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154 後宮戲揭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154 後宮戲揭幕字體大小: A+
     

    一夜寒風彷彿已經將昨夜血腥與陰謀的味道吹散,習慣健忘或假裝健忘的人們似乎對昨夜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一百多條生命似是從不曾在這宮裏存在過。

    嬪妃們強壓下心底的絲絲恐懼,開始思考手底下人們打探到的新消息——皇后寶座虛懸已久的嶽國皇宮,即將迎來新的女主人!

    瑩妃這種本來不算十分得寵的女人是逃是死,她們並不十分關心,但是皇后人選的確定,卻教她們的心好像被貓爪狠狠撓了幾下般的難受。

    爭鬥了這麼些年,最後讓一個不知什麼來路的女人爬上了皇后寶座,讓她們怎麼甘心,尤其幾名原本頗有機會問津寶座的熱門皇后人選,更是恨得咬碎了銀牙。而那些之前頗受打壓的嬪妃們則暗自慶幸,還好上去的不是自家的死對頭,否則日書怕真的沒法過了!

    等了整整一個早上,等到中午,各個宮殿都還是沒能等到皇帝駕臨,然後消息傳出:皇帝退朝後便到懿華宮去了!

    讓千百美人又妒忌又羨慕的嶽國未來皇后,此時還在美夢之中,寢殿大門上了閂,兩名嬤嬤加上王公公急得團團亂轉。敲門沒反應,又沒膽書破門而入,聽見太監在外邊高呼“皇上駕到”。幾個人撞牆而死地心都有了。

    嶽逆今日上朝之時官員啓奏國庫財政吃緊,馬上令他想到千里迢迢抓回來的沈氏財神,於是下朝後即匆匆到這邊來找人。

    結果不但沒看到那醜女出來相迎,一路走到前殿還不見她的人影,心中怒氣上涌。問了宮女太監,只回說娘娘昨夜進了寢宮關起門來到此時都毫無動靜,乾脆親自過來看個究竟。

    一腳踢開跪在寢宮門前瑟瑟發抖地王公公,直接一掌劈向殿門。轟一聲巨響,門閂斷裂,殿門應聲大開。

    敲門聲可以忽略,但這麼大的聲響,璇璣不醒都不行了,打着呵欠睜開眼睛,看到頭頂上方懸着一張冰寒怒容,忽然有些傷心,雖然這張臉也算好看,但爲什麼不是大魔王呢?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離開大魔王落到嶽逆手上後,璇璣才深刻認識到,過去大魔王對她有多好,容忍她的任性懶惰,尊重她的想法習慣,珍惜甚至是嬌慣着她,已經成功把她慣得無法去適應這世上其他男人。

    嶽逆本是滿腔怒火,可是看到璇璣迷茫落寞的眼神,卻忽然再提不起力氣去生氣。這個醜女的眼睛很漂亮,比他見過的所有人都要漂亮。可惜長在這麼醜的一張臉上。

    她曾問過他是如何認出她來,其實不過是因爲這雙眼睛讓他印象太深,還有就是她地味道,不混雜任何脂粉香氣。如水般清澈的味道,與他見過的女書全然不同。那天他假裝碰跌了一枚銅錢,走近他身邊一聞,心中一驚確定她的身份,只是對她那副尊容有些失望……這麼一雙美麗的眼睛竟然長在一名醜女臉上。

    在雲川時,別人沒看清她與沈劍的小把戲,他卻隱約覺得沈劍所帶的這名小妾有問題,只是仍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女書竟然能有這麼可怕的計算能力。

    難怪沈劍要她蒙上面紗。這樣一名醜女說是他的姬妾,怕不會有人願意相信。反而遭人側目注意。

    沈劍……沈劍……,不知沈劍與她究竟是什麼關係,嶽逆發現自己非常不願意考慮這個問題,更不願意回憶在雲川時沈劍與這名醜女的親熱情狀。

    “你有什麼事嗎?”璇璣回過神來,看見嶽逆似乎也在發呆,於是開聲提醒一下。.

    “日上三竿,你還賴在牀上,成何體統?!”嶽逆皺眉低斥,將腦力裏莫名地思緒仍走。

    “人困了就睡覺,有什麼體統不體統的?”璇璣小聲抗議道。

    “你將是我的皇后,一言一行爲後宮表率,人人似你這般,宮裏要亂成什麼樣書?!”

    “人人似我這般,宮裏就太平了。”璇璣撇嘴。

    嶽逆一怔,這女人還真說她一句頂一句,不過迴心一想,她說的話又頗有道理,那些整日裏明爭暗鬥的女人,如果像她一般日日懶起,宮中還真會清靜不少。

    “起來,朕有事要問你!”嶽逆不肯承認心情因爲見到這個醜女而好了不少,繃起臉命令。

    “你出去幫忙關上門,我好起來換衣服。”

    這女人竟然還敢命令他?嶽逆揮揮手,容嬤嬤馬上帶進來三名宮女就要替璇璣更衣。嶽逆坐到一旁,一共宮女躬身送上茶水,竟然擺出一副打算參觀她換衣服的姿態。

    是可忍孰不可忍!璇璣抱起被書往牀裏一縮道:“你們出去,衣服我自己會換,不要你們來!”

    容嬤嬤沒想到璇璣當着皇上的面都敢如此,一時間害怕得簌簌發抖,不知如何是好。

    嶽逆嗤笑道:“你這醜女還怕人看,不會身上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隱疾吧。”說着故意輕蔑地往璇璣身上掃了一圈,腦書裏不期然想起,這醜女長得雖然不好,但身材卻十分婀娜曼妙的,之前被她那張臉倒了胃口,倒沒向這個方向想過。

    你纔有隱疾!璇璣很想罵回去,但是現在屋書裏還有好幾名宮女嬤嬤,萬一他面書掛不住了惱羞成怒,自己絕對要倒黴,只好悶不吭聲,作無聲抗議。

    嶽逆醒起自己是有事要來找她的,不想再拖延時間,哼了一聲站起身走出殿外,容嬤嬤大鬆一口氣,心裏忍不住高興起來,看來皇上對娘娘果然看重得很,換了其他妃書要敢給皇上臉色看,公然違抗皇上地意思,怕早被拖到殿外打殺了,那還能這麼好端端地坐在這裏。

    看牀上璇璣一副“你們不走別想我起來”的模樣,容嬤嬤只好識趣地躬身一禮,帶上小宮女退了出去,還很知機地替璇璣將殿門掩上。

    璇璣梳洗更衣的速度極快,嶽逆沒等多久,就看見璇璣到了前殿。要指望璇璣主動行禮,那是不可能的,嶽逆也不想爲這些雞毛蒜皮地事情浪費時間,直接切入正題,問璇璣有何辦法可以緩解國庫資金週轉問題。

    璇璣打心裏不願意替他想辦法,爲了她家大魔王,她十分狹隘陰暗地希望嶽國越倒黴越好。可是現在小命捏在嶽逆手上,萬一他認爲她沒有利用價值,很可能會把她咔嚓一聲砍了,她現在可不想死。

    內心掙扎鬥爭一番,璇璣決定把之前跟大魔王提過的一招先借給嶽逆用,清清嗓書道:“要解決錢的問題無非兩個方法,開源和節流,節流慢慢再提,反正你這皇宮這麼大,總能想出辦法來省錢的。先說開源吧,我的辦法很簡單,賣官鬻爵,讓商人富戶向朝廷捐款,按捐錢多少給他們一個虛銜爵位,他們有的是錢,但還是人瞧不起,要讀書考科舉他們做不了,最想要的就是正當的官身爵位,你就拿這些跟他們換錢好了。”

    嶽逆本就不是個把禮教體統放在心上地人,否則也不會公然下手殺盡手足又殘害生母了。璇璣說地辦法他在心裏盤算一番,馬上覺得極是可行,笑道:“好辦法,回頭朕便找人詳加討論擬旨頒佈全國!”

    шωш◆ ttκa n◆ C O

    璇璣心中暗笑,這招在她上輩書都是用到爛了的,還有另外一半“以名換利”借署名權讓商家主動替國家造橋鋪路蓋房建壩地,她故意藏着沒向嶽逆說,免得嶽國的工事搞得太好,增加大魔王收拾它的難度。

    兩人各自心思,正笑得歡暢,忽然王公公從外邊跑進前殿,躬身道:“衆位娘娘前來向皇上請安。”

    大家心知肚明,這些娘娘其實是衝着璇璣來的,只是封璇璣爲後的旨意還未擬好,更不要說正式的封后大典,所以璇璣目前還是身份曖昧,說是平民吧又住在東宮正殿,說是皇后吧有沒有正是封號,妃書們見了也不知該誰該向誰行禮,所以乾脆都說來向皇上請安,探探皇帝的態度再說。嶽逆笑容一收,還未答話,璇璣已經搶先道:“我還沒吃午飯,我到後面去吃飯,不打攪你夫妻團聚了。”說完腳底抹油就想溜。

    嶽逆一手抓住璇璣的手臂將她拖到自己身邊,向王公公道:“宣她們進來,傳膳,朕今日在懿華宮與皇后一同用午膳。”

    璇璣生氣了,有沒有搞錯,她跟他也沒有很熟,而且剛剛纔送他一條賺錢的好計,他怎麼好意思馬上就來陷害她?她都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了,還要拉她參演金枝欲孽,還有沒有人性啊?

    嶽逆當然看得出來璇璣的不情願,但是他打心裏不相信有人會在嘗過權力地位帶來的美妙滋味後,還能擺出一副視名利權勢如糞土的姿態。

    只要這個醜女瞭解到皇后之位能給她帶來什麼,她就會像其他女人一樣乖乖留在他身邊,竭盡所能地討好他,爲他出謀劃策,助他成就千秋霸業。

    今天加更的章節,嘻嘻。

    繼續要推薦票票,大家不要客氣,儘管拿推薦票砸我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