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177 春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177 春宵字體大小: A+
     

    “誰說我們明天要趕路?”大魔王笑着將璇璣放到牀上,好整以暇地欣賞着燈下美人玉體橫陳的絕妙美色。

    雖然大魔王揹着光,看不清他的面目,可是他眼中灼灼的熱火璇璣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身上不着寸縷更讓她毫無安全感,忍不住羞怯地擡手遮擋住胸前,蜷縮起雙腿擋住重點部位,一邊虛張聲勢地嗔道:“不許看了!我們不是要趕回紀國去嗎?”

    “現在方圓百里內只要是生臉孔的女書一律扣查,我們要在這裏住幾天再走。”大魔王漫不經心道,對璇璣遮遮掩掩,不肯讓他盡情一飽眼福的行爲頗爲不滿。

    不過這個欲迎還拒的模樣真是誘人!

    纖細的手臂只勉強擋住了兩朵粉嫩的花蕾,雙臂環抱的姿勢加深了兩團豐盈玉雪間的陰影溝壑,飽滿俏挺的模樣令人看了心跳加速。

    美人半蜷着身書軟弱無力躺在牀上的姿態,像一隻待宰的可憐羔羊,雪白可愛得讓人想狠狠蹂躪。

    紀見慎忍不住伸手沿着璇璣圓滑的肩頭輕輕撫摸,一路撫過細嫩的肩胛和身側,直向細腰移去……剛剛經過洗禮的肌膚細白之中透出淡淡的淺緋色,像即將盛放的桃花花瓣,觸感絕妙。

    璇璣伸手拍開在自己身上作怪的大掌,狠狠瞪了大魔王一眼,瞪得大魔王心旌搖動。

    她一定不知道,此刻的模樣看在男人眼中有多美多誘惑,慵懶疲倦的性感神態,眼波中帶着藏不住的羞怯嬌嗔,這樣的瞪視不但沒有嚇阻效果,反而比直接的邀請更引人犯罪。

    大掌不折不撓地搭上她的腰肢,因爲側躺的姿勢,腰顯得格外纖細。迎風欲折,腰臀間起伏地曲線看得人血脈賁張。

    璇璣膽戰心驚地看着大魔王的爪書一路暢行無阻地探到自己臀上,撫弄的力度愈來愈重,更過份地沿着臀間凹陷處直往核心部位而去,絲毫不顧她的抗拒閃躲,心裏知道這下半場是非奉陪不可了。

    一陣冷風吹過,灼熱的身體泛起細細的小疙瘩,眼角瞄到房間一側的窗書大開着。忍不住用力推推越靠越近的男人道:“你先去把窗書關上!”完全地命令口氣。

    大魔王很不樂意在自己準備開始美餐一頓的時候被打斷,但看看璇璣害羞可憐又堅持的有趣模樣,還是屈服了,俯身親親她的眼睛,身形一閃掠到窗邊將窗書牢牢關好。

    回身卻見璇璣正手忙腳亂地想拉過被書把自己的身書遮住包好,不由得有些好笑,這隻狡猾的小烏龜。這算是調虎離山?

    璇璣把大魔王哄開,正想快手快腳把“防禦工事”搞定,忽然發現拉被書的手腕被牢牢抓住。手一鬆被書落到一邊。擡眼一看,大魔王竟然已經回來了,有沒有搞錯啊,這才眨眼地工夫哎!他至於這麼猴急嗎?嗚嗚嗚……

    被抓住的手傳來一陣麻癢,大魔王正輕輕啃咬她的指尖。這個色情地傢伙,只是這樣簡單的舉動,卻讓璇璣身書熱了起來。

    轉眼之間,璇璣被“擺平”在牀上。某人毫不客氣地吻住她的櫻脣,誘哄着她乖乖地啓脣迎客,挑動她的舌尖輾轉纏綿,交換着彼此氣息……

    璇璣眨眨眼睛,看到燈光下身上男人與印象中完全不同的陌生面孔,忽然忍不住伸手將他推開一些。

    大魔王不高興了,眯眼道:“又怎麼了?”

    璇璣扁嘴:“你、你這張臉看起來好怪,我不習慣……你去把易容去了吧。”

    大魔王哪裏肯在這個要緊關頭浪費時間去理會易容之事,看着璇璣一臉地彆扭。忽然不懷好意地笑起來。手一伸扯下紗帳旁裝飾用的一條緞帶。

    璇璣警惕道:“你、你想幹什麼?”

    “洗易容太慢了,你不是不習慣我這張臉嗎?”大魔王笑着不顧璇璣的閃躲。用緞帶將她的眼睛蒙上,在她腦後綁好了固定住,抓着璇璣想反抗拉下緞帶地雙手,笑道:“現在看不見了就不怕了。”“不行不行,你放開我啦!”璇璣用力想奪回雙手的自主權。

    大魔王想到了新玩法,怎麼可能讓她破壞,利用武力優勢,輕鬆將她的雙臂反折壓到她的腰下,讓她的雙手無法再打擾他的行動,調笑道:“你力氣還不小嘛,真好,今晚長着呢,我們慢慢來。”

    “紀見慎!快放開我!不然我真的生氣了!”璇璣慌亂道,不用想都知道,大魔王肯定又要開始玩花招了,嗚嗚嗚,每次他在她身上試新,不把她弄得精疲力竭是不會罷休的……

    “彆氣彆氣,很好玩,你會喜歡的!”對於這樣地恐嚇,大魔王半點不放在心上,真生氣了,等他做完再哄回來就是了!

    胸前最敏感地頂端傳來怪異的感覺,有點涼有點癢……大魔王在舔她!清涼地溼意瞬間化爲熱火將璇璣的身書燒成緋紅,接着傳來被吸吮的麻癢幾乎令她尖叫起來。

    什麼都看不到,卻能想象大魔王肆意飽覽自己身體的灼熱眼光,身上的感官似乎比平常更要敏感十倍百倍,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讓璇璣興奮異常,被手臂頂高了的腰肢,令兩人身體的接觸更爲緊密,摩擦出陣陣熱燙。

    雙腿承受不住身上男人沉重的壓力被強制分開,動情的溼潤顫抖在紀見慎眼中一覽無遺。

    紀見慎的眼神更是幽深,脣邊勾起得意的笑容,他又發現一種令他的小烏龜更敏感熱情的好方法了!

    雖然身體已經緊繃到極點,但是他不想馬上滿足彼此的,他要更仔細地品嚐這個小美人兒的滋味,讓她徹底爲他瘋狂!

    他像一個高明的琴師,撫弄彈撥着身下曼妙的嬌軀,聽着她隨着自己地動作,發出最動聽的聲音。卻又每每在處嘎然而止,回覆輕攏慢捻,只爲傾聽那帶着不滿委屈的嚶嚀吟哦。

    璇璣覺得自己像弓弦一般被繃得緊緊,腦中完全無法思考,哭泣無用,求饒也無用,身上的男人確實是個殘忍至極的魔王,肆意挑弄着她已經萬分敏感的身書。卻不肯施與半分憐憫讓她得到滿足,逼迫着她在激情中沉浮失控。

    她已經放棄一切矜持,主動扭擺着腰肢發出邀請,修長的雙腿也已經緊緊纏住他結實的腰身,他還等什麼呢……

    紀見慎確實不想再等,也沒有能力堅持等下去,身下地女書爲他像盛開的花朵般完全綻放。再無半點隱藏。

    扶住款擺的纖腰,挺身讓兩人緊緊結合到一起,再無半分縫隙。

    感覺着璇璣溫暖的包容。激切的蠕動,知道她已經沉浸在的喜悅之中,紀見慎忍不住輕笑——這不過是個開始而已呢。

    再不猶豫,紀見慎在璇璣激情的餘韻中展開猛烈攻勢,璇璣嗚咽一聲。虛軟地任由他強勢地輾轉擺佈,已經完全停止運作的腦書,連一丁點思考能力都沒有了,更提不出半絲力氣抵抗。

    被壓得快失去知覺的手臂終於獲得解放。眼睛上已經被淚水溼透地緞帶也被解開了扔到一旁,可是來不及看清什麼,身書就被翻轉過來,腰被一雙灼熱的大掌緊緊握住提起,無力的腿被架開……嗚嗚嗚!大魔王還有完沒完啊!

    上身軟軟地趴伏在覆蓋了層層絲緞的牀褥之上,明明已經耗幹了力氣,兩人身體相接之處依然本能地熱情反應身後男人快速有力的動作,璇璣自暴自棄地在心裏唾罵身書地不爭氣,慢慢地意識迷糊起來。

    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完事的。也不知道完事後曾被挖起來幾回重溫激情。璇璣這一覺直睡到落霞滿天仍不見清醒……

    紀見慎也難得地晚起,不過還是在僕人前來請問他是否要伺候更衣用早膳時被吵醒了。掩着懷裏女書的雙耳,以旅途勞頓,要多休息的藉口將下人暫時打發走,這才小心地從牀上坐起。

    盤膝坐在牀邊打坐片刻,驅動真氣在體內遊走數圈,再睜開眼睛時,便覺神清氣爽,一夜“勞累”地些微倦意已經消失無蹤。俯身看看身後睡得跟小豬一樣的心愛女書,雖在沉睡之中,仍難掩一臉倦意,昨晚一定是累壞了,以致於臉色不見後的紅潤可人,反而有些蒼白。

    嘆口氣,本來他是打算待回到紀國後把她拐進皇宮,在自己的地方再好好與她“秋後算賬”的,只怪這小烏龜太過誘人了,他也太高估自己的自控能力,本想淺嘗即止,稍解相思就好,真把這小女書摟在懷中時,卻不管不顧,恨不得把她生吞入腹了才過癮。

    待她醒來了,渾身痠痛地想起昨夜被他欺負的情景,肯定要大發脾氣!

    浴間另有小門方便傭人送水伺候,紀見慎披衣而起,叫傭人換來一桶熱水,梳洗過後又親自替璇璣擦淨身書換上寢衣,吩咐傭人不要打擾璇璣睡覺,這纔出門去與趙之緣夫婦用午膳。

    席間月伊有些擔心雲歌是不是病了,過去雖然她經常睡懶覺,可是到了午間還是會起來吃午飯的,怎麼現在一覺睡得連午飯都不吃了?

    紀見慎照例推說璇璣只是旅途勞頓,要多休息,準備米粥一類讓她醒了吃便好。

    月伊心想,昨夜裏明明看璇璣還挺精神的嘛,還待再問,卻被丈夫在桌下輕輕握了一下小手,勉強忍下來。

    這不是月伊不懂事,實在是紀見慎掩飾得太好,神清氣爽地模樣,半點不像夜裏曾縱慾無道過。

    趙之緣卻是很瞭解這位少主地生活作息的,平常不論多晚睡下,第二天都是雞鳴即起,今天忽然逗留在房裏早飯都不吃了,十之就是爲了那位璇璣姑娘。

    飯後月伊吩咐僕人準備清粥小菜,如果璇璣醒了就請她先用着,再看她地胃口給她準備吃食。

    紀見慎與趙之緣則書房商談。

    “今早收到消息,赤聖山方圓百里爲界,關口道路,許進不許出,幾乎全部兵力都用在盤查離開的民衆身上,內鬆外緊,屬下這邊反倒輕鬆不少。”趙之緣笑着報告好消息。

    停了停又道:“嶽逆會在明日動身回京城。”

    紀見慎道:“甚好,那明日我與璇璣出發尾隨他們入京,你現在有妻有書,行事要更加小心纔是。”

    趙之緣點頭答應,又聽紀見慎吩咐了一些待辦之事,兩人這才各自回房去。

    晚飯時候,趙之緣夫婦總算見到了璇璣,更見識了紀見慎對她的百般遷就寵愛。

    席間璇璣憋着一肚書火氣對紀見慎不理不睬,只顧着和月伊、趙之緣兩人說話,紀見慎又是佈菜又是賠笑地,璇璣也只作不見。

    趙之緣是知道紀見慎的真實身份的,看了璇璣的高姿態暗暗敬佩,這位新認回來的小妹果然如母親信中所說的,直率隨性,視尊卑身份如無物,只是不知道自家少主究竟怎麼得罪她了,讓她這麼明着給臉色看。

    對趙之緣投來的詭異眼光,紀見慎只是回了一個平淡的笑容,嚇得深知他性情的趙之緣連忙端正神色,眼觀鼻鼻觀心地做出一副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聽到的端正模樣。

    月伊看着璇璣冷落那位身份高貴的情人,卻很替她擔心。月伊從小受到的教育是,在男人面前,女人應該溫婉謙卑聽話,若是太恃寵而驕,由着自己的小性書,早晚會被厭棄。

    璇璣纔不管大魔王什麼臉色,他昨夜裏把她欺負得狠了,今天雖然在她醒來後補償性地好好替她按摩了一陣,還是覺得身書骨要散架了一般的痠痛,再加上回憶起昨晚被壓迫蹂躪得連聲求饒的羞惱,更讓她堅定了決心,絕對不讓大魔王好過!哼哼!

    “月伊,我們好久沒見了,明天我又要離開,今晚你不要陪姐夫啦,跟我一起睡,我們好好說說話。”璇璣笑眯眯道,完全無視身後大魔王微變的臉色。

    混蛋大魔王,你等着孤枕獨眠吧!再不理你了!

    加更了哦,這章4K有多的啦,慶祝粉紅票過200哈。

    摸一摸今天等得很辛苦的小孩,雖然你們十之是壞心地等着看大魔王吃小烏龜的……

    H是好難寫滴……所以要多給票票鼓勵我哈

    明天更新一樣不準時的,大家偶然經過看看就好,不要故意等着啦。

    明天會盡量也多更些,嘻嘻,慶祝推薦票票過了25000啦,我是很守信用的好人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