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42章 有可能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42章 有可能嗎字體大小: A+
     

    看殊離面色不善,薛冷玉也不敢再多耽誤,將先前王妃賞的銀子留了下來,便趕緊隨他回王府。

    薛母雖不想要,可是薛冷玉的堅持卻是不容拒絕。如今的薛冷玉和以前相比,雖然溫和的時候更溫和了,可是強硬起來,卻是不容爭執,儼然就是薛家當家作主的樣子。

    女兒真的長大了。薛母望着遠去的薛冷玉,心裏不知是喜是酸,這樣的冷玉,還可以由他們保護在羽翼下嗎?只怕終有一天,是要遠走高飛的。

    薛冷玉依舊坐在殊離身前,誰也沒有說話,這一趟門出的好,相必殊離還有不少疑問對自己吧。

    駿馬一陣疾奔,離的村裏遠了,慢慢的緩下腳步,薛冷玉忽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殊離忍不住出聲。

    “有那麼多疑惑不問,殊大人不難過嗎?”薛冷玉道。

    殊離眉頭一皺,這女人倒佔了先機了,忍不住道:“你沒有什麼需要向我說嗎?”

    出了王府,薛冷玉也沒有那麼拘謹,便道:“有的。剛纔的事情,多謝殊離大人出手相助。也謝謝您請了許大夫給我爹醫治。”

    殊離恩了一聲:“這都是王爺的意思。”

    薛冷玉淡淡道:“那冷玉回府,再向王爺致謝。”

    接下去,薛冷玉再沒有了話。也沒有了說話的打算,殊離終是忍不住,雖不想開口,還是開口道:“你沒有話說了?”

    薛冷玉想笑,自己想知道就問唄,非要逼着她自己說?哼,這都什麼大人物的毛病,偏不願意順着他。

    薛冷玉故意裝傻:“大人有什麼想知道的儘管問,冷玉不敢有所隱瞞。至於大人想讓冷玉說什麼,冷玉卻是不知。今日之事,都是冷玉家事,不知大人對那一點感興趣。”

    這句話說得殊離好像是很八卦的男人一般,喜歡最根究底的探索人家姑娘家的事情。

    薛冷玉看殊離在她身前握着繮繩的手用了一下力,知道他心裏的挫敗,心情不禁好了一點。自從進了王府,見到什麼人都得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了誰。那種需要討好一切人的感覺,真的很糟糕。

    從一個可以肆意說笑的寧可可,到處處低頭做人的薛冷玉。這種隱忍,該是怎樣的壓抑換來的。若不是對這世界還有着些憧憬與眷戀,早在無數次的忍無可忍中拍案而起,慷慨陳詞了。

    死,不過一死!最多一死。這條命是莫名其妙得來的,若是無牽無掛,死有何妨?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暗下煩躁的心情。殊離語調平穩的道:“你成過親?”

    “是。”薛冷玉道。

    這果然是殊離最在意的事情,薛冷玉心裏暗自掂量,卻不知是爲李沐在意,還是爲自己在意。

    薛冷玉依舊坦然,無所謂的口氣,讓殊離隱隱的一絲怒火:“爲什麼瞞着?”

    “我沒有瞞着。”薛冷玉道:“沒人問過我這個問題。王府的下人,難道有規定不許是嫁過人的?被休棄婦,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難道我自己四處去宣揚?”

    “你不同。”殊離道。

    薛冷玉明白他所指,人人都覺得,她是要上李沐的牀的,可這事,卻不是她自己的願望。不禁苦笑道:“殊大人,我明白你的意思。成爲王爺的女人,自然該是冰清玉潔的。可是從開始我就說過,我只是想在王府做個丫鬟而已。王妃的想法,王爺的想法,都不是我的意願,可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的。而如今這樣,這種事情,你又讓我如何出口。冷玉只是一個女子,也會害怕,就算知道紙包不住火,也想多拖得一時是一時。”

    薛冷玉嘆口氣,又道:“如今冷玉只盼娘娘能早日得到王爺寵愛,好放冷玉出府。王府生活步步驚心,再有天大恩寵,冷玉也無福消受。”

    “是嗎?”殊離冷冷道:“你也會害怕?我倒是覺得,你的冷靜,就連一般的男子。也未必比得上。不說別的,今日的事情,知道了自己另有身世,你竟能如此淡然,換作一般的人,怎麼可能做到。”

    薛冷玉想了想,道:“不敢瞞殊大人,我之所以淡然,是有原因的。在進府的前幾日,我不小心撞傷了頭部,對以前的事情,都記得不太清楚了。只是看爹孃對我關切,所以才心中感激,一直不忍說出實情。所以今天娘對我說出我另有身世,其實我並沒有覺得什麼觸動。誰對我好,我便對誰好。人與人之間,這樣簡單不好嗎?”

    穿越最大法寶,裝失憶!

    薛冷玉說的殊離愣了一下,重複着:“誰對你好,你便對誰好?薛冷玉,你難道對自己的身世,就沒有一點好奇嗎?”

    “好奇也是有的。”薛冷玉道:“只是人海茫茫,我相信如果緣分到了,我們自然還會再見。若是真的有緣無分,也一定會有人替我盡孝膝前。”

    “你真的那麼看得開?”殊離不信,薛冷玉的性子,怎麼也不是歷盡世事,心如止水的那種,怎麼會有如此平淡的心境。她的年紀,也不過十七八歲,怎麼可能歷練出自己也比不上的鎮定冷淡。

    “不是我看得開”薛冷玉道:“而是這世上,有太多事情是自己無法做主的。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不然,又能怎樣?冷玉只是個弱女子,難道能逆天改命?”

    薛冷玉說的話其實很淺顯,人人都明白,卻是沒有幾人能夠做到的。

    殊離也靜了下來,不再說話。他一向以爲自己是淡然的,可是在薛冷玉面前,卻顯得浮躁了。遠不如一個前途無法佔卜,不能掌握自己人生的女子來的灑脫。

    薛冷玉忽然覺得殊離的心情有些失落,不禁安慰道:“殊大人不必介懷,我之所以看的開,是因爲我沒有能力反抗生活,只能逆來順受,所以自我安慰。殊大人有足夠的能力,自然可以改變命運,至少……可以做一些改善。”

    今天,本是薛冷玉受了接二連三的打擊,需要被安慰的時候。可是現在她卻反過來安慰殊離。

    薛冷玉的語氣真誠,沒有調侃嘲笑的意味。殊離還是沒有說話。心中卻有一絲異樣的感覺緩緩的盪漾開來。

    若她不是敵人,也不是李沐要的人,那麼……有可能嗎?

    殊離微微的將視線往下,可以看見薛冷玉秀美的側臉,白玉無瑕的面孔上,如墨青絲微拂。眼神看着前方,淡淡的,卻難以捉摸。

    這個女子,從見面那一刻起,所作所爲,就不是自己能夠把握的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