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53章 容我衝動一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53章 容我衝動一回字體大小: A+
     

    如下

    李沐若有所悟:“順從不一定是屈服。冷玉,你的意思,你對我順從,不過是因爲反抗不了。”

    這不是放屁嗎?薛冷玉幾乎想要冷笑一下:“王爺,奴婢就算再地位卑下,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若是反抗得了,誰會願意自己任人欺凌。今夜對王爺來說,也許會有徵服的快感。可是對奴婢來說,卻只是一種侮辱。就算奴婢不敢反抗,難道能算是兩情相悅?”

    “倒是第一次,在本王的牀上,能有女人對我說出這樣的道理。”李沐的興趣又多了幾分,就這麼把她拎上c花ng的想法,竟然淡了一點。

    他的女人多,並不在乎多一個或者少一個。薛冷玉雖美,可他園裏的女人,哪一個不美,不過像李炎所說,美則美矣,卻都美的大差不差。

    這邊,薛冷玉萬念俱灰,心如止水。那邊,李沐心裏有一絲猶豫,事情雖然是做的赤裸裸,可是把話說的如此直接的,薛冷玉卻是第一個。

    已經解開了兩顆衣釦的手,微微的有些停滯。正在這有些僵滯的時候,門外響起輕輕的敲門聲。

    李沐皺了皺眉,手並不從薛冷玉肩上拿走,冷冷道:“進來。”

    這個時候,敢來打擾他的。沒有幾個人。 www☢ тт kān☢ ¢○

    門外的人,可能終究是有些猶豫,頓了一頓,修長的手指推開門,走進屋。

    “什麼事?”李沐將一縷青絲纏繞在手指上玩弄,並不擡頭。從腳步聲中,他便知道是殊離。剛纔還沒有多想,現在想來,慕容浩軒去找薛冷玉的時候,殊離是在的,他應該什麼都知道,卻並沒有對自己說。

    再往前想,也許跟着薛冷玉回家的時候,殊離就知道了些什麼。他從沒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的,還是真的覺得,這樣的事情無足輕重。

    殊離垂下眼簾,不去看牀前那曖mei的一幕。

    薛冷玉站在牀邊,一動不動,青絲如瀑般披下。卻遮不住微敞開的領口。李沐的手,便放在她領邊,那個角度,想來也正好看見領內風景吧。

    殊離心中說不出一絲煩躁,卻沒有一絲表現,聲音平和道:“王爺,屬下有事情要稟告。請讓薛冷玉迴避。”

    李沐微微擡眼看了殊離,想要回絕,卻還是收回手來:“薛冷玉,你先出去。今晚,不必來了。”

    “是。”薛冷玉也不去管現在有多詭異的氣氛,也不去扣領邊的扣子,便這麼面無表情的轉身往外走。神色如常。

    薛冷玉出了房間,關上門。也不回房間,徑自往楓園外走。在李沐房中一直隱忍壓抑的感情終於一瀉而出,只是她要忍着,至少要忍到一個沒有人的對方。

    在沒有人能保護的時候,她不想被人看到一絲脆弱。

    薛冷玉走出房門,李沐方纔看向殊離,冷冷道:“你看上她了?”

    “薛冷玉曾經是慕容浩軒的女人。”殊離淡淡道:“屬下覺得,還是不動爲好。”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李沐道。

    想了想,殊離還是道:“知道薛冷玉曾有夫家,是在今天下午隨她回家的時候。因爲那時她說不想做王爺的女人,所以屬下沒有告訴王爺。晚上屬下跟着慕容浩軒之後,才知道他便是薛冷玉的前夫。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跟王爺說。”

    “我爲什麼不能動她?”李沐道:“就算浩軒仍對她有意,也終究是被休了的。難道他會爲這樣的事情,跟我撕破臉。”

    “撕破臉倒不至於。”殊離道:“但是隻怕心中始終會有芥蒂。王爺雖然不必將慕容浩軒放在眼裏,可是這個時期,他也是我們不可或缺的一份力量。現在和慕容浩軒鬧翻,並不理智。何況是爲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女人,不值得。”

    殊離的話,倒是真正的爲了正事考慮。李沐其實又何嘗不明白,只是剛纔一時咽不下這口氣罷了。

    “罷了。”李沐站起身來:“我知道了,你去吧。” ωwш¤ ttКan¤ ¢ Ο

    “是。”殊離微微頷首,便要退出。

    “等等。”揉了揉眉心,李沐終是嘆道:“去看看她吧。雖然她表現的很鎮定,不過我想還是應該嚇壞了。既然她曾是浩軒的侍妾,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不過殊離,我們兩人在一起十來年,你雖是我手下,我卻也把你當兄弟,你若是看上她了,也等到這事情都定了再說。”

    殊離是他最得力的手下,爲了薛冷玉這樣一個女人,無論是和慕容浩軒有了間隙,還是讓殊離心中抑鬱,對他而言,都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屬下明白。”殊離應了。帶上門出去。

    出了門,殊離掃一眼薛冷玉的房間,燈沒有亮,門也依然是關着的。再看院子的大門,反而是開了一條小縫,像是有人出去過的樣子。

    王府這麼大,薛冷玉要是一個人亂跑,還真是不太好找。一個受了欺負卻依然倔強的女孩子,想必會找一處無人的地方獨自療傷吧。

    殊離定下心來想了想,王府裏面,薛冷玉並不熟,這麼晚了,應該也不敢亂跑,沒人冷清她又去過的地方,還只有花廳那裏了。

    皺了皺眉,殊離一提長袍,也不走門,縱身便出了楓園。

    也不知道爲什麼,狠心拒絕了薛冷玉的求助後,回到屋裏,他輾轉反側,怎麼也安不下心來。閉上眼,竟是能看見薛冷玉那一副淡定從容的面上,隱藏着深深的絕望和無助。

    即使跟着李沐十幾年,幾乎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平日裏,李沐也不把他當下人看待,可是他自己知道,他們的身份,永遠是天差地別,爲了一個女人而違逆了李沐的意思,他做不出來。

    想讓自己不要那麼在乎。可是時間每過去一分,他心裏的焦慮便多一分,終於忍不住翻身而起。罷了罷了,自己冷靜淡定了二十幾年,就衝動一回吧。

    進了李沐房間,殊離不禁慶幸自己沒有來晚,薛冷玉就和他想的一樣,沒有什麼表情,甚至有些面如死灰的站在李沐面前,正如她自己所說,她反抗不了生活,只能看開的順從,可是那樣的一幕,卻讓他心痛。

    沒有大哭大鬧的掙扎,那樣無奈順從卻倔強的絕不屈服的女子,卻讓他心中更痛。

    殊離心裏着急,用上輕功,不過幾個起落,便站在了花廳的邊緣。放輕步子慢慢的往裏走,不出所料的,在那高大的花樹下,看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倚着樹幹而坐,兩臂抱膝,頭低了埋在雙腿間,想來是在哭吧。

    茗末新書《瑾色年華》希望大家投票支持,請大家把棄婦的票票投給新書,謝謝大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