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54章 不生疏 能如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54章 不生疏 能如何字體大小: A+
     

    不想讓自己出現的太過突兀,殊離故意放重了腳步,讓薛冷玉聽見他的到來。

    果然,聽見有腳步聲,薛冷玉擡了擡頭,本還以爲是王府的守衛要巡查,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緩緩走來。

    今夜無雲,月色皎潔,分外明亮的照着大地,月光下,將殊離的臉照的格外清楚。依然是那樣輪廓明朗,神色湛然,可看在薛冷玉的眼裏,卻再也沒有一絲波瀾。

    薛冷玉只是擡頭看了一眼,又低下頭來,依然兩手抱着腿彎,並不想出聲。

    在最開始的時候,若是殊離站了出來,哪怕是替她爭取一番,薛冷玉也會對他另眼相看。可現在呢,到了那個時候,再進去說那些理由,要是該有些什麼,也有了。自己那一番生死的掙扎,也掙扎過了。

    此時此刻,薛冷玉實在對殊離,沒辦法有什麼感激之情。而最重要的是,她徹底的看清楚了一點自己本來就該知道的事情,在這王府裏,是不會有人能夠站在她這邊的,而那一刻,她竟然異想天開的以爲殊離會爲她頂撞李沐,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見薛冷玉不出聲,殊離輕輕嘆了一口氣,走到她身邊蹲下,聲音是從未有過的溫和:“你怪我?”

    薛冷玉不擡頭,聲音仍然理智而清醒:“殊大人多心了,夜寒風大,大人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日一早,奴婢自會回楓園的。”

    怪?她有什麼資格怪殊離。殊離是李沐的屬下,根本就沒有幫自己的理由。

    而薛冷玉清楚,今晚李沐放過了她,以後應該也不會對自己怎麼樣了。自己的打算還是可以進行下去,到時候拿錢走人,再不和這王府有一點瓜葛。所以對於殊離,她也不是很想理會。

    好感這種東西,是可以掐死在搖籃中的。而放縱下去,也許總有一天,會是自己被掐死。殊離既然不是那個可以在危機關頭護自己周全的人,該壓抑的感情,便一分也不能由着再漲。

    聽出薛冷玉話中絕對的冷淡與陌生,殊離的眼神中,一絲的黯然。卻看見她領口被李沐解開的扣子,仍就那麼敞着,不由的伸出手去。

    殊離的手指觸到薛冷玉的那刻,只覺得她微微的顫了顫,隨即便不再動,任他將釦子繫了,低聲道:“謝謝殊大人。”

    其實這釦子,倒真不是薛冷玉在意的。別說是開了兩顆,脖子上那一排就是都開了,也不過是看見裏面穿的吊帶吧,對於夏天一般只穿吊帶的姑娘來說,實在是不算什麼事。可在殊離看來,這也許就是衣衫不整了。

    殊離伸手想擡起薛冷玉的臉,又縮回來,想想,解開自己的外袍,替她覆在身上:“外面冷。”

    他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此時此刻,即使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卻在薛冷玉的拒人千里下,不知該怎麼開口。

    六月的夜,還真是有些寒意。他是習武之人,自是無所謂。薛冷玉一個體弱的女子,若是這麼坐一夜,卻可能會着涼的。

    薛冷玉擡了頭,殊離很意外的,並沒有在她臉上看見淚痕。而是一臉平靜,眸子閃亮。

    薛冷玉將頭靠在樹幹上,長長的吸進一口氣,再呼出:“謝謝殊大人的關心,我真的沒事。”

    殊離的聲音有着淡淡的苦澀:“你只有這個,要對我說嗎?”

    “還應該有什麼?”薛冷玉道:“還是殊大人救下了我,需要什麼報答?”

    薛冷玉看殊離的眼神,平淡無波。她如何不明白殊離的心,卻又如何能給出迴應。

    “你非得和我這麼生疏嗎?”殊離蹲在薛冷玉對面,兩人距離不過咫尺。看這一刻,他卻覺得他們之間的距離遙遠無比。

    那個在他注視下坦然吃餅的女子,那個坐在他馬前低頭紅臉的女子,那個向他伸出手來尋求幫助的女子,重重疊疊,都化作眼前這一張冷清容顏。

    薛冷玉沒有拒絕殊離的衣服,這夜深露重,確實有些冷。將衣服裹緊了些,也不想說什麼刻薄挖苦的話,只是淡淡道:“不生疏,能如何?”

    殊離給噎的說不出話來,想向她解釋自己的爲難,卻是張了張嘴,不知怎麼開口。

    薛冷玉在最後的一刻,心裏是想着自己的,她也坦白的說過,在這王府裏,自己是唯一讓她有好感的人。可是自己毫不猶豫的推開了她,將一個女子,推進那樣一個境地,不管是爲什麼,卻又情何以堪。

    “我也有難處。”一向不願意解釋任何事情的疏離,終究還是說了一句。然後側身在薛冷玉身邊坐下,也將頭靠在樹幹上,從樹枝與樹枝的間隙中,仰望着星空的那一彎明月。

    薛冷玉揉了揉眉心,她也以爲自己會大哭一場的。不知道爲什麼,在這無人的角落坐下,卻是想哭也哭不出來。只覺得心中竟是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

    當真是,大起大落後,心如止水嗎?

    殊離說他有難處,薛冷玉心中如何不知,最後推門進去打斷李沐的事情,只怕也是他這平生以來,做的最脫離軌道的事情了。對自己,他只怕是有些認真了。

    他這樣的認真,對有些人來說,也許便是天大的幸福,是該感激涕零的。可是對自己,這樣淡淡的感情,又怎麼足以讓她給出相應的回答。

    不能以自己的標準,來要求古代人,這一點薛冷玉自是明白。可她又如何能夠就這麼的放下心結。

    側臉看向殊離有些迷惘的神色,薛冷玉終究是不忍這樣一個冷酷的男人對自己低聲下氣,不禁軟了心腸:“你不必對我如此。”

    “我又何嘗想對你如此。”殊離苦笑:“我從未逆過王爺的意思,如今,卻爲了一個女子……我也不明白,自己這是爲什麼?”

    即使是面上再冷酷,殊離也終究不過是一個凡人,一旦動了心,又豈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就算他可以勉強自己在屋裏待着,就那麼掙扎一個晚上。可他只怕過了今夜,便是後悔,也莫及。

    來得及的話,晚上還有一章,因爲明天要加班到很晚,明天的更可能會晚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