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09章 酒後真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09章 酒後真言字體大小: A+
     

    “你喝多了。”薛冷玉鬆了手,將展風頌手中酒杯抽出放在一邊。

    展風頌再看了看她,壓下涌上來的醉意,站起身:“我是喝多了……先回去了……”

    剛纔一心想着別的事情,還真沒有覺得自己喝了多少,如今被薛冷玉一說,頓時覺得頭腦暈眩起來,伸手撫了對,感覺自己的酒量不該如此,卻是站起身的時候已經感到吃力,腳下一軟,連忙用手撐了瞫子才勉強站住。

    薛冷玉在一旁看了搖搖欲倒的展風頌,連忙的伸手扶住,知道他後來帶了三分酒意之後,確實是有些找醉。可是開始的時候,卻全是因爲怕自己喝多了,纔會頻頻爲她擋酒。

    喝醉了的人身子格外的沉重,何況是展風頌這樣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薛冷玉勉強扶着他的胳膊,四處的看,想要找兩個人送他回房休息。

    可此時院中氣氛正在熱騰,姑娘們哄起來的激烈也絲毫不輸男人,小安早已不知在哪個角落裏不知自己姓什麼了,薛冷玉看了一圈,實在是無奈,只感覺身邊的展風頌有着能這麼靠在自己身上睡過去的跡象,無奈的忙道:“展大哥,你醒一下啊,我送你回房。”

    “恩……”展風頌也不推辭,順從的跟着薛冷玉的步子蹣跚的往外走。

    出了院子,關上門。整個世界頓時安靜了下來,那喧囂熱鬧彷彿都關在了另一個空間,今夜說了不醉不歸,所有的人都在後院狂歡,前廳裏空空蕩蕩的,沒有一點聲音。

    薛冷玉扶着展風頌走向他們住的小院,漸漸的離遠了鬧哄哄的一羣,初夏的夜晚,風輕柔吹過,難免的一絲涼意。

    剛纔一直坐着沒有感覺,如今站起來走了幾步,風一吹,酒意上頭,展風頌腦中,不禁又渾濁了幾分。停了步,伸手撫着自己腦袋,等這一陣眩暈過去。

    “很難過嗎?”薛冷玉看展風頌緊鎖雙眉撫着頭的樣子,知是酒意上來了,連忙將他扶在一邊長廊上坐下:“要不要去倒杯水給你……”

    展風頌沒有說話,一手卻緊握着她的手臂表示不要,低着頭等那暈眩過去了一些,擡臉看到蹲在身邊的薛冷玉一臉關切的樣子,心中一暖,柔聲道:“你陪着我,我便不難過了。”

    薛冷玉面上一紅,展風頌給她的印象,一直是含蓄內斂的,便是明知道他的心思,也不曾這麼直接的說出過。如今這樣帶着七分酒意,深情款款的說出這樣的話,薛冷玉便是明知不可能答應,心裏仍是狂跳無比。

    若不是那晚心裏先有了殊離,對展風頌這樣溫柔似水,永遠守在自己身邊體貼呵斥的男子,薛冷玉又如何能不動心。

    半響,薛冷玉囁囁道:“展大哥,你醉了……”

    “我是醉了。”展風頌也不否認,可那雙如水的眸子卻是漸漸的清明起來:“酒後吐真言,冷玉,你信嗎?”

    薛冷玉尷尬的笑:“展大哥的話,我從來都是信的,可是很晚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好嗎?”

    “明天酒醒了,我就沒有勇氣說了。”展風頌看着眼前的清麗容顏,不禁的一陣恍惚,伸出手去,想要撫上這日日在眼前,卻能見不能碰的容顏。

    往後稍退了一點,避開展風頌的手,薛冷玉慌道:“展大哥……你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薛冷玉急急忙忙也不等話說完,便要落荒而逃,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展風頌這麼溫柔的情意爆發。

    還未邁出一步,薛冷玉腰上一緊,便被一個溫熱杯抱摟了過去,緊緊的自背後被按在懷中。

    “不要躲着我。”展風頌再也不想壓抑什麼,酒壯三分膽,便憑着本能的將薛冷玉摟在懷中,也不管她會有什麼樣的憤怒驚慌。

    什麼都不想再理,他的感情已經壓抑的太久。便是今晚惹的她怒了,從此與他絕了來往,那也是以後的事情。若非自己顧忌的太多,又如何會讓那殊離先了一步。

    “我沒有躲着你。”薛冷玉試着動了動,卻是被展風頌的雙臂箍的緊緊,不能掙扎半分。因爲展風頌給她根深蒂固的印象便是老實溫和,所以便是這樣,她心裏倒並不甚怕。何況此時又是在傾國傾城的後廳,只要自己一聲喊叫,便也能喊了人來。

    展風頌雖是心情激盪,可是心裏的悸動卻是遠大於身體的情愫涌動。微低了頭在薛冷玉耳邊。呼出的熱氣一陣陣,惹的薛冷玉身子一震顫慄。

    “展大哥……你別這樣。”展風頌這樣輕薄行爲。薛冷玉本該是生氣的,可是不知爲何,心裏竟是涌不起一絲怒意,雖背對着他看不見他的表情,可卻能感覺的出,這時候,他的痛苦掙扎,絕不會比她少。

    對自己用情至深如此的男人,讓薛冷玉如何能狠下心腸。

    “我心痛……”展風頌的聲音,染了一絲痛楚,在薛冷玉耳邊,說的她的心也微顫了起來:“冷玉,我知道你在等他,他若是能給你幸福,也就罷了。可……”

    展風頌的雙臂驟然的收緊,一向溫和覺靜的眼神中,露出忍無可忍的恨意。他不知道薛冷玉和殊離之間具體有些什麼,可是卻知道薛冷玉爲了一個男人等的日漸憔悴,而在一邊守候的他,卻只能默默的看着。除了儘量幫她分擔繁鎖的事物,卻是不能讓她的心情好上一分。

    “別……”那手臂實在摟的太緊,薛冷玉低低的聲音帶了微微的痛楚,此時才發現,這素日裏溫和的男人,若是強硬起來,也有着駭人的氣勢,心裏的慌亂又增,和剛纔已是不同感覺。

    想着展風頌那一身的傷痕,這男人的本相,不知究竟是如何。

    察覺到自己弄痛了她,展風頌忙的鬆開了手臂,眸中醉意淡了一分,又恢復了往日的舒緩,知道今晚自己做的事情確實過分,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她,等着薛冷玉該有的怒火。

    展風頌嘴角,一絲失落的淡淡笑意,本以爲自己可以做到的,靜靜的守在她身邊,直到看着那個人給她幸福生活。

    或是等到一個花好月圓的時間,將她攬入懷中。

    可這酒,卻是引發了自己心裏一直深藏的情感。在今夜,忍無可忍的爆發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