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84章 久別重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84章 久別重逢字體大小: A+
     

    只爲了引開他們的注意力。那自然是有別的目的。

    冀行和隗裕見展風頌變色奔回,也不敢怠慢,急急的跟在他身後。

    今夜夠亂的了,這要是展風頌再出了什麼事情,那真是他們百死難恕其罪。

    幾個起落便到了主帳,展風頌腳步片刻都不停,一把掀了簾子,帳內,卻已經是空空蕩蕩的不見人影。

    牀榻上,還如剛纔走時的那般混亂。

    冀行和隗裕皆是神色一變:“薛姑娘她……”

    展風頌冷了面孔:“傳令下去,派人去找。”

    “是。”翼行忙應了便要出去。

    “等等。”展風頌又道:“找到人帶回來即可,千萬不要傷了她。”

    翼行愣了一愣:“是,微臣明白。”

    翼行領命出去,展風頌走進塌邊,低頭望了凌亂的牀褥,眼前浮現起那曼妙身姿,心中竟是一陣的無力,便是將她找了回來,又該如何去面對。

    嘆了一口氣,在牀榻邊坐下,手撫在被上。只覺得微微的一涼。

    只覺得手掌觸上一塊冰涼質感的東西,展風頌轉了頭將那東西拾了起來握在手心。

    展風頌手上放的,竟是薛母給的那塊小時候被塞在襁褓中的玉佩。

    這事情,也就是在第一次見到薛冷玉的時候,聽他們說起過,那時候還不熟悉,自是沒有盯着別人東西看的道理,再後來,這玉便一直放在了薛冷玉的身上,她沒有在意,別人也就連想都想不起來。

    想來是剛纔的掙扎中,不小心遺失了在牀上。

    展風頌託着那玉佩,只覺得流光溢彩不可方物,這竟是塊如此晶瑩剔透的美玉。便猶如那俏麗的女子。

    展風頌心裏有些傷感,觸景傷情,不禁看的那玉佩,有些癡了。

    再看一眼,心中某處猛地一驚,站起了身:“隗裕。”

    “是。”隗裕見展風頌情緒低落,也不敢出聲,便垂手站在一邊,直到聽得展風頌喚他,方纔應道。

    “你看這玉……”展風頌平託了那玉,眼中神色神色有些凌厲。

    隗裕定睛看了,吐出的聲音裏,竟然是有些顫抖的:“皇上……這是……”

    展風頌將那玉在手中握的緊緊:“冷玉一個山村女子,竟然能有如此魄力胸襟。能有那樣的鎮定和手段,果然不是常人。”

    隗裕道:“薛姑娘自己,只怕是也不知道。”

    “不妨。”展風頌眯眼一笑:“替朕準備聘禮,去向幕淵女皇提親,朕要她的長公主爲後。”

    隗裕愣了一愣:“皇上,這樣……”

    展風頌面色淡然:“有了這玉,便是要她半壁江山,只怕幕淵女皇也不得不答應,何況,只是兩國的聯姻。這對她,也無壞處。”

    “是。”隗裕低頭應了。心裏無奈,這事情,只怕是糾纏不休了。

    展風頌得知了這樣一個驚天消息。薛冷玉那邊,卻還尚在雲霧之間,見寧卿縱馬疾馳不敢有半點緩和,她便也不敢說話,雖然心中有諸般疑問卻也不急在一時。

    還從來沒有在如此疾奔的馬上坐過,薛冷玉緊摟着寧卿柔軟的腰身,兩手在他身前相握,生怕自己一時不慎便掉了下去。

    寧卿有如何不怕,雖然不得不策馬疾奔。去是一手挽了繮繩,另一隻手按在她相握的手腕上。開始的時候,薛冷玉還略有遲疑,可是卻很快發現他絕沒有其他想法,只是單純的此時情形緊急,怕是她有什麼不安全,便也就由着他握住。安全面前,卻是沒有那麼多矯揉造作。

    人家冒着如此危險來救你,難道還計較什麼男女授受不清?

    也不知奔了多久,也不知奔了多遠,薛冷玉只覺得手臂都有些麻木了,終於忍不住試探着道:“寧公子……”

    “叫我名字便好。”寧卿道。寧公子這樣稱呼,他如何受得起。

    薛冷玉不明就裏,便道:“寧卿,你怎麼來了?”

    寧卿這人,雖然也相處了一段日子,可一直的感覺卻是冷淡的很。不像展風頌那樣的溫和陽光,也不想殊離那樣的冷漠冷酷。他的冷淡,是種非常有禮貌的拒絕。何況關係也並不多密切,所以薛冷玉對他,也不過是相識而已,並沒有太多接觸。

    寧卿不答,馬轉過一道急彎,稍微的放緩和了步伐,這一陣疾奔,離展風頌的營地,少說也有了幾十里路。

    此時已是出了草原,沒有進城,薛冷玉並不知道寧卿走的是什麼路線。只是覺得這一路樹木多了起來,似乎是進了一片樹林。

    寧卿讓馬在林子裏停下了腳步,放開薛冷玉的手,先是自己下了馬,隨即將她抱了下來。

    薛冷玉踩上實地,心裏頓時安穩了許多,再看寧卿那張陌生的臉,怎麼都覺得心裏不踏實,這樣的黑燈瞎火的陌生地方,再跟這樣一張沒有一點熟悉的臉面對面,實在沒有什麼安全感。

    寧卿看了薛冷玉的神色,心裏明白,笑了一笑,背過身去,在臉上不知怎麼的抹了,再轉過來,又成了那樣傾國傾城的面孔。

    當真是變魔術一般的神奇,在薛冷玉的驚詫中,寧卿並不急着解釋,而是在馬屁股上大力的拍了一掌,馬匹吃痛,嘶鳴了一聲便朝外奔去。

    “馬匹目標太大。”寧卿道:“穿過這林子,那邊便是一個小鎮。等到了那鎮子。有我們的人手在那邊,到時替你改了容貌,我們再走。”

    看了這是預謀已久的了,薛冷玉快被無數的問號砸死,仰了頭正要問這是爲什麼,寧卿手臂一舒一手,竟是摟着她腰將她攬進了自己懷裏。

    這動作來的太快,薛冷玉還來不及轉過神來,身子便被緊緊壓在他懷裏,一手扯鬆了她外袍衣帶,再放開。便自她肩上將外袍拉開。

    肩上一涼,薛冷玉根本想不到寧卿會忽有此舉,呆了一呆,肩上已是一片冰涼,他的手掌,撫在她肩上,一冷一熱。

    薛冷玉心裏大駭,用力掙了出來,心中火起,想也不想便是一個耳光揮了過去,只聽一聲清脆響聲,這一巴掌打的正中,寧卿的臉稍微偏了一篇,很快的又轉過來看着她。只是摟着她的手臂,卻是鬆了開來。

    白皙面上,頓時浮現出一片紅暈。

    他的膚色,在男子中本就顯得白皙,薛冷玉這一個耳光雖然力氣並不多大,可卻是驚駭之下也並不輕。

    薛冷玉一掌打出,退了一步,飛快的拉起自己肩上衣服緊緊裹着,怒瞪了寧卿,卻是說不出話來。

    寧卿此時的神色,卻似在努力抑制這自己的情緒激動。直直瞪着薛冷玉的眼,有驚喜,有不可置疑,看的薛冷玉心裏發毛,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寧卿終於回過神來,長長呼出一口氣,又再伸手,在她要挪步子之前將她捲回懷裏。卻在她的掙扎中輕輕嘆息道:“彩兒,我終於找到你了。”

    “彩兒?”薛冷玉愣了一愣,隨即停止了亂動。寧卿這一聲嘆息,實在是太過哀傷沉重。他的手臂雖然不可逃避的摟着薛冷玉的腰背,可卻只是緊緊的將她按在懷裏,那感覺……

    薛冷玉心中猛地一動,想到他剛纔迫不及待的拉開衣服看自己的肩上。不禁的聲音一顫:“寧卿,該不是……”

    “是的。”寧卿將下巴抵在她頭頂柔順的發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認識了這麼久,我在傾國傾城也見了多少女子,卻怎麼都沒想到要找的那個人,竟然會是你。要不是你失蹤之後,我派人去照顧了薛大叔他們,從他口中無疑得知你並不是他家親生的女兒,我還真是沒有想到這事情竟然是那麼巧合。”

    “爹和娘怎麼樣了?”薛冷玉忙道。

    雖然展風頌說是替她留了消息,可是見不到人畢竟心裏不安。

    “都沒事。”寧卿並不願意放開她,只是道:“我聽薛大媽說了收養你的時間,正好和你失蹤的時間極爲吻合,便心裏生了疑慮,又在薛家找到了他們尚留着你幼時穿的衣物,便片刻也不敢耽誤的趕來了。幸好……你沒事。”

    寧卿的懷抱緊的有些讓人窒息,薛冷玉稍微動了動想要離開。可是卻能理解他尋見自己多年不見的親人,這是怎麼樣的激動與欣喜,也不好動作太明顯。

    這男人,畢竟和這身子有着血脈相連的關係。寧可可的靈魂,便是能佔着這身子,難道還能傷害了她的親人?

    寧卿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將她自懷裏推開一些距離,在月色下仔仔細細看了她的臉,直到看的薛冷玉有些變扭的側過臉去:“寧卿,你又不是沒見過我,別這麼看。”

    便是知道寧卿此時看他完全是在看自己的親人,可這感覺也太奇怪了。

    “我找了你十四年。”寧卿卻不由的伸手輕輕扭過她的臉,不容她離開:“真沒想到,當年那隻會惹事搗蛋的小丫頭,竟是長成了如此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薛冷玉面上微微的一紅,原來有哥哥,是這麼好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