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80章 展風頌的過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80章 展風頌的過去字體大小: A+
     

    棄婦也逍遙

    “武功?不算吧。展風頌微微一笑。

    衣襟微揚,長髮隨風。那一刻,薛冷玉竟有些錯覺,彷彿自己面前的,再不是那個憨厚老實的農家漢子,那破舊的布衫後,一抹誰也擋不住的凌厲之氣四散而出,將她籠罩在內。心裏一驚,不由的退了一步。

    沒想到會讓薛冷玉如此吃驚,展風頌連忙道:“冷玉,你怎麼了?”

    “沒事。”薛冷玉定了定神:“我只是,沒想到你居然會武功。”

    “我也不知道。”展風頌表情很是無辜:“這都是無意中發現的。”

    “也許你以前是個大俠呢。”薛冷玉笑嘻嘻道:“你不如去那些繁華的地方,那些有名的派啊教啊的去問問,說不定有人會認識你。”

    展風頌又何嘗沒有想過,可是終究還是搖了搖頭:“不必了。現在的生活,我過的很平靜,很滿意。不瞞你說,我隱隱的覺得,我的過去,必然沒有那麼平靜。”

    “爲什麼?”薛冷玉不解。展風頌不是對自己的過去,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嗎,即使還隱隱記得,她卻怎麼也不覺得,有這種『性』子的人,會有着狂暴的生活。

    展風頌皺了眉,想了一下,似是下了一個什麼決定,將手裏拿着的那個鮮嫩的桃子遞在薛冷玉手中,輕聲道:“想不想看看我的過去?”

    薛冷玉接了桃子在手,愣愣道:“你的過去?”

    不是失憶了嗎?怎麼還知道過去?

    見薛冷玉沒有反對,展風頌的手搭在自己腰上,竟是在鬆開自己的衣帶。

    “喂……”薛冷玉一呆,在明白他的動作後,臉上一紅,急忙轉過身去不看:“你幹什麼?”

    這荒山野嶺的,脫衣服是做什麼。

    展風頌動作稍緩一緩,解釋道:“別怕,只是給你看看我身上的傷。”

    “傷?”薛冷玉聽了,心裏詫異,便放心的轉了身。展風頌也確實不是一個讓人感覺不安的男人。要說孤男寡女荒野無人,只怕是自己佔他便宜的可能『性』還要大些。

    展風頌解開衣帶,將上身衣衫拉下,『露』出精壯的胸膛和肩背。

    對於薛冷玉來說,男人的赤『裸』上身不是什麼沒見過的情形,所以也不至於與多難堪。反而是被展風頌的好身材驚了一下,瞪大眼湊了過去。

    湊到面前,看的清楚了。薛冷玉臉『色』猛的一變。

    展風頌的身上,是密佈着大大小小的傷痕。前胸後背,明顯的有新傷有舊傷,有些已經淡的只有一抹接近肉『色』的痕跡,有些,卻還是十分的明顯。

    薛冷玉想笑一下,可是臉上卻是僵住了一般,扯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表情。

    見薛冷玉變了臉『色』,展風頌便想拉上衣襟。可薛冷玉有些僵直的手指輕輕的捏住他衣服一角,不讓他拉。

    “怎麼?”展風頌道:“沒見過吧。”

    這一刻,根本沒想到什麼男女授受不親,薛冷玉的手指冰冷,輕輕的觸上一條從肩頭到腹部的長長疤痕,道:“這,這會是什麼的傷。”

    那麼長的一道,留下了這樣深的印子,這傷,當時想必是非常重,足以致命的。她的心裏,都不由的疼了起來。她甚至能想象的出,展風頌那樣溫和的面容,在受了這樣的傷時,那咬牙忍痛的場景,時怎樣的讓人心痛和揪心。

    展風頌低頭看了:“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刀傷,也許是劍傷。義父他們說是那日從山上救我下來的時候,這些都是被山上石頭樹枝劃的傷痕,可是很顯然,這傷,有年頭了。”

    良久,薛冷玉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展大哥,你過去,都是做什麼的啊?”

    這話,不是疑問,是感嘆。

    “怕嗎?”展風頌挑了眉,看忍不住有些顫抖的薛冷玉,自嘲道:“也許你面前站的,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匪徒。”

    薛冷玉搖了搖頭:“我不信。就算是一個人失憶了,『性』情可能有所轉變,可是怎麼可能變化的如此之大。也許你以前是個充滿正義感的捕快呢,那身上也會有很多傷痕啊。”

    “你不也是轉變的猶如換了一個人?”展風頌道:“冷玉,我從前雖不認識你,可是人人都說,你從慕容家出來之後,整個人就像是變了一樣。完完全全的變了一樣。那,又怎麼說呢?”

    這怎麼說呢?難道能說這就是換了一個人,所以不一樣也是正常啊。薛冷玉有些尷尬的笑笑:“那個,我也說不出來是爲什麼。可是直覺告訴我,你一定不是壞人,女人的直覺,是一定要相信的。”

    知道薛冷玉是在安慰自己,展風頌拉上外衣繫了,勉強笑道:“也許吧,可是即便如此,那也是刀光劍影的生活。如今想到了,我便覺得很累。”

    一襲布衣,便將展風頌內裏的凌厲遮蓋的嚴嚴實實,只是閃過一抹落寂和失神,那臉上,便又回覆了溫和的笑意。

    “抱歉。”展風頌道:“嚇到你了。”

    薛冷玉搖頭:“沒有,我沒有那麼脆弱。可是,爲什麼要讓我看?”

    若是展風頌不想回到過去的日子,只是想平靜的在這村裏生活下去的話,這一身的傷痕和他的猜測,就該都是個祕密。越少人知道便越好。若是展風頌想追求自己,那更不該袒『露』出這樣的事情。

    這樣的事情,是會把女孩子嚇跑的。

    展風頌面『色』平靜:“也不知道爲什麼,只是覺得,不該有什麼事情瞞着你。我無法告訴你我的過去是什麼樣的,可是至少要讓你知道有可能是什麼樣的。”

    展風頌一笑:“我不能把不堪的一面遮上,只留下美好的給你選擇。這樣對你不公平。”

    展風頌心裏何嘗不知,在見到自己這一身傷痕後,薛冷玉也許會害怕,也許會猶豫,原有的那一點好感也許在忐忑中煙消雲散,可是,他又如何能隱瞞。

    知道展風頌的意思,薛冷玉心裏不由的一熱,擡頭看了他的臉,眼角竟是有些微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