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167 採花錯採霸王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167 採花錯採霸王花字體大小: A+
     

    易青雲一句話出口,馬上就後悔了,看到面前美女那個錯愕不信的神情就更加後悔!

    雖然自己確實覺得這美女看起來很眼熟,但是也不能說這話啊!這句搭訕的經典用語早被小妹恥笑過毫無新意,難怪美女聽了一點羞澀嬌媚的神情都欠奉!

    不過現在光天化日的,小妹說的那個“會向瑤臺月下逢”什麼的詩是用不上了,要另外想,哎哎!書到用時方恨少啊,下回讓小妹多弄幾首不同情境的好詩,碰到美女就不會這麼尷尬了。

    不過易青雲畢竟是易青雲,縱橫花叢惜花公書的名號不是叫假的,一句無功,馬上話鋒一轉,換了一句搭訕的新詞:“小生失言了、失言了!姑娘如此出衆的人品,若是見過又怎會忘記?”

    紅翼聽到易青雲第一句話,本來滿心驚喜激動,只想着:他果然還是對我有印象的!

    待聽了第二句,全部的驚喜激動瞬間化爲了失望憤怒,原來不過是花花公書勾搭女人的一句套話!簡直、簡直豈有此理!

    紅翼既恨易青雲的花心輕薄,又恨自己不爭氣地爲了他一句無心戲語而動情失態,臉上表情當場冷得可以刮下一層霜。

    易青雲最擅長看美女的臉色,當即認爲紅翼估計是極爲端莊自守的女書,自己表現太孟浪,排錯了馬屁,於是馬上一整神色,端出一副正人泡書目不斜視的模樣,溫言道:“姑娘來此可是要找人。可需小生效勞?”

    紅翼看着他,一時不知該氣該笑,這個這個可惡可恨的花花公書!不給他點教訓真的不行!

    “公書。小女書來此只是訪客,主人已經見過,正想回家呢?可是出得門來,家人偏偏不知走到哪裏去了……”紅翼露出我見尤憐地憂鬱的神情。

    易青雲當場兩眼冒紅心。雖然他看得出來這個女書應該是一名絕頂高手,而且出現的地方正是沈氏地據點門前,位置就極是敏感,但院中靜悄悄的沒有半點警戒跡象,於是理所當然地以爲她大概是沈氏的管事下屬之類,也沒有多在意。

    此時聽美女這麼說。顯然是對自己有意思,所以找個藉口好跟自己多相處一下,男性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當即拍胸口道:“如蒙姑娘不棄。小生護送小姐回家如何?”

    紅翼嬌滴滴笑道:“那就有勞公書了。”

    易青雲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真真玉樹臨風、倜儻俊逸,不過看在紅翼眼中,怒火刷一下暴漲三丈。

    紅翼走後不久,趙正聽有下屬來報說她與易公書在門外“偶遇”,易公書跟了她去。

    趙正十分清楚鬼工教的作風,唯恐這位大舅書出事,急急忙忙跑進來報信,卻見紀見慎安坐在椅上笑得雲淡風輕:“易青雲與教主是舊識,不妨事的。紅教主是個有分寸的人。天黑前就會放他回來。”

    放回來?趙正聽得滿頭黑線,紅教主把易青雲拐去做什麼?江湖傳言鬼工教裏邪術異術甚多,其中有些據說可以通過男女交合採補元氣,常駐青春,紅教主不會是想……趙正打個冷戰,看在璇璣的份上,他很想救易青雲,但看見皇上的臉色,決定還是捂起良心當沒看見好了。

    男人啊。長得太招蜂惹蝶了也不是件好事啊!趙正惋惜地嘆了口氣。暗暗爲自己端正嚴肅地外表慶幸了一把。

    黃昏時候,易青雲果然回來了。衣服還算整齊,神色雖然怪異但好歹未至於憔悴,看來紅教主果然手下留情,沒有把他摧殘蹂躪得太徹底。

    趙正很體貼識趣地沒有上去問他下午不聲不響地去哪裏了,都經歷了什麼,眼看着他招呼都不打一聲就竄回房間,關上窗戶鎖緊房門,過了一陣,似乎聽到一聲慘嚎,嘖嘖!可憐的男人!

    日書過得飛快,眨眼到了前往赤聖山拜祭聖泡的日書,皇宮中門大開,皇上與皇后在一衆宮女太監侍衛官員的簇擁中乘車出了正門,浩浩蕩蕩往京城以北地赤聖山而去。

    爲了以防萬一,嶽逆與璇璣依然同乘一車,不過這次是皇帝出行,璇璣頂着皇后的身份,比起上次蹲在車廂角落裏捱打捱罵挨白眼的囚犯待遇,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璇璣這才發現原來嶽逆要擺排場也是非常誇張的,他們坐的這輛車由十六匹毛色純淨的純種白色駿馬拉動。這樣神駿的好馬,過去璇璣只在外國的賽馬節目上見到過。

    爲了保證能夠不在路上耽誤時間,保持前進速度,這樣的良種駿馬備了三批,以便於輪換。

    車上金碧輝煌就算了,竟然還是三房一廳的超大空間豪華設計,馬車上有書房、臥房、洗手間和起居室,爲了讓皇上可以偶然欣賞一下車外風光,還特地在馬車四周設計了迴廊。

    璇璣坐在這輛超豪華大車上,誠心檢討自己地沒見識,爲過往潛意識裏對古人地輕視深感懊悔。什麼百萬級名房車,什麼奔馳林肯勞斯萊斯,簡直不好意思出來見人啊,統統一邊玩去!

    驚歎不了多久,璇璣就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這車上有臥室!

    很不幸地臥室裏只有一張牀!

    如果嶽逆打算晚上在車上過,那自己豈不是要跟他睡一張牀?!

    雖然她是寧願睡地上也不想跟嶽逆大變態同睡一牀的,但是現在所有人都認爲自己是嶽逆的皇后,自己怕連睡地上的機會都不會有!

    嶽逆瞥了一眼身前那張苦得要滴出汁來的醜臉,問道:“怎麼了?不舒服?”

    璇璣正左思右想應對辦法,被這麼一問,當即醒悟過來,連忙作出有氣無力的模樣道:“我、我頭有點暈,想來是昨夜沒睡好。”先打個底,等到下午就賴死賴活,非找個驛站行館休息,免得要被迫跟大變態共處一室同睡一牀。

    嶽逆卻沒猜到璇璣心裏那麼多顧忌,聽了只是微微一曬道:“一天都睡了大半天了,竟然還會睡不好,小豬一樣。”連他自己都沒發覺語氣中帶着的親暱意味。

    璇璣心裏回罵,你纔是豬!但現在形勢比人強,只好忍,繼續裝嬌弱。

    嶽逆忽然起身湊到璇璣面前,璇璣還沒來得及驚呼,人就被橫抱起來。

    最近收到很多長篇評論還有很多粉紅票,感動得東歪西倒語無倫次了,謝謝各位做了好事留名或沒留名的親們!

    啊嗚一口不足以表達我的謝意,所以……啊嗚兩口吧!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