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56章 堆積如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56章 堆積如山字體大小: A+
     

    薛冷玉還沉浸在自己的長嗟短嘆,唏噓不已中。有些渾然的隨着展風頌回了寢宮,卻是被那壯觀的場面嚇了一跳。

    進殿的地方,不知何時擺了一張大桌,桌上左右前後,高高堆起了一疊疊的摺子,竟將那桌子放的,只剩了一個人剛好手肘靠着的大小。

    WWW▪ ttκa n▪ ¢ ○

    薛冷玉一腔悲天憫人的情緒,剎時間都被那一桌子的東西給佔了去。一臉驚異的走了過去,隨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打開來便看。

    見薛冷玉進了大殿便直奔奏摺,拿了在手打開便皺着眉看了下去,滿殿的宮女侍衛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要知道,自古以來,歷朝歷代都嚴禁後宮參政,怕是紅顏禍水,亂了朝綱。

    就算是他們知道薛冷玉如今定是展風頌極寵愛的女子,可這奏摺是國家大事,又豈是女子可以參與的。後宮之中,便是皇后至尊,參了政事,那也是大罪。是可以直接罷黜的。

    薛冷玉不是生在這個朝代,沒有那麼多警覺,只是看了那堆積如山的摺子心裏好奇,便上去拿了一本展開來看。這不看還好,看了之下,眉頭糾結的恨不得打成麻花。

    不認識的字,也就罷了。可是有些,即使都是認識的字,連在一起,卻硬是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意思。

    好歹以前也是堂堂一個大學生,如今到了這時空,本以爲自己多了幾千年的知識應該無所不能更有優越感纔是,可是如今看個奏摺也看的不明不白……

    奏摺?薛冷玉被自己這念頭驚了一下,燙手似地將摺子扔回桌上,連忙的扭頭去尋展風頌。卻不妨他已站在自己極近的地方,唬了一跳,隨即乾笑道:“那個……我不是故意看你東西的,我什麼也沒看懂啊。”

    便是薛冷玉再沒有概念,一時反應不過來。此時看了周圍侍從宮女那一副副慘白的臉,也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這奏摺可是相當於國家機要文件。莫說自己是個外人,便是這宮裏的人,除了展風頌,也沒有別人有這權利去看。

    薛冷玉臉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字不識?還是意思不懂?”

    薛冷玉苦笑:“說實話,字也不太認識,意思更是不懂。”

    展風頌想了想:“無妨,你要是願意,朕可以慢慢教你。以你聰明才智,想來這些東西對你並不難。”

    薛冷玉雖然有許多字不認識,可是就往常來看,連詞斷句卻是順暢不已,而且在很多時候,還能夠出口成章,出口成詩,讓人不得不另眼相看。怎麼也不像是沒有學識的女子。

    薛冷玉不由的皺了眉,指着那一桌子道:“這些都是朝廷的奏摺?”

    展風頌點點頭,難道這還不明顯嗎?

    “那你讓我隨便看?”薛冷玉抱怨道:“要是我萬一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怎麼辦?我可不想被殺人滅口。還是你吃準我什麼都不認識……”

    展風頌的眉眼,緩緩帶了一絲笑意:“江山……朕都能拱手。還有什麼……是不能讓你看的。”

    又是這個該死的話題,薛冷玉擰着眉,望了展風頌要說話,卻是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和他竟是已挨的極近,不安的略退了一步,已然抵上身後的書桌寬檐。

    心中有些驚慌的再擡頭來,只見那俊臉赫然的已在面前。

    展風頌微微向前傾了身子,兩手按着桌邊,將薛冷玉困在身前,環在自己臂彎之內。

    “冷玉……”展風頌凝神望着面前那絕美容顏,低聲道:“朕說了,在這裏,你不需要有任何顧忌。不需要那麼小心翼翼的。”

    那眼神中認真的神色,讓薛冷玉不禁的心跳停了一拍,隨即飛快的反應過來,伸手猛推向他胸前。要將他推離自己。

    展風頌本不欲讓,想再逗她一逗。耳邊傳來門外細碎的腳步聲,知道是下人送了中飯過來,便順她推的力道讓開了一邊。看她飛快的跑遠了幾步,咬着脣怒氣衝衝的看他。

    展風頌眸中笑意更濃,徑自走到另一張桌邊坐下,揚手招呼:“來,吃飯了。”

    薛冷玉實在是想不到,那冷着臉說弒君殺兄的男人,在自己面前竟然是如此的死皮賴臉。要是展風頌對她,也如對其他人那般冷酷無情,那倒也罷了。自己也能狠下心來對他。可是如今,雖然他時時的散發着霸道,時時的帶了一絲輕浮,可那眼中始終溫和不散的情意,卻是灼的她有些心疼。

    愛一個人愛的如此苦,如此盡力,展風頌雖然臉上有笑,可是心中,想來也是苦的吧。

    看着展風頌笑得溫暖,薛冷玉心中更是糾結,不知道該怎麼才能不傷害的開解了這心胸。慢慢踱到桌邊,伸手接了他遞來的碗,默默吃飯。

    昨天晚飯吃的早,又是迷藥剛醒怕有不適,所以只吃了些清淡的清粥小菜,早上聽了展風頌那一段經歷嚇得三魂去了兩魂,也沒有多吃的下。如今這個時候看見了一桌子的飯菜,倒是真的覺得餓了。

    展風頌並不急着自己吃,倒是不停的夾了菜到她碗裏。薛冷玉擡頭看了看他,也不推辭,低頭吃了起來。

    薛冷玉心中暗自打算,如今這情形,放了自己,只怕是沒那麼容易。爲難自己,應該也不會。既然如此,倒不如安安心心的待着。等時日久了,等他相信了自己對他確實無心,想來再勸他放手,也容易一些。

    見薛冷玉吃的坦然,展風頌也含了笑意,不多時的,幾碗飯便下了肚。這段時間,除了沒好好休息,又何嘗安安穩穩的吃過一頓飯。

    展風頌如今身份,畢竟是一國之君,便是自己再不注意飲食,下人也不敢怠慢。宮裏御廚,自然是百裏挑一的手藝,展風頌又吩咐了按着薛冷玉的口味來做,這頓飯,倒是這些時日來,吃的最可口的一頓。

    兩碗飯下肚,吃飽了,薛冷玉放下碗,舒服的輕嘆了一口氣。

    “飽了?”展風頌斜睨她,自己也放下碗來。

    “恩,好久沒吃的那麼舒服了。”薛冷玉接了宮女遞的溼巾,擦拭着嘴角油跡。

    展風頌笑道:“朕這宮裏的御廚,做的菜,還合你口味吧。”

    薛冷玉撇了撇嘴:“心情不好,吃什麼都不好。你見過有人覺得牢飯好吃的?再山珍海味,還不是如同嚼蠟?”

    沒有自由,想走不能走,這不是坐牢,是什麼?

    展風頌無奈:“冷玉,有皇帝陪着坐牢的,古往今來,你也是第一人。”

    “那我真是榮幸之至。”薛冷玉道。不知想起了什麼,臉色一變,眉心擰起,再看了桌上那堆積的奏摺,又緩緩的舒展開來。

    “展大哥……“薛冷玉難得的再這麼喊他。

    “恩?”展風頌有些受寵若驚:“冷玉,什麼事?”

    “那些……”薛冷玉嘴角向桌子上努了努:“那些都是你要批的奏摺?”

    展風頌點頭,不解她的意思。

    薛冷玉關切道:“怎麼會有那麼多事情呢?”

    展風頌解釋:“如今國家方定,事情自然是多一些。比如官員任免,重大案情,有些地方旱澇災害,有些流民趁亂鬧事,等等等等,只要是下面官員上的摺子,都少不了要一一看過去。其實正常是沒有這麼多的,只是這些日子各種事情繁忙,積了幾日的,自然就多了。”

    薛冷玉聽的點頭,畢竟這管理的是一個國家,事情多,也難免。又道“那這麼多事,又不能假手於人,你得忙到什麼時候啊?”

    展風頌不禁笑道:“冷玉,你這難道是在關心朕?”

    “就算是吧。”薛冷玉也不否認,心裏雖然想法亂轉,臉上卻是一本正經。睜着眼睛說瞎話的本領,她歷來是有的。

    展風頌見薛冷玉難得關心,不管是真是假,還是想了想認真回答道:“這也沒有一定。若是都是好解決的,一個白天加一個晚上,也許就批完了。若是裏面有些疑難雜症,也許還要召了大臣進進宮一起商討,再有結論。”

    “做皇帝真是辛苦啊。”薛冷玉由衷的感慨了一聲。

    “做昏君並不辛苦。”展風頌笑道:“辛苦的,是做個名君。若不然。日日只管花天酒地,左擁右抱就是,這些事情,儘可以丟給下人去做。”

    薛冷玉眨了眨眼,笑看着他:“我知道你一定是個明君。我雖然現在看你很不順眼,卻也不能毀了你名聲。快去批奏摺吧,我去休息一會,要是晚上,你要通宵,我陪你。”

    這麼好?展風頌實在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置信的望了她:“冷玉……你……”

    “別瞎想。”薛冷玉擡手阻止他的猜疑:“我只是單純的比較欣賞你作爲一個皇帝的勤奮罷了。沒有其他的意思。”

    從她臉上,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想法,展風頌便道:“這事情枯燥無味,不用你陪。倒是這些日子,朕都不能陪你四處去走走,看看這韶吳的風景,心裏還真是十分的內疚。”

    “沒事沒事。”薛冷玉笑道:“正事要緊。這風景什麼時候看不行。”

    心中暗自想着,最好是和殊離成了親之後,度蜜月的時候大江南北的去逛一逛,那就完美了。這年代那些山山水水的,應該還沒有被人爲的破壞過,還有着最自然的完美。

    受不了薛冷玉如此的體貼,展風頌眯眼看了她,總覺得很不真實。

    “你這人也奇怪。”薛冷玉不滿道:“體貼也不行了,非得橫鼻子豎眼的跟你說話嗎?我想陪你通宵,你倒是要不要啊。”

    展風頌是打死也不相信薛冷玉會突然轉這一百八十度的彎的,不過不管爲了什麼,她既然這麼強烈的要求了,也沒有推脫的理由。反正又不是沒跟她熬過夜,傾國傾城開業那陣子,還不是說起來大家一起忙,可到了最後,哪次不是抱了薛冷玉回房安頓好了,自己再回來忙活。

    想着那時,雖然也有距離,薛冷玉對他,卻是低聲笑語的,展風頌心裏溫馨,面上神色便不由的柔和起來。

    薛冷玉見他不出聲,不耐催道:“喂,你倒是說話啊,好不好啊?”

    展風頌回過神來,趕忙點頭:“,求之不得。”

    “這還差不多。”薛冷玉放心的點點頭:“那你快去忙吧。不用管我了。我去午睡一會。”

    展風頌也確實惦記着還有一堆事情處理,便也由着她。看她轉進了內室,放下門簾,才靜了靜,坐到桌後處理公務。

    看了幾張摺子,都不外乎是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視線不由的飄向室內,彷彿想隔着牆透視了裏面一般。展風頌暗自笑着搖了搖頭,難怪歷來帝王要有後宮三千,這心,若是系在了一個人身上,確實是再難平靜。

    便是如今這種時候,他明知道有諸多要事。可是心裏那一處,卻是始終一抹笑容揮散不去。

    展風頌收回視線,臉上淡淡一抹酸澀,嘆了口氣。逼着自己集中精神處理公務。權利的頂端,這位子坐的,雖是痛快淋漓,卻也太累。

    這江山。她若真的想要,給了不妨。只是這樣辛苦事情,又如何捨得讓她。

    薛冷玉進了內室,放下簾子,偷偷回頭望了一眼,聽展風頌依然坐在了桌邊翻起了摺子,不由的長長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不是她要想太多,實在是有了今天上午的教訓,讓她不得不想到晚上。

    昨夜展風頌斯文,是因爲還想在自己面前保持形象。今日可不一樣,話已經說得那麼明白,事情也做得到位。薛冷玉可說什麼也不相信,今夜他還會那麼老實本份,君子守禮的在塌上睡一晚上。

    就算他很認真的說絕不碰她,可這個時候,薛冷玉實在是對他沒有辦法全心的去相信。男人,便是再信守承諾,一言九鼎,有時候,畢竟是衝動的動物。

    薛冷玉皺眉搖了搖頭,對如今這境地,一點辦法也沒有。脫鞋上了牀,放下紗簾,閉上眼睛數綿羊。

    至少現在睡好了,晚上精神些。儘量遠離牀這敏感的地方,也能讓他少些不健康的思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