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棄婦也逍遙 » 第1章 穿越成棄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棄婦也逍遙 - 第1章 穿越成棄婦字體大小: A+
     

    棄婦也逍遙

    從前,一看見流星就會想到有人死了。

    如今,一看見閃電就覺得有人穿越了。

    一個*的晚上,某市某大學女生宿舍。

    “可可,趕快進來啦,外面雨那麼大。”

    “別喊了,可可這樣又不是一兩天了,想穿越想瘋了。”

    “是想美男吧。可可看到穿越裏的美男就口水直流啊。”宿舍裏的姐妹們嘻嘻哈哈的笑道:“可可,小心着涼,快回來吧。”

    寧可可,一個年方十八的花季少女拿着本美男後宮,站在宿舍樓的陽臺上大喊:“我要穿越!”

    一道閃電劃過夜空。

    “可可,快進來吧!”

    “可可,可可!”

    “天啊,可可昏過去啦!”

    某朝,某年某月某一天。

    豪華的府邸,雄偉的石獅,琉璃的屋頂,森嚴的門衛。這是京城最赫赫有名的人家,世代經商,家資千萬。

    豪宅深處,一個佈置的簡單卻不失豪華的偏室。

    房間的門半掩着,如紗的薄簾垂着。微風輕拂,沙影飄動,隱約可見門內有人。

    門口臺階下,立着一個窈窕的身子。

    這是個有着絕美容顏的女子,柳葉眉,櫻桃口。盈盈柳腰,纖纖玉指。

    此時正是九月,夏末秋初,微涼的天氣十分宜人。可站着的女子卻渾身顫抖,猶如在二月寒冬。女子手裏拿了一紙書信,她看着信上的字,彷彿是看見死刑的宣判一樣。

    “慕容皓軒,這就是你給我的海誓山盟,天荒地老嗎?”女子彷彿咬碎了牙,才能讓自己忍住即將崩潰的情緒,說出這樣鎮定的話來。

    “薛冷玉。我是曾經對你有情,不過我沒想過你居然是這樣的女人。”屋裏傳來被喚作慕容浩軒的男子的聲音:“你太讓我失望了。”

    “爺。”屋裏傳來另一個女子柔和的聲音:“冷玉好歹也進了我們慕容家的門,你這樣趕她走,讓她一個女人怎麼過活啊。要不,只要她認個錯,就算了吧。”

    “不行。”慕容浩軒的聲音忽然強硬了起來:“我慕容府裏,不可能容下這樣的女人。小翠,薛冷玉的母親來接她沒有?”

    “不用了。”被喚做薛冷玉的女子死死的握着那張信紙,轉過身去:“我自己會走,不用誰接。”

    薛冷玉往外走了幾步,忽然一陣頭昏目眩,腳下一軟,整個人向前摔了下去。

    “冷玉!”一聲驚呼。一個穿着寒酸的老婦人跟着一個小丫鬟從門外走進來,正看見薛冷玉跌出去的一幕,老婦人急忙跑了過來,手忙腳亂的扶起薛冷玉。

    啊呀,頭好痛。

    寧可可被人扶着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摸了摸頭。

    “冷玉,你沒事吧?”老婦人顫聲道。

    怎麼?還有人摔倒嗎?寧可可擡頭疑惑的看了看周圍,卻猛地傻了眼。

    這……這是在哪裏?自己不是應該站在寢室的陽臺上嗎?這地,這房子,這門窗,這花草……

    寧可可猛地睜大了,再看看自己的衣着,看看身邊古裝的老婦人,一個可怕的念頭涌了上來。

    難道真的穿越了。

    看着寧可可一臉的驚恐,老婦人急急喚道:“冷玉,冷玉,你沒事吧。”

    寧可可嚥了一口口水,穩定着自己的情緒。鼓起勇氣看向扶着自己的人,有些木然的搖了搖頭。

    “你真的沒事。”老婦人還是不放心,她看寧可可的神情,怎麼都有些不對勁。有些呆滯無神。

    “我沒事。”寧可可咬着牙吐出這幾個字。然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沒事就好。”老婦人也嘆了一口氣:“冷玉,跟娘回家吧。”

    冷玉?看來這古裝老婦人喚的冷玉就是自己了。寧可可張了張嘴,想問問自己現在是在個什麼樣的情況下,卻覺得手裏好像抓着什麼東西,拿到眼前一看,不由的心裏涼了半截。

    休書?

    字是繁體字,寧可可只認的個一半,草草的看了一遍,心裏明白了個大概,剩下的那半截穿越的熱情也迅速的涼了下去。

    原來自己現在這個身軀的主人叫做薛冷玉,是慕容府的一個小妾。因爲一系列罪名,例如善妒,長舌,偷竊……所以被休了。

    薛冷玉看的冷汗嘩嘩的,穿就穿吧,自己怎麼會穿到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女人身上?

    見薛冷玉沒事,帶薛母進來的小丫鬟走到門邊站住,道:“少爺,夫人,薛大媽來了。”

    “好。”慕容浩軒道:“薛大媽,你把你女兒接回去吧。我們慕容府裏,容不下她。”

    薛母趕忙向着屋裏誠惶誠恐道:“慕容少爺,我們冷玉給您添麻煩了。您大人大量,千萬不要怪罪她。”

    “還說那麼多幹什麼?”站在門口的一個穿着打扮都很扎眼的小丫鬟尖着嗓子道:“少爺都趕你們走了,你們還不快走?”

    看不管小丫頭仗勢欺人的樣子,寧可可雖然不太弄得清情況,但看着一個老太太低眉順眼的被一個小丫頭訓,心裏也很不痛快,正要反駁,屋裏先傳出一聲住口。

    是那個溫柔的女聲,應該是這裏女主人的聲音吧。

    “小綠,你越來越不懂規矩了。”溫柔的女聲也嚴厲起來:“少爺在這裏,輪的到你說話嗎?”

    “是。”被喚作小綠的丫頭低了頭,不敢再做聲。

    “讓她們從後門離開吧。”慕容浩軒的聲音有一點點的疲憊。

    “是。”小綠的聲音雖然恭敬,可是看着寧可可的眼神,卻是充滿了輕視與不屑:“你們跟我來吧。”

    “謝謝少爺,謝謝夫人。”薛墨向着屋裏連連鞠躬。在她看來,薛冷玉在慕容府做了那麼多不該做的事情,能夠慕容浩軒能不計較的只是把她趕出府,已經是大恩大德了。

    寧可可審時度勢,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屬於絕對的弱勢羣體,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和這個什麼慕容府對抗的,只有忍氣吞聲的跟了叫小綠的丫鬟往外走。臨走的時候,她還努力的往屋裏敲了一眼,只隱隱約約的看見門口站着一個高大的身影。

    哎,這難道就是她那不曾謀面的相公嗎?也不知道是不是穿越遇見的男人,都是小說裏那麼帥。

    小綠帶着寧可可和薛母穿過一個長廊,經過一個花園,走過一個池塘,走過一排平房。在寧可可看的眼花繚亂的時候,終於走到了一個小門前。

    小綠冷冷道:“你們快走吧。”說完,她看都不看寧可可一眼,扭頭就走。

    “冷玉。我們走吧。”薛母嘆口氣道。

    寧可可一邊點頭一邊抹着眼淚,老天啊,我怎麼這麼慘,別人穿越都是有權有錢美男無邊,自己呢,剛睜開眼就被老公掃地出門,還揹着個惡婦的罪名。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啊。

    “家裏雖然窮了一點,可是一定養的起你的。別擔心。不管怎麼樣,爹孃都不會不要你的。

    雖然領着嫁出去的女兒回家是非常丟人的事情,不過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就算有萬般不是,在夫家受了委屈,當孃的心裏還是心痛的。

    想想自己背井離鄉,不但沒有美男滿懷還落得如此淒涼的地步,再聽的薛母出聲相勸,寧可可不禁悲從中來,抱着薛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可憐的孩子。”母女兩抱頭痛哭,說不出的辛酸。

    薛冷玉(也就是寧可可,爲了方便,以後都寫做薛冷玉)抱着只有幾件衣服的包裹,跟着薛母穿大街,走小巷。步行了足足有一個鐘頭,終於聽薛母道:“到家了,你爹在家裏等你呢。”

    “家?”薛冷玉看着這個陌生的地方,心中一片慘淡。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不過慕容府的大宅還是讓薛冷玉眼前一亮,她甚至能想到在這樣的府邸裏做少奶奶,天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是多麼愜意的生活。可如今呢,眼前卻是個破的不能再破的農家院子。

    “他爹,我們回來了。”薛母一邊推開破舊的木門,一邊大聲道。

    院子裏,有間破舊的平房,是用磚土砌成的,年久失修的樣子。一個五十幾歲的男人從裏面推門進來:“回來啦。”

    這就是薛冷玉的爹了,薛冷玉不禁仔細打量了他幾眼。這是個看上去就老實巴交的男人,應該年紀不會很大,可是因爲生活的艱辛而顯得很老。

    “他爹,女兒回來了。”薛母拉着薛冷玉的手,看着自己的丈夫。

    薛父也認真的打量着薛冷玉,好久不見,女兒瘦了。

    看着父女兩都不說話,薛母急了,用手肘撞了薛父一下:“怎麼啦,他爹,不是說好了嗎?女兒回來了,以前的事情就都算了。”

    難道薛冷玉跟他父母之間有什麼過節嗎?薛冷玉暗自琢磨。是啊,按道理上說,女兒嫁到了這種大戶人家,即使是做妾,孃家也不可能還是如此的寒酸。

    薛父嘆了口氣:“回來就好,進屋吧。”

    “是啊,快進屋吧。”薛母握了薛冷玉的手:“哪有爹孃生女兒的氣生一輩子的。你爹不會怪你了。”

    識時務者爲俊傑,雖然不知道過去究竟發生過什麼,可是看薛父薛母的態度,就像是就接納回頭的浪子,薛冷玉也不可能對他們說自己其實不是他們的女兒,只能順水推舟的進了屋。

    進了屋,薛母拉薛冷玉在桌邊坐下,用桌上缺了一個口的碗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慈愛的看着她:“冷玉啊,家裏窮,也不知道這種生活,你現在還能不能習慣。”

    “既然回來了,就好好過日子吧。雖然家裏窮了點,但總是有吃有穿有地方住。”薛父冷哼了一聲,也在桌邊坐下:“大戶人家有什麼好的,對你好的時候錦衣玉食,翻臉了呢,還不是說把你趕出來就趕出來,一點舊情都不念。”

    “他爹,還說這個幹什麼?”薛母責怪老伴道:“女兒回來了就好。以後我們一家人和和睦睦的過日子,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雖然沒有什麼交集,也沒有什麼感情。可是薛冷玉還是被這種氛圍所打動了。這薛冷玉肯定做了什麼很傷父母心的事情,也許就是嫁入豪門後不認爹孃。可如今被豪門趕了出來,爹孃還是不計前嫌的願意接納她。

    罷了罷了。薛冷玉嘆了口氣。沒穿到美男如雲的後宮,穿到了這樣充滿溫情的人家,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冷玉,你也別那麼倔強了。”薛母道:“你就叫一聲爹,先認個錯吧。”

    面對這樣的老婦人,薛冷玉心中始終硬不起來,囁囁半響,低頭道:“爹。”

    薛母笑逐顏開:“他爹,女兒叫你呢。”

    薛父一直有些冷的臉,也終於露出一絲笑意。他的冷淡,只是爲了維護做父親尊嚴的掩飾,其實那個做爹的心裏,會對自己的孩子冷若冰霜呢?

    這父女兩和好,薛母是最高興的:“好久沒見了,你們父女好好聊聊。我去做飯。冷玉啊,家裏沒什麼好吃的,娘給你做你最喜歡的桂花糕。”

    “謝謝娘。”薛冷玉甜甜笑道。

    既來之,則安之。她寧可可一向是個樂天派,既然已經穿過來了,就好好享受這邊的生活吧。

    這家太窮了沒得享受?沒關係。寧可可就不信了,憑着她聰明過人,智勇雙全,在這不知道落後了多少的年代,還不能領着一家人一起走上勤勞致富的光輝大道。

    等到有錢了,哼哼,什麼慕容府南宮府的,天下美男這麼多,還能在一棵樹上吊死。

    下堂妾又怎麼樣?寧可可心裏暗暗發誓,就是二婚,我也要婚的幸福美滿。

    “冷玉,你發什麼呆呢?”薛父看着女兒一進門神情就有些不對,心裏難免有一點擔心:“你是不是還在爲被慕容府趕出來難過,都跟你說了,這樣的大戶人家,不是我們能夠高攀的。”

    “不是。”薛冷玉忙道:“慕容府的事情還有什麼好想的,以前是我瞎了眼,不知道什麼纔是真正對我好的。以後不會了,這纔是我的家,我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比在什麼慕容府好不知道多少倍。”

    薛冷玉的話讓薛父雖然很舒服,卻覺得有些意外:“冷玉,你真的這麼想?”

    “是啊。”薛冷玉道:“慕容家有什麼啊,不就是有點錢嗎?那麼拽,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我們一家人和和美美過日子,生活一定會好起來的。”

    薛父橘皮一樣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冷玉啊,你出生的那天下了好大好大的雪,整個城裏都白茫茫的一片,那個雪晶瑩剔透的,就像是一塊塊白玉一樣。所以我和你娘纔給你起名叫做冷玉。你長大了,越長越漂亮,可是也越來越讓爹孃操心啊。”

    “別說以前的事情了。”薛冷玉道:“爹,我以後都會乖乖的。以前的事情,我們再不說了好不好。”

    薛父的印象中,女兒還從來沒有這麼乖巧聽話的時候,心中不禁一暖,終於開顏道:“好,以前的事情什麼都不說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薛母一邊做飯,一邊注意側耳聽着屋裏的動靜。聽到屋裏不時傳來女兒清脆的笑聲,還夾雜着丈夫厚重的笑聲。不禁的也開心起來。他們一家人,很久不曾如此的開心過了。

    茗末新書《瑾色年華》,希望大家把棄婦的票都投給新書,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