安,看着這屋裏的擺設,頓時明白:“這是你的房間?那怎麼好意思?有沒有客房,我隨便睡睡就行。”

    “那怎麼行,哪有讓你睡客房的道理。”寧卿頓了一頓,道:“冷玉,你不必多心,雖說我們從小便是夫妻,但我知你才知道這事情,心裏必不太安心。我絕不會無禮的,你儘可放心。”

    薛冷玉被戳穿心事,但看寧卿那樣子果然是坦蕩蕩的沒有一點要靠近的意思,面上不禁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尷尬:“嘿嘿,我不是那個意思……”

    寧卿微微一笑:“不妨,你便是防着我,也是應該。”

    薛冷玉今晚被折騰的不輕,在牀邊坐了,只覺得身子都快要散架,靠着牀邊的柱子,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忽的想到什麼,又道:“寧卿,你說你不能休了我,是因爲我的身份嗎?”

    “是。”寧卿道:“公主身份尊貴無比,寧卿如何能有休了公主的資格。”

    薛冷玉眼波一轉:“那我休了你呢?應該沒有問題吧。”

    晚上應該還有,不過會很晚,大家可以先睡了,明天再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