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41章 身世無所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41章 身世無所謂字體大小: A+
     

    殊離回到屋裏,薛父的傷已經完全診治包紮好,安穩的睡下了。許大夫正在外屋,絮絮叨叨的給展風頌詳細說明有什麼注意事項,該怎麼照顧。薛冷玉和薛母反而被晾在了一邊。

    在許大夫看來,薛父病倒,薛家如今能擔事情的肯定是展風頌了,當然,他自是不知道展風頌其實並不是這家的人。只是看薛母體弱,薛冷玉是個女子,展風頌對薛父關切之情也溢於言表,自然以爲是這家的男人。

    展風頌也是好性子,仔細聽許大夫叮囑,並無表現出不妥。在他看來,照顧薛父也是應該的,薛母身子不好,薛冷玉畢竟是個女兒家,恐怕還是沒有自己方便。

    至於自己是以什麼身份在這裏,反而丟在了一邊,沒有功夫去想了。

    殊離進了屋,卻覺得和這一切有些格格不入。無論是許大夫向展風頌叮囑,還是薛母拉着薛冷玉的手淚水漣漣,都是自己插不上手的。只是薛冷玉給了殊離一個微笑,不管怎麼樣,幫她擺平那羣惡霸的事情,還是要謝謝他,只是這個不急。

    殊離也還有很多疑問要問薛冷玉,只是也不急。

    薛母攜了薛冷玉的手,話未說出口,眼淚先止不住流了下來:“冷玉……”

    薛冷玉笑了笑,握緊了薛母的手,她自是知道薛母的心事,女兒不是親生的,瞞了這麼多年,今天被這樣抖了出來,自己該作何感想,會不會丟下他們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或者是從此生分了。

    薛冷玉柔聲道:“娘,慢慢說……”

    薛母緩了緩,終究是下了決心,道:“我跟你爹,成親了多年也沒有孩子。十四年前,有一天我從市集回來。聽見灌木叢中有窸窸窣窣的聲音,我還以爲是什麼動物,誰知道轉頭一看,竟是個幾歲大的孩子,手腳並用的往外爬。”

    “那就是我?”薛冷玉道。真沒想到,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坎坷的身世。

    薛母繼續道:“我一看是個孩子,連忙去把你抱出了樹林,仔細看的時候,竟然是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子,長的水靈粉嫩,我這一看,心裏便說不出的喜歡。那地方荒涼,平日裏根本就沒有什麼人跡,我也不知道你一個小孩子怎麼會在那個地方。我抱着你,等了好久,一直到天黑了,也沒等到你的家人。便將你抱回了家。哎,你那是不過是三四歲大,可是看來是遭了不少罪的,不知是遇到了什麼,嚇得一直一直的哭,在我懷裏摟着我的脖子就不肯鬆手。”

    薛母臉上露出一絲甜蜜的笑容。那個從天而降的孩子,雖然給他們帶來了很多負擔和麻煩,卻也給這個死氣沉沉的家庭,增加了多少甜蜜。

    薛冷玉仔細的聽着,心中便也明白了一些。難怪薛冷玉雖然出生貧寒,卻是保養的肌膚如玉,這樣的來之不易,難怪薛家把她當寶貝一樣的供着。

    薛母又道:“我們收養你的那一年,村裏忽然出了大災,死了好多人,大家都說你是不祥之人,可是我們不相信。因爲我跟你爹在村裏一直老實本分,所以在我們的哀求之下,大家總算是容下了你,也答應了我們,把你的身世當做一個祕密,誰也不再提。冷玉,我們不是有心瞞你,只是……只是娘害怕……”

    薛母說着,又不禁老淚縱橫。不是自己的終究不是自己的。嫁入慕容府的時候,因爲瞧不起自己的出身,基本上就和他們斷絕了來往。如今好容不易轉了性子,卻又知道了真相。

    薛冷玉淡淡一笑:“娘,我怎麼會怪你們呢?”

    薛母睜大了眼,心裏又涌上一絲希望:“冷玉,你……真的不怪我們?”

    自從女兒從慕容府出來以後,性子確實有了極大的變化,體貼懂事了不少,可是,可是這樣的事情,應該是誰也不能容忍的啊。

    薛冷玉道:“真的不怪。要不是你們心地善良收養了我,我可能早已經活不下去了。而這十幾年,雖然家裏平困,可是你們從來沒有虧待過我,就是親生的女兒的人家,也未必能做到這一步。倒是我以前不懂事,想必傷過你們的心。是我的不對纔是。”

    薛母仍是不太敢相信:“可是……可是你不介意?”

    薛冷玉仍是笑道:“這有什麼好介意的。娘,你不要想太多,我是你們的女兒,不管生的養的,只要你們心裏有我,我就永遠都是,除非有一天,你們不要我了,不然我是不會離開你們的。就算有一天,我親生的父母找到了我,那也得承認了你們,我才能承認他們。”

    薛母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是握着薛冷玉的手,千言萬語的不知該怎麼出口。

    殊離一直冷冷的看着事情發展,薛冷玉今天做的這一切,都和他想的不太一樣。不管是什麼人,在突然知道了關於自己身份的主要一個祕密以後,能有薛冷玉這般冷靜坦然的,只怕是基本不可能。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殊離咳了一聲。

    薛冷玉明白過來,看向殊離:“殊大人,今晚我想留在家裏照顧我爹,您看……能不能……”

    殊離猶豫了一下,道:“王爺晚上會友,指明瞭要你相陪。”

    薛冷玉神色暗了一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她沒有立場,也沒有權利強硬的回絕殊李沐的命令。

    看見薛冷玉的爲難,薛母忙道:“冷玉,你放心的回王府吧。你爹有我照顧就行了。再說,還有小展幫忙。”

    “是啊。”展風頌道:“冷玉,你就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薛大叔的。”

    “謝謝你,展大哥。”薛冷玉嫣然一笑。笑得殊離面色又暗了一分,在王府裏,薛冷玉一直小心謹慎,低頭做人。這樣璀璨真心的笑容,是他從來也不曾見過的。

    時間已經不早,殊離一刻也不想再拖,站起身來。薛冷玉明白了殊離在催她,便也只有起身,薛母道:“你等一下。我有東西給你。”

    薛母一邊說着,一邊轉身進屋,拿了一塊玉牌出來,給薛冷玉掛上:“這是發現你的那天,在你脖子上掛的。後來怕弄掉了,我們就一直收着。如今你好好的戴着,也許這是個信物,能讓你找到親生父母也不一定。”

    薛母明白,薛冷玉的身世一定非富即貴。有外人在,她沒敢說出來,那日薛冷玉穿的衣服雖然滿是泥水,卻是……卻是……

    薛冷玉由着薛母將那塊玉佩戴在了脖子上,也不去細看,不想表現出過多的熱情讓薛母寒了心。也實在是沒有太大的興趣。

    親生?薛冷玉在這時代,哪能找到什麼親生的父母。既然如此,那是誰,又有什麼關係呢。而不知道這一層的人,自然對薛冷玉的淡定,會生出無限的疑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