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85章 休了我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85章 休了我吧字體大小: A+
     

    直到薛冷玉都快要醉死在那溫柔的目光裏。寧卿終於看的夠了,知道此地不是敘舊久留之處,伸手牽起薛冷玉的手,道:“我們快走,先離開這裏再說。”

    “好。”薛冷玉見寧卿行爲舉止沒有半分的輕浮,便由着他牽着往前走。

    月亮被樹蔭遮的半露半顯,林子中雖然枝葉間也有光芒照下,卻並不那麼明亮。微風輕拂,那些樹枝搖曳在林間投下倒影,林子裏,有不知名的小動物發出各種窸窸窣窣的聲音。

    薛冷玉剛開始的時候,因爲心裏緊張並沒有在意太多。深一步淺一步的走了些路,只覺得林子更深了,周遭都變得有些陰森可怖起來。

    忽然,不知是什麼動物在頭頂枝上叫了一聲,隨即一陣翅膀撲閃的聲音。

    薛冷玉沒有準備被驚了一下,差點便喊出了聲,腳下一個踉蹌,一頭栽了出去。

    好在寧卿是一直拉着她的手的,感覺到她身體失衡,手上用力往回一帶。轉過身來便將她帶進自己懷裏。

    伸手在薛冷玉背上輕拍,待她驚魂定了,方道:“有我在,別怕。”

    薛冷玉在那一下下全無他意的安慰下,心裏很快就安定下來,擡臉看了寧卿那俊美的不像話的臉,放輕鬆的笑道:“我這才發現,有哥哥真好。”

    “哥哥?”寧卿一愣,隨即柔柔笑道:“彩兒,看來對以前的事情,你真的記不得了,我不是你哥哥?”

    “不是?”薛冷玉更是一頭霧水,頓時覺得他握着自己的手便得怪異無比:“你不是說我是你要找的人嗎?那你不是我哥哥,是什麼人?”

    寧卿笑着搖頭:“我說是找自己的妹妹,那只是爲了掩人耳目。寧卿何德何能,哪有資格做你的哥哥。我是你的夫。”

    “夫……”薛冷玉這一驚,真是驚的幾乎都要忘了呼吸。

    她一直知道寧卿是有夫人的,而且他夫人,還是幕淵很有勢力的人。雖然聽他提的不多,可是提到的時候,卻是處處帶着敬意,而他確實也非常的注意自己的行爲,從來不肯其他姑娘有過多的接觸,所以在薛冷玉的心中,他一直是個非常專一的丈夫。

    可誰知現在,寧卿居然對她說,他是自己的夫?

    薛冷玉尷尬的笑道:“寧卿。別開玩笑了,這地方,本來就夠陰森了……”

    這話說的,本來陰森的地方又平白無故的暗了一些。

    寧卿嘆了口氣:“這樣事情,寧卿不敢開玩笑。”

    薛冷玉直勾勾的盯了寧卿半天,確實沒有在他臉上看出一絲一毫的虛假,一時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居然是已婚的消息。小心翼翼放了他的手,離開一點:“寧卿,我一時接受不了。”

    шωш ✿тт kдn ✿¢〇

    寧卿倒是一如既往的性子溫和,點了點頭:“我知道。若是忽然有人告訴我這麼一個消息,我可能也接受不了。不過,這是事實,我七歲的時候,便是你的夫。”

    “七歲?”薛冷玉苦笑,原來還是娃娃親,不由道:“那我那時多大。”

    按寧卿說的,薛冷玉四歲的時候便走時了,那那時,她纔多大?

    寧卿笑了笑:“兩歲不到吧。”

    天啊,這薛冷玉豔福也真是不淺,兩歲的時候便有了這麼一個帥的要命的夫婿。可是現在,這該這麼辦啊?難道跑去跟殊離說,自己不但是嫁過人的,而且現在尚有老公還在,殊離要是知道了這消息,怕是要氣的背過去。

    可看寧卿的表情,這話還真不像假的,這年代的指腹爲婚的多,娃娃親也是正常。

    薛冷玉試探着道:“寧卿,你看,就算我相信你說的話,我們雖然是有過婚姻關係,不過大家那麼久沒見,也沒什麼感情。你知道的,我和殊離,我們也有了婚約。要不……你休了我吧。”

    反正她是被休過一次的人,也不在乎多拿張休書。

    “休了你?”寧卿面上,浮出一絲苦笑:“彩兒,我休不了你。”

    自從認了薛冷玉便是自己要找的人,寧卿便一直喊她彩兒,薛冷玉不禁道:“這彩兒,便是我從前的名字嗎?”

    寧卿點了頭:“淳于彩,是你的名字。”

    “淳于彩?”薛冷玉唸了一遍,只是覺得這姓比較奇特,聽着淳于兩字,想必是個複姓,可她知道的複姓,只侷限於慕容司馬諸葛什麼的。

    隨即便問道:“那我,該是什麼人?”

    寧卿的神色嚴肅起來:“彩兒。你是幕淵王朝的長公主。若是再找不到你,幕淵王朝,只怕就要易主了。”

    薛冷玉的眼睛在聽了寧卿這話時瞪的極大,這一天連着受了這麼多驚嚇刺激,幾乎有些承受不住了。

    寧卿知道一個普通女子一下子知道了這許多的事情,一時卻是難以相信。便放柔了聲音:“彩兒,我們先離開這裏,這事情,我路上再慢慢向你解釋可好。”

    想想只能這樣,薛冷玉無力的嘆了一聲:“寧卿,你能先向以前那樣喊我嗎?你喊我彩兒,我總覺得這裏還有個看不見的人存在。”

    這個時候這個環境,說不出的可怕。

    薛冷玉再跟着寧卿往前走,一邊聽這寧卿將這一切娓娓道來,卻越聽越是覺得寧卿所說沒有半絲做假,越聽越是心驚,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原來這幕淵是這並立的幾個國家中的一個,便是開始在沐王府的時候,那些小廝閒聊中說起的那個男女皆可稱王的國家。這國家之中有個奇特的風俗,皇后所生的第二個孩子,不論男女,皆是皇太子皇太子,如無意外。便可繼承皇位。

    而長子或者長女,卻是國家的精神領袖,類似於祭祀那樣的職責,傳說裏有着保佑國家風調雨順,和平富足的能力。有着桃花印記的王族長子在每二十年一次的祭祀慶典中,主持大局。若是慶典順利,便證明老天認可王朝統治,接下來的二十年裏平安無虞。若是反之,那麼國家必定會再起干戈,有改朝換代的危險。

    薛冷玉彷彿聽神話一般聽寧卿將這事情一件件的說起,聽的是時驚時嘆:“這些事情。是真的嗎?”

    “真的假的,早已無從查起。”寧卿道:“只是這習俗傳了幾百年,又有哪屆的皇帝敢不放在眼裏。何況這事情本身也是一種精神上面對百姓的安撫,如今幕淵朝中,一直有股潛伏的勢力蠢蠢欲動,若是待到三月之後的祭祀之時,長公主不能出面主持的話,只怕會失了民心,這朝中局勢,便難以維持了。”

    朝廷各種勢力的鬥爭,薛冷玉不太明白,可是想了卻道:“有這麼嚴重嗎?這長公主不是都失蹤了十幾年了嗎?難道大家就那麼篤定能在祭祀之前找到。要有人想發難,爲什麼要等到那時?”

    寧卿苦笑:“你十四年前被人擄走,這消息便一直封鎖到現在。朝中人都是隻知道長公主深居簡出,不喜見人,根本就不知道你走失的消息。”

    “這樣也行?”薛冷玉訝然:“按你說的,這長公主是朝中如此重要的人,消失了十幾年,難道也沒人發現。”

    “有人發現又如何?”寧卿道:“便是有人起了疑心,難道有人敢強闖公主殿。再說這事情一直一來保守的極好,而那些人也不過是心裏懷疑,也不敢冒暴露的危險區揭這祕密。只是這祕密,到了祭祀之時,便再也瞞不住了。”

    薛冷玉不禁道:“那有何難?長公主四歲走失,這些年都沒見過外人,想來也沒有人知道她長的什麼樣,到了祭祀時候,你們隨便找誰頂替一下不就行了。”這年頭又沒有什麼的DNA之類,是公主不是公主,難道還有人敢說個不字。

    這樹林並不多深,說話間已經能看見隱隱到了盡頭,林子那頭,是一片光亮。

    寧卿加快了步子,想去拉着薛冷玉的手讓她走的快些,可是手指微伸,想着她剛纔的排斥,還是握在了身側。

    薛冷玉卻還想着自己剛纔那想法實在可行。不知道爲什麼他們還如此執着的要找自己,不禁又問了一句:“那樣難道不行嗎?這人海茫茫的,要不是完全湊巧,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寧卿看了她一眼,他無數次的想過,若是能再見,淳于彩會是什麼樣子。想了無數種可能,卻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刁鑽特別的女子。而她心中,卻又早有了心愛之人,自己這身份,只怕是尷尬了。

    見薛冷玉還等着他答覆,寧卿道:“若是有這麼簡單,那就好了。可有時候不相信神蹟是不行的,那祭祀的祭臺上,那採集天地福氣的神器,只有每隔二十年那個固定的時辰,由長公主佩戴着九天玉珏,方能舉起映照出萬道華彩。時間地點東西,一樣也少不得。”

    “九天玉珏?”薛冷玉道:“那是什麼。”

    寧卿撥開低低垂下的枝葉,領着鑽了過去,一邊道:“便是薛大媽給你的那塊玉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