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69章 暗傳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69章 暗傳消息字體大小: A+
     

    展風頌已經習慣了薛冷玉只要稍有曖昧便逃的遠遠。也不計較,依舊坐回桌邊去,便是人不在宮中,也還有事情需要處理。而且薛冷玉回來時,見他和葉藏幾人和一本正經的說着出兵什麼什麼的,雖然聽的不真切,卻是知道也有正事。

    展風頌畢竟不像自己,很多事情想當然的便那麼做了。他們宏觀大局,運籌帷幄,還是許多事情還是需要謹慎處理。

    而薛冷玉自己心裏也有數,自己不過是佔着些小聰明出些小主意,正真行軍作戰的大事,是幫不上忙的,也就不插嘴不多問。

    省的那些人本來看禍害的眼神裏,又多了看奸細的感覺。

    展風頌再對她笑了笑,知道她會自己能找事情打發時間,也就不去管她。如今薛冷玉雖然對他心中提防的緊,可是這個時候,若是她當真的時時纏着自己相陪,倒也是爲難事情。

    兩人便這麼各自忙了一會,士兵送了飯來。便就吃了。

    展風頌是戰場上過了數個春秋的,習慣了在晚間要各處親自的去巡上一巡,便拿了頭盔道:“朕出去看看。”

    薛冷玉擺擺手:“恩,去吧。”

    展風頌笑了笑,感覺她像是個等丈夫回家的小妻子。心情竟是十分的好起來。

    正要走,想起了什麼,展風頌探頭向外說了幾句,一時有人搬了簡易的屏風進來,隔在帳篷的一頭,再過了一會,又有人擡了水,拎了大桶進來。

    薛冷玉看着奇道:“這是做什麼?你要洗澡?”

    “是給你洗澡的。”展風頌道:“草原上風沙大,昨夜隨便擦了擦,知道你身上就不舒服。今天又在外面忙了大半天,這個天畢竟熱了,男人們能隨便找個地方冷水沖沖就好,你怎麼方便。”

    薛冷玉心裏倒是十分渴望,可是還是道:“不用那麼麻煩的,隨便打盆水,我也擦擦就行了。我又不是那麼講究的人。”

    薛冷玉時時的提醒自己,如今人在軍中,能將就的便將就,可不能那麼計較。便是展風頌能由着自己,也不該給他多添事情。

    展風頌笑道:“也不是多費事,你就不必多心了。跟着朕這一路,已經委屈你了。”

    “那倒沒什麼。”展風頌如此,薛冷玉反而不好意思起來。要說辛苦也是有的。可是展風頌對自己,已經夠照顧的了。除了騎了大半天的馬有些累之外,倒是也沒什麼。

    展風頌笑了笑,帳外有士兵道:“皇上,魏大夫來了。”

    “恩。”展風頌道:“進來。”

    薛冷玉看了帳外,一個四十來歲的細瘦中年男子掀了門簾進來,先是對着展風頌跪下磕頭:“草民見過吾皇萬歲萬萬歲……”

    “平身吧。”展風頌道。

    “謝皇上。”魏大夫起了身,又對薛冷玉恭恭敬敬的躬了躬身:“給薛姑娘請安。”

    “不必不必。”薛冷玉連忙擺手,她這算什麼人啊,可沒資格受別人的拜。

    魏大夫從身上拿了個小木盒,恭恭敬敬的遞給展風頌:“皇上,這是您要的藥。這個溶在水中沐浴之用,可以活血解乏,消除疲勞。”

    “恩。”展風頌接了盒子,打開。那木盒有半個手掌大小,裏面是種白色的藥膏,打了開來只覺得淡淡清香撲鼻。

    展風頌用手指挑了一點藥膏仔細的看了,確認沒有問題,這才遞給薛冷玉。

    展風頌道:“這是朕讓大夫準備的活血止乏的藥膏,一會沐浴的時候溶在水裏。”

    “恩。”薛冷玉不知展風頌能如此細心,接了暖暖應着。

    魏大夫道:“薛姑娘。這藥膏不能先放,要等身子暖了,再溶在水中,這纔有效果。”

    “知道了。”薛冷玉道。再看了盒中白玉似的膏藥,味道也十分好聞。

    交了東西,魏大夫便告退了出去。展風頌雖然不想離開,卻是知道這不現實,便又囑咐了四周士兵好生看守,自己也就出去了。

    薛冷玉一人待在帳中,看着那桶冒着熱氣的水,總覺得心裏有些不安。畢竟沒有牆沒有門,只是這幕天席地的地方圍了一個布罩,萬一有展風頌闖進來呢?

    想了想,自己覺得好笑。展風頌若是有什麼不軌念頭,何必如此費事?這麼一想,心裏反而寬了,轉到屏風後面,除了衣衫搭上屏風,跨進木桶。

    靠上桶壁,將身子沉在水裏,只露了小半個肩膀在外面,不由舒服的嘆了一口氣。

    勞累了一天之後能洗個熱水澡,是多麼舒服的一件事情。

    薛冷玉眯着眼泡在水裏,身子懶懶的,泡了一會,想到魏大夫送來的藥,便探了身子自凳上取了,打開盒子,伸了手指進去挖藥膏。

    那藥膏十分的柔軟。入水即溶,薛冷玉聞着那淡淡藥香只覺十分受用。將那盒子裏的藥膏挖了個乾淨,抹着盒壁,卻覺得手指似是觸到了不屬於木頭的感覺。

    奇怪的拿了那盒子在燭光邊看,這不看不打緊,薛冷玉這一眼,卻看的皺了眉。中間那木盒壁上,緊緊貼着一張薄薄的類似於透明的紙,紙上,隱隱約約的能看見有字。

    薛冷玉奇怪的將那細細貼着木盒的紙拿了出來,仔細的辨認這上面的字,這不看不打緊,一看之下,竟是心都要跳了出來。

    只見那薄如蟬翼的紙上,刻着淡淡的字跡劃痕,寫的竟然是“殊離命我來救,常來醫棚。”

    薛冷玉這一眼看的,只覺得瞬間亂了呼吸,身子都有些顫抖了。不敢相信的再看了一眼,橫平豎直的依舊是那些字,並不是自己眼花。

    薛冷玉呆了一呆,心中一時狂喜起來,半響。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心裏想的卻是,他沒事,至少他如今是安全的。不但是安全的,而且還能有能力來救自己。

    展風頌的話,她雖是信的,可是沒有見到人,畢竟心裏不安。

    握着那紙條,薛冷玉心跳如擂,平靜了一會,將紙條湊在燭火邊。那隻紙條本身就薄,瞬間便連灰燼都沒有留下一點。

    重新靠在桶壁,卻是兩種心情,也沒有察覺到水是冷是熱,便這麼亂七八糟的想着。

    總算薛冷玉如今經歷了這許多的事情,不再是白紙一張,狂喜過後,漸漸的冷靜下來,心中便不由得起了一絲疑慮。這魏大夫說他是殊離派來的,可是空口白話,可不能便這麼相信了。萬一他是李炎的人,退一步說,是展風頌敵人派來的,那可怎麼辦?

    如今在展風頌身邊,雖然也不見得安全,可是也沒有危險。

    薛冷玉心裏糾結,各種可能各種勢力在心裏一一排除,不妨時間已經過了很久。

    展風頌轉了一圈回來,並不進帳,而是等在帳外。隱隱約約的能看見燈影下的浴桶,桶檐上,靠着個腦袋。能想像的出,薛冷玉如今是多麼愜意的泡在水中。

    周圍一圈士兵都不敢向帳上看一眼,紛紛手持兵器看着正前方的草原。

    展風頌在外等了一時,只着那帳壁上的投影,雖然其實什麼也看不到,卻依然覺得心中煩躁不已。又等了一會,仍不見薛冷玉有動靜,擔心她便這麼睡了過去,不禁開口道:“冷玉……”

    這一聲喊,見沉靜在自己思緒中的薛冷玉瞬間驚醒。隨即打了個冷戰,這水,早已經冷成這樣了。

    展風頌見那帳上影子被她一喊之後打了個抖,隨即逃一般的跳出了浴桶。不禁嘴上一笑,果然是洗的睡着了。如今才知道水變得冰涼。

    冷水……也好,自己是該洗個冷水澡了。

    “別進來啊。”薛冷玉聽見展風頌在帳外的聲音,急忙道。一邊胡亂的擦拭了身子。套上衣服。

    “別慌。”展風頌柔聲道:“朕不進來。”

    沒穿衣服的感覺就是不安全,儘管展風頌說他不進來,薛冷玉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套上了衣服。轉過屏風,拿着毛巾擦了頭髮,這才定定的道:“進來吧。”

    聽見薛冷玉喚他,展風頌這才進了帳。看她早已是穿的整整齊齊,雖然心裏早知道,還是有些失望。不過那笑臉紅撲撲的水潤一片,倒也是難得看見。

    薛冷玉心裏有鬼,看着展風頌的笑容也溫和了許多,展風頌愣了愣,不由道:“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薛冷玉不解。

    展風頌笑了道:“這個時候,你應該是蹬着朕纔對,這麼今天心情這麼好。”

    感覺像是被拆穿一般,薛冷玉臉上頓時有些不自在,咬着脣瞪了展風頌一眼:“我……我剛纔泡的舒服,心裏開心,對你笑笑也不行啊?非要的天天瞪你你舒服?”

    “那倒不是。”展風頌笑道:“只是有點受寵若驚。以爲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能出什麼事情?”薛冷玉側臉擦了頭髮,躲開他的視線。

    這這,以爲自己已經磨練的足夠心裏堅強了,怎麼在他面前還是緊張。生怕是一個不留神,就被他發現了自己的祕密。

    展風頌見她那咬着脣笑罵的樣子,又是剛剛沐浴過後,只覺嫵媚異常,只看得心都軟了一塊。

    推薦朋友作品:

    穿越抑或重生,大夢醒來,是該慶幸還是惋惜?

    期待你一起來感受細水長流。

    雖然末末知道不太可能,還是好希望能進粉紅票前二十

    大家支持一下吧,有票的親親賞一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