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178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178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字體大小: A+
     

    “雲歌,你這樣怕不怕趙公子生氣……”月伊一邊哄着兒子,一邊擔心地問璇璣。這次紀見慎出來,號稱是姓趙的,跟趙之緣是同族表親,只是月伊知道這位多半不是真表兄,而是自家相公的上司,所以仍稱呼他爲趙公子。

    璇璣伸手戳戳小孩子圓圓的小臉,笑眯眯道:“給姐姐笑一個!”

    月伊嗔道:“你個沒大沒小的,什麼姐姐,是阿姨!”

    璇璣像月伊做個鬼臉,她難得換了個二十還不到的“殼”,還是未婚的,纔不要做阿姨。

    小孩子倒很聽話地唧唧咕咕笑起來,璇璣大樂,這纔對月伊道:“管他呢,我也很生氣!他就不怕我生氣?哼!”

    月伊無奈道:“雲歌,你跟趙公子都已經有夫妻之實了吧。”

    璇璣臉一紅,算是默認了。

    “若是將那趙公子惹惱了,他棄了你另覓佳人你怎麼辦?”月伊最擔心的是這個。

    璇璣不語,但神情是十足的不以爲然。

    月伊苦笑道:“你在我們那些姑娘裏頭膽子最大又最聰明,只是我們終究是女子……”

    璇璣知道月伊是爲了她着想,自己的想法在這裏是離經叛道的,灌輸給月伊對她也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只好唯唯諾諾答應了。

    月伊又道:“你與趙公子地事。我本不該多管,可雲歌你想過沒有。萬一你有了身孕該怎麼辦?”

    璇璣眨眨眼睛,這個問題其實她早就想到了。好歹她上輩子接受過生理健康教育,怎麼可能不考慮這個問題?

    在她決定跟紀見慎在一起之前,她就偷偷問洛揚要了避孕的藥物,洛揚也覺得女子太早生育對身體無益,不但給了她藥還很老實地答應會保守祕密。

    這件事,璇璣一直沒有跟紀見慎提及。現在月伊提起來,倒搞得她有些心虛起來,如果大魔王知道了,恐怕會生氣了……

    看月伊一臉擔心,怕實話實說會招來更多嗦,只好求饒道:“好月伊,我知道啦。我會小心地,呃!我跟趙公子已經有婚約在身,不過還沒正式舉行婚禮罷了,你就放心吧!”

    月伊瞪了她一眼,總算笑了。

    第二天中午,璇璣辭別了趙之緣夫妻,用易容丹重新易容。隨紀見慎上了馬車從新往赤聖山方向出發。

    璇璣由始至終,對紀見慎依然不理不睬。

    紀見慎也沒打算在下屬面前表演哄烏龜,要搞定璇璣。車上有的是時間。

    昨夜他沒有反對璇璣到月伊處過夜,一來是不想火上澆油,惹得她更生氣,二來也是免得自己與璇璣同牀,看得到吃不到更難受,璇璣的體力向來不算很好,再來肯定會受傷,他是萬萬捨不得的。

    其實璇璣很想問,爲什麼才逃出來。現在又要走回去。白走這一遭是爲了什麼,雖然她也認同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可是按照大魔王的行事習慣,是從來不會做多餘的事情地。

    但是現在開口問他,弱了自家的氣勢,哼哼!她還沒生氣完呢!

    不讓他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以後他會更加肆無忌憚地欺負她,這怎麼可以!

    紀見慎從上車開始,眼光就沒離開過璇璣那張拉得老長的小臉,心裏盤算着該用什麼策略把她哄好。雖然他從前沒有哄女人的經驗,但是與璇璣相處時間長了,慢慢也摸清了她的性子,至少哄她還是有幾手的。

    首先,來軟地比來硬的有效得多。

    趁着車子顛簸的機會,順勢伸手將震歪到一邊的小烏龜一把抱入懷裏,軟聲道:“好璇璣,別生氣了,好麼?”

    “不好!你放開我!”雖然大魔王的懷抱很舒服,但是不能貪圖一時舒適輕易放過他!

    “好好好。我放開。”話是這麼說,但是也只是稍稍放鬆手臂而已。

    小烏龜總算開口了,第一招成功。

    “是我不好,你身子好些沒有?”光甜言蜜語是搞不定小烏龜的,要勇於承認錯誤,再慢慢哄她把怨氣發泄乾淨了才行。

    “你每次都這樣,欺負完了,哄哄我就算了,下次還是這樣!”小烏龜眼睛紅紅地控訴。

    “你太可愛了,我忍不住……”嗯,口氣還可以再委屈些,小烏龜是很心軟的。

    “那我就活該被你欺負了?!”

    “我是太久沒見你了,小別勝新婚……我保證以後不會這樣了。”

    “哼!你每次說話都不算數地!”

    雖然小烏龜不是個愛記仇的女人,可這個話題繼續下去,還是太危險了,貌似他確實對璇璣有很多說話不算話的記錄……

    “你要這樣繼續不理我?你不想知道我們爲什麼要趕上嶽逆地大隊回嶽國京城嗎?”

    第二招,轉移話題,引開小烏龜的注意力。

    璇璣扁嘴,猜到這個壞蛋在轉移話題了,撇過小臉不接話,不能讓他輕易得逞!

    顯然這個話題不足以吸引她的注意力,紀見慎心思一轉決定再換個璇璣關心的話題。

    “如果不是小遠受傷了,我要留下替他治傷,也不會讓你被嶽逆劫到嶽國來,白受了這麼多苦。”

    “不是說小遠已經好了?他的傷會不會留下後患?”璇璣緊張起來,主動抓住紀見慎的袖子問,趙正大哥不是說小遠沒事了?難道是騙她地?

    果然說起小遠。這個女人就忘了別的,紀見慎心裏有些酸溜溜。雖然明知道璇璣會關心兒子地傷是十分正常地事情。

    不過既然成功引開了話題,自然要好好利用,於是紀見慎短話長說,將璇璣離開後地事情細細說了一遍,直說得跌宕起伏,錯綜複雜。

    果然璇璣聽得入神之極,完全忘了要替自己討回公道的事情。

    紀見慎看時機差不多了。當即使出第三招,倒打一耙,引起小烏龜地愧疚之心。

    “璇璣,你知不知道我聽侍衛說你跳崖的時候,有多害怕!你就一點都不顧念我的感受嗎?”雖然是手段,但這話確實是出自紀見慎地真心,一邊說着。一邊忍不住抱緊了璇璣。

    這個沒良心的女人真是不怕死!可是她知不知道如果她有個萬一,他……他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如果一輩子沒遇上璇璣那便罷了,在他享受過璇璣帶來的快樂與情愛之後,再要他回頭去過以前那種日子,他並非絕對過不下去,只是一輩子心都會空空的,即使一統天下也不會覺得特別開心。會帶着莫大的遺憾和寂寞躺進皇陵。

    那樣的日子,他想想都覺得恐懼!

    璇璣不知不覺已經靠在他的懷中,察覺了身後這個看似無所不能地強勢男人難得一見的恐懼擔憂。心徹底柔軟下來。

    輕輕伸手環抱着他道:“我以前死過一回,見過地府裏的鬼差……沒遇到你們之前,其實生死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是離開這個世界再重新開始而已。”

    仰頭舉手揉開大魔王擰緊的眉頭,繼續道:“那天真的差點沒命了,我才發現,我其實很怕死……如果我死了,就再也見不到大哥、見不到舅舅、見不到你和小遠、張媽這些關心愛護我的人了,好不容易有人對我這麼好。我不捨得。很不捨得。”

    “我才排第三?!”大魔王挑刺道。

    “你排第一,我最不捨得你。”璇璣誠心誠意道。

    紀見慎眼中射出得意又快樂的光彩。嘴上依然抱怨道:“你是因爲我對你好你纔不捨得地?”

    這個得理不饒人的壞傢伙,璇璣扁扁嘴,最終還是開口道:“因爲我喜歡你啦!大壞蛋!”

    終於心滿意足了,紀見慎抱緊懷裏的小烏龜,得意地偷笑起來,總算又過一關。

    傍晚時,他們追上了嶽逆地大隊,晚上也宿在同一個小鎮上,嶽逆帶人住在來時住過的莊園中,紀見慎則在鎮上找了最好的旅店投宿。

    在聽到璇璣要求店家找有兩張牀的客房時,紀見慎就知道自己還是高興得太早了,小烏龜越來越聰明,以往的招數效果已經大打折扣。

    Wшw. TTKдN. C 〇 不過此刻不是糾纏她的好時機,只好暫且隨她的意思。美人兒近在咫尺,卻又不能肆意親近的心癢感覺偶然嚐嚐也別有一番滋味。

    小地方的旅店再好也比不上趙之緣地家,更無法與紀國太子府甚至皇宮媲美,但是有大魔王在身邊,璇璣還是覺得說不出地安心快活,枕頭牀鋪雖然硬了點,倒也睡得不錯。

    紀見慎等璇璣睡熟了,當即大大方方爬到她的牀上,反正以璇璣小豬一樣地嗜睡習性,根本不用擔心她會半夜醒來發現。

    璇璣睡夢中發現身邊熟悉的味道與體溫,馬上本能的依偎過去,兩個人相擁着俱是一夜好眠。

    離他們兩三裏的大莊園裏,嶽逆躺在極盡舒適豪華的大牀上,卻是一點睡意都沒有。

    在赤聖山耽擱了兩天,名義上是爲了等官員傷勢穩定,兵馬護衛安排妥當再上路,實際上卻是因爲嶽逆不甘心,砸毀了聖君祭壇後,確實找到了地道入口,派了不少兵士下去探查,卻發現地道錯綜複雜,死路不少,出口也不少,整整花了兩天時間依然無法探尋清楚,反倒因爲地道內機關衆多,折損了不少官兵。

    救走那個女人的人既然選擇了這個地方,定是對地形十分熟悉,再找下去,說不定他們人已經逃得遠遠。嶽逆無奈之下只好不斷傳信周邊州府加緊盤查。

    國師師徒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杳無音信,可以想見,這兩個人與救走那個女人的人定是早已勾結。佈下這樣的局,沈氏的能耐簡直大得超乎常人想象!

    沈劍竟然真的爲了一個女人如此冒險,甚至不惜得罪一國之君,他與那女人的關係究竟到了什麼程度?!

    嶽逆每次想到這個問題就覺得心裏似乎有一把毒火在燒!

    還是沈劍早就知道那個女人是天女,而他早有野心爭奪天下?如果是這樣,說不定可以利用這點挑動紀國一場內亂……

    但前提是,他必須將那個女人放回紀國,好坐實沈劍的野心!所以這個想法馬上被他推翻!

    這個女人必須是他的,他絕對不會把她讓到任何人手中!

    想到昨日祭壇上驚鴻一瞥的絕世容顏,嶽逆緊緊握住拳頭,這個女人只能是他的,在他終於再次在一個人身上感受到溫暖和渴望之後,他不能容許失去!

    這個女人最好沒有參與到這次的陰謀之中,否則即使他捨不得將她殺死,也會忍不住親手將她的手腳廢掉,把她關在深宮裏,讓她一生一世再也無法背叛他逃離他,永遠只能無助地在恐懼和寂寞中等待他的垂憐。看着窗外天空泛白,嶽逆才驚覺又一夜過去了,自己竟然已經整整三天不曾閤眼!

    三天沒睡的不止他一個,身爲侍衛統領的符揚同樣從發生意外之後就一刻不曾停過。昨天夜裏,留在赤聖山的部屬發來消息,在祭壇地下的祕道中發現重要線索,在地道拐角的牆腳下有不明顯的古怪圖騰,似乎已經是有些年月的。

    部屬派人將圖騰拓印下來快馬送交給符揚,符揚與幾名下屬仔細分辨,這個圖騰似乎是鬼工教的標誌!

    鬼工教在嶽國境內潛伏多年,向來與嶽國朝廷作對,只是前幾年教內似乎出現紛爭,導致再也無瑕尋釁挑事,嶽逆一向不把這些江湖勢力放在眼中,加上他登基這幾年,正是鬼工教沉寂之時,沒想到他們不下手則已,一下手竟這麼狠!

    嶽逆聽了符揚的報告,心中恍然,想必沈劍是勾結了鬼工教下的手,內外勾結,難怪一出手便讓他們措手不及。

    符揚道:“聽聞鬼工教過往的風格都是收了現錢纔會辦事,要價極高,動輒萬兩黃金,想必沈劍是付了大筆金錢,要短時間在我國境內運送大批錢物,十分不便,應該是他通過銀號一類彙集現錢,微臣已派人調查所有錢莊銀號以及大商戶的錢銀調動情況,待今日進京應該會有結果。”

    嶽逆點頭,再次問起皇后蹤跡是否有着落。

    符揚暗歎一聲道:“目前已發現有四路人馬闖關,皆是試圖冒充皇后引開我軍分兵的,昨夜有急報在百里之外發現有人闖關,極有可能逆賊帶同皇后已經穿過第一重關防,向成國邊境而去。”

    也是4千多字哦,我完成周末週日的加更任務啦。

    我這麼守信用,大家快點把票票拿出來鼓勵我,嘻嘻。

    今天起點不停抽風,評論區抽得一塌糊塗,等好了我再慢慢整理大家的帖子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