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42章 要你着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42章 要你着迷字體大小: A+
     

    既然打算做了,那可不是以前在自家,做個一點自己吃吃開心。這是要在傾國傾城和新葉茶莊兩處上櫃的東西,而且一旦受歡迎,需求量也許會挺大,靠薛母一個人,便是再技術嫺熟,也不可能。

    禹菲應了,便急急的去後院找人。這個時候正是午休,除了有客人在的少數不再院中,其他人員倒是齊全。

    趁着禹菲去找人的空擋,薛冷玉也對薛父交代了一下新葉茶莊的裝修事宜,小安將他們畫的詳細的圖紙拿來放在桌上,薛冷玉便一一講解着。

    薛父是個資深的木匠,傾國傾城裝修的時候也來看過,很多地方只要一說便明白。倒是殊離,很多地方覺得不可思議,搖頭嘆道:“屋裏放鞦韆,冷玉,你這茶樓,也真是新鮮。”

    薛冷玉笑:“這有什麼新鮮的,又不全是鞦韆,不過是牆邊放上兩個類似鞦韆懸吊着的椅子。你們男人不坐,活潑的小姑娘,像是宮裏柏大人的女兒,肯定喜歡坐鞦韆吃糕點,又新鮮又有趣。”

    殊離自是見過柏蓉,想想薛.冷玉的話有理,點頭笑道:“那倒也是。只因爲做生意的基本都是男人,所以自然也就站在男人的角度考慮事情。特別爲小姑娘準備的事情,還真是沒有。”

    而在有的家庭,小姑娘的錢,卻也.不比男人少。就像是柏蓉那樣的女孩子,若是有什麼東西能入得了她的眼,再大的價錢,眼睛也不會眨一下。姐妹們一起出來逛街遊玩,自然也是揀新奇的去處。

    又聊了一時,該叮囑的也都差.不多了,禹菲也帶了三個挑出的姑娘過來,殊離和薛父便去新葉茶莊看現場量尺寸,再找了熟識的工人,一起去買材料,準備開工。別的倒好,只是羅十三看了殊離隨和的跟着薛父後面幫忙,心裏大大的吃驚了一下。

    再知道薛父是薛冷玉的父親,知道了殊離所以才.會如此相待,心中對薛冷玉之心,便更是驚訝。

    要知道,像殊離和薛父這樣地位懸殊的兩人,即便.是翁婿關係,那也是上下有差。絕不可能是殊離跟在薛父身後的。

    薛冷玉留在傾國傾城,和薛母以及選出的姑娘.一起研究其新的高點品種。

    要說吃,薛冷玉.是不輸給誰的。可要說做,就不太行的。不過抱着沒見過豬,也吃過豬肉的想法。將所有自己覺得能做糕點的蔬菜水果一併的嘗試了,折騰了幾日,倒也做了些像模像樣的東西出來。

    小安還在忙着培訓,薛父在新葉茶莊管裝修,殊離王府裏有事,得空時便去幫忙。王府裏的人都知道了殊離的未婚妻子是王府裏曾經的下人,如今是傾國傾城的老闆,還知道了殊離對這個未婚妻子寵溺極深,愛戀至極。雖然心裏難免有時有些不屑,卻是礙於殊離的身份和一貫的冷酷,加之沐王妃如今和薛冷玉的關係匪淺,便沒有人敢說半句閒話。

    在沐王妃面前,李沐有時也會無意間問起薛冷玉的事情,聽了種種,心中難免驚異。不過此時物是人非,倒也沒有再起什麼念頭想法。殊離與他,畢竟多年相處,以往還擔心他過於冷淡,如今見了他得遇所愛,心裏也便安心。

    又是一日下午,殊離有事剛從王府回來,也不用前臺通傳,早已是熟門熟路的進了後院。到了薛冷玉門前,只聽裏面嘰嘰喳喳的聲音不斷。

    想來是裏面有人,殊離舉手輕敲了門。

    “來了。”裏面清脆應了一聲。

    很快的門便打了開來,探頭出來的,是院裏的一個小姑娘,殊離見過卻喊不出姓名。

    小姑娘不假思索的開了門,看見門口站着殊離,愣了一愣,然後是一聲尖叫,啪的一聲,利落的又大力將門關上,將殊離關在了門外。

    然後門裏,是一陣混亂的聲音。夾雜着各種不同年輕女性的聲音。還能聽見薛冷玉的聲音在喝,別吵都別吵,慌什麼啊。

    就在門一開一關的那一瞬間,殊離一眼看見屋裏至少有七八個姑娘,圍着薛冷玉外室的圓桌,桌上放了一堆東西。

    這是在做什麼,殊離眉心一皺,提高了聲音:“冷玉,你在嗎?”

    別是出了什麼事情。

    喊了一聲,頓了頓,沒得到回答。殊離臉色一暗,上去便要推門,手剛安上門板,門吱的一聲又開了,這回是薛冷玉伸了頭出來,門卻是隻開了條縫,她一個身子正好將裏面擋了嚴嚴實實。

    “在幹什麼呢?”此時高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根本就不用墊腳那麼明顯,殊離的目光飄過薛冷玉頭頂,正好可以看見屋內,卻是看了一眼,沒有看的太清楚。

    桌上似乎是堆了一堆花花綠綠的布,不過屋裏姑娘們的臉色,卻是都紅紅的,十分奇怪。

    薛冷玉一看殊離奇怪臉色,連忙的伸手推他:“快回屋呆着去,男人不宜。”

    殊離更奇怪了,還想再問,薛冷玉手上卻是用了力,面上討好的笑道:“乖嘛,快去。我一會就去找你,對了,你桌上有我們下午才做的一盒糕點,吃吃看好不好。”

    最吃不消薛冷玉的撒嬌,殊離無奈的搖頭回了自己房間。這幾日他倒是都沒在傾國傾城過夜,一來是王府有事,二來薛父薛母住了下來,兩人也不敢太過親密,畢竟尚未成親,免得老人看了心裏不快。

    殊離離開,薛冷玉重新關了門,屋裏的姑娘才都鬆了一口氣。

    薛冷玉搖頭笑道:“看看你們都這點出息,怕什麼呢。這些就是衣服,很正常的女人穿的衣服。又不是讓你們現在穿着。都臉紅成這樣。”

    姑娘們一陣竊笑,有個膽大的回了一句:“老闆,殊公子是你相公,你自然好意思。”

    薛冷玉好笑好氣,無奈的搖頭。她雖然一直努力在姑娘們面前裝出嚴肅的樣子來,可是天性使然,這時間一長,沒有什麼正事的時候,大家還是嘻嘻哈哈的不怕她。相比而言,對殊離的畏懼反倒多些。

    “行了,你們別鬧了。”還是禹菲站了出來,笑着道:“今天也差不多了,把自己的衣服拿好了,都回去吧。”

    “是。”姑娘們笑嘻嘻的應了,拿了自己的衣服,跟薛冷玉道了別,這才三三兩兩的回自己這住處。臨出門時,還小心翼翼的往院裏張望了一番,確認殊離不在,才放心的走了。

    薛冷玉朝禹菲笑笑,自己選的這個助手,倒是真的貼心。

    “我也去忙了。”禹菲道:“明天便是新品發佈了,我還要去廚房再巡一遍。”

    “好,你去吧。”薛冷玉看着禹菲走了,自己便關門想去殊離房裏,想了想,臉上一紅,自己笑了笑,回到房中窸窸窣窣的換了身衣服,這才又出了門。

    她和殊離,好幾日都不曾親近過了。薛父薛母總是在院裏,殊離的舉動便越發正經了,連摟摟抱抱的,機會都少。

    推開殊離房門,見他正坐在桌邊看着閒書。沒事的時候隨身帶本書看看,這是殊離的習慣。薛冷玉還總是不時的笑他,分明四肢發達,卻總還想裝成文化人的樣子。

    見薛冷玉進來,殊離放了書在一旁,笑道:“你們剛纔在屋裏做什麼呢?一個個笑得賊頭賊腦,姑娘們臉紅的,都可以染布了。”

    薛冷玉只是抿着嘴笑不回答,轉了話題卻道:“這糕點,好吃嗎?”

    殊離桌上,放了個不小的托盤,托盤上,放了兩個愛心型的糕餅,外面奶白色的酥皮,有一個已經被掰了開來,露出裏面金燦燦的陷來。掰開的那個,可以看得出被略咬了幾口,少了一半。

    “不錯。”殊離實話實說:“比前幾日做的那些,好吃多了。”

    殊離不喜歡吃甜食,再是覺得不錯,也只是略嚐了幾口,不過這在薛冷玉看來,已經是非常好了。因爲開始那幾天做的各種東西實在是太難吃,嘗的疏離小安幾人幾乎是到了看見糕點就跑的地步,如今新的品種問世,殊離竟然還肯吃上幾口,薛冷玉心中,已是非常欣慰了。

    薛冷玉拿了殊離咬過的那個,也就着咬了一口,自我感覺良好道:“確實不錯,我們今天上午出爐的這些,味道都很好呢。這是綠茶核桃陷的,不是很甜,纔拿來給你嚐嚐。”

    薛冷玉略彎着腰在桌邊吃綠茶核桃酥,天熱衣領不高,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還解了領口的兩粒釦子,這一彎腰,便露出一抹潔白的頸項,精緻的鎖骨。

    殊離的眼神,瞬間炙熱起來,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啞聲道:“冷玉,你母親呢?”

    這個時候,薛父必然還在新葉茶莊,可是薛母卻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薛冷玉咬了口餅,甜甜蜜蜜的,隨口道:“出去了,說是村裏的一個鄰居生了個男孩子,要去賀喜。我便讓人陪着一起去了,恐怕要吃了晚飯纔回來。好像爹晚上也會從新葉茶莊直接過去。”

    Www. тTk ān. C O

    也不知道是因爲自己開了這傾國傾城,還是薛父薛母在石墨村的人緣就是好,這都搬出來有一陣子了,還大老遠的送了紅蛋過來。害得薛母好一陣嘮叨,直想把他們的婚事提前了,好儘早抱外孫。

    這麼說院裏沒人?殊離眼神閃過房門,薛冷玉進來的時候,似乎是隨手帶上了房門。

    “冷玉……”殊離低低喚道。

    “恩。”薛冷玉已經吃了個糕餅,正在第二個上布上密密的牙印。

    殊離壞壞一笑,伸手便摟了她的腰,將她圈在自己懷裏坐着。

    “幹什麼啊?”薛冷玉被這一驚嚇,差點丟了手裏的餅,不由的抱怨道。

    “別吃了。”殊離拿開她手裏的糕餅放在桌上,一手轉過她的臉按向自己,湊上去輕舔她嘴角碎屑,無比煽情的道:“冷玉,我們……好久沒……”

    薛冷玉並不想躲避,這麼些天保持着距離,她也想和殊離親近些。只是殊離這動作太曖昧,她還是不由的紅了臉,想着剛纔換的衣服,臉上更紅,心裏卻是壞壞的一笑,親吻間,無意的仰了頭,殊離的吻,便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雪白的頸項,再一路往下,呼吸漸粗,將近胸前,卻頓了一頓。

    “怎麼了?”薛冷玉不耐的扭了扭身子,明知故問。

    親熱過幾次,薛冷玉身上那些衣物,殊離也是熟悉了不少。現在是夏季天氣有些炎熱了,通常褻衣外面便是外衫。可如今外衫挑開,殊離腦中猛地炸響,薛冷玉今天,竟是沒穿褻衣。可裏面也不是空蕩蕩的……

    “這是什麼?”看了半響,殊離雖然熱血上涌,卻還是發出了疑問,手指挑起她肩上絲綢細帶,滿目疑惑。

    薛冷玉外衫裏面,穿了件很是奇怪的……東西,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正好裹住那兩團*光,要死的是,那東西在胸前並不如褻衣布料般這麼直直的垂下,而是因爲身後細帶的原因,將那兩處豐盈向中間擠壓,讓薛冷玉本來並不很豐滿的胸前,頓時波濤洶涌起來。

    一時間,溝壑縱橫,頓顯凹凸。

    這樣景色,足以讓任何男人失去理智。殊離雖是心裏疑惑重重,卻是忍不住的手已經撫了上去。

    薛冷玉笑着抓了殊離的手:“好看嗎?”

    “何止是好看。”殊離幾乎帶了一點呻吟,腦中猛地一亮:“冷玉,這便是你說明天傾國傾城做活動,要推出的衣服嗎?這衣服也未免……”

    薛冷玉一笑:“還有好看的,你不許動……”

    殊離聽話的一動不動,那眼中卻是赤luo裸的燃着激情。

    薛冷玉看着殊離的眼神,咬了咬脣,壯着膽子,自己伸手緩緩解了腰間繫帶,長袍敞開半攏着身子,彎腰緩緩褪了襯裙,殊離目不轉睛的看着,這一眼,幾乎是連呼吸,都要停滯了。

    “好看嗎?”薛冷玉將脣瓣咬的滴血一般,尚有些扭捏的看向殊離。愛侶間的親近,本沒有什麼羞澀的,何況是愛戀至深的男人,她便喜歡看他爲她着迷的樣子。也願意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現在他面前。

    祝姐妹們3.8快樂,希望多多投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