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55章 表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55章 表白字體大小: A+
     

    “可憐我吧。”薛冷玉不願接着殊離的話往深裏說。

    殊離如何聽不出薛冷玉的敷衍,淡淡道:“若我是這樣便會動惻隱之心的人,也許已經死了幾百回了。”

    薛冷玉不知該怎麼回答這樣的話,只能笑了一笑:“就算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你想我給你一個什麼樣的回答呢?”

    殊離也不禁一愣,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這樣類似表白的話,希望薛冷玉如何回覆呢。

    不忍心欺負古代人在感情上的糾結,薛冷玉嘆了口氣道:“我們是兩個不同階級的人,彼此都不必多心。今夜的事情,非常感謝,日後若有需要,我也會幫你的。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殊離皺了眉:“我不是想要你報答的。”

    “我知道。”覺得氣氛有些僵滯,而殊離畢竟是一片好心,又是王府的紅人,也不能太折了他的面子,薛冷玉側臉看了殊離,半開玩笑道:“我身無長物,要是指望我報答,你這算盤,打的也太不精明瞭。”

    知道薛冷玉沒有誤會,殊離心裏輕鬆,也笑了笑,那一直冷若冰霜的線條柔和下來,在這夜風輕拂下,竟是說不出的溫柔蠱惑。

    薛冷玉看的微微一呆,被殊離那溫柔的眼神弄的心中猛地一顫。竟然有一剎那的錯覺,這男人,若是能夠一輩子陪在自己身邊多好。

    “怎麼?”看薛冷玉眼神中那一剎那的異樣,殊離不禁道。

    收回心神,薛冷玉輕輕笑了笑:“我聽說,越是冷酷的人,感情的爆發就越是熾烈。卻不知哪一天,要是你遇上一個真心喜歡的女子,願意相守一生,白頭偕老。那女子,該是怎樣的幸福。”

    殊離聽了,一時沒有說話。半響,方纔慢慢道:“卻不知……你可願成爲那個女子。”

    “恩?”了一聲,薛冷玉意外地的皺了眉。她聽得出殊離言語中的好感,卻沒想到這個保守的年代,他又是含蓄內斂的人,會這麼直接的向她表白。本來還以爲,自己不作迴應,這事也就這麼罷了,日後再相處,也好見面。

    得不到薛冷玉的回答,殊離心裏有些焦躁失落,失了往日淡定的性子,竟是追問了一句:“冷玉,你……願意嗎?”

    薛冷玉笑笑,隨口打發:“我今日在酒店說的話,你也聽見了。我的良人,是要相敬如賓,舉案齊眉。三千溺水,只愛我一人的。你能做到嗎?終此一生,不再有其他女人?”

    莫說殊離這樣的身份,這個年代,便是稍有些家底的普通人家,又何嘗不是三妻四妾。賢惠的妻子,還要主動提議替丈夫納妾。

    殊離也未草率,也未吃驚,或者是在白天薛冷玉說出何爲良人時,他便暗暗的想了。此時被問到,只是稍一思索,便道:“若我說可以呢?”

    見殊離追問的認真,薛冷玉也便認真了起來,問的問題,卻是現代的感覺:“殊離,我們相識不過數日,你便想與我共渡一生,你喜歡我什麼?”

    沒想到薛冷玉問的那麼直接,殊離不禁俊臉一紅,仔細想了想,認認真真的道:“你讓我第一次的動心的時候,是你纔來楓園的時候,那天早上,我看見了你的一個笑容,很乾淨很純粹的笑容。雖然那個時候我對你的印象並不好,可是那樣的笑容,卻一直留在了我心裏。”

    薛冷玉皺着眉頭使勁想,不禁苦笑道:“你是說在楓園的那一次嗎?那個……只是跟大家打招呼,只是禮貌而已。”

    “我知道。”殊離微笑道:“我知道對你來說,只是一種禮貌。可是你卻不知,在這樣的地方,這種沒有任何獻媚,也沒有討好的笑容,是多麼的難得。”

    這就是典型在豪門大院待長了的後遺症,媚上欺下的人際關係見得習以爲常了。反而對人與人間正常的相處,覺得是那麼的與衆不同。

    薛冷玉不禁解釋道:“可能像我這樣平民家庭的女子,還不太適應王府的生活吧。”

    殊離搖了搖頭,制止薛冷玉說下去,又道:“後來跟你回了家,我才發現,表面上一直冷淡的你,在爲了自己的親人時,是怎樣的真性情。你不知道,那日我在你家,看你對那個展風頌露出那樣燦爛的笑容,我心裏,多麼的不是滋味。”

    “你吃醋?”薛冷玉真是再怎麼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冷冷清清的男人,竟然也會吃醋。

    殊離也不否認:“我那時還不覺得,現在想來,那就是吃醋吧。一直以爲只有女子纔會有這樣無聊的感情,卻沒想到,到了自己身上的時候,竟然是這樣的無法控制。”

    殊離的感情一直冷淡,從未對誰有過這樣的心動。如今對着一個女子,如此明白的說出自己的在意,心中不禁有一絲激動,還有一絲懼怕。

    因爲薛冷玉的一切所作所爲,都在他預計的軌道之外。他的表白,能得到什麼樣的迴應?第一次,殊離對自己的信心,有了那麼一點動搖。

    殊離出乎意料的認真,薛冷玉也不再敷衍,看了殊離半響,道:“我現在不能答覆你。”

    “爲什麼?”殊離有些意外,急道:“是不是因爲今晚……”

    他也知道,今晚的事情,在薛冷玉心中,想必會留下一個深深的陰影。

    薛冷玉道:“有一小部分,但不全是。”

    “那還爲什麼?”殊離不解。

    薛冷玉道:“我們的身份相差太大,你是沐王爺身邊的紅人,有朝一日,前途無量。而我,卻只是一個貧寒人家的女子,甚至,還是嫁過人的。我們之間,何止天差地別。”

    “我不介意。”殊離忙道:“我真的不介意。”

    “我知道你不介意。”薛冷玉道:“若是介意,你也不會對我說出這些話。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會介意。”

    殊離不知說什麼好,等着薛冷玉說下去。

    自己這樣的條件,雖然說到底,也是個王府的下人,可是卻也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無論長相身家個方面,都還是足以有自信可以匹配一般人家的。

    薛冷玉道:“相對於我的條件來說,你太優秀了。我們之間,又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這一刻,我絕不懷疑你的真心。可你讓我怎麼能夠相信,這漫長的一生,你能和我相依相守,不離不棄。”

    殊離怔了一下,表情嚴肅無比:“殊離此生,從無虛言。”

    知道像殊離這樣的人,要嘛不說,說的話便是一言九鼎,駟馬難追。薛冷玉心裏的某處,像是被針刺了一下般,竟然有着一絲小小的悸動。

    在這個舉目無親的年代,一個無比認真的男人深情的說,我會照顧你一生一世。這樣的諾言,怎麼不讓她心中突起溫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