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215 特別擅長放冷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215 特別擅長放冷箭字體大小: A+
     

    林顯揚向城下的人大聲說明今天不開城門,果然引來一陣鼓譟,不同的是左邊那堆人罵罵咧咧一陣後,就挑起擔子提起行李離開去找今晚能過夜的地方了。

    而右邊那羣人顯然也很激動,幾個頭領模樣的人低低商議一陣,其中一個人向着城頭上的林顯揚大叫道:“這位兵大哥,小人有急事要進城,可否請大哥通融一下?”

    林顯揚當讓不會答應:“不必多言,本官也是按上頭吩咐辦事,今日是不會開城門的了!”說完縮回城牆內,表示再不搭理下邊的人。

    城下邊的人見事不可爲,便不再掩飾行藏,向身邊幾個人打下眼色,一不做二不休,抖開背後的包袱取出明晃晃的刀劍,向着那些還沒來得及離去的平民就砍。

    璇璣聽到城下慘叫,探頭一看忍不住驚叫一聲。

    城下的兇徒砍殺了兩人,將其餘十幾個見勢不對想扔下行李逃跑的客商圍住,舉刀威嚇道:“快些開門,不然就把這些人統統殺乾淨!”

    林顯揚看向趙十六,趙十六冷然道:“不能開城門!”

    璇璣雖然不忍,但也知道此刻如果開城門把這些人放進來,遭殃的人會更多!兩害權衡取其輕,必要時,只能犧牲小部分了。

    在趙十六心目中,天大地大沒有自家主母的安危大,這城裏的人就算死絕了也跟他沒關係,但主母不能有一絲危險,最好連驚嚇都避免。

    而林顯揚則是身負保護城中居民安危、看管門戶的重任,比起那些不知道哪裏來的外地客商,當然優先保護東臨堡內的民衆。所以幾乎想都不用想附和了趙十六的主意。

    雖然現實如此,但璇璣還是想試試能不能救人,低聲對趙十六道:“趙十一在嗎?趙廿四輕功好,讓他回去官衙取了弓弩來,越多越好。”

    趙十六擡手比個手勢。就見趙十一無聲無息出現在了璇璣身後。背上都揹着個大包袱。看形狀應該裝地就是弩弓。手上還提了箭壺。

    璇璣一見。開心道:“咦?你都隨身帶着啊!太好了!先嚇唬嚇唬他們應該夠了。趙十六。你讓趙廿四回去多拿幾架較大地弓弩過來吧!”

    趙十六也不多話。只是擡手在耳朵附近比了幾個手勢。這是他們夥伴間行動時互相溝通地暗語。隱藏在人叢中地趙廿四看了不着痕跡地飛快潛下城樓去了。

    璇璣幾步走到林顯揚身邊道:“林大人。等下我說一句。請你跟着向城下喊一句。”

    林顯揚剛剛在一旁看了他們幾人交談。也知道這些人裏真正決斷地正是這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擡地柔弱小姑娘。連趙十六這種渾身上下透着陰冷殺氣地七尺男兒都對她言聽計從。自己最好也別太小瞧她了。於是連忙乖乖點頭答應。

    “城下地惡賊聽了!馬上放走手上地人質。便饒你們不死!”這樣地話軟趴趴地從璇璣嘴裏說出來。確實沒幾分威嚇能力。

    林顯揚大聲跟着說了一遍,聲音洪亮有力。有威勢多了,但城下地兇徒顯然不當回事,鬨笑叫罵起來,一邊舉刀在人質身上比來比去,嚇得那十幾名人質呱呱大叫,有些當場就尿了褲子。

    “否則,你們殺一名人質,本官殺你們三個狗賊賠命!”璇璣邊說邊指指已經被趙十一拿在手上的弓弩,示意他可以動手了。

    趙十一自研製出這些弓弩。一直都只是在院子的木靶上試驗,而職責所在又不能隨意離開璇璣的身邊,想在敵人身上試試這些寶貝的威力已經想得快發瘋了!

    所以今日一聽說城門前有古怪,便連忙將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帶上,想着最好能有幾個“不聽話”的傢伙好讓他試試弓弩的威力是不是真如想象中的那麼強。

    本來還擔心主母心地慈和,自己或許沒這個動手地機會,沒想到此刻主母竟然主動吩咐他動手,那還客氣什麼?!

    於是林顯揚話音剛落,趙十一的弩箭便射出了。

    這是一款改進過裝箭方式的弓弩。裝箭開弓速度極快,趙十一仗着手法靈巧,放箭地速度與常人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林顯揚聽見身邊弦鳴,在探頭往城下一看,城門外靠外圍地上已經躺了六名兇徒,個個箭中要害,看來是活不了了。

    “他們還是站得太近了……”趙十一還頗有些不滿意,小聲咕噥着。要這些狗賊站得再遠些,那纔好看效果啊!

    璇璣看自己一句話城下便死了六人。心裏有些不安。本來她想着射傷一個震懾一下他們就好,沒想到趙十一竟然執行得這麼徹底。剛剛兩個平民被殺,現在就殺六個兇徒抵數。但這個時候也不好多說什麼,事實上,這樣的震懾效果會更好,人質也多一分安全。

    連忙繼續教林顯揚進行心理喊話:“城門是絕對不會開的,殺人質對你們毫無用處,只會讓你們損傷人手,勸你們快快放了人質離開,本官絕不攔阻!如想劫持人質逃離,就看看是你們的腳快,還是本官的箭快!”

    林顯揚這次喊話,下面再無鬨笑叫罵之聲,幾名領頭互看一眼,看來今日的圖謀是難以實現了,還是儘快通知主人事情有變的好,之前派出的信使偏偏至今都無半點消息,憑自己這兩百多人要強攻進東臨堡,根本全無可能,更不要說對方城樓上還有弓箭手。剛纔城樓上射殺的都是外圍地兄弟,分明是在警告,他們都在弓箭射程範圍內,休想作怪!

    領頭的咬咬牙,一揮手讓幾名手下看管住人質,剩下的兩百多人快速撤退,待全部人統統退走後,剩下幾人這才推開人質快步跟上大隊撤離。

    璇璣看着那些人慢慢遠去直到在看不見蹤影,臉上卻無半分喜色。

    藍晰拉拉她的手道:“沒事了,我們回去吧!”

    “我擔心舅舅。這些人連倉促撤退的時候都這麼有紀律,十九是官兵,寧京附近官兵竟然敢襲擊東臨堡,看來寧京的叛亂不是那麼簡單,不知道舅舅是不是平安無事……”璇璣每想起這個就覺得心裏像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

    藍晰對這些軍國大事也是一知半解,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璇璣探頭看看城下。從懷裏掏出一張一百兩的沈氏商號銀票,在地上撿了一塊石頭,將銀票與石頭包在手帕中裹好,對趙十六和林顯揚道:“扔給城下的那些人,讓他們把城下的兩名百姓屍首搬到一旁,儘快離開,把銀票兌成銀兩平分當作是今日受驚地補償吧。”

    林顯揚沒想到這個時候她還會想到拿錢安撫下面那些死裏逃生的人,心中生出幾分敬意,連忙照辦。

    至於砸錢。肯定還是趙十六的準頭夠了。

    本來讓趙十一把銀票綁在箭尾射下去就好,簡單省力,但是璇璣實在不想再驚嚇這些遭受無妄之災的可憐人。

    林顯揚恭恭敬敬將他們送下城樓這纔回到城頭上繼續執勤。

    璇璣人還沒回到官衙。林顯揚便再次趕了上來,這次神色不是驚疑不定可以形容的,簡直就是驚慌失措了!

    眼看林顯揚還差幾步就衝到璇璣面前,趙十六眉頭一皺,伸手一拖一帶,林顯揚便蹬蹬蹬倒退了三步,可他卻連對方怎麼出手的都搞不清楚。

    換作平時,林顯揚早就發飆了,但是隻看趙十六一眼。他就覺得心底發冷,想來也是自己太孟浪了,畢竟對方還是高官家地女眷。

    這回他學乖了,直接開口向璇璣道:“呃,小姐,城外那些兇徒又回來了,這次多了很多人!”

    “很多是多少?”璇璣心中一緊。

    “估計有幾千人……”林顯揚覺得自己嗓子眼發乾,他上任這幾年,還是第一次碰上這種事。說不怕那是騙人的。

    璇璣眨眨眼,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就沒個消停麼?嘆口氣,認命地轉身往城門樓方向走。

    走了兩步,忽然問林顯揚道:“這座城有幾個門?”

    林顯揚道:“三個門,分別在東南西三個方向,但東西兩門當年用作軍隊進出之用,距離兵營較近,所以一直都關閉不用。”

    “東門西門穩妥嗎?會不會被人強攻而入?”璇璣膽戰心驚地問道。千萬不要說三面被圍攻。成立全部兵丁剩下一百人不到,加上居民中的壯丁。定國也就三四百個,要守三個門肯定不夠用。

    “東門西門因爲是用作軍備,所以牆高門厚,而且城門只可從內向外開啓,難以攻破。”林顯揚在這裏當門官已有五年,這些事情說起來,如數家珍。

    璇璣還是有些不放心,請林顯揚派腳程快地人到東西門看看有無敵人蹤跡。

    說話間,已經到了城樓之上。

    果然多了很多兇徒,密密麻麻地一大堆人聚集在城門外,既有百姓打扮,也有身穿軍服盔甲地軍人,雖然氣勢洶洶,但是看起來卻不太威風,倒像是疲於奔命匆匆趕來的。

    幾名衣着鮮麗、頭領模樣地人統統勒馬停在離城樓一段距離外,怕是知道之前有人吃了冷箭的虧,對於神出鬼沒的冷箭有些戒慎。

    遠遠看有官員走上城樓,那幾個頭領模樣地人中便有人開始呼喝:“東臨堡官兵人等快快出來投降,否則待寧峻親王攻進城來定將殺個雞犬不留!”

    璇璣忙着估算死守東臨堡等待救援的可行性,對這些廢話理都懶得理。

    就東臨堡附近的地形和本身城牆建築看來,這裏易守難攻,對方又沒帶攻城地工具,要攻進來甚難,要圍城他們的人手明顯還不夠,城裏有水井,北邊靠山壁附近有活泉,己方要撐上幾天應該不難。

    寧國現在已經被紀國兼併,如果有大規模的異動,軍隊應該很快能發現,趕來救援,只要撐過幾天就會雨過天晴。

    這麼一想,心下大定,只是很掛心舅舅那邊不知情況如何。

    過得一陣,那些叛軍首領看城上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叫罵便越來越響,措辭也開始越趨下流。

    這裏的罵辭,璇璣十之聽不懂,即使聽懂了也不會放在心上,上輩子在社會上打滾幾年,什麼髒話沒聽過,根本已經當語氣助詞。

    但藍晴藍晰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

    當聽到那些人開始謾罵到什麼“寧月那婊子爬上紀國狗皇帝的牀,萬素和那賣國賊靠着婊子外甥女賣國求榮、在紀國升官發財”之類的話,璇璣不生氣,他身邊的人都氣炸了,向來溫柔地藍晴一手就想去奪趙十一手上的弓弩,趙十一微微一閃,沉聲道:“這種事情,讓我來。”

    說罷舉弩上箭開弓,瞄準了喊話那三人連發三箭。

    衆目睽睽之下,在那幾名頭領自以爲安全的近兩倍正常弓箭射程之外,三支利箭近乎不分先後地夾帶着尖銳細微的破風之聲,直接穿過了罵得起敬的三名叛軍頭領的嘴,從口腔直貫腦後,三人身形一晃,當場倒地身亡。

    叛軍大譁,這是什麼箭?!竟然能射得這麼遠、這麼準、這麼狠,後隊中看到三人死狀的幾十人嚇得不由自主往後連退數步,本來還算整齊的隊形亂了一下。

    中隊見後隊莫名其妙退後,本來衝殺到路中間,也跟着一起往後退去。

    前隊已經奔到城下,一見身後人影都看不見一個,大驚失色,哪裏還顧得上什麼攻城,譁一聲散了大半。

    璇璣在城頭見了既高興又疑惑,之前看那兩百多名叛軍明明進退有度,算是雖敗不亂的,怎麼找來地幫手竟然這麼弱?

    真像是強弩之末,莫非這些其實是被追逃到這裏想要找個據點抵死頑抗的叛軍?這麼一想,當即精神大振。

    但轉念一想又不對,就算佔了這座城也堅持不了多久啊,莫非還等着被趕來救援的大軍圍死在這裏麼?

    其實這些人,正是寧峻與成國勾結糾集的叛軍,裏面有寧峻的親衛,有成國分批潛入軍士。本來打算在寧京大幹一場,結果還未動手就處處失利,幸好有人不斷將紀國平叛軍首腦萬素和的信息透露給他們。

    寧峻驚惶之下在顧不上家人親族,將他們統統扔在京城,自己帶着親軍會合了成國的小隊,打算逃往成國,但是路上關卡處處,恐怕他們這支幾千人的隊伍走到一半就會被殺個精光。

    成國派來的將領獻計道,不如綁個重要人質再走,以保路上平安。

    這個人質自然就是璇璣,神祕人給他們地消息中有提到,萬素和這次帶了三名女眷同行,其中一人極可能是紀國皇后,前寧國郡主寧月——這個消息嶽逆本來沒打算透露給寧峻他們,是左勁鬆私下裏透露地,目的無非是想試試有無機會借寧峻之手鏟除這個他認爲地自家皇上的心腹大患。

    這章有4K多哦,加更的也在裏面了,嘻嘻,等到粉紅滿300了,更6K哈。

    老闆不在的日子真好啊。

    大家把頁面往下來點點推薦月票作者哈。

    一人啊嗚一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