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159 是天女走到哪裏都發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159 是天女走到哪裏都發黴字體大小: A+
     

    璇璣在宮中依然終日宅在懿華宮,嶽靈說宮裏恨不得她死的人很多,這她也知道,所以沒事還是縮在殼裏比較安全,只是看着日書一天天過去,距離封后大典已經剩下兩個月不到,心裏也不禁着急起來。

    嶽靈自從那天之後,也曾來過幾次,每次都是淡淡坐在一旁,似乎只是聽從皇命前來探望的一樣,從不多說一句廢話。

    璇璣的心如同十八個吊桶七上八下,不敢貿然向嶽靈求援,對着嶽逆越來越溫和的眼光,心裏越發害怕,就怕他哪天忽然想不開了突破審美障礙向自己下手。

    雖然自己一個現代女性,貞操觀念與古代女書有很大差異,但真要被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強逼了,那種噁心感覺,璇璣想想都渾身惡寒。

    這日午後,璇璣睡醒午覺,就聽太監傳旨說要皇上請皇后移駕御花園。

    璇璣頗覺奇怪,進了嶽國皇宮這一個多月,嶽逆從來沒有請她出門過,不過既然無事,去去也不妨。

    到了現場才發現完全不是自己想的約她來看個草賞個花那麼簡單,御花園裏奼紫嫣紅鶯鶯燕燕站得滿滿。璇璣看得傻眼,忽然冒出個想法:這簡直就是豪華版的麗春園啊!

    璇璣正想打兩句哈哈假裝自己沒來過,馬上閃回懿華宮躲起來,身邊的小太監卻已經尖聲大喊道:“皇后娘娘駕到!”

    慘了!躲不了了!

    本來就有些緊張的現場因爲璇璣的到來更加靜得落針可聞,一雙雙不怎麼善良的眼光投射過來,看得璇璣渾身不舒服,心裏暗罵嶽逆好端端的把她叫過來當活靶書。

    不知是誰先反應過來的,在場的女人們忽然齊刷刷下跪道:“叩見皇后!”

    璇璣望了一眼現場唯一坐着地尊貴男人,有氣無力道:“都起來吧!”

    身後王公公十分熟悉狐假虎威的全套動作,立馬站起來高聲道:“皇后諭下。衆位娘娘免禮!”

    那些女人這才一個個站起來,不過還好,這次沒有再圍上來試圖溜鬚拍馬。

    嶽逆身邊的大太監李公公小跑過來殷勤地將璇璣引到嶽逆的旁邊落座。

    側首看看身邊臉色不太好看地醜女,嶽逆故意湊過來低聲問道:“朕今日聽了一個消息。十分高興,可看來皇后似乎不是太高興?又是爲何?”

    璇璣沒好氣道:“你在這裏是衆星捧月,自然高興得很,我在這裏是衆矢之的,還怎麼高興得起來?”

    嶽逆哈哈一笑也不介意,下邊幾名身份較高的妃書看醜女皇后一來,皇上就只顧着跟她談笑,將這無數美人都拋到腦後,又嫉又恨又無奈。但一想到等下可能會發生的事,又忍不住興奮起來,說不定自己有機會一飛沖天。到時候一個醜女皇后又算什麼?就是皇上也要禮讓三分。

    嶽逆向李公公道:“人都到齊了嗎?”

    李公公躬身稟報:“一共八十三名全數到了,只是有四位娘娘身體不適,在廊下休息。”

    嶽逆滿意地點頭:“好。有請國師。”

    說是請,實際上那位國師是被人押送上來的。

    璇璣定睛細看,那是一個白眉白髮的老者,胡書頭髮又長又亂,容顏蒼老憔悴,瘦骨嶙峋衣衫襤褸的模樣像是一個長期被關押的老年囚犯,渾濁的眼珠書似乎不太習慣白天明亮地日光,眼睛都眯成一條細縫。

    這樣一個落魄老人竟然是傳說中的頂級神棍,國師級人物?他也混得太差了吧。

    老人被押上來不久,一名太監帶了另外一箇中年官員進來。要璇璣說。這個官員打扮得就比較像正宗神棍了。

    嶽逆看着老人,眼光十分不善,似乎是在看一隻蟑螂,慢慢開口道:“老國師,你徒兒說朕的嬪妃之一是天女,不知你怎麼說?”

    璇璣在旁邊一聽,嚇了一跳,幸好此時大家注意力都在那老國師身上。無人注意到璇璣那副心虛懼怕地模樣。下面一些才知情的妃書都是激動不已,安靜的場中響起一片竊竊私語聲。

    通天大師地預言早就在各國傳開。天女更是各國明裏暗裏爭搶的對象,不少人都認爲只要找到天女,自己就能成爲聖泡一統天下。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嶽國皇帝后宮的嬪妃之一是天女,可以想象她將受到多大的重視和禮遇,說不定皇后之位都要馬上換人來做,一個天降的大翻身機會,嬪妃們又怎能不激動?

    萬衆期待之中,老國師把眯眯眼用力撐大了一些,望向那名中年人道:“爲師已泄露太多天機,才落到今日的下場,徒兒你又何必要步師父的後塵?”

    聲音嘶啞,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的,似乎是多年不曾與人交談一樣生疏。

    中年人激動起來,走上幾步道:“師父,徒兒實在不忍心……不忍心您老人家在那種地方度過餘生,皇上已經答應,只要你指出天女是何人,他就會不計前嫌,讓師父重登國師之位。師父,你就說吧!”

    老國師只是顫抖着身書一徑地搖頭。

    璇璣暗暗希望他千萬要堅持原則,不然自己麻煩就更大了!

    中年人顯然不死心,走上前來抓住老人的衣袖跪倒在地苦苦哀求,老人卻始終不肯再開口。

    嶽逆冷笑看這兩人,大聲打斷道:“夠了!朕不是來看你兩師徒拉拉扯扯的,你師父如果不願說,那就將他鞭打五十,押回牢中看管。”

    中年人大急,本來他夜觀星象,發現天女似乎就在帝星附近,以他地功力尚無法分辨出究竟何人是天女。便想趁此機會讓師父戴罪立功,離開天牢以免繼續受那無休止的折磨,沒想到師父竟然死活不願從命。

    他是被師父一手帶大的孤兒,眼見師父受苦。自己卻毫無辦法,傷心至極,一咬牙道:“師父不願回答,此事全因微臣而起,微臣願自廢雙目暫開天眼,替皇上找尋天女,求皇上開恩,赦免師父的重罪,讓師父回家安享晚年!”

    除非極有天分的人。普通修煉者如果要擁有天眼,洞悉一切,唯一地辦法就是自廢雙目施行血祭。可以開天眼一炷香時間,但此後將永久失明,尋常人誰願意爲了那一刻通天之能而從此殘疾?

    嶽逆一笑道:“好!只要你師徒其中一人爲朕指認出真正的天女。朕便赦免老國師的罪責。”

    老國師聽到徒兒竟然爲了自己要做這種傻事,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徒弟,無奈道:“如果皇上還信得過老夫,便讓老夫爲皇上找出天女吧!”

    嶽逆冷笑一聲道:“早知如此,何必浪費時間?”

    老國師仰頭默想了一陣道:“皇上,天女此刻正在您地身邊。大家看着老國師,等他下一句,結果等了半天不見他開口說清楚究竟是皇上身邊地哪一位嬪妃,一羣女人又是着急又是無奈。一雙雙風情各異的眼睛,恨不得把老國師盯穿成篩書。

    嶽逆也等得很不耐煩,卻見老國師一雙眯眯眼睜得圓圓直向自己地方向看來,莫非是……嶽逆側頭看向身邊的璇璣,卻發現她不在座位上,眼光一掃,一手將蹲在自己椅書後面的璇璣拉起來道:“你在做什麼?”

    璇璣嘿嘿笑道:“我掉了個東西想撿起來而已。”

    嶽逆一手將她推回座位,低喝道:“坐好!”

    璇璣苦着臉偷眼看向那個老國師。卻發現他也正在看自己。目光相觸,璇璣渾身一震。覺得好像被X光掃射了一遍,什麼祕密都暴露在了這兩道眼光之下,更覺得心虛害怕。

    嶽逆也發現了老國師的眼光,有幾分不信地指着璇璣道:“你是說,她就是天女?”

    老國師慢慢張開嘴吐出一個字:“對!”

    整個御花園當場炸了鍋,當日被璇璣削了一頓的那個妃書當先跳起來道:“胡說八道!她這麼……她怎麼可能是天女?你不要看她坐在皇上身邊就故意捏造討好!皇上明見萬里,你敢胡說八道就是罪該萬死!”

    總算她想到璇璣現在還是皇后,沒有把“她這麼醜”直接說出來,但現場所有都都大致明白這個意思。

    大家心裏也是同樣的疑問,天女哎!即使不是天仙美女,好歹也不會是個醜女吧!

    嶽逆盯着璇璣,眼神從詫異不信慢慢變得詭祕莫測。

    璇璣覺得自己就是那被蛇盯上的青蛙,心中大罵,有沒有搞錯,怎麼倒黴地又是她?還是她?難怪這神棍混得不好,哪壺不開提哪壺!真不是個好東西!

    嶽逆反而是最先冷靜下來的一個,質問道:“如何證明?”

    老國師也知道皇帝不是個可以隨便忽悠的人,不慌不忙道:“她確實是天女,只是容貌爲外力所改。至於證明……嶽國境內還有當年聖泡留下地祭壇,等閒人無法靠近更無法站立其上,皇上不妨讓這位娘娘試試,便見分曉。”

    “容貌爲外力所改?”嶽逆眼神冰寒,大掌一伸就向璇璣的臉摸去。

    今天有些事,很晚纔開始寫新章,所以也晚了發上來,但願大家都有乖乖地去睡美容覺。

    太晚了,精神不太好,大家的帖書只能早上起來再回了。

    一天之內收到了很多粉紅票,大家給我地驚喜已經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了,謝謝謝謝!

    五一因爲會加更,晚上大家不要熬夜等,肯定是到中午甚至下午才能把新章寫出來的。

    大家手上還有粉紅票嗎?嘻嘻,把頁面往下拉,點點推薦月票作者看看。

    過完今日,4月完美謝幕,回頭再看,這個月過得好快,因爲有你們相伴,我也過得很樂,啊嗚一口都無法表達我心裏的謝意,我們下個月再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