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賀新年-杯具與餐具的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賀新年-杯具與餐具的故事字體大小: A+
     

    比接受一個悲劇更嚴重的是什麼事?

    答曰:是同時接受一個悲劇加一個慘劇!

    璇璣看着面前的兩盒“戰利品”,覺得哭笑不得。古箏大賽的組委會也太有創意了,選什麼獎品不好,竟然選這麼有代表意義的杯具和餐具!

    看包裝似乎是挺貴的東西呢!不過也不能改變它們身爲“悲劇”與“慘劇”本質。這種不吉利的東西最好是快快脫手,當然,能順道換點零錢花花就更好啦!

    璇璣正在宿舍裏琢磨着如何把悲劇和慘劇脫手,宿舍門口傳來舍友蘇茜特有的奸笑聲:“小璣璣你在煩惱什麼啊?說給姐姐聽,姐姐給你解決。”

    白了她一眼,璇璣已經無力去糾正她對自己低俗猥瑣的稱呼,屢教不改說的就是她這種人。

    “我在想怎麼把這兩個東西賣掉換錢。”

    “學生會說要組織慈善義賣,給災區失學兒童捐款,你這兩盒子東西看起來還滿高檔的,一定能賣個好價錢。你也不用愁拿什麼東西出來義賣了。”

    璇璣點點頭,這樣也不錯,雖然自己少賺一筆,能幫到別人也是好的。

    “不過這個是古箏比賽的獎品,你也知道,頂多值個幾百塊,而且不見得有人買。”璇璣一邊說,一邊盤算着是不是要再拿點別的什麼東西一起義賣。

    蘇茜走過來隨便瞄了一眼,嫌棄道:“竟然還在盒子上印什麼‘校際古箏大賽第一名’,土了吧唧的。印了這個怎麼不印你的名字呢?真是,你的名字可比這幾個破字值錢多了。”

    “我又不是明星,印了我的名字又有什麼用?這個東西對我還有點紀念價值,對別人來說就是漂亮點的杯子刀叉而已。”被蘇茜一批評,璇璣更覺得這兩套悲劇慘劇拿不出手。

    蘇茜對這個搞不清楚自身價值的單細胞生物很無奈。不過沒關係,她清楚就行!

    “哎哎!你幹什麼哪?”一手拉住拿出手機想給悲劇慘劇拍照的璇璣。

    “拍照啊!不是說義賣的東西都要把照片放到網上嗎?”學校沒法提供足夠的固定場地展示義賣品,所以在校內網做了一個臨時交易網站,要義賣的東西就把照片傳上去,以拍賣形式出售,價高得,付款則直接用網銀支付到學校的指定賬戶上。

    “你這樣隨便拍個照片,能賣個幾十元就了不起了,笨啊!平常看你精打細算的忒能賺錢,怎麼這個事情上就笨成這樣?”蘇茜一臉的痛心疾。

    “呃……那我找小雯弄個單反相機來拍。”璇璣慚愧地收起手機。

    蘇茜看她完全沒有領悟到自己的講話精神,聳肩道:“小雯回來了,帶上你這兩盒東西,我們去拍個外景,你換身漂亮點的衣服,化妝!尤其塗個口紅……不行,這太刻意了,不用化妝了。”

    蘇茜越說越興奮,眯眯眼裏散出淫蕩的精光,打量璇璣的眼神十足十像老鴇現新花魁人選。璇璣哆嗦一下,抗議道:“拍個杯子還要出外景?再說了,我穿什麼衣服有關係嗎?”

    “有!關係大着呢!快點換衣服去,嗯,就上次紫色那一身帶雪紡荷葉邊的裙子,上鏡效果好,快去快去!”蘇茜押着璇璣找出衣服又把她趕到洗手間去,正好另一個舍友小雯也回來了。

    “萬事俱備啊,嘿嘿,看老孃這次不削個幾千塊出來,嘻嘻、哈哈、哇咔咔!”蘇茜越想越得意。這次義賣活動的組委會老大就是她男朋友,身爲人家女友的,這樣替男友着想容易嗎?

    拍攝現場錄音剪輯……

    花魁璇璣疑惑道:“拍我拿着杯子喝水?那怎麼行?不是明擺着告訴別人這個是二手的嘛?這還有誰會買啊?!”

    老鴇蘇茜兇狠道:“別廢話!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不然……嘿嘿嘿,老孃扒了你,直接賣你的裸.照!”

    臨時打手小雯:“……”

    當晚,兩組照片悄然出現在校園義賣網上,當即引起轟動。男生宿舍狼嚎一片。璇璣一早洗洗睡了,被損友壞同學賣了還不知道。

    趙見慎聽到消息登錄網站的時候,現以璇璣名義拍賣的兩件物品點擊已經近萬,也就是說大部分k大的人都圍觀過一遍。

    拍賣的兩套物品,一套杯子,一套刀叉,貨色普通,屬於趙大公子絕對不會用的中檔產品,不過,重點在於足夠煽情的圖片!

    兩組照片都有近照和細節照,例如拍杯子的那一組,第一張照片是璇璣捧着杯子坐在荷塘邊,一身紫色的雪紡衣裙被微風吹出片片漣漪,與身後波光粼粼的湖面隱隱呼應,陽光灑在她的身上,肌膚彷彿半透明的細膩白玉,活色生香當場把手上端着的白瓷杯子都比下去了。

    小雯不愧是藝術世家出身,一幅照片拍得極之傳神,觀只覺得和風撲面,畫中美人就在身前。

    第二張照片拍的是“細節”,抓拍的是粉脣與茶杯將碰而未碰的那一刻。

    趙見慎看了低咒一聲,他太清楚其他男人看到這幅照片時的感覺――恨不得自己就是那隻杯子!

    真是該死的!

    另一組餐具的照片就更加該死!

    兩組照片背景一致,這組拍的是璇璣拿着小銀叉將一塊奇異果送入口中,畫面中的璇璣神情無辜地半含半咬着那片奇異果,銀色的叉子、碧綠的果片、粉色的櫻脣、象牙白的肌膚,組成的畫面徹底讓人體會到“食色性也”這一聖人名言的深刻意義。

    這隻該死的杯子和叉子,絕對不能讓別的人得到!

    幾乎是毫不猶豫地,趙見慎在拍賣價格里填入10000元,直接之前的最高價1000元刷了下去。

    但是,k大里有同樣想法的人顯然不止他一個,不過幾分鐘,最高價被刷新成2萬!

    嶽逆,在網絡的另一端冷笑。

    那一夜,k大校園義賣網幾度當機,蜂擁而上的圍觀羣衆輕易壓垮了虛弱的服務器,最後網管忍無可忍,掛出公告,臨時關閉義賣網。

    據親眼目睹激烈戰況的羣衆傳言,在關網之前,璇璣的杯具與餐具拍賣價單件已經飆過10萬……

    等璇璣第二天醒來現事態嚴重的時候,痛毆蘇茜與幫兇小雯已經無補於事,k大校園在上學期期末爆出強檔八卦,校刊封面大字標題曰:義賣網競拍飆價破10萬,誰將最終抱得美人歸?!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太下流了!”蘇茜假惺惺地抱不平,一邊偷瞄縮在被窩裏裝死的緋聞女主角。

    “就是啊就是啊!我們賣的是杯子叉子又不是璇璣,這標題怎麼起的?!”小雯隨聲附和,氣虛力弱。

    她們也不知道會鬧得這麼大的……

    “我恨你們!”璇璣藏在被子裏甕聲甕氣道。

    宿舍老大冰冰走上前去隔着被子推了推璇璣道;“你已經三天沒出門,再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

    蘇茜心中暗道,璇璣這種宅得成精的傢伙,三天不出門很普通啦,之前只要沒課,她哪天不是賴死在宿舍裏黴的?難怪嶽逆和趙見慎兩個追了一個學期都沒能把她追上手,沒有下手的機會啊!

    “我沒臉見人了!”璇璣探出腦袋鬱悶道。

    “哪有這麼嚴重。頂多出門被人圍觀一下,反正被看幾眼也不會少塊肉。”冰冰笑道。

    鄰室臨秋流竄過來,沒心沒肺道:“就是啊,你現在是新一任校花,被人蔘觀一下也應該啦。”

    “什麼校花?!是笑話吧。”說到這個璇璣更鬱悶了。

    “來來,採訪一下,嶽逆和趙見慎兩個,校花小姐屬意那一個啊?”臨秋看準了璇璣性子柔和,大膽地繼續調侃。

    “那兩個混蛋!”璇璣滿腹怨恨地罵道。

    她不明白啊!爲什麼她從踏入k大開始,趙見慎跟嶽逆兩人就像債主一樣天天緊逼盯人,整整一個學期了,簡直只有陰魂不散可以形容,她不介意大學談幾場小戀愛啦,但是爲什麼竟然惹上兩個著名的gAy?!

    幸好這兩個人的表現還算溫和,頂多就表一下要把她追到手、娶回家之類不切實際的宣言,經常在她面前亂晃,三天兩頭送花送禮獻殷勤,沒什麼太強硬的行動,所以她見招拆招,躲躲閃閃地也就混過了一個學期,眼看着寒假就要到了,正準備鬆口氣,沒想到又搞出這樣的破事。

    “他們兩個有錢有勢,有才有貌,說要啥有啥也不爲過了,你還嫌棄啊!”臨秋酸溜溜道。

    “你喜歡你上!”璇璣怨氣沖天,一臉的苦大仇深。那兩個混蛋明擺着是想把她拖下水爲他們的不倫關係做擋箭牌煙幕彈的!

    冰冰身爲大頭目比較理性,公平道:“其實都是傳聞他們是一對,沒見過他們真有什麼……”

    “就算沒什麼,也不合適!”

    “那也是,一入豪門深似海啊!”一直默不做聲的小雯忽然爆出一句令人惡寒的經典怨婦感言,同室四名花樣少女當場被雷得風中凌亂。

    蘇茜猶猶豫豫地蹭到璇璣身邊,賠笑道:“其實也不一定是壞事啦,那個……賣到那麼多錢,可以幫好多失學兒童了……”

    冰冰奇怪道:“不是說義賣網掛了嗎?還怎麼賣錢啊?”

    蘇茜一副小媳婦模樣,怯生生道:“昨天嶽逆和趙見慎找到我男朋友……他負責義賣活動的啦……呃,他們說非要把那兩套杯子叉子都買到手,那個爭持不下,鬧到校長都知道了。校長拍板說一人一套,呃,讓璇璣親自給他們送去,感謝他們爲災區失學兒童慷慨解囊。”

    ……

    這一年的新年大片,一套悲劇,一套慘劇同時上演,一套名爲《被侮辱的與被損害的》,一套名爲《k大女生宿舍殺人事件》,至於情人節甜蜜蜜的言情片……再等等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