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62章 想看隨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62章 想看隨便字體大小: A+
     

    揉了一會兒,感覺到腿上肌肉漸漸的放鬆了下來。展風頌才放開,換了另一隻腿,又如法炮製。

    薛冷玉見展風頌並無他心,也就由着他去揉去捏,反正腿上痠痛,這一番揉捏下來,舒服了許多。

    半響,才放開她另一條腿,展風頌轉過臉對着牀道:“躺下。”

    “啊?”薛冷玉一愣,不明白他說出這話。

    展風頌再看了薛冷玉一眼,知道眼前這女子也是倔強的很,好言好語說了沒用,索性不再解釋,伸手拉了一角堆放的薄被,抖了開來。完全不讓她有思考的餘地,便將她按在塌上趴着躺了,被子一揚,展開覆在身上。

    薛冷玉現在倒不甚怕,只是心裏不明白,隨即掙了掙,又哪裏抗拒的了肩上手掌壓覆的力量。只能勉強的側了腦袋讓自己不被枕頭悶死。

    “喂。你又要做什麼?”薛冷玉氣惱他總是獨斷獨行,雖然處處爲自己考慮,可是沒有一點選擇餘地,也是惱人。

    一手按在她肩上不讓她亂動,下一刻,另一隻大手便按上了她的腰。雖然隔着被子又隔着衣衫,可是仍叫她一下子紅了臉。

    “別動。”感覺被子下面的人弓起了腰身,展風頌連忙的按着她的背讓她平平的躺着:“你是不是想明天腰都直不起來?”

    薛冷玉無奈無辜的扭頭看着展風頌,她現在確實是腰痠背痛的,可這還不是給他害的。現在倒是來做好人。

    只有這個時候,展風頌方覺得自己力量上有如此優勢,是多麼好的一件事情。

    心情不錯的笑了笑,見她掙脫不了,在軟墊上趴的安穩聽話了,才撤了按在背上的手,自腰身到肩背,一路揉捏起來。

    及時的推拿疏散之後,即使明天仍免不了會有不適,也會好許多。想自己以前,第一次跟着行軍的步伐,強撐了一天之後,那連着的幾日裏,身上肌肉刺痛的都不能觸碰,一碰,便想跳起來一般。

    薛冷玉趴在軟墊上,享受着展風頌的按摩,心裏嘲笑自己大驚小怪。這便是自己在往日裏見過最正常不過的推拿。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至於那麼大驚小怪的嗎?免得弄得展風頌本來沒什麼意思,硬是給她這表現,弄出了什麼意思。

    “舒服嗎?”展風頌見她身子軟了下來,便知她不再變扭。

    “還行。”薛冷玉眯着眼道:“早知道你手法這麼棒,我就在傾國傾城裏開個按摩院了,讓你給那些姑娘按摩按摩,也能多賺些銀子。”

    這個時候了,她惦記的竟是幫她多賺點銀子。展風頌真是無語,有意的加大了手上力度,如願以償的得來她一聲哎呦。

    “你要掐死我啊?”薛冷玉不滿的要起身,又被按了下去。

    展風頌淡淡道:“現在不用些力氣,你明日更痛。”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薛冷玉癟了癟嘴。好漢不吃眼前虧,不跟他計較。早知道他這個時候自己被他欺負的不能還手,當初就真的開個男風樓,將他哄了去給自己賺錢。先報仇再說。

    展風頌不知道她這些邪惡的心思,只是看她不和自己再鬧,眼睛裏卻是精光直閃,這多日的經驗來知道她心裏想的準沒好事,嘴角不禁一絲苦笑。

    這姑娘。雖然做起正事來讓人側目,可是胡鬧起來,那想的事情也都讓人無話可說。

    揉了一會,下人送了晚飯過來,行軍在外伙食自然不比宮裏,不過展風頌身份不一般,自然也不會差到哪裏去,兩人便在帳內吃了。

    一時下人來收了餐盤之類,展風頌也站起身來,道:“冷玉,你先休息,朕要出去巡巡。我這帳外,有不少士兵守衛,安全不必擔心。我就在這附近。一時便回。”

    “恩。去吧去吧,,不用管我。”薛冷玉還在想着兩人一起入睡難免尷尬,聽他說要出去正是求之不得,連忙得道。

    展風頌笑了笑,也不計較她巴不得他趕緊離開的態度,想了想道:“你也別急着歇,自己身子,還有哪些地方痠痛的多揉揉。要不肌肉僵了,明日起來更痛。”

    薛冷玉愣了愣,這不是能揉的地方都揉的差不多了嗎?

    展風頌一笑,也不解釋,彎腰鑽出帳篷。仔細矚了外面巡邏的士兵幾句,這才自去忙碌。那些地方,莫說薛冷玉不會讓他去碰,便是讓。他也不敢保證自己可以心無雜念的不想不動。

    薛冷玉兀自在想展風頌那話的意思,站起身來活動了活動了一下,猛地紅了臉。

    不動時沒有感覺,這一下地才發現,這大腿和臀部都酸的很。而那都是自己絕不會讓展風頌碰的地方,再想了他出去時的那一笑,只覺得說不出的戲謔。

    狠狠的在心裏罵了千百遍,薛冷玉還是聽話的在自己大腿內側使勁揉着,肌肉痠痛她又不是沒有試過,有一次在學校開運動會的時候,平日從不運動的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地方,竟然報了個一千五的長跑,咬着牙跑了最後一名之後,第二天連下樓都得扶着扶手,那滋味,實在不好受。

    直到捏的手都軟了,薛冷玉才重新靠着軟墊,抽了自己帶的書,想看着催眠趕快睡了。

    只覺得光線一亮,門簾被掀開。以爲是展風頌這麼快便回來了,薛冷玉剛擡頭看了過去,卻見門簾瞬間又被放下,一張臉在帳外飛快的又被遮掩住。

    “誰?”薛冷玉警覺的道。

    雖說展風頌在身邊的時候。她沒有什麼安全感。可是他不在身邊了,這帳外便是黑暗幽深的荒地,絲毫也不熟悉,那恐懼感更是強烈。

    門簾一放,隨即又被拉開,葉藏戴着頭盔卻仍顯得斯文的頭探了進來。

    剛纔來找展風頌有事商討,根本就沒有想到他帳中如今多了一個女子。因爲他們多少年並肩作戰,彼此關係熟悉無比,便直接掀了門簾要進,待看到薛冷玉驚訝擡起頭來時,不禁的猛然想起。連忙的縮了回去。

    縮回去後,聽見薛冷玉那一聲喝問,不禁眸子一暗,又掀簾探了進去,卻沒有將簾子掩上。

    在他看來,薛冷玉畢竟是展風頌的女人,掩了門再同處一室,實在不妥。

    薛冷玉冷眼看了葉藏走進帳來,在離門不遠的地方站了,冷眼上下的審視着自己,不由道:“葉將軍,有什麼事情?”

    葉藏笑了笑,那笑容,透着一股書卷氣,卻並不和睦:“我隨皇上征戰這許多年,從未見過對什麼女子如此特別,心裏好奇的緊,所以想來看看。”

    知道自己在他們心中不是什麼好人。薛冷玉看葉藏那夾雜着一絲輕浮一絲不屑,卻又因爲禮貌而客氣的眼神,心裏不快,卻又根本無從解釋。

    怎麼說,向他訴苦其實自己也不想這樣,自己根本也不是展風頌的女人。不說他會不會相信,這樣在手下面前駁展風頌的臉面,薛冷玉卻是知道也是不妥。

    就算她如今再生他的氣,那也是人民內部矛盾,不會沒輕沒重的在軍隊中做這種丟人的事情。

    心裏無奈,薛冷玉索性坦然的坐回塌上,拾了丟下的書,擡頭對葉藏也笑了笑:“隨便看。”然後便不再理他,面無表情的自顧低頭看書。喜歡看,你便看個夠吧,被多看幾眼,又不會少塊肉。

    葉藏微微一愣,倒是真沒有想得薛冷玉竟是如此的淡定。嘴裏噙了笑:“薛姑娘……你當真是個特別的女子。”

    “多謝誇獎。”薛冷玉道:“葉將軍也不差。”

    這話,完全沒有一絲感情色彩,薛冷玉更是連頭也沒有擡一下。純粹是禮尚往來。

    葉藏正要再說話,還未張嘴,門外一暗,一個高大的身子彎腰進來,隨即愣了。

    “皇上。”葉藏一下子收起了調笑的神色。

    展風頌皺眉打量了他,再看向軟墊上看書的薛冷玉:“什麼事情?”

    葉藏道:“屬下有事來稟皇上,卻見到薛姑娘一個人在此,便跟薛姑娘隨便聊了幾句。”

    展風頌疑惑的目光看了薛冷玉,後者恩了一聲,算是認可。

    忽略葉藏不友好的態度不談,事情基本就是這樣了。

    展風頌點了頭:“有事出來說吧。”

    他心裏有數,知葉藏雖然是個心思縝密,手段老道的人。可是對自己一向忠心,如果只是想試探薛冷玉一番,只怕是言語之間,不一定能討到便宜。

    薛冷玉見兩人也未走遠,便在帳門口低聲的商量了一番,心裏也不在意。

    待到葉藏離開,展風頌重新掀了門簾進來,見薛冷玉還在看書,便道:“晚了,睡吧。”

    薛冷玉如今最挺不得的,便是這個睡字。特別是從展風頌口中吐出,再正經的語調也讓她心裏七上八下。

    展風頌卻沒想那多,心裏有事,一邊動手脫了鎧甲,一邊暗自思索。

    喚士兵端來熱水,先擦了臉,也不避忌薛冷玉,揹着身子拿毛巾探進衣襟裏,在身上隨便的擦拭了一番,便走向牀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