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34章 舒服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34章 舒服嗎?字體大小: A+
     

    薛冷玉這一連日來奔波勞累,加上昨晚又只是睡了小半夜,窩在殊離懷裏,心裏安穩,不多時便沉沉睡去。

    殊離聽的懷裏微微鼾聲,知道她必是辛苦之極,不忍吵醒,便緩了馬速,緩緩前行。到了宅子的時候,都已將近中午。

    馬在宅子門口停下,肖三迎了出來,看見殊離懷中的薛冷玉,臉上不由的現出一種奇怪的神情來。

    第一次薛冷玉來着宅子,便是這樣。

    殊離一笑:“三叔,這回,我可不是帶朋友回來。”

    肖三眼中頓時露出一種喜意,笑道:“我想公子,也不至於如此不濟。”

    這麼樣的擺明了追求一個姑娘,沒有追不到的道理。

    殊離搖頭笑道:“三叔不要笑我。”

    肖三不再多說,面上卻是笑.意不減,牽了繮繩,讓殊離將薛冷玉抱下馬來。

    身子一動,薛冷玉清醒過來,朦朧.的睜了眼,卻是熟悉的景緻入眼,想了想,才恍然已是到了殊離宅中。

    連忙掙了殊離懷抱,薛冷玉紅着臉笑道:“三叔,你好。”

    “託姑娘的福,老夫一切都好。”肖.三對着薛冷玉微微躬身:“姑娘有日子沒回來了。”

    薛冷玉抱歉笑道:“我最近事情比較多,這宅子,麻煩.三叔打理了。”

    “不麻煩不麻煩。”肖三道:“打理宅子沒多少事情。倒是.擔心薛姑娘在外面勞累,本來還想着近日去尋姑娘,將姑娘家人接至宅裏照顧呢。”

    薛冷玉道:“勞三叔費心了,我爹孃在家裏住慣了,.年紀大了,只怕是也不願意搬動。”

    殊離抱了雙臂.在一邊看兩人聊,實在忍不住插嘴道:“冷玉,你們只顧自己聊的熱絡,難道客人來了,也不先請進門?”

    薛冷玉聽了這話,先是左右看了看,沒再看到半個人影,這才恍然,原來殊離說的,是他自己。

    白了一眼殊離,當真是以爲宅子送了她,便將自己當客人了。

    肖三卻是笑道:“是我們怠慢了,殊公子,裏面請。”

    殊離一笑,也不管薛冷玉還在瞪他,拉着她進了門。一邊道:“先去沐浴更衣,再吃中飯?你看你這一身……”

    薛冷玉低頭看了自己衣服,卻見本來一襲淡黃素花長裙,經過柴房裏睡了半夜,又在院裏地上蹭了泥土,此時已是污濁不堪。一直心裏緊張也沒有注意到太多,此時殊離說了,才覺得洗澡是件迫在眉睫的事情,這衣服是一刻也再穿不下去。

    薛冷玉皺了眉:“我要洗澡。”

    殊離點了頭,薛冷玉雖是個大大咧咧的姑娘,可是身上這幅模樣,想來也要先沐浴淨了身子。

    小沫和一個不認識的丫鬟早已迎了一旁,殊離道:“準備一下,伺候薛姑娘沐浴。”

    “是。”小沫應了,便要走。

    薛冷玉想了想,連忙的喊道:“喂,小沫。”

    小沫連忙停了下來,轉身道:“姑娘還有什麼吩咐。”

    薛冷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道:“我能不能借你件衣服換一下。”

    看小沫的身材,雖然比自己小了一點,不過勉強也應該能穿。

    小沫臉上神色很是奇怪道:“薛姑娘……”

    殊離打斷了小沫,揮揮手道:“你去準備吧。”

    “是。”雖然說是宅子送了薛冷玉,可是宅中的人,還是覺得殊離纔是主人。

    薛冷玉見小沫小跑着走遠,不滿道:“喂,你怎麼那麼小氣,借你丫鬟一件衣服嘛,難道讓我穿你的衣服?”

    擡頭看看高出自己一個腦袋的身子,殊離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估計就是裹上被單的效果了。

    殊離拖了薛冷玉往房裏走:“我那日走的時候,就知道你會再回來。已經讓人替你準備了些衣物。”

    薛冷玉聽了將信將疑:“真的?”

    怎麼看殊離,也不是那麼細心的男人。

    殊離一笑:“這種事情,也值得我說謊?”

    薛冷玉心中一暖,笑容中不禁多了份情意。便再是什麼樣的女子,也會被這樣微小卻體貼的細節所打動。

    這是在自己的宅子,也不在乎被什麼人看見。兩人牽了手到了殊離院中。小沫她們動作也快,沒有等上一時便已經準備好了熱水等物,放在了殊離房中。

    一併拿來的,果然有件淺紫色碎花的新衫。看着大小,和自己的尺寸應該相符。還有女子褻衣褻褲襪子之類無一遺漏,全是嶄新之物。

    薛冷玉看了衣服,心中暖的如熱水一般,歪頭看了殊離笑道:“真看不出,你還是這般體貼的男人。”

    殊離也大言不慚:“我的優點還多,日後你會慢慢發現的。”

    薛冷玉也不去反駁,見了熱水,更覺得身上髒的厲害,道:“我要洗澡了。”

    “恩。”殊離應了一聲,卻是沒有要走的意思。

    薛冷玉不自在的咳了一下:“喂,我要洗澡了。”

    便是她不介意和殊離有進一步的親密關係,可是讓他留下來看自己洗澡,這卻是說什麼也不行。

    見薛冷玉加重了口氣,殊離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了,一會再來看你。”

    殊離其實一點也不想動步子,而是想那浴桶夠大,足夠兩個人一起洗了。

    見殊離說走,可是卻不邁步子。薛冷玉瞪了他一眼,連推帶聳的將他往外趕了,這才放心的走到屏風後面,將自己身上髒衣物除了乾淨,舒服的泡進水裏。

    熱水浸了身子,說不出的舒服,拿軟布輕輕的擦了,這些天的勞累彷彿都消散了不少。如今慕容浩澤的事情解決,殊離回來,看他這樣也似乎沒有再有危險的跡象,心裏更是輕鬆。

    泡了一會,水漸漸的涼了,怕殊離等她吃飯等的急了,這纔不舍的起了身,拿着身邊軟斤擦着身子。

    門外傳來殊離的聲音:“冷玉,你洗好了嗎?可別在浴桶裏睡着了,水涼了會受涼。”

    “好了。”薛冷玉應道:“馬上就好。”

    這個季節並不冷,薛冷玉將溼溼的頭髮擦了半乾,先是將外袍套上了身隨便的系起裹了,拿了褻衣褻褲便轉出屏風。房門關着,屏風後面稍微的有些暗,看不太清楚,便想着到牀邊上再穿。

    歪頭擦着溼發,薛冷玉一手臂彎裏搭着褻衣褻褲,便這麼轉出了屏風,隨即整個人愣在原地,動也動不得。

    不知何時,殊離已坐在了牀上候着。想是也沒想到薛冷玉會這麼便出來,驚愕的黑眸看定了她,竟是一時忘了轉頭。

    薛冷玉此時,只是搭着外袍,腰間絲帶鬆鬆的繫了。一眼望去,**粉肩,姣好身材袒露無疑。

    薛冷玉呆了一呆,面上猛地漲紅,擡手將褻衣褻褲擋了胸前,便是轉身要躲回屏風後面去。

    “冷玉……”一個低沉的聲音讓薛冷玉腳下一滯。

    “冷玉……”殊離的聲音,狠狠壓制着自己瞬間爆發的衝動:“來,我幫你擦頭髮……”

    薛冷玉站着不動,心跳的似要從腔裏出來一般。她哪裏能不明白,這情這景,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不知何時,殊離已到了她身後,卻只是輕輕拉了她臂膀。將她引向牀邊。

    “你……”薛冷玉大窘道:“你怎麼進來了,我……”

    殊離解釋道:“我聽你說好了,便進來了。誰知道你會這樣便出來。”

    殊離難免的也存了一點私心,想看着薛冷玉剛剛出浴的嫵媚,卻不想看見了這樣的一片盡現*光。

    薛冷玉心裏雖是又驚又羞,卻是不想反抗。由着殊離將她拉在牀邊,任他摟了在懷裏坐着,一手拿過她手裏軟巾,替她擦了頭髮。

    心裏有些害怕,卻又有些期待。因爲這樣的肌膚相觸,和殊離在一起,不但沒有一點讓她反感,反而卻是甜蜜不已。

    殊離不知在何處也已經沐浴過了,換了身衣服,身上淡淡的清新之氣,讓薛冷玉不禁將身子重量全部倚在他身上。將下巴墊在他肩上,玩着他耳邊一縷長髮。

    男人留長頭髮,原來也是件很好看的事情呢。

    頭髮擦的差不多幹了,殊離擡手一揚,軟巾準準的搭上屏風。

    “要不要去吃飯?”薛冷玉隨口道。

    “餓了嗎?”殊離的聲音裏,壓抑着濃濃情意。

    “還好啦,也不餓。”薛冷玉道。氣氛有點奇怪,自己這個時候說這話,似乎也有點奇怪。可是此時此刻,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此刻氣氛,實在太過曖昧。

    “不餓便緩一緩?”殊離緩緩將薛冷玉腦袋轉向自己,微微低了頭,讓她看見自己眼中明明白白的慾望,那聲音嘶啞低沉:“冷玉……我們,先做些別的。”

    薛冷玉身子僵了一僵,不敢擡頭看他,也不知道該回什麼話好。

    見薛冷玉耳根都開始泛紅,殊離輕輕一笑,低頭便吻了上去,在她脣角輕輕啃舔,伸出舌撬開她的脣,齒間微空,便鑽了進去,尋了她的,再不容她害羞躲避,將那一腔情慾一陣猛攪。

    手握住薛冷玉的纖腰微微一提,令她轉了身來對着自己,****的坐在他腿上。

    薛冷玉袍下本來未着一物,這麼一個姿勢使得袍子下襬轉瞬捲了上來,瑩白長腿幾乎盡數暴露在外,一陣涼意讓她不禁的捲起了腿,卻正搭在殊離腰際兩側,讓這姿勢,越加的曖昧起來。

    殊離眼眸一眯,將薛冷玉手臂攬上自己雙肩,低聲呢喃:“摟着我,什麼也不必管。”

    一切的事情,交給他便可,什麼都不要在想。

    輕輕挑開鬆鬆的腰間繫帶,長袍散開,入眼美景讓殊離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由的俯下頭去,含了她輕顫的嬌乳,輕輕啃咬,意料之中的,聽見薛冷玉一聲驚呼,肩上雙手猛一用力,身子瞬間繃緊。

    若是當真前事全忘,那麼此時,自己便是她經歷的第一個男人。怎能不讓她緊張羞澀。

    索性一隻手覆上了另一隻,將那一點嫣紅夾在指間,輕捏擰轉,只覺她在手中緩緩硬了起來。

    殊離眼中神色更暗。摟在她腰上的那隻手尋了空隙鑽進來,在她俏臀上捏了捏,慢慢移在前面,順着大腿往上摸。

    剛剛沐浴出來,肌膚柔滑凝脂,讓人慾罷不能。

    輕輕重重的捏過她嫩滑的大腿,試探着伸出指尖,觸了那一處,卻發現早已是有了些微溼意。

    薛冷玉哪裏經過如此事情,雙眼緊閉,手抓着殊離肩頭,繃着身子動也不敢動。咬着脣,壓抑自己想要出口的羞人聲音。正全部心神都放在胸前體驗那酥麻的感覺,忽然的覺得腿間被什麼一觸,頓時一陣輕顫,一聲呻吟溢出口來。想要合上雙腿,卻被殊離身子擋着。

    殊離擡了頭,輕咬了她下巴,在她迷茫低頭時,含了她的脣,將那呻吟之聲,盡數吞了進去。

    放了胸前已充血暗紅的乳尖,一手穩穩固定了她的腰,一手在她腿間溼處輕揉,不容她有一點拒絕。直到那蜜水已溼了一片,手指才輕輕的探了進去,立刻被緊緊包裹起來,隨着她呼吸一收一縮。

    殊離一陣熱血涌上腦中,吻着薛冷玉的脣,帶上了三分狠意。此時他那處已是堅硬灼熱的,似是要破了衣物出來。

    雖然是恨不得便這麼狠狠的刺進她身體,可是看了她沉醉的模樣,心裏卻是極想讓她歡愉。從來不曾這樣的忍了自己的慾望,眼睛緊盯着她的臉上表情,手上動作漸漸加快。

    一進一出,拇指不時的輕按了那敏感處輕旋,直到她再也忍不住的低泣出聲,將他肩上衣服揪做一團,身子好一陣子的顫抖,然後全身軟伏在他肩上,方纔緩緩的停了動作,也不抽出,還放在裏面,感覺着她因爲到達極致而一收一縮。

    “舒服嗎?”殊離輕吻着她耳珠,柔聲道。

    薛冷玉咬了嫣紅的脣,雖然沒有經驗,卻是在那麼多小說中看來的理論知識裏,直到自己剛纔經歷的是什麼。心中一橫,低了頭便去亂七八糟的去腰間解他的衣服。

    她可不要一個人舒服,他現在想必,忍得很辛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