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37章 男主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37章 男主人字體大小: A+
     

    裏暗自佩服,這薛老闆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本事,找了這許多英俊有氣質的男子來替她賣命。這展風頌,寧卿,個個都萬里挑一的美男,小安便是年紀小些,卻也是眉清目秀,假以時日,定也是個俊俏小生。

    殊離忍不住道:“冷玉,雖然我知道你這店很正規,可是聽你喊着姑娘們,總是覺得……”

    “總覺得我是開青樓的?”薛冷玉笑:“其實我自己也有這感覺……不過我這姑娘們可都是清白人家,你可不許亂打主意。”

    當初招人的時候,便注意了長相,要的就是看起來賞心悅目,所以她這傾國傾城的姑娘們,還真是不會輸給誰。

    殊離苦笑:“兔子不吃窩邊草,我便是有那樣的想法,也萬不敢在你的地方亂來。”

    “你還敢有那樣的想法。”薛冷玉瞪了眼,咬牙低聲道:“仔細我剝了你的皮。”

    真是熟了便潑辣起來,殊離搖頭苦笑,卻愛極了她那霸道樣子。他從來不信若是喜歡一個人,能由着他在別的女子間周旋。能夠看他找着三妻四妾,卻笑臉相迎。

    姑娘們還沒出來,樓上腳步匆匆,小安連跑帶跳的衝了下來。直衝到薛冷玉面前,也不及和殊離招呼,先道:“薛姑娘,你總算是回來了,沒事吧。”

    “你們殊大人回來了,我還能有事嗎?”薛冷玉笑道:“只有你在嗎?”

    自己這一失蹤,寧卿不好說,展風頌想是該急壞了。

    “恩。”小安道:“寧公子剛走一會兒,展公子……展公子是今天上午走的,也沒說去了哪裏,只是留了封信給姑娘,說是姑娘看了,自就明白。”

    薛冷玉疑惑的皺了眉:“信呢?”

    “信放在姑娘桌上。”小安飛快道。

    薛冷玉點了頭,心裏雖疑惑,可是想他即是留了信,自會說清楚事情,也就不急。

    嘰嘰喳喳的聲音由遠及近,嘈雜的腳步聲從後廳傳來,門簾掀起,嘩啦啦的走了一羣姑娘出來,穿着一色的衣裙,留着一樣的髮式,連高矮個頭,都是相似。

    殊離看的一愣一愣,他昨日前來,不過是在前廳找了展風頌,隨後便去了辦公室說話。便是見了幾個姑娘,也是前廳迎賓之類有限。哪裏想到這後面,還有這許多風景。

    姑娘們齊齊的站了幾排,對着薛冷玉齊聲道:“薛老闆好。”

    那笑容,都是一樣的露着八顆牙齒,看起來自然親切。

    轉臉看殊離驚愕的神情,薛冷玉不禁得意道:“怎麼樣?沒見過這陣勢吧。”

    殊離老實搖頭,確實沒見過。便是王府裏的下人,甚至宮裏的宮女太監,也不能有這般整齊的。便是衣着髮飾有這般整齊,笑容有這般整齊,也不能給不給人那樣溫馨的感覺。

    薛冷玉再轉過來對姑娘們道:“這兩日我有事不在店裏,辛苦大家了?今日,介紹一個人給大家認識。”

    薛冷玉話音剛落,姑娘們開始還老實的目光,便齊齊的移到了殊離身上,然後是一陣不敢表現出來的驚歎之聲,展風頌陽光,寧卿溫和,可這男子,卻是周身散發着一種冷清之意,雖是玉樹臨風,那風,卻也有着三分寒意。

    薛冷玉看殊離面上習慣性的一抹寒意,不禁小聲道:“笑一個,別把我的姑娘們嚇到了。”

    也不知是會嚇到姑娘們,還是會嚇到自己,殊離心裏微微一嘆,卻不得不笑道:“在下殊離……”

    薛冷玉接道:“殊公子不是來我們店裏做事的,他是……他是傾國傾城的男主人,大家對他,便像對我一般即可。”

    姑娘們愣了一下,隨即明白。原來這殊離,是她們老闆的男人。不禁的紛紛笑着道:“是,薛老闆。”

    姑娘們心裏隨即恍然,難怪看薛冷玉和展風頌之間的關係一直是若即若離,雖然人人都能感覺出展風頌對她的感情,可卻是沒有一點回應。原來薛冷玉,早就有了意中人。而她這心上人,也是如此出色的公子,絲毫不在展風頌之下。

    小安聽了這話,嘴角更是揚的高高。一直以來,他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有着什麼樣的事情,可是卻知道薛冷玉對殊離,還有那麼一番若即若離,至少沒有很明確的承認兩人之間的關係。

    早在初識的時候,小安對薛冷玉有那麼一絲的崇拜,便是因爲薛冷玉對殊離的拒絕。能拒絕殊離的女子,在他看來,也並不多見。

    而如今,卻是知道殊離終於守的雲開見日出了,不禁心裏爲他高興。他看殊離,似兄似師,他能尋到如此佳人爲伴,他也從心裏高興。即使在知道薛冷玉是嫁過之人的時候,心裏有着那麼一段驚愕,可是他是從小市集混跡的,看多了種種人情世故,心裏喜惡,從來只看人不看身世,更無論是過往經歷。

    姑娘們一時的散了,各自三三兩兩的回了後廳,只留下禹菲在身邊候着。她們雖然心裏都有百般好奇,可是卻沒有人敢私自討論什麼。這還是小安定下的規矩,老闆的事情,是由着隨便討論的嗎?

    習慣了每次在店裏看見展風頌的溫和笑意,薛冷玉始終有些放心不下,想着回房看看他究竟留了些什麼。便道:“殊離,你晚上……要回王府嗎?”

    “不用。”殊離道。

    王府和傾國傾城,不過是幾百米的路程,若是有事,自然會有人召他。自己隨是李沐親隨,又不是貼身小廝,若不是有什麼事情,衣食起居,總不至於都脫不了他。

    “那晚上在我這兒睡吧。”薛冷玉脫口而出,隨即想咬了自己的舌頭。

    這話聽了,怎麼都不是那個意思。特別是此時兩人已有了進一步的關係,更像是邀他上牀一般。

    三人聽了都是一愣,小安想笑不敢笑的歪臉看了別處。禹菲臉上一紅低了頭,殊離卻是脣角漾開笑意:“求之不得。”

    今天晚上,薛冷玉便是趕,他也是死皮賴臉要留下來的。何況她主動的留了,那豈不是正中下懷。

    見殊離那得意樣子,薛冷玉一笑,握了他手:“去我房裏坐坐。”

    殊離笑容更盛,正要點頭,卻聽她有揚首對站在一邊的禹菲道:“去院裏替殊公子安排一個客房,日後殊公子可能會常來此過夜。”

    “是。”禹菲應了,便先行告退。因爲薛冷玉並沒有介紹說是自己夫婿,所以知道兩人尚未成親,那麼分房而睡,纔是正常。

    殊離也不說什麼,笑容不退,心裏卻是暗自想着,自己想在哪裏過夜,到了晚上,豈是薛冷玉能說了算的。

    薛冷玉自是不知道殊離心中打着的算盤,便讓小安還在前廳看着,自己領了他去後院。

    殊離一邊走一邊看,只覺得這花草裝飾,細處點點,都新奇不已,自己竟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人,疑問重重。

    薛冷玉少不得一一的說了過去,眉目之間不免含了一抹得意之色:“怎麼樣?到了我傾國傾城,方知天下之大,自己孤陋寡聞吧。”

    “當真是孤陋寡聞。”殊離嘆道:“冷玉,你當真是要麼不做,這一做起來,便是大手筆啊。”

    “還好啊。”薛冷玉道:“這宅子本來裝的就好,所以我也沒有多大改動,不過了加加減減了些東西。對了那個寧卿你見過嗎?他是來莫國找他妹妹的,說是家裏老人想女兒心切,也不知還能熬得多久,我知道你人脈廣泛,幫他找找唄。”

    殊離一笑:“那個寧卿,我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可是看他風度氣勢,看他身邊下人,他的身份比不簡單。他找不到的人,只怕是很難有消息。”

    “我也是這麼想。”薛冷玉道:“他說這宅子,是他夫人來莫國時歇息的場所,他的夫人,一定在他們國家非富即貴。也許是皇親國戚也說不定。”

    殊離默默點了頭:“不管怎麼說,他這次幫了你不少忙,即是爲了尋人,下次有機會問明事情,有機會,我也會幫他的。”

    “恩。”薛冷玉笑道:“我早知道,你看起來冷冰冰的,其實是個好人。”

    殊離不禁失笑:“你這拍馬屁的嫌疑……也太過明顯。”

    而自己是個好人,收留小安他們的時候,也有過那麼一點點想法。可是在一次次的人物中,那無數的劍下冤魂,卻又何嘗有過一點心慈手軟。

    閒聊着進了後院,薛冷玉領着殊離來到自己房中,讓他一切隨意,自己便拿了桌上擺着的一封信函。

    這信函,便是展風頌留下給她的了。

    其實在來的路上,薛冷玉便想到了展風頌,他對自己是什麼心意再明白不過了,見了她與殊離攜手而歸,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纔好。可是避不見面,也不可能,而且更像心中有鬼。

    待進了傾國傾城,卻沒見到展風頌。薛冷玉心裏稍微的有些不安,卻也鬆了一口氣。這段感情,註定感激勝過心動,便只能放在無人的角落裏,珍惜收藏。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