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37章 憨厚的帥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37章 憨厚的帥哥字體大小: A+
     

    無視薛冷玉僵硬的繃得筆直的身子,殊離稍稍側臉,避開她在風中被吹亂的一頭青絲,馬鞭虛揚,向薛冷玉指的地方疾馳而去。

    一直低着頭也累的,何況在疾馳的馬上。薛冷玉從來沒有坐過那麼快的馬,一顛一顛的十分難過,沒有一會兒便不由的直起了身,好在她和殊離的身高有一定的差距,即使是直起了身,也不會遮住殊離的視線,發現了這點,薛冷玉便輕輕舒了口氣,挺起了胸。

    殊離不出聲,薛冷玉也靜靜的看着前方。說實話,馬跑的很快,陌生的疾馳讓薛冷玉心中多少有些害怕,不過知道身後這不是相熟至此的人,也就忍着筆直的坐着。雙手緊抓着身下的馬鞍保持着身體的平衡,不想碰到殊離一點。

    薛家薛冷玉去過兩次,路是熟的。左彎右轉,指引着殊離前行。

    出了大街,路漸漸荒涼,顛簸的越加厲害,薛冷玉雖然努力保持着身子的平衡,卻還是難免的會撞到了殊離身上,不過知道殊離無意,薛冷玉也不再多心。收了亂七八糟的心思,一心想着薛家不知道出了什麼樣的事故。

    又轉了一個彎,薛冷玉指着前方一片房屋道:“就是前面那個地方。”

    “原來你住在石磨村。”殊離道。

    “啊。”薛冷玉還真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什麼,只能應着。石磨村,這名字夠雷啊。

    進了村,到了薛家門口,只見院內一片狼籍。彷彿亂世一般的,各種物品散了一地。殊離翻身下馬。薛冷玉也不待他伸手來扶,自己手腳並用的下了馬,踉蹌一下站住了,趕緊往屋裏跑。

    殊離頓了一下,將馬拴在籬笆上,也舉步跟了上去。

    薛冷玉的家,還真是貧寒啊。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真是再恰當不過來。

    “爹,娘……”薛冷玉一口氣衝進了屋,差點撞上一個人。殊離跟的緊,急急伸手將她往後一帶,才避了開來。

    薛冷玉差點撞上的,是個魁梧的年輕人。屋裏光線暗,沒太看的清楚,不過自己肯定是不認識的。

    聽見薛冷玉的聲音,薛母忙從屋裏出來。

    “娘。”薛冷玉忙撇了年輕人,上前拉了薛母的手上下打量:“你沒事吧。”

    “娘沒事。”薛母強笑了笑:“冷玉,你怎麼回來了?”

    “爹呢?”薛冷玉急道:“他受傷了?”

    薛母嘆了口氣:“沒什麼大事。不過跟人起了口角,一時氣不過,動了手。”

    “傷了哪裏嗎?”薛冷玉道,一邊探頭往裏屋看。

    “還好,只是頭上破了皮,腿扭了一下。”薛母道:“大夫已經來看過了,你爹剛睡着。”

    薛冷玉一下子放了心,有不禁皺了眉:“爲什麼事跟人起口角。”薛父那麼老實的人,也會跟人爭執嗎?

    薛母的神情閃爍了一下,明顯的不慣說謊,掩飾的道:“沒什麼,就是一些瑣事。”

    “我不信。”薛冷玉道:“爹那麼老實的人,怎麼會跟人起爭執?娘,你別瞞我,到底爲什麼?”

    薛母有些尷尬的轉移話題:“對了,冷玉,這位公子是?”

    殊離站在薛家的房中,卻和這寒酸的環境完全的不搭。儘管他只是王府的一個下人,也不注重裝扮,可是身上穿着自是不差,一身略顯冷淡的氣質,將這凌有些亂的地方襯的更加悽惶。

    薛冷玉回頭看了眼猶如出塵不染的殊離,心裏竟然有了一絲悲哀的感覺。一個是王爺面前的紅人,一個是貧寒的草根。他們之間的差距,也未免太大了。

    薛冷玉也勉強的笑了一下:“我現在王爺的楓園做事,殊大人是楓園的總管。知道我們家出了事,體恤下人,所以特地和我一起來看看。”

    薛母一下子慌了,手腳都不知該往哪裏放,身子一彎便要下跪:“原來是王府的大人,民婦給大人請安。”

    薛母是從未見過世面,未出過遠門的農村婦女,生性軟弱,聽說是王府的人。還是個總管,便覺得是個大官了。

    殊離可不願受薛母的跪拜,他並不習慣這樣。脫口而出:“不必了。”

    殊離還未開口,薛冷玉早已一把拉住了薛母:“娘,你不必這樣。殊大人待人隨和,不會計較這麼多的。”

    薛冷玉自己自是不習慣見人就跪的,有時順應時代是沒有辦法,也就忍了。此時對她來說看似父母的薛母,她就更不願意看她向人下跪了。何況還是殊離,心裏怎麼也覺得不痛快。

    殊離無言的眉稍一挑,薛冷玉在府裏低眉順眼的樣子,對自己的父母,倒是維護的緊。

    薛母直起了身,仍然惶恐道:“殊大人,您要是不嫌棄的話,裏面請坐,我給您倒水。”

    薛冷玉握了薛母的手,嘆道:“娘,我們家的水,殊大人可能喝不慣。”

    家裏茶杯都不一定有一個完整的,別叫殊離笑話了。也免得他爲難,看殊離平日雖不會刻意注重穿着,衣衫卻都是乾乾淨淨,一塵不然。想來是個愛乾淨的人。

    “誰說我喝不慣。”殊離忽然開了口,徑自走向桌邊,自己動手拿起杯子倒了杯水喝。

    薛冷玉愣了一下,說他隨和,他還就真隨和了。

    殊離一坐下來,身上冷漠的氣息頓時掩去了不少。薛母也不似剛纔緊張,倒了杯水走向屋外。

    院子裏,剛纔差點撞到薛冷玉的年輕人正在整理,扶起傾倒在地的架子,拾起落了一地的雜物。

    薛冷玉忙對殊離道:“你自己坐,我出去一下。”

    也不待殊離答應,薛冷玉就緊跟着薛母一起出了屋,沒走幾步,那年輕人聽到腳步,一擡頭,見薛母端了水送出來,笑了一下:“薛大媽,不用招呼我,我自己來就好。”

    薛冷玉的心頓時收緊了。

    這男人,雖然穿着粗布的衣服,挽着袖子,一看就是社會底層的勞動人民。身材就不說了,可能長年從事體力勞動,也能鍛煉出健美的體魄,可那張臉,卻是棱角分明,翹鼻薄脣,竟是完美的找不出一絲缺陷。

    剛纔屋裏看的不真切,可剛纔陽光下那微微一笑,薛冷玉心中頓時有了傾國傾城這四個字。相比一下,雖然他穿着簡樸寒磣,可李沐和殊離,竟然不能在這男子之上。

    薛冷玉一時的呆了,薛母忙推了推她:“冷玉。”

    薛冷玉回過神來,連忙也笑了一笑。

    男子接了薛母手中的水,仰起頭來,咕嚕咕嚕一口氣喝了乾淨。然後用手背抹了抹,咧開嘴笑道:“謝謝薛大媽。”

    薛冷玉從來沒有想過,這樣英俊無雙的一張臉上,居然能那麼和諧的浮現出憨厚老實的笑容。竟然還帶着一絲羞澀。一看就是老實巴交的鄉下漢子。

    薛大媽笑着道:“冷玉,這是隔壁的小展。今天多虧了他幫忙。”

    隔壁的小展?薛冷玉心裏一愣,那不就是那個賣菜的展大叔的兒子?天啊,有沒有天理啊,他家的兒子,竟然能帥到這個程度?這麼帥的小夥子賣菜,暴殄天物啊!

    小夥又對薛冷玉笑了一下:“我叫展風頌。風景的風,稱頌的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