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50章 羊遇見了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50章 羊遇見了狼字體大小: A+
     

    殊離剛剛在李沐身後站定,什麼都還沒來得及說,慕容浩軒便推門進來了,進來後也不同李沐打招呼,二話不說,抓起桌上的酒壺便往嘴裏倒。

    李沐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按住:“浩軒,你這是做什麼?”

    慕容浩軒皺了皺眉,眼神裏盡是煩躁:“今晚你沒事吧?陪兄弟不醉不歸?”

    李沐冷下臉:“浩軒,要是那個丫頭,真的這麼不懂尊卑,我儘可以將她交給你發落。即使她不是賣身在我們府裏的,也不防事。”

    鬥嘴爭論不算什麼,可若是薛冷玉真的將慕容浩軒惹的如此煩躁,又因爲是自己府裏的人所以有所估計,那麼他也不可能爲了袒護薛冷玉而和慕容浩軒之間產生什麼隔閡。

    慕容浩軒長長嘆一口氣:“其實跟她也沒什麼關係,是我自己……哎……不說了,喝酒。”

    慕容浩軒雖然被薛冷玉氣的有些失態,可是心裏卻也清楚,薛冷玉已經是拿了休書被掃地出門的,他們兩人之間,當真是再沒有一點關係。薛冷玉真的可以和自己劃清界限,明明白白。

    雖然憑着自己的地位財富,想要威逼她完全沒有問題,可是那樣的事情,卻不是他會做的。

    “真的無關?”李沐很少見到慕容浩軒如此,還是不太放心。

    慕容浩軒苦笑一聲,拍拍李沐肩膀:“放心吧,是我自己的問題,沒什麼大礙。一個小丫鬟,你也別難爲她了。”

    李沐也微微一絲苦笑,哪裏是自己想難爲薛冷玉,還不是怕慕容浩軒咽不下這口氣。

    李沐回頭對殊離低低囑咐了幾句,殊離便往外走去,一邊讓小二再送酒上來,一邊讓人去通知慕容府裏的下人一會備轎來接,只怕慕容浩軒今晚,是不能自己走回去了。

    求醉是很容易的,把酒倒進肚裏就是了。在慕容浩軒的情緒感染下,連李沐也有了微微的醉意,因爲知道有殊離在側,安全無虞,所以也沒有顧忌,兩人你來我往,十分熱絡。

    當薛冷玉在隔壁的房間吃飽喝足,聞到陣陣濃郁的酒味時,終於聽見了殊離的喊聲。

    薛冷玉連忙起身,進了菊香廳。卻見慕容浩軒已經趴在了桌上,李沐雖然好些,卻也差不多了,半依着殊離,臉色沉靜,一看就是喝多了。地上桌上,擺着數十個酒罈。

    薛冷玉脫口而出:“怎麼喝成這樣?”

    殊離不悅道:“還不是因爲你?”

    “我?”薛冷玉委屈:“就算慕容公子是因爲我吧,王爺又是爲什麼喝這麼多。”

    李沐苦笑一下:“浩軒的習慣,就算自己再想喝醉,也要拉着別人一起。”

    這都什麼壞習慣,還真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薛冷玉也苦笑了一笑,雖然覺得自己還是冤枉,不過李沐好像是更冤枉。

    說話間,門外一陣細碎的腳步,慕容府的下人來接人了。幾個常隨慕容浩軒身邊的,李沐他們都認識的小廝,向李沐行過禮後,便扶着不省人事的慕容浩軒離開了。

    李沐撫了撫已經開始痛的頭:“我們也回去吧。明天早上,又要頭痛了。”

    “是。”殊離道。

    樓下,慕容府的小轎也停在外面,殊離扶李沐上了轎子。放下門簾。自己跟隨在側,薛冷玉地位更低,自是也只能亦步亦趨的在身後跟着。

    今天發生的事情,李沐可能看的不太明白,殊離卻是明白的。也許也有些話想對自己說,可是李沐就在旁邊,也不好開口。

    就這麼一路沉悶的走到了沐王府,進了楓園,丫鬟小廝們連忙圍了山來,李沐自己掀簾子走出轎子,酒意還沒散,不過也已經稍微清醒了一些。

    “你們都下去吧。”李沐擺了擺手:“殊離,你也去休息吧。冷玉,你過來伺候。”

    殊離應了一聲:“是。”

    薛冷玉卻:“啊?”了一聲。

    這一院子的傭人,高矮胖瘦,大大小小,爲什麼要指明自己。如今已是這個時候了,自己一個姑娘家去照顧一個喝醉了酒的男人,這不是送羊入虎口嗎?

    薛冷玉求救的目光看向殊離,囁囁道:“殊大人……”

    殊離自然明白薛冷玉的意思,心裏也當真有一絲的猶豫,卻還是硬起心腸:“王爺讓你去伺候,愣着做什麼?”

    就算沒有其他原因,李沐的意思,也不是他能忤逆的。李沐看上的女人,更不是他可以多想的。

    見薛冷玉站着不動,小霜連忙偷偷的撞了一下她,低聲道:“還不快去,王爺要是生氣了,我們都要完了。”

    李沐的眉心已經有些糾結了,在自己的院裏,使喚一個下人不動,這可不是他能夠容忍的事情。

    薛冷玉再看一眼疏離,依舊是面無表情,知道想要靠他救自己基本是不可能的,硬碰硬的和李沐對抗也絕不明智,如今之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抱着僥倖心情,希望李沐只是單純的要自己伺候而已。

    薛冷玉硬着頭皮走到李沐身邊,李沐一隻手臂便搭了上來,醉酒後沉重的身子壓了一半在她肩上,腳步有些踉蹌。

    下人各自的散了,殊離也回了自己的屋子。薛冷玉苦着臉架着李沐走回主屋去。

    李沐的臥室,是楓園最正中的一間,進了房間,薛冷玉將李沐扶到牀上,讓他在枕上靠了,有些不安的站在牀邊,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李沐半眯了眼盯着薛冷玉,嗓子有些暗啞:“把門關上。”

    “是。”薛冷玉一個指令一個動作。

    現在在她看來,關不關門根本不是重點。如今能夠讓自己全身而退的,只怕只有自己一直非常討厭的,和慕容浩軒曾經的那麼一段關係了。

    正在猶豫要不要將事實和盤托出,李沐皺眉道:“你還真是沒有服侍過人,去拿毛巾來給我擦臉。”

    “是。”薛冷玉連忙道。正要往外走,卻發現房裏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有人送了熱水進來,真是體貼周到,只得擰了毛巾,走到牀邊,下意識的就像把毛巾往李沐手裏遞,卻在李沐的怒意中縮回手,訕訕笑道:“奴婢給王爺擦臉。”

    又不是殘疾,臉也不會自己洗。薛冷玉心裏憤恨這萬惡的舊社會,手上的力道卻不敢大,輕輕柔柔的給李沐擦着,好容易擦完了,在盆裏放了毛巾,又聽見李沐冷冷的聲音:“過來給我寬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