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225 山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225 山雨欲來字體大小: A+
     

    每天一個壞消息,令岳逆的脾氣從暴烈慢慢變成陰沉,仇恨的烈焰幾乎將他的心燒成灰燼,唯一可以令他獲得短暫平靜的就只有懿華宮。

    兩年多過去了,懿華宮還小心保持着璇璣離開時的樣子,宮女太監們清潔之時極是小心,只把浮塵擦去,其他的東西,小至璇璣落在枕上的一根髮絲,大至窗下倒蓋着的一本她沒看完的書,牆邊隨手放着的一支笛子,都不敢動半分。

    嶽逆每天退朝後不管忙到多晚,都要到懿華宮坐坐,然後才能安心地回自己的寢宮休息。

    那個女子已經離開太久,久到嶽逆有時會懷疑,關於她的記憶,是不是自己憑空想象出來的,世上根本不曾存在過這樣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會對他瞪眼生氣,敢反駁他違抗他,卻又有着美麗快樂到令他覺得刺眼的笑容,可以令他心境平靜,暫時忘卻血腥黑暗,覺得喜樂安詳。

    爲什麼上天讓她出現在他面前,在他最快樂最滿足的時候又將她無情奪走?!

    現在她一定很快活吧!在那個從他手裏奪走她的男人身邊,那個忽然出現在他人生中,成爲他最大敵人的男人身邊!

    每次想到這個,嶽逆就恨不得將紀見慎撕成碎片,他恨,從不曾這麼恨一個人!

    就算是當初皇兄想將陷害他置他於死地,母后騙他飲下毒酒之時,他都不曾這麼恨過。

    就是紀見慎,不但奪走了他這輩子唯一的女人,還用盡各種卑鄙手段毀他千辛萬苦得來的江山基業。

    時至今日。雖然他在朝堂上面對臣工之時依然談笑自若,威嚴鎮定,但是他心中知道,嶽國亡國只是遲早之事。有時連他都在懷疑,是不是因爲他殺盡了自己的親人,所以上天才這樣對他,但是他那些所謂的親人何嘗不是對他步步緊逼、趕盡殺絕?他沒有錯!

    錯地是上天讓他生在這世上。卻又教他遇到這樣一個勁敵!

    他得到地一切都是一次次殘酷犧牲後艱難獲得。而紀見慎卻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輕易擁有了。無論是江山。或是美人……

    他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嶽逆轉過身冷笑一聲,喚來符揚擺駕出宮去探望左勁鬆。

    符揚依然如標槍一般精神抖擻地站在他身後。

    這些當初跟着他一路殺到京城奪取皇座的親信手下,如今只有他一人仍然站在他身邊了,其他的不是戰死沙場,就是仍然在外領軍打仗,也有死於刺殺地,還有一個左勁鬆已經傷重站不起來了。

    左勁鬆躺在牀上,臉色灰敗,藥和食物經常這邊喂下去,那邊又吐出來。他年齡只有四十左右,此刻看上去卻像一個年過六旬的老翁。

    君臣二人相對無言,他們之間不需要虛假地安慰,更不屑去學怯弱之人唉聲嘆氣。只是嶽逆起身離去之前,左勁鬆掙扎着說了一句話:“皇上保重!”

    嶽逆看着這位忠心的老部下,從他眼中看到隱隱的決然——嶽國的敗局已經無可挽回,左勁鬆說這句話是打算殉國。對嶽逆作最後告別了。

    嶽逆點點頭,走出了房間。

    冬季天黑得特別早,嶽逆地車駕離開左相府,向皇宮方向駛去。路旁零零落落跪着一些百姓,衣衫襤褸,一個個瘦小的影子在雪地裏看來格外淒涼。

    耳中彷彿聽到附近民居中出來的隱約啼哭聲,在冬夜之中聽來,說不出的讓人難受。

    嶽逆回宮後首先走進懿華宮,宮女太監們已經習慣皇上地日日駕臨,小心翼翼地退到宮門外伺候着。

    懿華宮裏一切就如平日,牆上放着嶽逆讓丹青妙手繪下的一副仕女畫像。畫中美人笑靨如花。眼波清澈柔和中帶着幾分頑皮狡黠,正是嶽逆在赤聖山上見過地璇璣地模樣。

    嶽逆在殿中慢慢走動,輕輕拂過每一樣璇璣曾經用過的物件,最終回到畫像之前,伸手輕輕撫摸着畫中人地眉眼。輕聲道:“朕受夠了每天只能對着你的畫像,對這着這些死物想你!朕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朕……要一個真實的你。”

    指尖吐勁,嘶地一聲,畫像碎成片片紙屑飄落在腳下。

    宮外守候着地太監宮女被殿中傳來的巨響嚇了一跳,面面相覷卻不敢隨意入內,皇上在時是絕不容許他們進去打擾的。

    直到門窗處透出濃煙和火光,宮女太監們才知道出事了,這殿裏就是一棵草,一粒棋子都是皇上珍愛之寶,如果燒了……後果不堪設想。

    大家正準備找人救火,入內請出皇帝。卻見嶽逆沉着臉昂首闊步從殿裏走了出來。對身後的濃煙烈火理都不理。

    莫非……這火是皇上放的?!

    一衆宮女太監不敢多言,見嶽逆走遠。連忙散開了各自收拾家當撤出懿華宮。華麗大殿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之下燒成一片瓦礫焦土。

    嶽逆一個人走到金鑾殿前地白玉臺階高處,冬夜的寒風呼嘯着撲打到他地臉上,嶽逆並不覺得風冷,真正讓他覺得冷的,是心底深處散發的寒意。

    看了眼身後掩飾不住驚恐戰慄的太監侍衛,嶽逆忽然覺得厭煩,曾經以爲,成爲了皇帝,就可以殺儘自己想殺的人,享盡人間富貴,讓所有人戰戰兢兢臣服在腳下。

    這些曾經渴望之極的東西,此刻看起來卻那麼地令他厭惡。

    他受夠了!

    那一夜,太監按嶽逆的吩咐將宮中所有嬪妃、皇子、公主集中到空置已久的鳳頤宮,迎接他們的是三尺白綾和一杯杯毒酒。

    冷宮之內,一處破舊的殿角里,蜷縮着一個衣衫破爛身影,在寒意中瑟瑟發抖,灰白零落地頭髮,凹陷地眼窩,滿布皺紋、醜陋變形臉孔,已經看不出來這人的本來面貌。

    濃黑高大地身影緩緩走近,一手拎起這人的領子,輕聲道:“母后,朕來替你解脫了……”

    手中寒光一閃,一柄雪亮的匕首沒入這人的左胸,這個人喉頭咕嚕一聲便歪頭死去。

    來人正是嶽逆,他看着地上的屍首,冷冷笑了一聲:“果然……屠盡父族母族……”

    那一夜,嶽國京城皇宮忽然着火,火勢兇猛異常,不過片刻,整片宮殿羣便陷入一片火海,京城禁衛軍趕來想要撲救已經晚了……

    Wωω.тtkan.¢ ○

    火光照亮了京城的夜空,整個京城的人幾乎都被動員起來撲救大火,整整三天,纔將火撲滅,皇宮內的富麗堂皇都化作一片焦黑。

    一場大火,嶽國皇帝失蹤,嶽國陷於一片混亂。

    左相府內,擾攘一夜的家人一早起來發現左勁鬆躺在牀上,神態安詳,鼻中已無氣息。

    曾經震懾天下各國的嶽國,一夜之間土崩瓦解……

    接到消息的紀見慎輕輕舒了一口氣,隨即緊皺眉頭,因爲急報上面的最後幾個字——嶽逆不知所蹤!

    一個不祥預感在腦中閃過,嶽逆沒有死,他……究竟會做什麼事?

    下面的不算字數嗒。

    今晚發的晚了很多,相信大家看完了就會明白爲什麼會遲了發了。一個是因爲長了,3K。

    寫得我好難受,我真的不適合寫這麼黑暗的情節啊……嗚嗚嗚,但是發展到這裏,又不能一筆帶過。

    難受得滿地打滾。

    接下來幾天,發章節的時間可能有些混亂,大家不要特意等更新啦,不然我良心不安。

    《悠遊仙境》淺緋雪,書號:1265661

    招募靈魂去穿越,僞淑女的逆襲大作戰。

    《暗月火瞳》天翎,書號:

    她是雙重人格的天生火能力操縱者,在莫名地穿越到這個妖魔肆虐的世界後,儘管一心只想要安靜地活着,可卻偏偏被一則自百年前開始流傳的預言捲入到了種種紛爭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